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五章 实验楼的灯光

第二十五章 实验楼的灯光

  自从知道了那个女生的事,我就总有些心神不宁,本想问问她叫什么名字,但阿龙也不知道,他说,没人愿意问起她的名字,除非,高年级的能知道吧。

  我心中愈发的疑惑,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人们连她的名字都不愿提起呢?

  这天晚自习后,小胡子回来的时候怒气冲冲,手里抓着他那条内裤,进门就冲阿龙嚷嚷:“你有病啊,扔我内裤干啥?”

  阿龙装傻:“咦,这个事你问我干啥,哪个扔你内裤啦?我吃饱了撑的啊?”

  小胡子气哼哼地说:“少装蒜,小天不可能干这事,别的寝的人也不可能跑咱们寝跟我过不去,你说除了你还有谁?”

  阿龙嘿嘿笑道:“你看错了吧,那玩意你都能认出来是自己的?就不兴是别人不要的啊,难道你还有记号?”

  小胡子叫道:“放屁,就是我的,我......我有记号!”

  阿龙拍着床板大笑:“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还记号,你这小处男居然还有记号,哈哈哈......”

  小胡子红了脸,却也忍不住笑了,怪叫一声冲上去,和阿龙打闹在一起。

  看着他们,我忽然觉得很无聊,一个吃饱了撑的扔人家内裤,一个为了条内裤居然还捡回来兴师问罪,这事儿有意思么?

  “你们玩吧,我出去走走。”

  我扔下一句话,伸手就拉开了门,阿龙在后面喊:“别走啊,一会咱们去门口的小饭馆喝点,我请客......”

  我没吭声,摔上门就走了出去。

  就知道喝酒,喝个屁酒,你们有大把时间浪费,我可没有。

  我出了宿舍楼,外面已经天黑了,抬头看,繁星点点,夜风习习,除了宿舍楼里还有灯光,还有校园小路上几点昏黄的路灯,往远处看,一片漆黑。

  我深深呼吸,沿着小路往前走去,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只是,想走走。

  这开学都两个多月了,天天像蹲监狱似的,看书写字,那禁忌笔记里的东西我都翻遍了,早就跃跃欲试,可一直也没遇到个能让我施展下的机会,生活简直是单调而又无聊。

  生命,对于我来说,每一天每一秒都是宝贵的,别人可以虚度光阴,以玩闹的心态混过这三年,我却是时刻都得睁大眼睛提醒自己:韩青天,你的生命时钟跟别人不一样,人家是24小时制,你他妈的是倒计时的。

  不过,直到今天,我这压抑的心情好像终于有了个可以宣泄的地方,打个比方说,一双手痒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好好的挠挠墙根了。

  没错,我指的就是今天的那个黑裙女孩,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是哪个系的,也不知道她究竟有些什么秘密,但是隐约间我已经觉得,这女孩的身上一定会有些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我要调查这件事情。

  但是,眼下的情况是暂时无处下手,我总不能找到她,随随便便开口就问去年死人的事儿吧?她能理我才怪,本来就被人叫做扫把星,我还去给人添堵,那才叫自找没趣了。

  又或者,我可以先尝试着和她认识,然后去慢慢的接近她?不过这个法子也有点难,因为学校里压根就没有愿意和她接触的,我要怎么去认识她,并和她接近呢?

  还有,如果我和她真的走的近了,会不会,我也成为大家眼里的异类,因而连我一起排斥?那样的话,我可就真的被孤立了,这么做值得么?

  走在校园里,我思索着这件事,不知不觉已经转悠了一圈,抬头看看,周围早已是一片漆黑,只有身后还有一盏路灯,矗立在黑暗中,就像一只半死不活的怪物,瞪着独眼,死死的盯着我。

  我居然走到实验楼这边来了。

  实验楼,这是我们学校一个很神秘的所在,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我们这些书法专业的基本都没来过。二是因为,这四层实验楼历来只开放下面两层,上面是完全封闭的。

  说到这个就郁闷,人家学美术的这里面有画室,学音乐的里面有声乐室,学动漫多媒体的有多媒体室,学艺术设计的也有设计室,唯独我们这十八铜人,连个脚丫子大点的室都没有。

  所以,我一直对这里很好奇,尤其是前些天我听阿龙说,这里还有人体模特,也就是裸模。当时,他一副悲天跄地的神情大呼:哎,可惜老子没那个艺术细胞,便宜了美术系的那些家伙们......

