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二十九章 抓流氓

第二十九章 抓流氓

  万幸啊,楼后面是一片漆黑,我借着夜色的掩映,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了男寝楼的厕所后窗户处。

  这时候男寝应该也锁门了,从正门进去一是不可能,二是立刻就会被人发现,不过我们这些男生又怎么会被锁门的问题难住呢?

  男寝一楼厕所后窗户的栏杆,早就被掰弯了两根,体型适中,身手灵活者,均可出入,适用于搞对象,泡网吧,喝小酒等等一系列有晚归习惯的人。

  当然,这网吧并不是学校里那个名为电子阅览室的破地方,实际上那里到了晚上九点就关门了,我们所说的网吧,是指十里地之外,接近市区的地方才有,每次去都要搭过路的载客面包车,五块钱一位,来回就十块,真贵。

  那个小饭馆倒是就在我们学校大门外,据说也是某个关系户开的,牌子上写着营业时间到十点截止,实际上,只要有学生在,开到后半夜都没人管。

  反正,这学校就是这么马马虎虎,睁一眼闭一眼。

  跑题了,我回到男寝楼后,跳上窗台,侧身从栏杆处钻了进去,厕所里静悄悄的,还好,没有人。

  只是外面喧闹声越来越大,一伙人显然在女宿舍没发现流氓,已经冲着男宿舍跑过来了。

  抓紧时间,我抓着裤子,蹑手蹑脚,颠颠的就往楼上跑,这可万万不能被人发现,否则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这大半夜偷偷摸摸从外面跑回来,裤子也破了,腰带也断了,又赶在这么个抓流氓的节骨眼上,我说我不是流氓,我他妈自己都不信。

  这个时候,像是为了响应外面的喧闹,男宿舍也已经开始有动静了,灯光接二连三的亮起,我就跟做贼了似的,心惊肉跳的几步就窜上了三楼,我敢发誓,从小到大我都没这么超常发挥过。

  幸好我动作迅速,没被人发现我,而且我们宿舍离楼梯近,我两三步冲进走廊,猛的拉开门就钻了进去,后背往门上重重一靠,顿时松了口气,我的个妈,太刺激了......

  总算是安全了,不过阿龙和小胡子却都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就像看着个越狱犯似的。

  “嘘......”我冲他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反手把门锁上,赶忙走到床边开始换衣服。学校保卫处的估计很快就得来检查,就我现在这身行头,那就是妥妥的第一嫌疑人。

  “我说,小天,你不会是外面嚷嚷的那个......”小胡子呆呆地看着我说。

  “你他妈给我闭嘴!”阿龙拍了小胡子一巴掌,紧张地对我说:“兄弟,没事,不用怕,你这都不算啥事,我高中时候趴女澡堂子让人追的满大街跑,我不也好好的?都是男爷们,理解,我理解,快,小胡子,给小天找裤子......”

  我哭笑不得地边脱衣服边说:“错了错了,我不是那个流氓,我......我......”

  我不知该怎么说了,这怎么解释呀?说我不是那个钻进女宿舍的流氓,那我是为啥这个节骨眼慌慌张张跑回来,还弄的这么狼狈?

  还好,从小故事听多了,我眼珠一转,随手接过小胡子递过来的裤子,瞎话就已经编好了......

  “哥俩,千万别嚷嚷,我跟你们说实话,我刚才是抓流氓去了......”

  我跟他们俩说,刚才我有点心情不好,就在外面多转悠了一会,正打算回来的时候,就见女宿舍楼里一片闹嚷,随即从三楼跳下个黑影,我立即就跟了过去,那人翻身跳出了围墙,我给拽了下来,一番搏斗后,那人劲大,跟我拼了命,最后没抓住,衣服也扯坏了,那人还是跳墙跑了。

  然后保卫处的人就都来了,我一看,这人也跑了,就剩我自己,万一解释不清可咋办?干脆,跑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么的,我就悄悄的溜了回来,结果就是流氓没抓住,还搭了条裤子......

  我这故事编的是天衣无缝,本来四外就都是荒野,谁也不知道我嘴里说的人会是从哪个村子里跑过来的,再说我平时的表现也很难让人觉得我像流氓,于是,他们俩就信了。

  其实,细心人还是能听出漏洞,我抓流氓,怎么把自己裤子扯坏了?按理说,应该是我扯那个流氓的裤子才对啊,不过只要他们俩信了,那就没问题了,我告诉他们俩一定要保密,俩人连连点头,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崇拜。

  说话的这功夫,我就把衣服换完了,三个人挤眉弄眼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起跑出去看热闹。

  随后,保卫处的人就来了,不过也没怎么样,象征性的在楼上楼下转悠了几圈,挨个屋看了看,倒也没说什么。

  毕竟这件事也没女生怎么着,顶多就是一个女生从厕所出来莫名其妙被人拍了一巴掌,也没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最后就是喊了几嗓子,让我们半夜早点回寝,没事别出去鬼混,也就收工走人了。

  这件事,最后唯一的影响就是,男寝一楼厕所的后窗栏杆,第二天就被修好了......

  不过,校工老毕当时混在人群里,却偷偷摸摸的对我挤眉弄眼,想笑又忍着笑,就好像看破了什么似的。

  我也挺无奈,但是心里也不由觉得,这毕姥爷倒是挺可爱的,也挺仗义。想必当年他也干过半夜钻女寝这等猥琐的事吧?那看着我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英雄相惜的感觉?

  其实这都无所谓,我真正惦记的是,那施展邪术的究竟是谁,受害人又是谁呢?

  目前为止,我大约能分析出来的,也只有一点,那就是这个施术的和受害人一定都是女生楼里的,因为别人不可能跑到女寝楼顶去施法,而那个发饰,更是无需多说什么了。

  还有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孩,我一想起她昨天挥起板砖时候的决绝,就感到不寒而栗,我心里暗暗奇怪,她一个女孩子家,大半夜忽然看到有人趴窗台,不但没有失声喊叫,反倒表现得冷静无比,杀伐果断,这貌似不应该啊。

  呃,对了,她一个女生寝室里,干嘛备着块板砖?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感到浑身都疼,一检查身上才发现,昨天从楼上掉下来,这胳膊腿和后背擦破了好多地方,到处都隐隐作痛,也不知有没有受什么内伤。

  估计是昨天连紧张带惊吓,都忘了从楼上掉下来这事,睡了一觉起来,所有的伤就都开始发作了。

  幸好老张住院了,满学校就这一个专业老师,他不在,我们就都自由了,要不然我要是这样去上课,肯定得让人怀疑。

  本来今天不打算出去了,免得被人问,不过我独自在寝室趴到下午一点多,实在是饿的受不住了,于是套上衣服去食堂吃饭,我想着,这个时间食堂基本没什么人了,我也能落得清静。

  我一瘸一拐的到了食堂,果然一个人都没有,我要了一份西红柿炒蛋盖浇饭,外加俩馒头,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吃了起来。

  很多人都曾吐槽过大学的食堂,不过我得说下,我们学校食堂做的东西,还真算是可以,当然,大约也可能是由于门外另有一家小饭馆的原因,有竞争,就有进步,要不然的话,我估计也就那么回事。

  就像这西红柿炒蛋,份量给的足,味道也不错,还有免费的汤和咸菜,就是米饭有点凉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照样吃的我是狼吞虎咽。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随即有人走了进来,就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对食堂的阿姨说:“麻烦你,一份炒饭......”

  这声音轻轻柔柔的,还带着些许怯意,不过却有些耳熟,我抬头一看,咦,居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