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二章 玉貔貅

第十二章 玉貔貅

  我不由一惊,忙跑了过去,却见老板手里捧着一个玉器,而玉器的背部出现了一道裂缝,他满面怒容,瞪视着我,就好像,这玉器是我摔裂的一样。

  “老板,这......不是我弄的......”我忙解释道。

  “昨天我走时还好好的,只有你一个人在,不是你是谁?一定是你趁我不在,想动我抽屉里的钱,才失手打碎了我的宝贝玉器,你知不知道这玉器值多少钱?告诉你,你就算给我打一年的工,也不够赔的!”

  面对老板的咆哮,我却渐渐冷静下来,指着抽屉道:“老板,请你看清楚,这抽屉一直是锁着的,钥匙在你手里,先不说我根本打不开抽屉,就算能打开,那里面也就百十块零钱,你总不会以为你家的钱是美元,一块能顶好几块吧?我在这打工,再过几天就满一个月了,好好的工资不拿,我稀罕你的几个零钱?”

  老板愣了,看着我一时无言,只是低头又看着那玉器,顿时又气恼,吼道:“就算不是偷钱,也是偷我的玉器,要是没打碎,让你得手,你早就跑了,现在待在这里,不还是为了骗我的工资?告诉你,你被解雇了!”

  我不由气往上撞,你个老混蛋,为了帮你家里除妖,我是又搭工又搭料,一天一宿没睡觉,还差点被鬼掐死,结果就换来这么个下场?

  “好好,解雇就解雇,工资给我!”我索性把手伸到老板鼻子底下,谁知他冷哼一声道:“我没让你赔我的玉器就不错了,还敢跟我要工资?你说说你在我这里一个月,你干了多少活?又吃了我多少饭?整天没事不是看画就是写字,你当我这里是自习室?快点拿上你的东西,滚吧!”

  我也恼了,指着空荡的茶室吼道:“你让我干活?这茶室被你经营成这个样子,一天进不来两个客人,我能干什么活?难道你让我从早到晚不停的擦地板?”

  老板语塞,却恼羞成怒,连连挥手道:“我没空跟你啰嗦,马上给我消失!想要钱,一分都没有!”

  我气的牙根发痒,咬牙道:“好,既然这样,这可不怪我了......”

  想必我的样子很是可怕,老板一怔,张牙舞爪道:“你想干什么?告诉你,别说你一个小孩子,这县城里还没人敢跟我作对!”

  他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我不由轻蔑一笑:“不错,没“人”敢跟你作对,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转身走到后屋,简单收拾起行李,气冲冲往外就走,路过老板面前的时候却想起了什么,对他说:“一个月工资顶一个碎的玉器,这玉貔貅归我了。”

  老板脖子一扬:“碎了也是我的,你那八百块钱只是罚款,不算赔偿......”

  我勒个去,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我也不甘示弱道:“你别以为我是学生好欺负,告诉你,你的那一套把戏,把前一天的水重新烧开泡茶,往好茶叶里面掺假的事情,别以为我都不知道,你这店本来就没人来,我要是说出去,信不信你一个月之内就得关门?”

  我的话已经在心中隐忍了一个月,此时痛痛快快的说了出来,老板愣了,他没想到他在后堂做的手脚都被我看在眼里,不由也泄了气,瞪了我好几眼,我却毫不退缩,也一样狠狠的瞪着他,终于他到底还是心虚,把那裂开的玉器塞进我手里,连连挥手道:“走吧,快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我忍着气,大步走出了茶室,站在门外深吸了口气,抬头望天,眼泪却已是在眼眶打转,要不是我去管这闲事,安安稳稳的熬过这两天,拿了钱走人,一了百了,哪里会有这节外生枝的事?

  唉,可怜我近一个月的辛苦,就这么泡汤了......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断裂的玉貔貅,隐约中,和昨晚看到的那怪兽,似乎真的有些相像,这也印证了我的想法,那怪兽,应该就是这个玉貔貅。

  或许,这是唯一的安慰了,如果能用那几百块的工资换来这神秘的玉器,也算值得,只是不知道,这已经断了的玉貔貅,还能恢复原样么?

