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章 大学生活

第二十章 大学生活

  回到家里,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打开了爷爷留下来的柜子。

  柜子里面,是一个大的木箱,我打开木箱,里面又是一个木盒。

  这是啥意思,套娃啊?

  我疑惑的把这个跟我书包差不多大小的木盒拎了出来,里面沉甸甸的。

  打开来,里面摆着三件东西,一个蓝布包袱,一个檀木长匣,一个牛皮口袋。

  那木匣,我已经见过了,里面放的是引魂香,但我打开一看,木匣的一侧又多了一个夹层,铺着软布,上面插着三根银针。

  这银针,我却也见过,正是爷爷以前曾经给人针灸用过的,我不由暗叹口气,爷爷,我可不会针灸治病,你把这个给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接下来,我又打开那个牛皮口袋,发现里面放着的是一支毛笔,一盒朱砂,厚厚的一沓子黄纸。

  最后,我解开了蓝布包袱,却被眼前所看到的惊呆了,这包袱里面,竟然是一叠叠的钱,其中有一百元的,也有五十元的,粗粗一数,差不多有十几叠之多。

  我想起了爷爷的话,心中不由感慨,他老人家一生节俭,粗茶淡饭,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却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一切。

  通知书很快就拿到了,我终于安下心来,独自一人在家中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转眼匆匆,马上就要到了该离开的日子,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放进一个大号行李箱里面,然后走出家门,把门窗紧锁,栅栏关闭,最后望了一眼我的家,转身而去。

  我是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孩子,许多乡邻前来送我,有送吃的有送喝的,我含着眼泪一一谢绝了他们,这些朴实的村民们,并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我也只对他们说,爷爷去了远方,说不定何时就会回来,而我大学毕业后,也一定会回来看他们。

  就这样,我孤独地踏上了列车,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远行,望着车窗外渐渐模糊的青山,我不知道,此生何时才能再回故乡了。

  平山市,距离我的家乡,跨越了两个省份,千里之遥。我在火车硬座上熬了整整十多个小时,才终于到了这个我即将开始新生活的地方。

  这座城市,要比我们的小县城大的多,街道宽阔,车水马龙,到处都是林立的商铺,和熙攘的人群。

  我这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一时还真有些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还好,学校的车就在火车站外,有人在那里负责接待,我按照通知书上面的介绍,很容易就找到了校车,刚好还有一个空位,于是我上车后,很快就出发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就顺利的到了学校。

  这学校的位置有些偏僻,不,简直就是太偏僻了,居然设在郊外的一片庄稼地里,远处还有个小山,望去一片绿油油的。

  远远看时我还以为是一个度假村,结果校车直接就拐下了公路,停在了大门口,登时我的心就凉了。

  刚从山里出来,这尼玛怎么又进山了?

  下了车,放眼望去,这学校的建筑还颇有怀古的风格,大院里面有两栋教学楼,还只有四层高,斑驳的楼体,陈旧的门窗,怎么看怎么眼熟。要不是门口一个钥匙形状的牌子上写着:平山市师范附属艺术学院。这么一行字证明了这是个大学,我简直以为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结果又回到我们高中了。

  算了,破就破点吧,240分的学校,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我也不是来享受的。我安慰着自己。

  进入校园,倒是挺热闹,迎接新生的条幅到处都是,熙熙攘攘也是好多人挤在一起,只是很多送孩子来上学的家长们,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有的说:“这什么破学校啊,简介里写的挺好的,结果大老远来了是这个操性,这荒郊野外的,孩子想上个街都费劲,出个门都难,一万多学费花的太冤了......”

  还有的说:“其实也挺好啊,你想想,现在这城里花花绿绿的东西太多了,孩子要是总往外跑,整不好就得学坏。我就觉得这地方好,跟监狱似的,想跑都跑不出去,然后就可以安心学习了。”

  旁边一个人接话说:“就是就是,都说现在孩子上学贵,其实都吃喝玩乐搞对象了,这回四处都没有花钱的地方,看他们还嘚瑟不。我查看过了,整个学校就一个小卖部,旁边还有个网吧,说都是学校开的,孩子在这就放心吧,老省钱了,想花都没处花啊......”

