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五章 血玉扳指

第十五章 血玉扳指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神秘怪物,我忽然想起了爷爷曾讲过的一个禁忌。

  “深夜中,如果听见猫叫,而且是很凄惨的那种,千万不要去听,更不要好奇跑出去看,因为,出现猫叫魂的地方,一定会有恶灵现身。”

  但现在我想起这个禁忌也已经晚了,那恶灵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后退了几步,紧盯着这丑陋的怪物,心中骇异不已,若不是曾经历过双尾獬豸的事件,此刻怕是早已经吓的掉头就跑。

  但这东西长的实在是寒碜了点,可没有人家神兽獬豸那么威风霸气,十足就是一猥琐流的小混混,再加上那些恐怖的猫尸,我几乎可以断定,这绝不会是什么神兽,必定是个怪物无疑。

  然而此时此刻,我却手无寸铁,也没任何准备,原本只是想来看看情况,也没想太多,要早知道这里有个怪物,好歹我也写两个镇字诀带来呀!

  我心中思绪纠结,这怪物却步步逼近,血红的眼中透出杀意,但却没有立刻扑上来,而是缓缓前进,左右徘徊,好像在试探着我的动静一样。

  我顿时明白了,这玩意其实就跟狗差不多,在它不明白人的底细时,是不敢贸然冲上来的,总要试探试探,看看前面陌生人会不会有什么威胁,但对这个怪物来说,从它的目光我几乎能看得出来,这家伙此刻琢磨的恐怕是:这个人会不会很好吃?

  妈的,我不由一阵郁闷,可我偏偏又不能跑,我知道,这种时候我要是拔腿就跑,怕是这怪物立刻就看破我的虚实,立马就得追上来,把我扑倒在地,掐断喉咙,美美的来一顿夜宵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飞快地在脑子里想了一遍对策,却发现自己仅会的法术,貌似就只有那一个“镇”字诀,可现在临时写,来得及么?

  好吧,不管来不来得及,也得试一试。

  我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缓缓地把胸口挂着的血玉扳指解了下来,戴在了手指上,这是爷爷再三嘱咐的,遇到危险,戴上扳指。

  然后我慢慢的蹲下身,动作又轻又慢,就好像人们路遇恶狗时的常见动作,弯腰捡石头。

  这怪物似乎倒真有一些狗的天性,见我弯腰,立即缓下了脚步,同时抬头警惕地看着我,趁这时机,我忙集中精神,伸出食指,飞快地在土地上划出了“镇”字诀。

  这个字我练了一年多,早已熟悉得很,眨眼间就已经写好,随即站起身来,冲那怪物挤出了一个笑脸,缓缓往后退去。

  那怪物似乎有些不解,歪着头看了看我,喉咙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嘶吼,又往前逼近了几步,堪堪已经快走到我写下镇字诀的位置了,但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头在地上嗅来嗅去,并不肯立即冲过来。

  这家伙看起来还挺聪明,不过在乡下对付恶狗的时候,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于是嘿嘿一笑,对这小怪物招了招手,挑衅道:“来追我呀!”

  说完这句话,我冲它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跑!

  “嗷......”

  一声嚎叫从身后传来,我抽身回头看,只见那怪物像是有些急了,身形往下一矮,随即身形一窜,竟跳起两米多高,从半空中猛的向我扑了过来!

  我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跳的这么高,完全跃过了“镇”字诀,身形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滞,在空中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两排森寒獠牙,直接奔着我的脖子就咬。

  我靠,这下糟了,我万万没想到这家伙会用这一招,顿时傻了眼,我可没有爷爷的本事,爷爷能凌空写字,凝而不散,我可不会啊!

  这一愣神的功夫,那怪物就已经扑过来了,我只得来了个懒驴打滚,拼命往旁边闪去,但小怪物的手爪凌空抓来,我人躲过去了,衣服没躲过去,刺啦一声,整个外衣连着裤子就被它抓了个正着,顿时我就觉得后背和胯下一凉,妈的,开裆了......

  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我再次和这怪物对峙起来,但说是对峙,其实我已经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就会写个字,还不管用,这玩意他妈的会飞!

