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二章 34D冰激凌

第二十二章 34D冰激凌

  夜魔,暗夜中的魔怪,它们本是黑夜生物的怨气所化,邪恶的代名词,它们并不是生物,却拥有生物的特征,夜魔的幼子会在月圆之夜,寻找到它们的宿主,并以宿主的血肉为食,直到它们长成为止。

  禁忌笔记中,对于夜魔的记载,就只有这么短短几句,下面的除魔记录中居然写着:无。

  这什么意思,难道韩家先祖中没有人除掉过夜魔?是没遇见过,还是除魔失败了?

  嗯,这是个问题,如果是没遇见过,那只能说夜魔数量稀少,大约只存在于传说中,可要是除魔失败,那就说明夜魔非常强悍,连禁忌师都除不掉,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我可还没忘记,前年莫名其妙死了的那个夜魔之子,要知道,它的一枚牙齿还在我身上带着呢。

  万一人家大人找来,跟我要孩子,我岂不是要嗝屁?

  想到这,我赶忙翻出藏在箱子深处的夜魔之牙,合计了半天,却没找到合适的藏匿地点,想想还是算了,爷爷既然说这东西能辟邪,那就留着吧,万一藏在别的地方,再惹出祸端就麻烦了,夜魔既然数量稀少,又时隔这么久,怕是也找不到我吧?

  说不定,那小夜魔他爹他娘,只是把它遗弃了而已,根本就不会找来。

  嗯,这么一想,我的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反正我现在已经远离故乡,跑到千里之外了,就我们学校这地方,手里拿着地址都不好找,更别说什么夜魔了。

  我终究还是把夜魔之牙放回了箱子里,这玩意虽说能辟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别拿出去祸害别人了,夜魔要是真来了,就让它找我算账吧。

  我心中暗想。

  厚厚的一本禁忌笔记,很快就被我翻到了最后一页,当我头昏脑涨意犹未尽的合上书时,后面扉页上的一行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韩家禁法,为禁忌之法,月满则盈,月缺则亏,盈则必损,亏则必伤。”

  我愣了,这句话啥意思?我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研究了两三年的古文化到底不是白给的,盯着看了三分钟后,我居然理解了。

  月满,通常就是指月圆,月缺,自然就是月不圆。盈就是充盈、充溢,亏就是亏缺、亏少。损伤的意思不用解释了,这句话的意思连起来就是说,韩家禁忌之法,在月圆的时候能量充盈,月缺的时候能量匮乏,但无论充盈还是匮乏的时候,都会受到损伤。

  我勒个去, 还让不让人活了?充盈和匮乏都要受损伤,那还有没有好时候了啊?

  不对,这句话写在后面,不可能只是告诉后人这个意思,对,这应该是一句警示语,警示后人修行韩家禁法的弊端,和解决的办法。

  我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恍然明白了,月圆时能量充盈就会受损,那么也就是说,在月圆之前必须把这能量宣泄掉一部分,盈则损,不盈不就没事了?

  同样,月缺时能量不足就会受伤,那我完全可以在这些日子努力修炼,尽量保持充足的能量,而且不滥用能量,亏则伤,不亏不也就没事了么?

  难怪爷爷的身体一直不好,看来我以后的修行之路,也是艰难得很,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啊。

  嗯,我这专业课还真得上,而且得好好学,指不定从哪个字上面,我就能找到灵感,从而将其化为禁法所用啊。

  从此,我的大学生活便开始丰富多彩起来,上午跑去上专业课,然后专心练字,中午吃过饭,就跑回宿舍,先翻看一遍禁忌笔记,掌握知识,然后练习我的三字诀,最后累了倦了,就钻进古画里畅游一番。

  结束这一切,差不多就三四点了,该下课的下课,该放学的放学,我便放下所有东西,化身成那个没心没肺的韩青天,和大家一起打屁聊天,喝酒逛街,时不常也去网吧待个把小时,晚归的路上一起对着偶尔路过的女孩吹口哨。

