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四章 不祥之人

第二十四章 不祥之人

  南宫飞燕见我茫然的样子,又说道:“对,就是你,可以回答一下吗?”

  “呃......”我心想这一节课我也没看你几眼好不好?鬼才知道你讲什么了,我靠,这么多人干嘛偏偏问我?

  我顿时语塞,眼睛正要四处乱瞄,想找个救星,忽然听耳中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中国历史文化的演变和发展......”

  我听的真切,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抬头回答道:“中国历史文化的演变和发展。”

  南宫飞燕笑着点了点头,却不经意地往我身边看了一眼,又问道:“那你再说说,我下节课要讲什么内容?”

  “这......”我这个郁闷啊,连这节课我都没听,你跟我提下节课?存心玩我啊!

  不过旁边又及时传来声音:“论秦始皇的功与过......”

  我暗暗苦笑,老老实实地重复了一遍,南宫飞燕再次点头,却深深吸了口气,对大家说:“我声明一下,以后我的课如果有不喜欢听的,可以不来,但是如果来了,就给我认真听,我要告诉你们,我的历史课,绝对和别人的不一样,是你们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认真听课的同学,一定不会后悔......”

  她说了这句话,脸上又露出了娇媚的笑容,望着课堂扫视了一圈,然后再次盯着我看了一眼,转身离去时,目光却不经意地瞥向了我身旁的黑裙女孩,随即走出教室,走廊里传来咯噔咯噔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这老师真是有点怪怪的,岁数不大,脾气还挺大,同学们也都愣了片刻,这才想起来下课了,纷纷收拾东西一窝蜂的冲出了教室,就好像,不愿在这多待似的。

  “谢谢你刚才提醒我。”

  我站在黑裙女孩的面前,笑着对她说。

  她脸上有些发红,没敢抬头看我,只是轻轻摇了下头,低低吐出一句:“没事的......”

  她躲避开我的目光,看着同学们都远去了,这才收拾了书包,匆匆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没有再跟我多说一句话。

  我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想,这真是奇怪的历史课,奇怪的人。

  我走出教学楼,阿龙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他把我拉到一旁,脸色不善地说:“兄弟,你疯了么,敢坐在她的身边,难道你不知道她是谁?”

  阿龙这话很是让人费解,我纳闷道:“她是谁?为什么不能坐在她的身边?”

  “她......我倒是忘了,你平时都不怎么上课,难怪你不认识她,我跟你说,离她太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个学校里谁都知道,就你这个笨蛋,傻乎乎的还坐在她旁边了,你是不是看她长的好看,起色心了你?”

  我骂道:“滚蛋,明明是我先坐在那的,是她坐在我旁边了好不好?听你的意思,莫非她是哪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离她太近的就会被收拾么?”

  阿龙敲了我一下:“说你笨你真笨啊,哪个黑社会老大穷疯了,把女儿送到这学校来?上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喂狼啊?”

  我笑了:“喂狼也是你们这些色狼,不过她既然没什么背景,那为什么大家都躲她远远的呢?”

  “这个......”阿龙似乎想说什么,又摇了摇头,“算了,回头我有机会跟你说,现在人多嘴杂的,说出来----好像我胆小似的。”

  我哈哈大笑,原来这家伙也有胆小的时候,不过我却也很好奇,那个女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让别人这么惧怕呢?

  “对了,你快跟我回宿舍,忘了个要紧的事,这可马虎不得,走走走......”

  阿龙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拉着我匆匆就往回跑,我不明所以,只得跟他一起回到宿舍,他拽着我一口气跑上三楼,进了屋,砰的一下关了门。

  我大为不解,疑惑道:“这是干嘛呀?”

  阿龙双手叉腰,不怀好意地看着我,上下打量,那眼神怪异得很,就像......

  “过来,离我近点。”他忽然对我勾了勾手指说。

  “你要干什么?跟你说,我可不是那种人啊......”我吓了一跳,难道这家伙还玩这个?

  我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他却随手从小胡子的床上找了条干净内裤,邪笑着奔着我就走了过来。

  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他这又是要干嘛?

  “我靠,你变态啊你,你拿他内裤干啥......”

  我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他摆手道:“别动别动,老子是要给你去去晦气,怕个毛,又不会强J了你。”

  “去去晦气?啥意思?”

  “别问了,你去把窗户打开,站在窗边别动。”

  “哦......”

  我更加疑惑了,好端端的,给我去什么晦气?

