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九章 420和240

第十九章 420和240

  当这短短的几个字映入眼帘,泪水却瞬间就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知道,爷爷这次,是真的走了。

  “爷爷知道,你一定会考上大学的,因为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过去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了,所以,爷爷走的很欣慰。”

  “只是,从今以后,家族的重担,就要由你来挑了。爷爷对不起你,爷爷要跟你说,为了破解家族的诅咒,爷爷借用了你的阳寿,从你十岁那年,到现在,整整八年。”

  “但爷爷却没能找到破解的方法,爷爷对不起你,现在这个任务只能由你完成,而且必须由你完成,时间已经不多,因为你只能活到三十二岁了。”

  “禁忌笔记,和血玉扳指,是爷爷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禁忌笔记是家族千百年来的心血和传承,你一定要认真学习、琢磨,当你全部融汇贯通的时候,说不定,就是能够破解家族诅咒的时候。而血玉扳指,是我们家族的禁物之一,原本是爷爷的爷爷之物,后来传给了你的父亲,现在又传给了你,你要好好保存,扳指的作用,慢慢你会知道的。”

  “记住,禁忌的力量是可怕的,也是极难驾驭的,当你真正拥有这力量的时候,就踏上了一条永远无法回头的路,禁忌师的传承者,是不允许逃避的,否则就会像爷爷一样,受尽痛苦。”

  “但你又和爷爷不一样,爷爷这几年的寿命是借来的,我必须压制禁忌的力量,因为家族的诅咒如果发现爷爷早已是应死之人,必然会展开疯狂的报复,同时会对你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当年马九说出爷爷犯了禁忌,就是这个意思。”

  “但爷爷这两年来,身体已经极度衰弱,我知道,那诅咒开始了报复,爷爷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再也不能去替你解开这家族的诅咒了,爷爷对不起你,这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你问爷爷今后该何去何从,爷爷其实也并不知道,但爷爷只能给你一个建议。在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通晓五行阴阳之术,被称为阴阳师,而爷爷有一个老朋友,就是阴阳师中的一位佼佼者,他复姓司徒,名陨,居住在距离我们很远的平山,我希望,如果你有机会,能到那个城市去,他会给你命运的指引,并且,帮助你解开人生的难题......”

  “你要小心身边可能出现的危险,因为黑暗的禁忌者已经出现,你拥有禁忌的能力,随时都会被他们注意。”

  “那块碎裂的洞天石,爷爷带走了,因为那是邪恶力量的象征,通过那块石头,那个神秘人会掌握你的一切动向,总有一天,他还会来找你。但你不要怕,爷爷会想尽一切办法封镇住那石头,应该能暂缓些日子,但是爷爷也不知道,那究竟会是一年,还是两年。”

  “爷爷走了,床下的木匣里,是爷爷给你积攒的全部家当,足够你花用的了。”

  “去吧,我的孩子,未来的路,是你的了......”

  信的结尾日期,正是两个月前,我离家的那天。

  我泪流满面,根本顾不得去思量爷爷信中所说的一切,跌跌撞撞的冲出了门,直奔后山跑去。

  我知道,爷爷一定是去了那个山洞。

  当我跑到那天的山洞之前时,那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山壁崩塌了一片,碎石掩盖了山洞的入口,曾经洞口的藤蔓,此时已经被埋在碎石下面,完全看不到踪影。

  果然不出我所料,爷爷把这里做为了他最后的归宿,他把自己和那块洞天石,一起封死在了这洞中,永远不见天日。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爷爷是否还活着,我不知道,爷爷的生命是否还会延续,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山洞之内,又在发生着什么。

  我只知道,爷爷已经走了,或许他会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延续生命,或许他怕牵累我,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

  但无论爷爷是生是死,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见到他老人家了。

  我颤抖着跪了下来,脑中已经满是爷爷的音容笑貌,他那温暖的大手,慈爱的目光,讲不完的故事,和那总也不停歇的咳嗽。

  泪水再次无声滑落,此时我多想冲上去用我的双手把那些石头扒开,救出爷爷,无论生死,哪怕让我再见他一面也好。可是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因为这是爷爷的选择,也是我的命运。

