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章 辛雅

第三十章 辛雅

  这人,正是昨天那位一板砖把我拍下来的黑裙女孩。

  她乍见到我,也不由一愣,见我正一脸纠结的看着她,随即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还有些慌乱。

  我倒不是小心眼,她昨天对我痛下板砖,那也是情有可原的,谁让我大半夜的趴人家窗户,外面又嚷嚷抓色狼,她自然就毫不客气了。

  说起来,这也正是一个接近她的好机会!

  “你也才吃午饭呀?”我笑眯眯地问道,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色狼。

  她眼神闪烁了下,点点头说:“我......我一般都是这个时间来的。”

  我不由奇怪:“那是......”

  话未说完,我就恍然明白了,她这个时间来吃饭,因为这时候人最少!

  可怜的女子,连吃饭都要躲着人,可她这样又是何必呢,与其成为众人眼中的异类,被大家所排斥,干嘛还要在这里忍耐?

  “过来一起吃吧。”看她的炒饭做好了,我招呼她说,却看到食堂里的几个师傅阿姨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完了......

  她下意识似的摇了摇头,却又犹豫了下,抬头看看我,还是坐了过来,却离我一米开外,低头默默吃起饭来。

  说实在的,这女孩好看是挺好看,但是这股子阴郁的气场,真是让人有点不舒服,这也就是我,要换个正常人,打死都不跟她接近,她根本就不正常嘛。

  好吧,其实我也不大正常,于是我嘴里含着饭,没话找话说:“下午没课呀?”

  “哦。”

  “其实我也喜欢清静,这个时候来吃饭最好了。”

  “哦。”

  “啊,真是巧啊,从昨天上午到现在,我好像都看见你三次了吧?”

  “哦。”

  “我下午也没课,要不一起去看个电影啥的?”

  天可怜见,我绝对不是想泡她,说看电影的时候我脸都红了,心里怦怦直跳,甚至那声音低的,我都不敢保证她听没听见。

  可谁知,我都反应这么强烈了,她却跟没事似的,只是默默摇了摇头,轻轻吐出一个字:“哦。”

  我要崩溃了,大姐,你是QQ吗?能不能不给我整自动回复啊!

  再说了,你这“哦”是同意啊,还是不同意啊,还是仅仅表示你知道了?

  我把嘴里最后一口饭咽了下去,干脆对她说:“我说你能不能说两个字以上的词?你是哪个系的?”

  她犹豫了下才说:“舞蹈。”

  得,这回是俩字了,我想了想,又笑着说:“对了,我叫韩青天,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还是没抬头,低低说了两个字:“辛雅。”

  呃,她这名字也是俩字的......好吧,好歹我是知道她叫什么了。

  我又用尽量温柔的语气对她说:“那下午没事去逛街好不好?我是说真的,哪怕随便走一走,看看风景。其实总一个人不能总闷着,心里有事,就是要说出来才会好过一些,人生嘛就是要开心......”

  其实我这么说话,是冒着一定风险的,因为毕竟我是刚刚认识她,根本还没有过什么交流。对面坐着的如果是个彪悍一点的女生,当场就得骂我神经病,如果是个很内向又腼腆的女生,可能会直接掉眼泪珠子,这两种情况说实话我都会挠头。

  但我没想到的是,她听我说完,抬起头奇怪地表情看着我,忽然说:“你昨天晚上......”

  她没说完,不过我一下就明白了,她一定是想说,你昨天晚上爬我们女寝窗户的事还没问你,还好意思跟我谈人生?

  好吧,我得解释解释了。

  “呃,其实昨天晚上,我是......我是......”

  我端起那碗汤一饮而尽,顺便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跟阿龙他们编的故事,然后正准备把这故事再跟她复述一遍,她却忽然又低声对我说:“昨天你手里抓着的东西,能给我看看么?”

  我愣住了,手里抓的东西?她说的是那个发饰?

  我从口袋里拿出来那个哈喽kitty发饰,放在桌子上,疑惑的看着她。

  “你说的是这个?”

  她看着那发饰,脸上露出很古怪的表情:“这个,你在哪找到的?”

  “在......你得先告诉我,你是不是见过这个东西?”我盯着她问道。

  她微微点头,叹了口气说:“是的,这个东西,其实就是我的,已经丢了快一个月。”

  我心中猛然就是一惊,什么,这个被人用来施邪术的东西,竟然是她的?

  “你......”我本想问她个究竟,但一抬头,却见食堂里面不知何时又来了两个男生,而且还有几个休息的食堂师傅,正坐在不远处,一边聊着天,一边眼神怪异的打量着我们。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你跟我来,我有重要的话跟你说。”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蹭的站起身,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扭头就往外面跑去。

  “哎......”她低呼一声,挣扎了下,却没有挣脱,只得跟我一起跑了出去,只剩下身后那还没吃几口的炒饭,和食堂里的几双怪异眼神。

  我拉着她一口气跑到了女寝楼的后面,昨天我摔下来的那个地方。

  “好了,现在无论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说了,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我用无比真诚的目光看着她,然后又加了一句:“我真的不是坏人。”

  她被我严肃的样子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眼神四处看了看,似乎要跑的样子,但犹豫了一会,还是安静了下来,对我说:“能把那个东西还给我么?”