  不过我还是按照他说的,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他还告诉我:闭上眼睛,胳膊抬起来。

  好吧,我无奈地闭上眼睛,胳膊抬起来,随后他就不知用什么东西在我身上到处划拉起来,嘴里还叨叨咕咕的,也不知道念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忍着别扭,让他折腾,好半天他才完事,告诉我:“睁开眼睛吧,没事了。”

  我睁眼一看,正见他走到窗户边,然后顺手就把小胡子的内裤扔了出去,拍了拍手说:“得了,大功告成!”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你刚才这是干啥?咋还把小胡子内裤给扔了......”

  他得意地说:“我这是给你去晦气,告诉你,这是我们家祖传的,辟邪又去晦气,不过一般要用童男童女的,我琢磨着,小胡子这闷骚的家伙估计一定是童男,给你用了,他也不能穿了,那还不扔了干嘛?”

  我顿时无语:“龙哥,你们家祖宗太雷人了,这简直胡说八道,谁说的那玩意能辟邪去晦气啊?你这还不如找根柳条枝抽我一顿呢。”

  “柳条枝?好像听说过这个办法,哎你也懂这个啊?”他愣眉愣眼地说。

  我无奈地对他说:“你要真想帮我辟邪,可以用柳条枝,或者桃木枝,也不用真抽我,只要把门打开,在我身上扫一扫就可以了,或者压在身底下睡一觉。要是情况严重点的,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你可以在我床头床尾用鸡血贴上鸡毛,然后房间角落里和门口都撒上金刚砂,如果没有,也可以用盐和糯米,然后窗户大开,一晚上就没事了。你这可倒好,拿个内裤往我身上划拉,恶心不恶心啊?”

  他愣愣的看着我,挠着头说:“咦,可以啊,小天,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对这些玩意比我还熟,你说的这东西,我都没听说过。”

  我无所谓地摆摆手:“这都不是事,我也告诉你,我们家祖辈上也是干这个的,而且比你们家祖宗牛逼多了。”

  我真想告诉他,当年你们家祖宗要是见到我们家祖宗,指不定得跪下喊天师呢,那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好像突然来了兴趣,拉着我说:“哎哎,快坐下,给我讲讲,这里头还有啥事,像你这个情况的,应该怎么处理?”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说:“大哥,你总得告诉告诉我,我究竟是啥情况啊?不就是跟那个女的坐的近了点,怎么让你说的,就跟碰上扫把星了似的呢?”

  他一拍大腿,大声道:“没错啊,你说的太对了,那女的外号就叫扫把星啊!”

  “什么什么,你说清楚点,什么扫把星,有那么漂亮的扫把星吗?”

  “谁规定扫把星就不能漂亮了啊?我跟你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危险,尤其她这种......你不知道吧,她本该是大二的学生,比咱大一届,可是去年出了点事,休学了,所以今年才回来重读的,整个学校都知道,都躲着她,就你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跟缺心眼似的......”

  我问:“那你知道她去年出了什么事么?”

  阿龙忽然变得神秘起来,眼神游移不定,那表情就跟要给我讲鬼故事似的,然后压低声音在我耳边低低说:“她出人命了......”

  “啊?”我心中一动,“怎么,她杀人了?”

  阿龙给了我一巴掌:“你傻是不是?杀人了还能来上学么!告诉你,她的外号除了扫把星,还有一个乌鸦嘴,因为去年夏天,有两个女生,因为她的一句话,全死了......”

  阿龙的话音一落,不知怎么我顿时就觉得后背一凉,忙问:“那具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句话,就死了两个人?”

  阿龙却摇摇头说:“那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嘿嘿,我也是听人说的,咱们是新生,没人跟咱说太多,但是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你没看今天的人,全都躲着她么?这也是学校里的一个规矩,说是谁离她近,谁就倒霉,唉,我也纳闷,你说挺漂亮的一个妹子,咋会是这样的?据说,她在学校里就跟个幽灵似的,谁都不搭理她,而且自己住一个寝室,啧啧,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换个学校不就完了么?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阿龙的话,我句句都听得分明,不由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抬头往对面的女寝室看去,心中却想:这个女生,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祥之人?

  “对了,小天,你还没跟我说,通常还有什么辟邪啊去晦气啊,旺运啊,这些事情的方法?你要知道就告诉我呗。”

  我看着他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不禁笑了下,说:“你想旺运啊?很简单,人的运气和人品值是有关系的,如果你经常做善事,比如给贫困山区捐个款啊,扶老奶奶过马路啊,公交车给人让座啊,帮助同学打饭洗衣服啊,这些都可以积累你的人品值,增加你的好运势。”

  他认真地听着,频频点头,听到后面却听出不对,笑骂道:“你这小子耍我啊,帮同学打饭洗衣服,美的你,我看你就是个江湖骗子......”

  我哈哈大笑,没再多说什么。

  其实看着他无所谓的样子,我真的有点忍不住想告诉他,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禁忌笔记里面,写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