  生活虽然单调,但总要自己找乐子,调节情绪,我不想让自己再做高中时候那个冷冰冰的韩青天,被大家所私下议论的韩青天,相反,我必须融入这个集体,融入这个社会。

  因为,我不知道从哪天起,当我这本事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防着月圆月亏了。

  换句直白点的话说,我现在顶多只是个预备役的禁忌师,当我出徒的时候,就是我必须承担责任的时候,这大学校园,正是我的第一个战场。

  我不得不这么设定,因为这方圆十里地之内,除了这学校之外,一户人家也没有,全他妈是玉米地啊......

  这一天,想必快来了吧,我暗暗想着。

  很快,大学生活就过去了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我感觉自己进步还是很大的,虽然还是只会那三个字,但是精神力已经强大了许多。

  不说别的,半夜三更我能听见床下蟑螂走路的声音,能听见窗外落叶的声音,阿龙张大了嘴巴跟头死猪一样打呼噜的时候,我能自动将那烦人的呼噜声过滤屏蔽。

  甚至,每天我只需要睡三个小时就能精力充沛,每天上蹿下跳的,早上起来上课去的时候,总是不自禁地跃跃欲试,想要看看从三楼跳下去能不能很轻松坐到,结果被小胡子发现了两次,抱着我的大腿喊我不要想不开,真是让我无语。

  这一天,我照例来到教室,却发现我们的十八铜人正从教室里往外走,跟下课了似的,我忙问情况,原来却是张老师病了,需要做个小手术,得住院几天,这不,学校刚刚通知的。

  啊,这样的话,那得去医院看看,我们大家便一起商量起来,最后定下了时间,等老头做完手术的第二天,就一起去医院,表达一下心意。

  说实在的,别看我们这书法篆刻的十八个学生人少,但是心还挺齐,而且那老张......呃,张老师喜欢让我们叫他老张,他说这么听着顺耳、亲切。

  老张一直对我们也不错,讲课又风趣幽默,自从开学之后,他常说,我们这十八个人虽然少了点,但却代表了中国古文化魅力长存的十八个精神,他就是倾尽所有能力,也要把全部知识都传授给我们。

  其实,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在心里暗想,您老人家拿我们当十八个精神,外面的人却多半都当我们是十八个精神病......

  看望老张的事情定下来了,但是今天上午却没课可上了,我正要往宿舍走,却见阿龙匆匆的跑了过来。

  咦,奇怪啊,这小子这是急着上课?不像他风格啊,要知道,他跟我的路子差不多,除了专业课之外,就这种文化课,一天能上一节课都算对得起他老子的学费了,其它时间不是泡在网吧,就是泡在网吧,也不知那些游戏怎么就那么吸引人。

  反正我是没功夫玩,他也拉过我几次,都被我拒绝了。开玩笑,我跟他能比么?我一个命不久矣的人,玩游戏就等于玩命啊。

  我拉住了他:“阿龙,你屁股着火啦?这屁颠屁颠的,是干嘛去?”

  阿龙一见是我,乐了:“哎呀,真巧,你小子有眼福啊,快跟我走,上历史课去。”

  “历史课?那有什么好学的啊,就中国古代那点事,一个朝代歌就全代表了,不去。”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兴趣。

  他却不由分说,拽着我就走:“说你死心眼吧,连这都不知道?咱们学校新来了个美女老师,教历史的,昨儿我无意中在楼上瞄了一眼,我去,起码34D啊......”

  我纯洁无比地问:“34D是啥玩意?”

  “我凑,你小子装纯洁是不是,告诉你,34D就是......大奶牛,嘿嘿嘿嘿......”

  他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却拽着我就跑,我也迷糊了,情不自禁的,跟着他就往前走去。

  算了,不就是一节历史课么,上就上,咱也顺便见识见识,34D大奶牛到底是什么玩意......

  难道是冰激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