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二章 你们家闹鬼不?

第三十二章 你们家闹鬼不?

  这堂历史“风水”课就算是结束了,下一堂课,那又要等几天了。然而我的心中却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似乎,这位南宫老师,也有些与众不同呢。

  她身后突然出现的影子,虽然极淡,我完全看不清那是什么,不过我知道,那影子的出现,应该就是她转身匆匆离去的原因。

  这学校表面风平浪静,暗地里却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我不禁有些兴奋了,短短数天里面,就发生了两件怪异的事情,看来,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心中虽然有疑惑未解,不过我也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暂时放下了,因为这天下午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看望老张老师,这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我们书法系的十八个人,本想全部都去,但又怕打扰老师休息,最后决定派了几个代表,去医院看望老张老师,其中就有我一个。

  老张得的是小肠疝气,说白了,就是肠子从腹腔里掉出来了。这个病挺讨厌的,虽然不是特别严重的重病,给病人带来的烦恼也不少,手术后还有许多的注意事项,不能生气,不能剧烈运动,连咳嗽都得轻轻的,否则就容易把肠子震出来,着实是令人无奈。

  不过老张的手术据说很是成功,看起来恢复的也不错,见了我们几个都很是高兴,不住地问这问那,看那样子,恨不得立刻就起来回去学校给我们讲课。

  谈话之中,有个同学无意中提起了南宫飞燕,把她今天上午讲的那堂奇葩的历史课复述了一遍,大约他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让老张开心一点,不过老张听了这个故事后,却跟我们当时一样,露出了很是惊讶的表情。

  他说:“那个新来的历史老师,真是这么讲的?”

  那同学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她讲的时候感觉特严肃,就像说真事似的,老张老师,你说那都是真的么?”

  老张并没吭声,他想了想,忽然抬头问我:“小天啊,你一向稳重,这个事,是这样的么?”

  我苦笑道:“千真万确,她还要跟我们讲秦始皇的后宫的秘密,结果还没等她说出来,就下课了。”

  老张皱了皱眉:“按理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大学里面也有风水课,讲讲也不要紧,这也是老祖宗留下的嘛。不过她是教历史的,又是初来乍到,这么干的话,要是有人捅到上面去......咳咳,其实也未必,看人家什么门路了呗,要是后台硬,她就是上课时候领你们出去偷苞米估计都没人管。”

  这话说得倒是有理,不过我发现,我突然有点期盼起她的下一堂课了,难道,这也是一种拉拢学生的战术?

  好吧,不管怎么样,这也都无所谓,我的目标,现在应该是找出女寝楼的秘密。

  不过又是两天过去了,校园里依然一点异常都没有,由于我对女寝里面已经产生了怀疑,这两天没事就在女寝门口转悠,期待着能在哪里发现个蛛丝马迹啥的,结果还没等我发现啥,女寝大妈把我发现了。

  在她霸气凌人的目光监控下,我是从楼前躲到楼后,楼左跑到楼右,甚至半夜里偷偷把女寝楼后的沙堆都挖开了,却始终也没能找到什么线索。

  还有辛雅,也不知是不是我那天把她吓坏了,一直都没再见到她,这几天我都没怎么在宿舍待着,就四处乱逛,但她好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似的,没有半点影踪。

  偏偏,我还没法跟人问起,她是大家眼中的异类,平时连个好朋友都没有,我就是问的话,又能问谁呢?

  没见她上课,那就一定是在宿舍,反正学校就这么大,除非,她走了。

  女生宿舍门口,我已经在四周徘徊了很久。

  一位短发女生抱着本书从里面走了出来,圆脸蛋,薄嘴唇,卡着个大框眼镜,目光呆滞,旁若无人的往前面走着。

  我早已等待多时,此时一见这女生挺好对付的样子,于是就走了过去,先是装出了一副无害的笑脸,招呼道:“嗨,同学,麻烦你,我想打听点事情好吗?”

  我足足喊了两遍她才恍惚好像是听见了,扭头看了看我,似乎是在确认了我不像坏人之后,才开口说:“啥事啊?”

