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七章 又见邪术

第二十七章 又见邪术

  这真是忙中出错,早知道就从二楼一路杀出去了,大不了把衣服脱下来蒙着脸,凭我的身手......呃,算了,估计也干不过女寝大妈。

  干脆,我上顶楼吧!

  四楼天窗下面有个梯子,上面就是顶楼,此时此刻我是超常发挥,两步就窜了上去,然后随手把那梯子也拽了上去,看着下面嘿嘿笑了起来。

  这三米多高,没有梯子我看你们怎么上来。

  “啪!”

  我关上了顶楼的盖子,站起身,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这回暂时是安全了。

  这顶楼倒是挺宽敞的,放眼望去,四周尽收眼底,初秋的凉风吹过,刚才出的一身冷汗顿时冰凉,我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再次看了看周围,心里却犯了嘀咕。

  这他奶奶的 ,算是自寻死路吧?暂时我倒是安全了,可待会怎么办呀?很快她们就得报告学校保卫处,到时候一群人把楼包围了,我就是插翅也飞不出去,尤其现在身处顶楼平台,就算没人抓我,我怎么下去?从正常的路走已经不可能了,除非,跳下去!

  但是,摔死咋办?

  那样的话,明天的新闻可就有料了。

  “我市某所大专院校大一男生韩某,因夜入女寝室偷窥被发现,走投无路,从四楼平台坠下身亡,具体情况正在调查之中,据警方透露,初步判定该坠楼者为自杀......”

  我使劲晃了晃头,不行,这种情况绝不能发生,我得赶紧找个地方下去,然后溜回宿舍,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悲催的,又一次出师不利,还没碰到鬼影子呢,就被人当成流氓了,而且还损失了一张符,那个女生也是,早不出来晚不出来,你说你披头散发的配合我干啥玩意!

  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开始在这顶楼四处走了起来,寻找可以下去的方法。

  不过,这下去的方法想来想去也应该只有两个,一个是爬下去,一个是跳下去,这两种方法,从前楼已经不可能了,唯一的途径就是楼后,相信这么一会的功夫,保卫处的人还没来,也不会有人把楼包围,嗯,去楼后看看。

  我确认了一下方向,然后快步走到楼后的位置,低头往下看,尼玛,有点眼晕,黑咕隆咚的,一道两米多高的围墙外,就是一望无垠的荒地。

  呃,有点太高了,从二楼跳下去我是一点都不打怵,跟吃饭走路似的,三楼前些天想试试,结果被小胡子拦住了,也没跳成,这回,直接提高到四楼了,我犹豫地挠了挠头,这要摔死可咋办?就是不死,胳膊腿断了也不行啊......

  沿着楼顶走了一个来回,我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你说这楼咋盖的呢,四外圈都那么高,真气人!

  我正在纠结,忽然不知从哪钻出了一丝古怪的气味,趁着夜风,飘进了鼻子里。

  我抽了抽鼻子,这是什么味道?

  淡淡的腥气,和灼烧物体的烟气混合在一起,让人有点想呕吐的感觉,好像,记忆中似乎有些熟悉......

  我忽然想了起来,这怪异的气味,好像在小的时候曾经闻到过,而且......对了,马九,那个炼骨师!

  没错,这气味,正是骨头燃烧后的气味,是骨灰的气味!

  我顿时大为惊诧,这里可是女生宿舍的楼顶,怎么会有骨灰的气味?

  几乎是第一时间,我就想起了刚才那个跑掉的女鬼,莫非,是她?

  循着那气味的方向,我蹑手蹑脚的走去,这楼顶不像那些城里的住宅楼,上面都是乱七八糟的垃圾杂物,相反这里很是干净,没什么东西,看上去一马平川的。

  但是在楼顶西侧的一个角落里,我很快发现了异常。

  楼顶地面上,有一小撮灰白色的粉末状物体,围成了一个小型的圆圈,中间放着一个女生的发饰,仔细一看,还是哈喽kitty的。

  奇怪的是,这楼顶的夜风还是比较大的,本就是秋季,而且这里四处旷野没有遮蔽的建筑物,按理说,这像灰一样的东西早该被吹散了,可事实却是,这些骨灰状的粉末,没有半点散乱,就好像牢牢的固定在地上一样。

  我不禁奇怪,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如果这些真的是骨灰,而且中间围了一个别人的贴身饰物,按照禁忌笔记里面记载的,这应该是一种古老而又邪恶的诅咒之术。

  难道我们的学校里,居然还有会这种邪术的人?这个人又为什么要害人呢,这个发饰,又会是谁的呢?

