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六章 夜魔之子

第十六章 夜魔之子

  我心中一寒,却见黑暗中那神秘的不知是人是怪还是鬼的东西,忽然对我怪笑一声,冷冷道:“你是谁?”

  这声音低沉沙哑,就好像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让人听上去浑身都不自在,但他问的这句话,其实正是我也想问的。他这一开口,却也解了我心中的疑问,我心中暗想,这多半是个人了,或者,是鬼?

  “你又是谁?”我警惕地仰头问道。

  那神秘人却没回答我,反而呵呵笑了起来:“呵呵呵,我是谁,这个并不重要,如果你肯跟我一起走的话,我自然会告诉你我是谁。”

  “跟你走?”我心中怦的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因为......”神秘人忽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原来是个身材高瘦形容枯槁的黑衣人,他满面邪气,目光有如凶灵般盯着我,却缓缓伸出了手,手中托着的正是刚才那怪物的一枚獠牙。

  他冷笑着继续道:“你刚刚杀死了夜魔之子,如果不跟我走,当夜魔降临复仇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什么,夜魔之子......”我骇然不已,下意识地往刚才那小怪物死去的地方看了一眼,但那里早已是什么都没有了,那狰狞可怖的怪物,已经只剩了我手中,和这黑衣人手中的两枚牙齿。

  “跟你走又能如何?”我按捺着怦怦的心跳,故作镇定问道。

  “嘿嘿,跟我走,我将会让你拥有至高的力量,你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这句话听着耳熟,好像电视剧里的坏蛋拉拢人时,通常都会用这句,所以我几乎是立即就断定了,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不好意思啊,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人懒,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安安心心的上学。”我拒绝道。

  黑衣人邪邪一笑:“从今天起,你怕是再也无法安心了,夜魔降临之时......”

  我忽然有些不耐烦,打断他说:“拜托,别总拿夜魔吓唬我,我连那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再说,刚才那个小东西也不是我杀的,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它就化为血水,然后你就出现了......你信不信我会跟夜魔说,那是你杀的?”

  这黑衣人神情微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果然有胆魄......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肯跟我走了?”

  “你再问十次百次也不跟你走,我这再有一年就考大学了,跟你走,你能把我弄到清华去么?对不起,我得回去睡觉了,明天还上课呢......”

  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掉头就要往回走,那黑衣人在后面冷笑一声,却扬手抛过来一个东西,我本想避开,他却低喝道:“是给你的好东西,接住了......”

  一听是好东西,我就下意识般地伸手接了过来,低头一看,原来只是一块黑乎乎的石头,我一只手掌刚好能握住,但却看不出什么神奇来,好像,和我们山里的一种黑色的岩石有些相似。

  “这是什么?”我拿着这石头,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很是不舒服,不由生出一股扔掉的冲动。

  “千万不要扔......”他好像一眼看出我的意图,阻止道:“这是黑曜石,辟邪化煞之物,而且这块石头我已经放在身边许多年,很有灵性,我叫它洞天石,你留在身边,会对你有用的。”

  我听了他的话,皱了皱眉,黑曜石我倒是听说过,的确能辟邪,难道这人并没有恶意?但是看他的样子,我怎么样也无法把他跟好人联系起来。打个比方,就像小红帽里的狼外婆,就算穿上了人的衣服,说的花言巧语,但那大尾巴和尖牙都在外露着,明明就是头恶狼,他给的胡萝卜能吃么?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拒绝:“不好意思,我们并不认识,我不能要你的东西,再说,我拿走了,你怎么办?”

  我尽量的用委婉的方式表达拒绝,以免激怒他,他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个你不用多虑,相见就是有缘。而且我给你这东西的用意是,如果日后你想通了,想要找我的时候,只要捏碎这石头,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我去,这么神奇?可是拜托,我要能有捏碎石头的力量,我还找你干啥?”

  “哈哈哈,如果你没有这种力量,那么找我也没有用,我相信,你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洞天石你要收好,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看见......”

  这黑衣人说着,邪笑着缓缓向后退去,渐渐隐身在黑暗中,我正要继续回绝,他身形忽然跃起,跳上高高的院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阵怪笑声中,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了院墙的一端。

  我心头砰砰乱跳,眼睁睁看着那黑衣人消失在视线中,远远的去了,半晌才松了口气,危机终于是解除了,顿时只觉喉咙一阵发干,双腿一阵发软。

  黑夜,终于恢复了平静,平静的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是耳畔掠过的风中,仍然隐约有一股血腥气味,难以散去。

  我看了看周围,还好,这偌大的校园里,应该只有我一个人,不会被人发现,只是远处树影重重,旁边高耸破败的大楼,此刻看来竟有如一头狰狞恶兽般,匍匐在那里。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握紧了血玉扳指,和那枚獠牙,趁着月黑风高,四处无人,又一溜烟的,跑回了宿舍。

  从这天起,我的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既怕那个什么夜魔真的来找我算账,又怕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又要来带我走,而且每当走到教学楼旁边时,我都会下意识的避开那几个垃圾箱。

  只是在这件事之后,学校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流浪猫。

  那块洞天石我一直藏在柜子里,两天后,终于等到了大礼拜,我迫不及待的赶回了家,想要问爷爷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个夜魔又是否真的会来找我报仇。

  但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爷爷却不在,门上锁,窗落枷,连栅栏外的小木门都是紧闭的。

  我心中一沉,忙取出钥匙打开了门,冲进屋后却发现锅台冷冷清清,家具器物上早已蒙了一层浮灰,屋子里的一切都显示着,家里已经很久都没人住了。

  一丝不祥涌上心头,我转头就跑了出去,却在门外撞到了隔壁的邻居李大叔。

  “叔,我爷爷呢?”我一把拉住他,声音惶急的问道。

  “莫急莫急,我这不是见你回来了,特意过来跟你说么,你爷爷出门了,上个月就走了,说是要走很久,临行前嘱咐我们,要是你回来了,告诉你别担心,少则几月,最多一年,他就回来了。”

  “一年?”我惊讶道,“爷爷到底去干什么了,为啥要走那么久?”

  李大叔摇头道:“那就不知道了,但我看他走的很轻松,看起来像是出门旅行一样,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你放心好了。”

  “出门旅行?爷爷这么多年一直和我在村里生活,好端端的,他能去哪......”

  我喃喃自语道,李大叔安慰我说:“或许真的有什么事吧,既然你爷爷说会回来,那就一定会回来,你急什么呢?他还说,让你安心读书,要用功,别的事什么都不用管。”

  李大叔说完,就拍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自顾走了。

  我怔怔地望着空荡荡的家中,心中暗想,爷爷究竟会去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