  哎嗨,敢情这也是个东北人,我露出欣喜的笑容说:“唉呀妈呀,你也东北银啊,我是吉林那疙瘩的,你是哪的啊?”

  “啊,我鞍山滴......”

  “那妥妥的了,老乡啊,真是太巧了,那个......老乡,我问点事呗?”

  或许是我故意的东北腔调让她觉得亲切,或许是觉得可乐,她一下子也笑了,推了推眼镜说:“你问吧,是不是相中我们哪个女生了,想找人打听呀?”

  “这个......”我心说这妹子看着傻乎乎的,心眼挺多啊,“呃,是这样的,还真让你说对了,我是想打听个人,不过不是你想的那种,我其实是......嗨,我也不磨叽了!”

  我忽然压低了声音,对她说:“我先打听打听,你们女寝里面,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的情况?”

  “异常?有啊。”

  “哦?什么异常,快跟我说说。”一听有异常我就来了精神,对于我来说,我现在基本上是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那种人。

  她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前几天晚上,女寝里面跑进个流氓,还偷看几个女生洗澡,闹腾了大半夜那,听说,那人是个变态,还偷女生内裤,可惜,没抓住......”

  我晕,就这异常啊?可是一个抓流氓事件,怎么还整出偷内裤来了?女生啊,你们永远是谣言的制造者......

  我听的是脸上一阵发烧,忙岔开话题说:“不是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这个事我们都知道,呃,我是想问你,最近......最近你们这女生宿舍里,有没有......那个......闹个鬼啥的?”

  我的声音很低,她似乎没听清,歪着头问我:“你说什么,闹什么?”

  “呃,闹鬼......”我神神叨叨的又重复了一遍。

  “闹鬼,什么鬼,哪个系的?”这果然是个呆萌妹子,我都说的这么阴森了,居然还听不懂?

  “闹鬼啊,亲,鬼,就是那个......”我张牙舞爪、呲牙咧嘴的给她模仿了一下,然后冲着她伸出双爪,长长的吐了下舌头,翻了个白眼,然后才跟她说:“怎么样,这回明白了吧,就我刚才学的那个......鬼!”

  结果这妹子居然笑了起来,还前仰后合的:“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我刚才逗你玩的,别说你学的还挺像,哎,刚才最后那个是吊死鬼吗?你再给我学学呗。”

  我顿时无语了:“不是吧,妹子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不是表演系的......我是真的在问你啊......”

  她满不在乎地说:“哎呀你不用解释了,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不过你这招对我无效,第一我胆子大,从来都不怕鬼呀什么的,第二,我妈说了,上大学不能搞对象!”

  说到这她还脸红了,我是目瞪口呆,半晌无言,看着她,心里却想,我刚才的样子,难道是想泡她的表现么?

  这个,我必须得解释一下了,虽说这个小妹子长的也挺招人稀罕的,呆呆萌萌的,不过,跟我有啥关系呀?

  “妹子,我想,我得解释一下了,刚才你应该是误会了,其实我是想......问问关于辛雅的事儿。”

  我也豁出去了,此时此刻,我估摸着只有祭出这个大杀器能有震慑力了,果然,我一提辛雅的名字,她的脸色就有点变了,奇怪地上下看了我几眼说:“你问她干吗?”

  “我......”这怎么跟她说呢?我总不能说我要追辛雅,那样她会拿我当怪物,也不能说我对辛雅很好奇,那样她会觉得我很三八。干脆,看这妹子胆子好像挺大,神经也大条,我给她来个狠的!

  “好吧,看来我只能跟你说实话了,你不要怕,其实,我是一个......捉鬼师!”

  我一脸严肃地对她说,其实满以为这次她多半还得哈哈大笑,说我又逗她,甚至我都准备好了,如果她不信,我该怎么跟她解释。

  可没想到,她听我这么一说,脸上登时就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压低声音问我:“真的?”

  我想好的台词一句都没用上,倒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点头说:“嗯嗯,真的,绝对是真的,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我......”

  不等我说完,她就冲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别嚷嚷,我信了......”

  我迷惑地挠了挠头,她怎么这么快就信了?快的简直有点出人意料,这......这不正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