  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这小怪物是毫不容情,大约它也看出我没多大本事,怪叫一声,再次飞身扑了过来。

  无奈下,我在脑海中拼命地回忆爷爷那天大展神威的样子,模仿着双手凌空虚划,想要比划出镇字诀来,怎奈却是瞎比划,连半点作用也没有,最后只得一拳捣了过去,不管有没有用,咬胳膊也比咬脖子强啊。

  “啊......”

  “嗷......”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我只觉手上剧痛,几乎要断掉了一样,在地上捧着手腕乱蹦乱跳,但看那小怪物,却也跌翻在地,两个小爪子胡乱挥舞,在地上翻翻滚滚,看上去竟然比我还要痛苦。

  不会吧?我的肉有这么难吃么,咬一口就痛苦成这个样子了?我当时就愣住了,捧着手腕一看,却见自己的手腕上只是有两排牙印,隐隐沁出血来,既没有血肉模糊,也没有断腕掉手,但,我拇指上戴着的血玉扳指却不见了。

  坏了,难道被这家伙给吃了?虽然这血玉扳指戴着挺碍事,又没什么用,但爷爷说过这东西绝对不能失落,可现在居然被这怪物吃了......

  我咬着牙,忍着手腕的疼痛走上前,心中琢磨,如果真被你吃了,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只能把你开膛剖腹,把那血玉扳指找回来了。

  只是,话虽如此说,我一想到这怪物的肚子里,就一阵恶心,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于是发了发狠,低头抓了一块有棱有角的石头,心想今天就跟你拼了!

  不过这怪物似乎吃坏了肚子,还在痛苦的翻滚嚎叫着,我不禁纳闷,难道是那个血玉扳指做怪?这家伙吃了不消化了?

  不管怎么样,趁你病要你命,爷爷说过,这种本不应属于人间的东西,唯一对待的方法就是送它们去另一个世界。

  我举起石头,就要奔着它的头颅砸去,但我长这么大,终究没有杀过生,甚至连鸡都没杀过,抡起石头的瞬间,看着这小怪物痛苦的样子,却又犹豫了一下。

  真的要打死它么?这个念头在我脑中闪过,却只这片刻的功夫,这小怪物的肚腹里忽然隐隐迸发出红光来。

  眨眼间,这怪物的肚子就臌胀了起来,我惊讶万分,不明所以,不由退了两步,却见这怪物口中呜呜,仿佛悲鸣,又好像在呼唤什么一般,身子忽然跃起半空,一声惨叫中,肚腹忽然炸开,顿时红光四射,一个小小的物件叮叮当当的落在地上,随即骨碌碌一阵翻滚,却刚好停在我的脚下。

  小怪物肚腹爆裂,从半空坠落,嘭的一声,身子翻滚两下,就再也不动了,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在夜空中弥漫开来。

  我回避了目光,根本不敢去看它爆裂开来的肚子,缓缓低下头,从地上拾起了那枚闪着暗红色光芒的血玉扳指。

  扳指上闪烁着妖异的红光,似血液般在扳指上流淌,夹杂着难闻的气味,渐渐的,红光渐渐黯淡,又好像被这血玉扳指吸收了一样,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身上似乎有些发寒,我强迫自己收回目光,把这拥有着不可思议力量的扳指握在手中,抬头去看那小怪物,但却顿时愣了,那地面上空空如也,刚才的小怪物,竟然不见了。

  我心中一凛,忙跑了过去,仔细一看,地面上果然已经不见小怪物的踪影,却只剩一滩血水,缓缓融入土地之中。

  那怪物化为血水了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在地面搜寻,但那血水终于完全渗入地下,片刻后,竟连一点痕迹也没有了。

  我失望地站起身来,却看到地上似乎有个白色的东西,忙俯身去看,却原来是两枚尖尖的牙齿,大约一寸长,尖端雪亮,正是刚才那小怪物的两颗獠牙门齿。

  我随手捡起一枚,正要仔细看,身旁却突然掠过一阵疾风,我顾不得再捡另一个,慌忙起身退开,却听面前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桀桀怪笑。

  黑暗中,突然现出两点幽幽绿光,好像什么怪物的双眼一般,森然瞪视着我。

  坏了,难道杀了小怪物,大怪物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