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八章 一呀么一板砖

第二十八章 一呀么一板砖

  我顿时就无语了,纠结了半天怎么从四楼下去,没想最后还是跳下去的!

  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和女鬼抱在一起掉下去的......

  身在半空,顿时失衡,我只觉耳畔生风,身子急坠而下,一颗心也随着沉了下去,难道老子出师未捷......这就要光荣?

  要说,这也就是我,从小从树上不知道掉下来多少次,早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当下我是临危不乱,瞄准了身旁的排水管,猛的伸手就去抓......

  悲了个催的,距离太远,没抓住......

  风声继续在耳边呼啸,身子继续下坠,女鬼狰狞的大白脸还在眼前,我有心想狂喊乱叫发泄心中的恐慌,张开嘴却被风灌了一大口,忍不住一阵咳嗽,心中缓缓飘起五个大字......

  “吾命休矣啊!”

  无奈了,我不是叶孤城,不会天外飞仙,也不是楚留香,没有踏月留香的本事,我顶多只能从二楼跳下去屁事没有,或许三楼也行,但现在,我是大头朝下栽下去的,我知道,这回要嗝屁了。

  我闭上了眼睛,实在不愿去看这女鬼的大白脸,你说你哪怕长的好看点,我跟你死在一起也算值得了,这可倒好,去了头发就是一鸭蛋。

  千般念头一闪而过,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是必死无疑的时候,忽然耳边听到了嗤的一声轻响,随即......那下坠的力道好像被什么东西阻挡了......

  我睁开眼,却见自己不知怎么被挂在了半空,那女鬼也已经不见了,急忙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被三楼阳台伸展出来的晾衣杆挂住了裤子......

  大难不死,居然没摔下去!

  而那个女鬼却一路下坠,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掉了下去,就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飘飘荡荡......

  这丫的,姿势还挺美,可是我怎么办?

  我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由一阵头大,这晾衣杆是固定在阳台上面的,我落下时,也不知怎么回事,裤腰带刚好挂在晾衣杆上,而且我这体型一向很标准,从初中到现在就没超过110斤,属于比较瘦的类型,所以,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被挂在了半空。

  我满头都是冷汗,凉风一吹,浑身寒意透骨,尼玛,这暂时倒是没事了,但是我怎么下去?

  我正思考着这个问题,忽然耳边又是咯吱一声,随即那晾衣杆就是一阵摇晃,我心中一沉,明白了,这裤腰带用了好几年,早已经是濒临灭绝的物种,此时已经根本挂不住我的重量,快要断了!

  这下糟了,我就像一个悬崖下边被树枝挂住的倒霉蛋,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会弄断树枝,呃,裤腰带,但我要是不动,估计也坚持不了多大一会,难道老天是故意玩我么,看在我没干过什么坏事的份上,让我多活一会?

  不行,我得想个法子。

  现在我是斜着挂在这晾衣杆上的,要是能抓住窗台,旁边不远就是排水管,我对自己手臂的劲还是比较有信心,引体向上我能一口气来上几十个,想必从这排水管爬下去,也不难吧,而且到了二楼我就可以跳了,前面说过,跳二楼我就跟吃饭一样。

  我心里合计着,轻轻试探着运用腰力,想把身子挺起来,然后伸手抓住晾衣杆或者窗台,那样我就成功了一多半了。

  不过这真是个痛苦的煎熬,我很快就发现,只要我使一分力,裤腰带上面传来的声音就会响一下,我知道,这玩意不但挂住了腰带,还顺带插进了裤管里,这要是一个不小心,今天别说裤腰带,连裤子都保不住。

  妈的,连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惦记裤子干个屁?

  我暗骂了自己一句,继续努力做着向上的姿势,同时,伸出了右手,艰难的努力往上面抓去,期待着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功夫不负苦心人啊,我加着十二万分的小心,终于在裤子被撕裂之前,一把抓住了固定在窗台上的晾衣杆!接下来,只要另一个手也抓上去,基本我就脱险了。

  不过,我却突然发现,我的左手还抓着那个发饰,不由微微愣了下,现在情况紧急,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把这玩意扔了吧。

  这念头刚刚闪过,还没等我开始行动,只听一声轻响,窗台上面的窗户,被人推开了......