  这里我得交代下,阿龙这没品的家伙,能跑到艺术学院来,其实是来学声乐,唱歌的,我听过几次,摇滚范十足。

  他跟我们说过,等毕业了他也想去酒吧跑个场子,当个北漂啥的,混上几年,保不齐就出名了,成明星了。

  他曾经悄悄地告诉我,这是他从小的梦想。

  看看,原来一个外表如此猥琐和不羁的人,内心也同样有着耀眼的理想。

  借用一句话:一滩烂泥,也可以面对浩瀚的天空,站在最高处的石头,就是星辰!

  我微叹口气,也不知道,我最终会成为那耀眼的星辰,还是一颗陨石。

  看着这实验楼,我不禁又想起了小胡子,这家伙看着就一脸闷骚的样,倒是让他称心如意了,因为他就是美术系的。

  所以,这实验楼,他们俩都经常来上课,偏偏我没来过。

  站在实验楼下面,抬头往上面看,现在早已经过了晚自习的时间,但二楼的一个房间却还亮着灯,很是奇怪,而除了这个房间,整个楼里一片漆黑。

  这是谁啊这么好学,难道不知道实验楼晚上要锁门的吗,这是挑灯夜读,奋战通宵的节奏不成?

  还有,这实验楼的位置,其实很偏僻,孤零零的坐落在校园的西南角,和教学楼还有宿舍楼遥遥相对,实验楼的前面是一片空旷的广场,白天是我们的活动场所,篮球场什么的都在这里,后面的围墙外,就是一片荒郊野外了。

  记得刚刚开学的时候,外面是绿油油的庄稼地,不过现在秋收已经过了,满眼都是荒凉,我这学校就像孤悬海外的小岛一样,独个矗立在荒野,周围黑沉沉的,夜幕低垂,晚风轻拂,空气倒是很好,星星也看得清楚,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

  我摇了摇头,甩开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转身就准备回寝室,在外面转悠了半天,再不回去那哥俩也该着急了,阿龙常说:这荒郊野外的,说句不好听的话,真出点什么事,被人打死了扔荒地里,都不一定能找到。

  我刚走出几步,不远处忽然晃过一道手电光,紧接着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喊:“谁?大半夜的在这干啥?”

  我一下就听出来了,这是我们的校工老毕,五十多岁了,长的跟头黑熊似的,据说年轻时候就是个小流氓,现在更是个老混混,属于那种校长老大他老二的这么一个人物。他每天晚上都要负责守夜巡逻,甭问,肯定是拿我当坏蛋了。

  “毕姥爷,我书法的,晚上闷了,出来放放风,这不正要回去嘛。”

  这称呼是我们给他起的外号,他也乐意听我们这么叫,果然,我这么一说,他就嘿嘿笑了起来,手电光再次晃过,估计是确定了我的模样,这才说:“跟你们说多少次了啊,晚上没事就别出来瞎转悠,还走这么远,这实验楼有什么好溜达的,晚自习的都散了,我早都锁门了,快走吧快走吧......”

  他这一说,我却有点惊讶,愣了一下说:“你早都锁门了?不对吧,里面还有人啊。”

  “扯淡,我挨个屋看的,哪还有人,有人我能锁门么。”

  “可是,二楼还有灯亮着啊......”

  “灯?”老毕脸色忽然有点变了,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嚷嚷道:“哪他妈有灯,你吓唬老子是不是?”

  我也回过头,指着那里说:“你看,不就是那里......咦,那灯什么时候灭了?刚才明明还是亮的啊。”

  老毕脸上阴晴不定,黑着脸吼道:“小兔崽子,赶紧回去睡觉去,告诉你,这招不好使,毕姥爷我走南闯北,见过的鬼比你见的人还多,我会怕这?”

  呃,看来他是误会了,以为我是耍坏,故意说上面亮灯吓唬他,可是,刚才那上面明明就是亮灯的啊。

  嗯?我忽然脸上一喜,莫非有鬼?

  我冲老毕呲了呲牙,一低头,远远的跑了。

  “娘的,现在这些兔崽子们,比我那时候还坏......不过,挺好玩的,哈哈......”

  老毕的声音在身后爽朗的传来,我跑了几十米,回头看,那手电光已经远去了。

  看来这倒是个老小孩,我也忍不住低笑了下,却很快就板起脸,紧张地往周围看了看,没人。

  好,这回我倒要看看,实验楼里那个究竟是人是鬼,或者,是妖怪。

  转过身,我又一溜烟的溜回了实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