  阳光下,我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玉貔貅,缓缓往前走去,看着看着,却觉得昨天那怪兽和这个貔貅的形象有点不一样,但昨天毕竟天黑,没有看的太清楚,一时间,倒也不能确认。

  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忽然,这玉貔貅竟闪闪的发起七彩光芒,在阳光的映照下,变得光彩夺目起来。

  我惊讶万分,然而还没来得及细看,身后跑过来一个人,劈手就夺我手中的玉貔貅,我眼疾手快,一把握在手里,回头一看,竟然是茶室老板。

  “快把玉器给我......”他面色慌乱,就像个丢了宝贝的守财奴一样,瞪大眼睛看着那个玉貔貅。

  “哼,这个是我的了,你想拿回去,没门!”我手掌紧握,防备地退了两步。

  “这是我的,是我高价在古玩市场买来的,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你小子偷东西!”他竟然指着我叫喊起来。

  我就无语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大家都说他是个奇葩,还果真是个奇葩,刚刚用这个玉器黑了我一个月工资,转眼就不承认了,居然拦路抢劫?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有些明白了,刚刚那玉貔貅所发出七彩光的时候,多半他就在后面偷偷看着,估计是觉得这应该是个宝贝,用我的一个月工资来换,他吃亏了,所以这才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想抢回去。

  “你搞清楚好不好,明明是你赖账,不给我工钱,想用这破烂的玉器顶工资,现在又想抢回去,那就把我的工钱给我!”

  我也毫不示弱,把玉貔貅捂的死死的,绝不给他下手的机会。

  他眼珠一阵乱转,似乎在估量到底哪边合算,然后喊道:“你打碎了我的玉器,工资是罚款!”

  我冷笑道:“真是奇怪了,我只听说过赔偿,还没听说过罚款,你当我不懂法律么?谁给的你罚款的权利,你以为你是工商局的?再说,这东西根本不是我弄碎的,明明是你故意打碎,想赖我的工资!”

  我们俩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很快周围就聚集起了不少人,有过路的,也有左邻右舍的商家店铺。

  大约是这老家伙的行径早已为人不齿,当我大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后,很快就有人吆喝着:“老茶倌,你当年也是做伙计的人,怎么又想赖人家学生的工钱?”

  “是啊,你每年都要搞几次这种事,就不怕遭报应?”

  “他早已经遭了报应,天天连个鬼都不上他的门,还开哪门子茶馆?我看赶紧关门回老家去吧......”

  周围顿时一片指责他的声音,老家伙却还不服,跳着脚骂:“老子的事,关你们个屁?这是我高价买来的宝贝,就是他打碎的,不找他赔,你们赔给我?”

  闹闹嚷嚷中,不远处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跑了过来,吆喝着分开圈子挤了进来,马上对老板瞪起了眼睛。

  “你又搞什么?上次给客人茶里放蟑螂的事,是不是嫌罚款轻了?”

  老板马上老实了下来,赔着笑脸道:“哪里哪里,一点私事而已,私事......”

  我一看,原来是两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不由心中一安,指着老板说:“我是县高中的学生,在他这勤工俭学,刚干了一个月,他就诬赖我打碎他的东西,讹了我一个月工钱,现在又想把已经碎的玉器抢走......”

  听了我的话,其中一个年龄大的马上指着老板的鼻子骂道:“王长贵!你这老小子岁数也不小了,还能不能积点德?人家学生赚点学费容易么?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老板不甘的指着我说:“他打碎我的玉器,这是千真万确的,打坏东西就该赔,这可不是我赖他的钱,你们工商也得讲理是吧?再说,这事好像也轮不到工商来管吧?”

  那工商大叔冷笑道:“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别以为你这么说就拿你没辙,把那玉给我看看。”

  我犹豫了下,摊开手掌一看,那玉貔貅却已经不再闪着七彩的光,仍然是一个看去很普通的玉器。

  我忙递了过去,工商大叔只扫了几眼,就指着老板骂道:“你这家伙黑了心,这是什么玉器?我看是你在路边摊上买来,就打算讹人的吧?我跟你打赌,这东西要是超过十块钱,我现在拍拍屁股就走人!”

  老板这回傻眼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工商大叔哼声道:“告诉你,今天我们是接到举报,你以次充好,往好茶叶里面兑假,怎么样,你有什么说的?”

  “我......我......”老板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讷讷无言,我走到他的身边,再次把手杵到他的鼻子底下:“老板,我的工钱拿来......”

  他从身上哆哆嗦嗦拿出钱包,恶狠狠地瞪着我说:“原来你小子已经举报我了,你给我等着......”

  他咬着牙数了几张票子递给我,我也没跟他废话,一把拽了过来,数了数,刚好八百块。

  他伸手嘶喊道:“玉器还我!”

  我一翻眼睛,哼道:“昨天给你买电池的钱还没给我,这个顶账了!”

  工商大叔回身对老板瞪眼道:“走吧,别盯着人家看了,现在去查查你以次充好的问题!”

  老板愤恨地看着我,却终于还是耷拉下脑袋,随着两个工商执法人员走了。

  我舒出口气,这真是善恶有报,老天开眼了。我对周围围观的人笑了笑,重新背起行李,带着我这失而复得的工钱,和意外收获的断玉,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要尽快回到家里,让爷爷确定下,这玉里面的怪兽,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