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三章 预知的能力

第三十三章 预知的能力

  她却露出了神秘的表情,有些得意地说:“从你一问辛雅,我就知道你不正常,就跟我二舅姥爷似的,神神叨叨,语无伦次,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哼,果然被我猜对了,说吧,你找辛雅究竟是干什么?哦,你不用多虑,实话跟你说,我是辛雅在这学校里唯一的朋友,你找到我,算是找对了,而且,我比你大一届,你应该叫我学姐的哦,小弟弟......”

  我目瞪口呆,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我下意识地问她:“那个......请问你二舅姥爷是干嘛的啊?”

  她痛快地说:“我二舅姥爷是阴阳先生,十里八村的,老有名了,刚才我一看见你,就感觉你的神态跟他特像,嘻嘻......”

  呃,好吧,敢情这还是个阴阳世家,看来遇到她算是我的好运气了。

  既然这样,那也算是同行,我也不用客气了,开口就问她:“那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辛雅最近怎么样了?”

  “她还好吧,只是有些日子没去上课,好像不舒服,一直宅在宿舍里,我去看过她两次,不过她没跟我说什么,我也挺担心的,可是又不知怎么能帮到她。”

  听到辛雅并没出什么事,我也暗暗放了心,同时也挺高兴的,都说整个学校没有人愿意和辛雅做朋友,看来也不完全是,眼前这个呆萌小学姐,不就是一个么?

  “嗯,她暂时没事就好,那我再问问你,最近宿舍里,出过什么异常的事情没?我是说......”我再次给她装了一次鬼,她噗嗤一下笑了,摇头说:“没有啦,我对这些事情还是比较敏感的,最近一直都好,没什么闹鬼的事,我说,你是不是以为女生宿舍闹鬼的故事看多了呀?闲着没事干,就想来抓鬼?”

  我苦笑道:“那我才真是吃饱了撑的,这件事说来话长......对了,我叫韩青天,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也算是有缘相识了。”

  她也笑了,露出了好看的小虎牙,点头说:“嗯嗯,是蛮有缘的呢,你就叫我楚琪好啦。”

  “什么,出去?我说你这名真有个性啊。”

  “你讨厌,不是出去,是楚琪,安琪的琪,我本来叫楚香琪,就是香香天使的意思,后来我显麻烦,就把香字去掉了......”

  我晕,香香天使,她还真能联想,不过这个不重要,我绕来绕去的,只是想问辛雅的事而已。

  不过当我把打算帮助辛雅的事说出来后,她刚抬头思索了一下,就忽然跳了起来,骇然道:“哎呀,不好了,我的专业课要迟到了,我先不跟你说了,下次再聊啊......”

  说完,她再也顾不得跟我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跑......

  我被她弄的莫名其妙,只得在后面喊:“哎哎,你是哪个系的呀?”

  “美术......”

  看着她火急火燎的身影,我有些无语,难怪学校里的人都躲着辛雅,唯独她不怕,现在想想,她也挺不正常的,又一个奇葩女子啊。

  我摇了摇头,算了,今天能认识她也不错,下次,总会有机会谈话的。

  我转过身打算回宿舍,不过刚刚走出没多远,身后忽然传来声音:“哎哎哎,等会等会......”

  我回头一看,居然又是刚才那个楚琪。

  她有些气喘地跑到我身前,对着我吐了下舌头,不好意思地说:“我记错了,今天没有专业课,明天才有......”

  我再次无语,这什么人啊?

  抓紧时间,我赶快把自己要问的问题跟她说了出来,那就是关于辛雅的一切。她听了后,微叹口气说:“抱歉,我不能对你说的太多,我不想在辛雅的眼里成为一个乱传她坏话的人,我只能告诉你,辛雅的确是个不祥之人,你知道她为什么很少说话吗?”

  我摇头:“不知道,难道不是因为孤僻吗?”

  她再次叹气:“那是因为,她只要一开口,所说的坏事就都会成真。”

  我惊讶道:“真是这样?我的天,那岂不是......”