  当然,这种论调的基本都是家庭条件比较一般的,实际上有好几个家长,下车只看了几眼,甚至都没让孩子进学校,转身就打出租走了,估计回家另花高价区别的学校了,这种一般应该是家里有钱,孩子又学习不好的了。

  真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这都跟我没关系,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就在这里混了。

  很快,就有负责接待的老师和高年级学生安排我们的一切,办手续,交学费,分宿舍,领生活用品,一直忙了小半天,才算安顿了下来。

  我们的学生公寓,倒是还算好些,看着比教学楼要新,也是两栋,一个男生公寓,一个女生公寓,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两栋楼是面对面的,而且距离还挺近,不少男生就已经开始私语,甚至坏笑起来,有几个已经开始往女生宿舍里面瞄,我不屑的看了他们几眼,心想这些家伙估计下午就得出去买望远镜。

  我独自拎着行李和铺盖卷走进楼里,上上下下都是穿梭的学生,还有家长。看着那些满头大汗拎着各种东西跑上跑下的家长们,我心里有点隐隐的难受,别人都有家长来送,唯独我走到哪里都是一个人。

  楼里面到处都是喧闹的声音,我全当听不见,那都跟我没关系,我并不属于这里,我默默地告诉自己。

  我的宿舍在三零三,上了楼梯右手第二间就是。打开房门后,宿舍里已经有一个比我先到的了。他长得斯斯文文,个子不高,挺瘦的,戴个黑边眼镜,头发有点稀少,大概是天热,头发混合着汗水贴在脑门上,看着跟营养不良似的,正在那里收拾东西。

  见我拎着大箱子进来,他忙上前帮我接过去,我笑着打了招呼,和他一起把东西都搬了进去,找了个没人的下铺把铺盖往上面一丢,这才坐了下来,长长的吐出口气。

  接下来,我们俩互相认识了下,这哥们看着挺文静的,居然就叫文静,姓胡,胡文静,听口音像是山东的,但这体格和脾气可不像,我有些想笑,都说山东大汉山东大汉的,这回我倒认识了个山东小汉。

  他跟我说,他也只比我早来了一会,还有个人,是两天前就到了的,挺爽快的,闲不住,刚才还在屋里,这会儿,应该是出去乱窜了。

  我简单把床铺和行李整理了一下,东西都放进柜子里,然后正要出去打水回来洗一下的时候,宿舍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留着板寸,体格挺壮,脸上还有几个青春痘,看起来有点愣头愣脑的家伙闯了进来,胡文静说:“阿龙,这咱们新室友,刚到,叫韩青天。”

  这个叫阿龙的呲牙就乐了,摸着脑袋说:“哎呀,咱们寝来了个青天大老爷啊。”

  这哥们满口东北口音,我不由倍感亲切,因为我的家乡,正是长白山一脉,我也是个正经的东北人。

  而且我这外号,高中的时候就有人叫,想不到刚来到大学第一天,居然也有人这么叫。

  “叫我小天就行了,你来的早,以后多多关照啊。”我笑着对他伸出了手,他哈哈一笑,顺手在我的手上拍了一巴掌,大大咧咧地说:“行啊,甭客气,我叫王志强,不过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我现在给自己改名叫王金龙了,你就叫我阿龙吧,我听你也是东北老乡,没说的,这就是缘分啊,待会中午饭我请了,然后下午带你们四处转转,熟悉下环境,我跟你们说,别看咱这学校挺偏的,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想干啥都有。”

  他说起话来就喋喋不休,不但嘴贫,还像个话唠,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点着头,他说着说着估计是兴奋了,又神秘地压低声音说:“而且我还告诉你们,咱们寝室这个方向是最好的,看见没,对面就是女生楼,这大夏天的,养眼啊......你们在看看咱们对门,他们就惨了,窗户外头就是玉米地,夏天的时候还能看见点绿,等过了秋,那就是一片荒地,啥也看不着,啧啧,我都替他们堵得慌啊......”

  他说到这总算才是住了嘴,我心想也不能冷场,于是也没话找话的说:“你说,咱们学校咋建在这么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来?这要是有点啥急事去市里,连个车也没有啊。”

  他一拍大腿,愤愤道:“谁说不是啊,本来我是打算换个学校的,说实话我们家也不差钱儿,可是我那个老妈非说这里好,跟监狱似的,能收收我的性子,然后把我丢下就回家了。把我气坏了,要不是看着咱学校的妹子质量还算凑合,跟你们说,我早都跑了,学费我都不要了......嘿,我还告诉你们,昨天中午我还无意中发现的一件好事,就在后面的玉米地里......”

  这家伙就跟讲故事似的,说的眉飞色舞,胡文静也听出意思来了,忙凑过来问:“快说说,你昨天中午发现什么好事了?”

  阿龙不坏好意地嘿嘿笑了,却板起脸,摆摆手说:“算了算了,这事儿不好说,儿童不宜啊,传出去也不好,改天,改天再说......”

  我不由疑惑了,到底有什么事,让这小子居然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儿童不宜的,还是玉米地里,难道是......那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