  我往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别的动静,只是楼下面开始有嘈杂的声音,估计应该是那个管理员大妈带头去告状了,等一会就要有人来抓我了。

  我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先不要跑,这个楼顶平时没什么人上来,如果我就这么走了,那这个害人的邪术就不会有人发现,而且我的机会应该也只有这一次,错过了,下次我不可能还有机会跑到女寝楼顶上来。

  打定了主意,我起身在地面上找到了一个上了锈的铁片,铁为金,属利器,刚好是破这种邪术的工具之一,虽然上了锈,倒也不要紧。

  我用这块铁片,小心的把那围成圆圈的骨灰粉末拨开一道口子,正对着那发饰最近的位置,然后在半米远开外的地方,集中精神和意念,伸出手指,在地上写了一个古体的“引”字。

  这个字其实是我临时想出来的,之前从来都没写过,也并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效,不过在我写完了之后,就见那个字发出了淡淡的红光,虽然只一闪就消失了,但我知道这就说明已经开始生效了。

  这种邪术,其实应该属于古时厌胜术的一种,但明显带着报复的意思。

  女生的指甲头发,和贴身的衣物、饰物,都是不可以随便给人和丢弃的,如果被有心人拿去,再知道了这女生的生辰八字,那么就可以以此来施展邪术,封住那女生的元神甚至魂魄,厉害的甚至可以控制别人的身体和思想。

  在我看来,眼前这骨灰的主人,生前必定和那个发饰的主人有生死之仇,所以那施术之人才会用这种方法,让那骨灰的鬼魂念力不断施加在发饰主人的身上,我敢肯定,这发饰的主人最近必定是噩梦缠身,神魂不宁,日日夜夜几乎都能恍惚看到冤鬼索命。

  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引字诀再次发出红光,随即,那个发饰居然朝着缺口的方向,奔着那个引字诀,缓缓的在动!

  我不由再次惊讶了,本以为这引字诀如果能把附在发饰上的那个受害者的一缕魂魄引出来,让她不再受到痛苦,魂魄自然就会慢慢自动回到她的身上,但我却没想到,这引字诀竟然把那发饰都给引了出来。

  我勒个去,这效果比磁铁还管用啊?

  也就是不到一分钟的功夫,那发饰就从骨灰的圈子里出来了,我伸手一把抓住,心中一喜,成功了!

  身边忽然掠过一阵寒风,地面上的骨灰被风拂动,终于被缓缓吹散,飘飘扬扬的消失在夜空之中。

  我有点微微愣神,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这看似很邪门的玩意,就这么轻易被我破掉了?

  “哼......”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冷哼,我心中一惊,猛然回头看去,就见在我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站了一个黑影。

  依稀,正是刚才在女寝楼里面跑掉的女鬼!

  “你是谁?”我压低声音脱口问道。

  这女鬼却不说话,黑暗中,她头发披散,遮住了面目,我无法看清,连续问了三遍,她终于缓缓抬起了头,幽怨的声音在夜空中飘起:“你为何要救那个人,她是恶鬼,是邪魔,是不祥之人,她害死了我,你却救了她,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她说了一连串的“我恨你”,语调悲切而又满含怨气,我只觉嗓子有点发干,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开口说:“你到底是......”

  我本想对她说,到底有什么冤屈,可以跟我讲一讲,如果真的是屈死之人,我可以帮助她,但这种害人的行为是不对的。

  没想到我刚刚开口,这女鬼赫然抬起了头,缓缓用手分开了头发,对着我,仰起了脸......

  我的心脏骤然间就像刺入了一把尖刀,几乎就要停顿了,就见这女鬼的脸庞上,竟然白惨惨一片,没有五官!

  就像,一张白纸!

  我惊呼一声,那女鬼却桀桀怪笑起来,随即猛然飘起身形,向我扑了过来。

  慌乱中,我急忙掏出驱字诀,正要往她的身上拍去,但却比她的动作慢了一分,这女鬼扑到我的身上,一把抱住我的身体,我顿时站立不稳,踉跄后退。

  那恐怖的面孔近在咫尺,这一瞬间,我的大脑里几乎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怎么应对,忽然脚下一空,身子猛的向后仰去......

  我靠,我从四楼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