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一章 怪兽和恶鬼

第十一章 怪兽和恶鬼

  黑暗中,就见这人身材矮小,却长了个硕大的脑袋,两条腿很短,两只手却很长,整个就跟畸形儿似的,头发披散,又瘦骨嶙峋,鼓眼泡大嘴巴,身上披着个破破烂烂的黑褂子,活像个饿死鬼。

  见我发现了它,立马从柜台里跳了出来,挡在了窗前,身形如同烟雾一样若隐若现,一双大手摆来摆去,眼神幽怨的盯着我。

  我靠,这是个鬼啊......

  这一惊,比看到房梁那个“大猫”还要让我胆颤,从小到大,鬼故事听了不少,可这见到鬼还是平生第一次,我心头狂跳,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喊叫出来。

  这下可坏了,前有怪物,后有恶鬼,而且两个门也都锁上了,我连跑都没地方跑,唯一的逃生出口----窗户,又被那鬼给堵上了,这是要逼我玩命啊!

  就在此时,那鬼忽然身形一晃,好像要扑上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对付,旁边又是一声低吼,就见那房梁上的黑影身形一矮,随即猛的向前扑来!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掉头就要往旁边跑,却就在这紧要关头,从那黑影脚下的房梁之上,忽然爆出了一团红光!

  那个黑影忽然身形一滞,就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似的,极力扭动挣扎起来,同时,一头硕大的怪兽在红光中缓缓呈现......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忘了逃跑,也忘了身后还有个恶鬼,吃惊地看着那红光中的怪兽显露身形,却原来并不是大猫,只见它大小似羊,遍体黑毛,双目晶亮,后生双尾,额头正中长着一支独角,看上去,竟然和传说中的麒麟似乎有些相似。

  这是什么怪物?我急切地在脑中搜索之前曾在书本上见过的所有怪兽形象,却发现自己的脑袋里原来如此匮乏,除了看起来像麒麟,完全认不出是什么东西。

  这形似麒麟的怪兽,此时圆睁双目,满面怒意,死死瞪我的方向,不断低声嘶吼,挣扎着想要从红光中脱身而出,但却被脚下红光牢牢束缚住,那红光中,隐隐现出一个“镇”字,越来越是清晰。

  我心中暗喜,这不起眼的一个字,竟然能有这种威力,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我就有特异能力了?

  只是,此时看着那怪兽不住挣扎,我却只能干瞪眼,因为我就会这一个字,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心头砰砰乱跳,期待着这一个字能大显神威,把这怪兽镇服,那就最好不过了。

  那怪兽在红光中挣扎片刻,眼看体型渐渐变小,看似好像要被镇服,但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阵阵怪笑,我这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个恶鬼!

  见这“镇”字诀生效,我信心大增,忙从兜里又掏出一张纸条,上面仍然是一个“镇”字。

  韩家禁法第一层,破妖破鬼,此时此刻好像正好能派上用场,我掐着那张纸条,如同掐着一枚符咒,劈手就要奔着那恶鬼打过去。

  但我却低估了鬼魅的能力,还没等我把“镇”字诀打出,眼前忽然一花,那恶鬼已经探出手爪,桀桀怪笑着向我抓了过来。

  一股巨力袭来,我只觉脖子一紧,已经被这恶鬼牢牢掐住,同时手也一抖,纸条非但没打出去,反而飘飘落地。

  原来鬼真的喜欢掐人脖子......

  而且根本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掐半天都掐不死一个人,我瞬间就已经窒息了,那股力量根本就是我无法抵抗的,我只觉喉咙都像是要被扼断了,仅存的意识拼命的挣扎着伸手去抓口袋里的镇字诀,但浑身已经无力,抓了半天,都没有摸到口袋在哪......

  这紧张万分的时刻,身旁忽然一声怒吼,同时眼前红光霎时暴涨,恍惚中只见那被我困住的怪兽头颅剧烈摆动,用力前窜,竟脱出红光束缚,猛的向我这边扑来!

  这一下却出乎我的意料,它竟然能挣脱镇字诀,这是要吃人肉三明治么......

  我悲催的在心底升起这个念头,然而下一刻脖子上紧扼的鬼爪却松开了,耳边响起一声怪叫,紧接着哗啦啦一阵乱响,眼前先后闪过两团黑影,先后穿窗而出,我只觉脑中一晕,身上一阵疼痛,晃晃悠悠站立不稳,扑通摔倒在地,竟差点昏厥过去。

  片刻后,那昏晕的感觉才渐渐消失,我强撑着爬起身来,却见屋内已经恢复了平静,什么怪兽恶鬼都已经消失了,桌椅被撞翻了一片,旁边的窗户大开,皎洁的月光洒落满室。

  我迷茫地走到窗前,望着外面发呆,此时正是月上中天,星光点点,朦朦夜空中,哪里还有怪兽的影子?

  这......就结束了?怎么感觉是他它俩在打架,没我什么事啊......

  不过,既然我没事,而它们跑了,那就算是我胜利吧?

  我在脑中回忆着刚才情景,却忽然觉得不对,刚才的形势,我好像已经被掐了个半死,然后,似乎是那个怪物救了我......

  没错了,正是那个怪物奋力挣脱镇字诀的束缚,赶走了恶鬼,然后一先一后追出了窗外,它们......还会不会再回来?这怪兽,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我望着窗外,怔怔地发呆。

  若不是之前在山洞中的经历,锻炼了我年幼脆弱的神经,此时只怕是早已经吓的腿软,魂飞魄散了。但饶是如此,我也是惊魂未定,心口乱跳,忍不住回头望了望,整个茶室里除了撞翻的桌椅横陈满地,一片狼藉,再无半点异常。

  这怪兽到底从何而来的呢,还有那个恶鬼,难道说,它们两个一直在这茶室里面,恶鬼总是伺机害人,而那怪兽却是在守护安宁?

  我想来想去,大约也只有这个答案了。既然那恶鬼跑了,好歹也算是成功了,接下来,还是赶紧把凌乱的屋子收拾一下,要不然明早老板来了,又要大发雷霆了。

  我匆匆把桌椅摆好,把地上摔碎的茶具等物件扫了起来,这个却是没办法了,老板要问,也只能说是我不小心打碎的,大不了让他从我的工资里面扣。

  接下来,我又爬上房梁,却见上面写着镇字的纸已经化为了灰烬,房梁上就像被火烧过一样,一片焦黑。

  滴答的钟表声不知何时又响了起来,我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钟表,这一次,时间只慢了十五分钟。

  我忽然想起了爷爷曾讲过的故事,钟表是可以通灵的,当它在某一个时段总是放缓了速度,或是静止下来的话,那就说明,在那个时间段里,有邪灵出现。

  所以,当家中的钟表出现异常时,千万不要不在意,说不定,邪灵已经就在你的身边,就在你家里的钟表里面,这,就是关于钟表的禁忌。

  我大大松了口气,今后这挂钟估计不会再慢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刚刚的十五分钟里面发生了怎样的惊心动魄。

  当然,如果那个恶鬼,没有再回来的话。

  ......

  这一夜,总算是过去了,还好,整个晚上再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一直守在窗下,直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跑去打开了大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忐忑的心情这才平复下来。

  老板照例还是八点到了茶室,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进门也不理我,走进柜台拉开抽屉后,却顿时惊呼起来:“我的玉貔貅怎么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