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八章 禁忌笔记

第十八章 禁忌笔记

  碎裂的石头中,顿时飘起数团青雾,发出怪异的呜咽之声,在空中左突右冲,似乎想要夺路而逃。

  我惊讶不已,那人给我的这石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看那青雾之形,分明就是几个阴灵!

  爷爷脸色又变得苍白无比,踉跄抓起桌上的烟袋,迅疾无比的在空中划出数道烟痕,喝声:“定!”

  霎时间,烟袋中飘出几缕轻烟,分别缠上那几团青雾,那四处逸散的青雾同时被定在半空,就像是被那轻烟缚住,虽然尽力挣扎,却丝毫挣脱不得。

  爷爷舞动烟袋,再喝一声:“收!”

  轻烟突然缚紧回收,那几团青雾毫无抵抗之力,便随之被收进了烟袋之中,只片刻的功夫,屋子中烟雾消散,已经不留半点痕迹。

  只是爷爷抓着烟袋,脸色却苍白得怕人,我后悔不已,冲过去扶住爷爷大声道:“爷爷.......”

  爷爷缓缓坐了下来,只见他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闭上了眼睛,对我微微摆手,低低咳嗽着说:“咳咳,好......好厉害的邪术......”

  我轻抚着爷爷的背,蹲下身,紧张地看着爷爷,见他说完这句话后,脸上便渐渐的恢复了一丝血色,呼吸也均匀了下来。

  “爷爷,你觉得怎样?你先不要说话......”我紧握双拳,恨恨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这东西带回来,我......”

  爷爷微微喘息着,摇头道:“不要说那么多,这是五鬼侵魂之术,给你这石头的人,他的目的,是想把这石头放在你的身边,侵蚀你的魂魄,如果不是你拿回来给我,两三年之间,你必然要受到他的控制,好险好险。”

  “五鬼侵魂?可是我这一年中,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啊。”我纳闷的问。

  “傻孩子,那是因为他把五鬼隐藏的很深,而且这两年来,你一直在修炼精神力,能够暂时抵挡五鬼侵入,可时间一久,就难说了,这人法力很强,要不是我刚才当机立断,用了禁法,恐怕咱爷俩这一次要大费周折啊。”

  我的脑中闪出那黑衣人诡异的眼神和笑容,不由打了个寒颤,原来那人心机竟然如此深沉,不动声色的给了我这么个所谓的洞天石,却是个要命的石头。

  爷爷缓缓起身,手中仍然紧握着烟袋,凝望着碎裂的石块,对我说:“爷爷问你,你知道,什么是禁法么?”

  我想了想说:“禁法,爷爷教我的不就是禁法么?”

  爷爷叹气道:“所谓禁法,顾名思义,只有被禁止的法术,才叫禁法,这一点,却是爷爷在这许多年的隐居之中,才想到的,原来我们韩家,一直在使用早已被禁止的法术,难怪,会遭到如此惨烈的诅咒。”

  “那,如果我们从此不再使用禁法,是不是就能破了这个家族的诅咒呢?”

  “不,你所说的,爷爷也曾经想过,并且,在这几年,爷爷已经告诫自己不要再使用禁法。可是,禁法早已在我的体内生根发芽,不再使用禁法,就要承受那禁法力量所带来的巨大的痛苦煎熬,每当月圆之夜,爷爷浑身的血脉如同爆炸一般的痛苦,那身体将被撕裂般的感觉,是你所体会不到的。”

  我恍然明白了,难怪过去的几年中,爷爷每到月中那几天,就性情大变,并且要把自己关起来,不许我靠近他的房间,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可是,爷爷你可以不去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折磨啊,你不是说了,这么做并不能破除家族的诅咒,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爷爷霍然回身看着我,满面都是悲伤,缓缓抚着我的头,叹息道:“因为,爷爷在一次施术时,无意中发现,只要我使用禁法,你的身体就会受到损伤,所以,从你十岁时起,爷爷就再也没有使用过禁法。”

  我惊讶道:“这又是为什么,难道说,那天马九说的话......”

  爷爷叹道:“不错,马九说的对,从你十岁时起算,爷爷就已经是该入土之人,这几年里,爷爷消耗的实际上都是你的生命之力......”

  我胸口顿时像被什么堵住了,却挺身拍了拍胸膛,大声道:“那又有什么要紧的?我早已经猜到了,我现在年轻体壮,生命旺盛,爷爷你......”

  爷爷却打断了我,摇头道:“傻孩子,爷爷不能那么做,这几年,爷爷日夜忧虑焦急,想着能在有生之年破解掉家族的诅咒,但事与愿违,爷爷始终没能做到。所以,爷爷已经不想再拖累你了,爷爷没用,韩家的重担,终究还是要落在你的肩上......”

  我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扑在爷爷的身上,大声道:“不,爷爷你不要这么说,无论我的生命还剩下几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爷爷我不要上学了,从今天起我每天都陪在你的身边......”

  爷爷眼中默默流下泪来,轻抚着我的头,叹道:“别说孩子话了,爷爷现在已经想明白了,我们躲在这深山里面,一样逃不掉家族的诅咒,那就不如走出去,勇敢的去面对命运的挑战!”

  ......