  一张清秀的面孔突然出现在窗台,竟然是她,那个历史课上的黑裙女孩!

  太好了,有人出现了,那就可以救我了,何况我们还有一面之缘,她应该还记得我,我......

  我刚露出一丝欣喜,却见这女孩只往下张望了一眼,也不知有没有看清是我,忽然,高高举起了右手,下一刻,只见一块板砖赫然出现在她的手中......

  我顿时目瞪口呆,就见她毫不犹豫,手起砖落,狠狠往我的手上砸来!

  我的个妈呀......她咋比那个女鬼还狠啊......

  我吓坏了,这一下被砸中,我是妥妥的死定了。我拼命的挥动着左手,冲她喊:“别动手,是我啊,我是好人......”

  她望着我的左手,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和惊讶,但已经什么都晚了,从她挥手落砖,再到我的手,这个距离也就几十公分,甚至我的话还没喊完,我就觉得手上一阵剧痛,再也抓不住,一松手,身体后仰,那微妙的平衡顿时被打破,只听咯吱、嗤啦,一阵可怕的声音后,可怜的裤腰带终于断了,裤子估计也破了,我双手一撒,恢复了刚才从四楼坠落的姿势,又掉下去了......

  历史果然是惊人的相似,莫非是老天听到了我刚才的呼唤,特意在我死前,给我个美女看上两眼?

  可是,这美女却一板砖把我砸落尘埃,我昏沉沉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等警察破案的时候,我这究竟是算自杀,还是他杀呢?

  什么都来不及想了,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晾衣杆拦住了,也没什么奇迹发生,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同时后背也结结实实地跟大地来了个亲吻,一阵疼痛传来,我暗呼一声,完了,骨头估计是断了,等死吧......

  我不甘心地睁大了眼睛,想要再看清这个世界,却见三楼窗台上,那个女孩还在那里,正愣愣的看着我,似乎傻了一样。

  嗯,看吧,看一眼少一眼了,能在死前和美女这么两两相望,貌似也是不错的待遇了......

  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不对劲,怎么......不是很疼?

  坏了,应该是麻木了,我听说过,人要是还知道疼,那就没什么事,要是不知道疼了,那多半就是离死不远了。

  唉,我暗叹口气,双手握拳,用力捶地,暗想天道竟然如此不公,想我翩翩少年,心怀济世心,身负家族恨,空有凌云志,怎奈早折翅......

  咦,我哪来的力气捶地?我忽然愣了,忙举起手来,试着动了下,没事!再动了动腿,没事!我心中一喜,一骨碌翻身坐起,我勒个去,没事!

  这是咋个情况?我伸手在地上摸了摸,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沙堆。

  老天开眼啊......

  我差点欢呼起来,忙站起身,身上却还是摔的挺疼,但是动动胳膊腿,晃晃脖子,松了口气,看来只是皮肉受点苦,骨头没事。

  不过我这往起一站,却觉得裤子顿时松了,一股凉风飕飕的钻了进去,低头拉住裤子一看,果然,腰带断了,裤子也破了。

  抓个鬼居然抓出这般光景来,我苦笑不已,抬头再看,却见那女孩还在那里看着我,见我没事,隐约间好像对我笑了下,忽然伸手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她自己,就转身跑回宿舍了。

  这是啥意思?难不成她发现是我,心里过意不去,要跟我......搞对象?

  不行不行,我可没那个心思,对不起了小美女,牛仔很忙的,我还得去拯救世界......

  那个发饰还抓在手里,我顺手塞进裤袋,刚提拉着裤子往前跑了两步,忽然就见沙堆下面的地上有个什么东西,发着白光。

  我走到近前,低头一看,顿时是倒吸一口凉气。

  地面上,居然是一个纸人,就是那种剪出来的纸人,身上画着几道符,额头上画了几条黑线,当做是头发,只是,没有脸。

  我心中掠过一丝不安,难道,这个东西,就是刚才那个女鬼?

  如此看来,那施邪术的人,果然不简单。

  我没有去碰那纸人,点着打火机,一把火烧掉了,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然后,我就听见了前楼传来的喧闹声。

  不好,那些人抓流氓来了,我得赶紧溜。

  我抓起裤子,猫着腰,顺着后楼往宿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