  我毫不犹豫地递给了她,紧盯着她的眼睛,她接了过去,眼神很复杂,却抬头说:“谢谢你。”

  然后,她居然转身就想走,我忙拦住了她,追问道:“难道你什么都不想跟我说吗?如果我没猜错,你这一个月,是不是噩梦缠身,神魂不宁,总是梦到恶鬼索命?”

  她紧咬着嘴唇,使劲摇头:“没有,我很好......”

  很好?鬼才信!

  我也不客气了,事关重大,我干脆来个单刀直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最近一定有冤魂找你索命,因为去年的时候学校里有两个女生因你而死!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件事千真万确,人人皆知,昨天晚上,有人用你的发饰施邪术,想要咒你,是我帮你破解掉,抢回了发饰,如果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非要遮遮掩掩,那我只能告诉你,找你索命的人还会再次下手,她恨你入骨,不死不休......”

  “够了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她步步后退,惊恐地看着我,捂住了耳朵,就像一只突然受了惊吓的小兔子,倒退几步之后,不顾一切地转身就跑,远远的逃离了。

  我追了两步,就停了下来,看着她踉跄的背影,叹了口气,有点后悔。刚才好像不应该说的那么直接,以至于把她吓跑了,但是她这性格,要是不逼她的话,她又什么都不肯说,结果逼她,还吓跑了。

  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说不定,总有一天她还会来找我的。

  “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就来找我,你一定要记住!”

  我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两遍,虽然她没回头,但我知道她一定能听得见,并且,一定能记得住。

  摇了摇头,我转过身也准备回去了,不料刚一转身,就见身后不远处竟然站着一个人。

  南宫飞燕!

  她还是昨天那一身装束,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那像是会说话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异样的神采。

  刚才我们说的话,她应该不会听见吧?我心头忐忑。

  我本想转身走开,她却忽然笑了下,对我说:“对女孩子不可以这么暴力的,一定要温柔,看,把她吓跑了吧?”

  “这个......我回头看了看那女孩消失的方向,苦笑了下,心里却想,难道她刚才真的没有听见?

  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跟她对话,也不知为什么,一见到她,我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心跳加快,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就好像,多看一眼,我的魂儿都要飞走一样。

  还好,她盯着我看了片刻,就收回了目光,转身要走,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说:“对了,下周一你们有我的课,还记得我说过要讲什么吗?”

  “论秦始皇的功与过......”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记得就好,嗯,不要迟到哦。”

  她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开了,竟丝毫没问我们刚才在谈什么,我不由松了口气,看来,她应该是并没有听见吧。

  嗯,对了,她是新来的老师,对那个叫辛雅的女孩一定还不了解,否则的话,刚才她看我的眼神恐怕就不会那么自然了。

  这一切,就这么过去了,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校园里依然一片平静,并没有因为昨天的流氓事件而改变什么,顶多,也就是大家扯皮时候的一个话题而已,我也乐于参与其中,反正没人知道,他们口中的“流氓”其实就是我。

  唯一有变化的,大约就是那个女孩了,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并没看到她,也没有通过别人去打听什么,该来的早晚要来,我就不信,下一次当她出现状况的时候,她会不来找我。

  不过我有点遗憾的是,那个发饰被她拿回去了,不然的话,我还可以试着从禁忌笔记上面找找方法,看看能否通过这个线索,找出那个幕后的施术之人,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也无从查起。

  但糟糕的是,那天我在食堂拉着她跑开的一幕,还是小范围的被一些人知道了,再加上那天历史课,我和她坐的很近,这就成了证据之一,整天闲的难受的男同学女同学们,这就算是有了新的话题,整天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还有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来找到我,告诉我别昏了头,自己找麻烦,但我每次想借此问个究竟的时候,他们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就纳闷了,既然都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那一个个的装什么神秘,人云亦云的,凑什么热闹?

  两天下来,我就有点顶不住了,虽然我的性子也比较冷,但我可做不到心如止水,此时,我才有点理解了那个女孩的心情,那种被人在身后指指点点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不过学校里就是这么回事,你要是越在意,越想解释的事情,那就越是一团糟,我懒的跟所有人辩解,也没再跟辛雅见面,又过了两天,这谣言竟然就慢慢的消失了。几个同学说我这是浪子回头,认清敌我,弃暗投明。

  阿龙还在我睡着的时候,不知从哪找来了鸡毛和鸡血,贴的我满床都是,连脸上都被粘了好几根,我醒了质问他,他却说这是我教他的方法,辟邪的。

  我哭笑不得,这些人真是没事找事,一群三八。

  转眼间,就到了下周一,我记得,今天有两个事要去做。

  一是看老张,他是昨天做的手术,我们约好今天下午一起去医院。

  二是,那个南宫老师的历史课,我突然很想去听听,看她到底能讲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