  老家的后山,有一片葱郁的松林,松林深处,几条藤蔓覆盖下,有一处隐秘的山洞。

  我从未来过这里,但今天却随着爷爷一起,站在了这山洞之前。

  爷爷说,他有些东西藏在这里,想要交给我。

  我的心中有些慌乱,亦步亦趋的贴在爷爷身边,像是生怕爷爷一转眼就会从我的身旁消失。

  爷爷却不在意我的举动,他伸手拨开藤蔓,深深吸气,当先迈步走进了山洞。

  我赶忙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身后的藤蔓重新落下,遮蔽了天光,山洞中顿时一片昏暗。

  这是一个较为狭小的山洞,大约只有一间乡下的茅草屋大小,靠近石壁的位置,地下铺着草席蒲团,旁边则摆着一个石墩,石墩上,有一盏小小的油灯,豆大的烛光在山洞中摇曳,虽然那光亮微弱,却也足以让人看清洞内的陈设。

  我惊讶地问爷爷这是什么地方,爷爷却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深深地望着洞内的一切,缓步走上前,伸手从石墩上面,拿起了一本书。

  爷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这书缓缓递给了我,我接过一看,这书包着黑色封皮,散发着一股古旧的气息,大约和我的语文课本差不多厚度。封面上连一个字都没有,也不知道,这是本什么书。

  我随手就要翻开,爷爷拦阻了我,他凝望着我手中的书,说道:“这书,爷爷原本是想等到你考上大学之后,再给你的,但爷爷已经再也没时间等下去了,你拿了书之后,听爷爷的话,千万不要去看。”

  我问道:“千万不要去看?可是,爷爷你给我这书,不就是为了让我看的吗?”

  “不错,是要你看的,但并不是现在,你答应爷爷,一定要等到考上大学之后,再看这本书,不然,爷爷怕你会受影响。”

  我手捧着书,点了点头,又问:“爷爷,这是什么书?”

  爷爷说:“确切的说,这并不是书,你还记得爷爷曾跟你说过,我们韩家的家族笔记么?这个就是了,里面记载的内容,就是关于各种禁忌的,我们叫它,禁忌笔记。”

  “禁忌笔记?”我望着手中黑色封皮的书,低低念了一遍,忽然觉得,这书仿佛突然沉甸甸起来。

  “记住,最起码,也要等你考试之后再看。”爷爷又叮嘱了一句。

  我重重点头,有些忐忑地看着爷爷说:“爷爷,拿了笔记,我们回家吧?”

  爷爷没答话,转过了身去,打量着山洞中的一切,不知怎么,胸口有些微微起伏,然后缓缓转过了身,看着我笑了下,点了点头。

  “嗯,我们回家。”

  我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说实话,当我见到这山洞的时候,心里就升起了不好的预感,生怕爷爷不会再跟我一起回家了......

  我们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小心地扶着爷爷,忽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爷爷,再有两个月就要考试了,你总说让我走出去,可是我还不知道,填报志愿的时候该怎么填,我要走到哪里去?”

  爷爷微喘着说:“这是你自己的命运,应该你自己做主,我们韩家人,本来就是四海为家的,不过,你考试之后,可以回家一次,到时候,爷爷会给你建议的......”

  “嗯。”

  两个月,还有两个月,我的命运将再次发生改变,到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

  看着步履有些蹒跚的爷爷,我忽然有些不敢想象。

  ......

  我开始了疯狂的复习,那本令我无限好奇的禁忌笔记,暂时压在了柜子的最深处,我知道,要想成为真正的禁忌师,传承家族的使命,就必须要学会克制,学会忍耐。

  两个月,身边所有同学都惊讶于我的改变,甚至连老师都变得对我刮目相看,我懒得搭理任何人,我很想告诉他们,哥初中时候成绩一直很好,要不是为了练那三个字,早已经是年级学霸了好不好?

  我甚至忘记了那块洞天石,忘记了那邪恶的黑衣人,忘记了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周围的一切,我都视而不见。

  终于,疯狂的两个月过去了,我带着所有的希冀和期待,踏上了考场。

  不得不说,考试的过程还算顺利,考题貌似也并不是很难,除了不会的题,剩下的大概都会......

  这好像是废话,不过我很快发现,原来我会的题也不多啊,看来高中三年的荒废,用两个月毕竟还是补不回来的。

  但已经没有办法了,我硬着头皮把所有会答的题都答了,那些似是而非的,尤其是选择题,也只好靠蒙了。

  最后当我交了考卷,走出考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个踉跄,我望着蓝天白云,在心里苦笑,这一次,听天由命吧。

  所谓的人生答卷,不管好坏,也总是要交上了一份。

  还好,等待分数的日子并不是很长,十多天后,分数就出来了。

  不过当我看到总分420分的时候,还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个分数也算可以了,不上不下,可以选择的空间还是有的。

  只是不知道,这高考志愿,我该怎么填呢?

  我跳上了回家的客车,火急火燎的往家赶。

  那熟悉的青山,小村,终于出现在眼前,我冲进了院子,顿时松了口气。

  房门是虚掩着的。

  我真的很怕,当我考试后回到家的时候,爷爷已经不在了。

  轻轻推开房门,屋子里,静悄悄的。

  “爷爷,我回来了......”我忍不住喊道。

  可是,并没有回应。

  奇怪,爷爷难道不在家?我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进去,撞开了爷爷的屋门。

  那张熟悉的小桌依然摆在那里,屋子里的一切都还在,并且整理得规规矩矩。

  但爷爷却不在,他那个常常摆在桌上的烟袋,也不见了。

  桌子上,只有一封未封口的信。

  我的心犹如从云端忽然坠落,一下沉到了底。

  我抓起那封信,颤抖着打开,一行行熟悉的字迹,出现在眼前。

  “孩子,不要哭,爷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