  “没错,就是乌鸦嘴,比如说,她告诉你,你今天走路要摔倒,那你就一定会摔倒,她说那个水壶要掉下来烫到人,那就一定会烫到人,去年,她说两个女生会出事,果然就出事了,也就是从那次起,大家才开始排斥她,认为她是个乌鸦嘴,扫把星,就连原来几个要好的朋友,也只剩了我还在坚持,因为我始终认为,那并不能怪她......”

  我皱了下眉,她说的这个情况很是重要,不过,我还需要更多一些的线索。

  “那两个女生,都是怎么出的事?能告诉我吗?”我轻声问道。

  她犹豫了下,四处看看没人,这才小声说:“一个跳楼,一个车祸,辛雅在她们出事的前一天就说出来了,还让那个出车祸的女生第二天不要出门,但是没人听,还说她嘴巴毒,结果,就真的出事了。”

  “跳楼?在哪里?”我追问。

  “诺,就是女寝顶楼,当时我就在现场,眼睁睁的......”她忽然闭上了嘴巴,脸上露出不忍说下去的神情。

  我心中一动,再次追问:“那个跳楼的女生是谁,你还记得吧?”

  “唉,我怎么会忘记呢,那是辛雅她们舞蹈系的一个女生,挺漂亮的,可到现在也不知她究竟是什么原因自杀,那个出车祸的更是离奇,她本来在出租车里面坐着,也不知怎么突然就开门跳车,结果被对面的大卡车......我记得当时的调查结果,也是自杀。”

  我点了点头,到现在为止,我才知道了关于辛雅的秘密,基本上也几乎可以确定,楼顶出现的骨灰,应该就是跳楼身亡的女孩的骨灰,那个害人的厌胜术,也应该就是针对辛雅的,目的,就是报仇!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是辛雅的诅咒,才让那女孩做出了跳楼自杀的举动。

  真是愚蠢的人们,我禁不住一阵愤慨,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岂是某个人一句话就能决定的?在我看来,辛雅所谓的乌鸦嘴,扫把星,其实只不过是她的一种特殊能力,也就是,预知的能力。

  没错,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具有特异能力的人,而预知,更是一种比较多见的,想想看,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先知,预言家,他们成功的预测了未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如果说,某位预言家预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难道就要把这世界大战的罪名推到他的身上吗?扯淡!

  辛雅,或许只不过是拥有预知能力之中的佼佼者,因为她预测的实在是太准了,而她之所以把她预知到的东西都说出来,也只不过是想帮助大家而已,却没想到,反而被愚蠢的人们诬为诅咒,这真是天理何存啊?!

  想到这里,我更加坚定了要帮助辛雅的念头,只是,我该怎么做呢?

  我想了想,觉得要帮助她,首先就得让她对我产生信任,同时对这个世界也应该敞开心扉,我要让她知道,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恶毒,都那么愚蠢,我要让她发自肺腑的开心起来,只有那样,我才能够真正的帮助到她。

  我把我的想法,和楚琪说了一遍,她也表示很是赞同,最后想了想,对我说,她们这个周末,有一次野外写生活动,大约有四五个人参加,其实就和郊游差不多,她到时候可以带上辛雅和我,这样一来,我就有了单独和辛雅接近的机会,没准心情一好,辛雅就会什么都跟我说了,到那时,想帮助她也就简单了。

  我自然是举双手赞成,难得遇到个跟我站在统一战线的,又是这么好的机会,那是必须要去的。

  不过我有些担心,她的那几个同学,会同意她带着辛雅一起吗?

  楚琪笑着说:“那你就别担心啦,别看大家表面排斥辛雅,实际上,那些男生的心思我最懂。”

  我好奇问她:“你又没男朋友,会懂什么呢?”

  她神秘地说:“你们男生的最大特点就是,好色不要命!别看表面装的跟什么似的,在没人的时候,别说什么扫把星了,就连女鬼恐怕都得调戏调戏。”

  我仔细想了想,忽然觉得,她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我不由对她伸出了大拇指,我服了......

  现在的问题是,辛雅会同意跟我们一起去郊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