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七章 洞天石

第十七章 洞天石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冬去春来,天气越来越暖,我也在忐忑不安中又煎熬了几个月。这时,我已经把第二个“驱”字诀练好了,而且这段日子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既没有夜魔,也没有黑衣人,有的只是日益繁重的作业和越来越紧张的气氛,因为马上就要进入高三了,传说中的高考也离我越来越近了。

  那黑衣人给我的“洞天石”,我一直留着,但这几个月里,我曾跑回家数次,却都失望而归,爷爷不但没有回来,连个音信都没有,这让我十分担心。

  紧张的日子总是难熬,但却也不会觉得漫长,转眼间,一年的时光又过去了,我也已经是一名高三的学生,季节悄然变换中,眼看距离高考的日子,还有两个多月了。

  由于学习越来越忙,我也很少跑回家了,虽然我对考大学这事并不怎么上心,但爷爷说过,只有考上大学,才能够走出去,才有更多的机会去调查家族的秘密。

  可是,我能走到哪去呢?每当想起这个问题,我就迷茫了,同学们都在讨论研究高考志愿的事,我却一次次的犹豫,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选择什么。

  我悲哀的想,原来我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根本没有权力选择。

  在这个校园里,我就像一个过客,一个陌生人,一个透明人,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我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与所有人都没什么交集,甚至,青春的校园里,那不经意间从远处投来的灼热目光,也在我的冷漠下黯然退却,大家都说,我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这三年的生活,我别的优点没有锻炼出来,倒是从此写得一手好字,并不知怎么开始喜欢研究起书法来,临摹的帖子也写了不少,当然,在这期间,爷爷的三字诀我已经全部熟练的写出来了。

  这三个字分别是“镇、驱、破。”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研究,我渐渐了解了,中国的古代汉字文化,约有6000多年的演变历史,按照其过程来看,顺序为: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简称:甲金篆隶草楷行。

  我搜集了一些资料,也曾做过许多古汉字的相互对比,最后发现,爷爷教我的这三个字,似乎更加接近于商周时期的金文。

  金文,也叫钟鼎文,是商周时期青铜器上铭文的统称,属于大篆中的一类。

  当时,天下间的文字并不统一,多种文字形式并存于世,比如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六国古文等等,统称为大篆。

  后来到了秦朝统一六国,丞相李斯将以上多种文字去繁就简,整理出一种通用字体,这就是小篆。

  我通过多次对比和参考,终于大致可以确认,爷爷教我的字,应该更接近金文多一些,也就是那种商周时刻在青铜器上的铭文。上古时期的青铜器,一般可分为礼器和乐器两大类,礼器以鼎为尊,乐器以钟为多,因此这种文字也称为钟鼎文。

  显然,这更加符合这种文字的特征,因为我一直相信,韩家先祖既然是上古禁忌师的一脉传承,那么必然有祭祀、祈祝的职责,钟鼎在古时正是这种场合的礼器和乐器,刻在钟鼎上的文字,也必然有着某种神秘未知的力量,拥有着与天地鬼神沟通的能量。

  我的这些研究,其实只是个人的原因,想寻找韩家禁忌师能力的起源而已,但在学校里却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由于我字写的好,还参加了几次学校组织的书法大赛,居然每次都力拔头筹,一时间成为学校里的怪才式人物。

  而就在这时,村里却有人捎来口信,说是爷爷回来了,让我回家一趟,这让我喜出望外,爷爷这一走,已经过了一年多,有时我甚至都在想,爷爷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急匆匆、兴冲冲地跑回了家里,果然,家里的门是打开的,屋顶有袅袅的炊烟,记忆中的一切,此时终于又回到了眼前,爷爷正坐在门口,捏着他从不离手的旱烟袋,笑眯眯地看着我。

  “爷爷......你去哪了......”我快步走了过去,叫了声爷爷,喉头就哽咽了。

  爷爷老了,这短短的一年,他却像老了好几岁,原本花白的头发,此时几乎已经快要全部变白了,皱纹也多了,背也有些弯了,只有那笑容,仍然如从前一样温暖。

  “孩子,这一年等急了吧,爷爷只是去看几个老朋友而已,人上岁数了,就想着走动走动,要不,可能就见不着啦......快来让爷爷看看,嗯,长高了,也长壮了,快要高考了吧,学习怎么样,爷爷的话有没有听?”

  我连连点头:“爷爷的话我一直记着,那三个字我全都写出来了,是‘镇、驱、破’,对么?我已经练熟了,只是一直没机会用,还有,高考后就要报志愿了,可我不知道去哪里,爷爷,我......”

  我语无伦次的恨不得把这一年多要说的一口气全都倒出来,爷爷笑着说:“别急别急,爷爷知道你快回来了,早把饭做好了,咱们进去慢慢说......”

  爷爷掀开锅盖,熟悉的粽叶饭的香味飘起,我不由心情大好,这粽叶饭是我最爱吃的,用糯米和大枣,配上花生,摆在粽叶上,然后上蒸笼,上面再覆盖一层粽叶,然后用慢火蒸熟。这样蒸出来的饭既带着粽叶的清香,又不像吃粽子得一层层剥开那么麻烦,吃的时候再蘸些白糖,香香甜甜。这粽叶饭虽然简单,却是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吃饭的时候,我便把一年前的那件诡异事对爷爷讲述了起来,给爷爷讲述我在外面的经历,这几乎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这一次时隔一年之久,我却仍然记忆犹新,讲的一丝不漏,惊心动魄,就连爷爷听了脸上也是变颜变色。

  尤其是听到后面夜魔之子死后,出现的那个神秘黑衣人时,更是紧皱眉头,只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就放下了碗筷,缓缓在屋中踱起步来。

  “爷爷,你说那个夜魔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忐忑地问道。

  爷爷却没立刻回答我,而是忽然站住脚步,用烟袋敲了敲桌子,严肃道:“那块石头呢,拿出来我看。”

  我忙从书包中掏出了那块洞天石,放在桌子上,说道:“爷爷你看,这就是那个黑衣人给我的石头,这一年,我一直藏在柜子里,我琢磨着,会不会是这东西辟邪,那个夜魔才没有上门找我呢......”

  爷爷转身看着这洞天石,忽然脸色变了变,挥手制止了我的话,抢步抓起这块石头,迎着光亮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我不由也忐忑起来,看着爷爷严肃的表情,小心地问:“爷爷,有什么问题么,这到底是什么......”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见爷爷脸上霎时涌上一层血色,抓着石头的手剧烈颤抖,下一刻,竟然身子一个摇晃,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爷爷,你怎么了!”

  我大吃一惊,抢上去一把扶住爷爷,爷爷却丝毫不理我,只见他满面煞气,双手抓着那溅满鲜血的石头,猛然大叫一声,用力往地上摔去。

  “啪!”

  一声脆响过后,那石头竟被爷爷这一下摔得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