  我取出爷爷的信,端详着上面的字迹,不由心如刀绞。我紧握双拳,咬紧了牙,翻身拜倒在地,以头触地,砰砰的磕起头来。

  不知道磕了多少次,额头早已疼痛的麻木,泪水混合着鲜血缓缓流淌在土地上,我仍然还是不愿起身,只想让这肉身的痛苦,来减轻我内心的悲伤,和无奈。

  忽然,旁边的信笺上,闪起蒙蒙的磷光,我心中一动,忙抓信在手,仔细一看,却见那信笺的背面,竟缓缓显出几行字来。

  我急忙翻过去一看,那果然是字,闪着淡淡的金光,在我眼中愈加清晰起来。

  “孩子,如果你看到了这行字,那就说明你已经来到了爷爷身边,而且你的精神力已经足够强大,完全可以修行禁忌笔记中的第一层禁法了,但,也只有第一层。因为韩家的禁法共分为三册,你的能力不足,暂时只能学习第一册,等你何时把这第一层禁法融汇贯通,就回到爷爷这里,到那时,能否找到禁忌笔记的第二册,能否再见到爷爷,就看你的造化了......”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明白了,激动地又重重磕了三个头,大声对那山洞中说道:“爷爷,您的良苦用心,我全明白了,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总有一天,我还会回到这里,带您一起回家,我绝不会让您失望!”

  我双手撑地,站起身来,望着面前已经被山石覆盖掩埋的山洞,平复了一下心情,心中默念:总有一天,我要用禁法破开这里的一切!

  ......

  回到学校,我立刻就去填报志愿,此时同学们大多已经填报完毕,整个班级里,也就剩了少数几个人。

  平山市,这是个陌生的名字,我仔细查询了我所有可以选择的学校,老天眷顾,那里果然有一所大学,是我可以去的,但是看了一下,却是一个艺术学院。

  这是一所大专,而且是一个二专院校,全称是平山市师范大学附属艺术学院。

  我看了下分数线,卧槽,顿时就惊呆了,居然240多分就可以上!

  这......岂不是糟蹋我的420分了?要知道,420分已经可以选择一所本科院校了呀。

  但我只略略犹豫了一下,就下了决心,就去这个大学了!

  老师很是惊讶,他用看外星人似的目光看着我,提醒我可以选择一所二本学校的,那可是本科生,文凭拿出去响当当,比这个什么所谓的艺术学院,可是强的太多了。

  我苦笑了下,却什么也没解释。

  我的理想是考大学么?不是,我的未来是要考文凭吃饭的么?显然也不是,那我还去个屁二本学校?

  不为别的,就冲着平山那个阴阳师,我也得去那里,这样是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要知道,你们的生命是按年过的,我这可是快掐着秒了,从现在到三十二岁,还有十四年,看似不错,但别忘了,韩家的诅咒,还有五年的发病期,这么算下来,当我最多二十七岁的时候,那诅咒就会降临在我的身上。

  我并没忘记,今年我已经十八岁,我还有九年的时间。

  只是,选择什么专业呢?我找到那学校的招生简章,又上网查询了一遍,发现了一个很适合我的专业。

  书法篆刻!

  我顿时来了兴趣,要说我别的不会,我会写字呀,这高中三年,自从练了爷爷教我的三个字后,我好像就被书法家附体了,写的字越来越有神髓,那书法大赛的一等奖可不是白拿的。

  对,就选这个了!

  我又仔细看了下,发现这个专业招生的人数并不多,似乎是个冷门,这就更让我高兴了,就像去茶室打工一样,越是冷清的地方我越喜欢,最好满学校就我一个人,连老师都常年病假,那样我就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了......

  我正在兴奋,老师却再也忍不住了,他指着招生简章提醒我说:“你确定你要学书法篆刻?”

  我点头肯定,他又说:“那你打算拿这个就业?你想好以后干什么了没?”

  我老老实实地说:“我没想好,我只是喜欢这个。”

  他无奈地看着我说:“拜托,韩同学,喜欢不能当饭吃,书法原本就是冷门,根本没什么就业前景,你见哪个公司招聘要书法专业的?”

  我想了想说:“那是师范学院嘛,我可以留下当老师,或者出去开书法学习班,要么,我可以给人刻章?再不济,还能上街给人设计签名。”

  我说的是实话,老师却被我气的半死,看我铁了心的样子,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开了。

  我无声的苦笑,明明考了420分,却选择了240分就能上的学校,我他妈的也不愿意啊!

  我走出了学校,望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呼吸。

  外面的世界真好,有蓝天,有白云,有清新的空气,淡淡的花香。

  无忧无虑的孩子,在草地追逐嬉闹,笑的是那么的开心,就像,我的童年。

  这一刻,我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韩青天,从今天起,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困苦,你都必须要一路笑着,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