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四章 深夜莫照镜

第三十四章 深夜莫照镜

  这个事情,我原本以为会有些波折,可没想到,过了两天后,楚琪就兴冲冲地跑来告诉我,她已经说服辛雅了,周末的时候,我们一起进山。

  这个消息让我很是欣喜,有了一起相处的机会,说不定,我就能慢慢的融化辛雅那被冰封的内心。

  而这个楚琪,也的确很热心,看得出来,她是真心想帮助辛雅。

  这一天,又到了南宫老师的历史课,教室里早早的就聚满了人,甚至后面几排也全都坐满了,看来全都是被上次那奇葩的风水课给彻底吸引住了,就跟听评书似的,上次正说到节骨眼上没了,这次正是来听下回分解的。

  没想到,上课时间到了,进来的却是一个半大老头子,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对我们说,南宫老师这两天有事情,课程统统由他来代,要到下周,南宫老师才会回来。

  这个消息无异于当头一棒,这打击,就好像小时候看动画片的时候突然停电了,领女同学钻小树林被人发现了,好不容易攒的一罐子压岁钱,全给家长奉献了......

  整堂课都是在极其郁闷和压抑的气氛下度过的,我想溜,却一直没找到机会,倒是坐在后排那几个,趁机从后门跑了,他奶奶的,早知道我也坐后边了。

  这老师讲的是中国通史,还是古代的,可惜啊,这玩意再怎么讲,也是那点事。

  有道是:唐尧虞舜夏商周,春秋战国乱悠悠,秦汉三国晋统一,南朝北朝是对头。隋唐五代又十国,宋元明清帝王休。

  看看,一共六句话,完事了。

  这日子要是有了盼头,就会过的很缓慢,我感觉就像过了几个月一样,才终于到了周末。

  出发前一天的晚上,我在宿舍里收拾东西,其实也没啥收拾的,就是整理了一个小包,放了些简单衣物和洗漱用具,因为,我们的计划是要在外面过夜,周六出发,周日下午回来。

  这个安排是我提出的,我跟楚琪说,要想解开辛雅的心结,最好就是离开学校时间长一点,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日出,刚好他们可以写生,把日出景色画下来,这样也算是两全其美。

  阿龙仰躺在床上,一边对着镜子挤青春痘,一边斜着眼看着我说:“小天,你真打算跟那个辛雅接近?我说你小子,不会是真的看上她了吧?”

  我笑了笑:“都跟你说了,我只是想帮助她而已,难道你忍心见着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整天闷闷不乐?”

  阿龙摇头啧啧道:“拉倒吧,说了半天还是看上人家了,我前几天还心情不好呢,你咋不带我去郊游?”

  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一旁看书的小胡子听不下去了,骂道:“我靠,这话你都说的出口,你他娘的又不是大姑娘,领你上山干个屁?”

  阿龙不干了:“去你娘的,信不信我先干了你?”

  我笑着拍了他一巴掌,拿下他手中的镜子说:“行了,大半夜的别照镜子,快熄灯睡觉吧,明天我得早起。”

  阿龙说:“哎哎,别给我拿走啊,还差一个没挤完呢。”

  小胡子撇嘴说:“挤个屁啊,成天挤,憋不住了去找个妹子,瞅瞅你憋的那一脸大包,不知道半夜不能照镜子啊,招鬼!”

  “招鬼?嘿,我姥姥也这么跟我说,可我哪次都没见着鬼,你说奇怪不奇怪?跟你说,我这叫天生八字硬,鬼都怕我,懂不?”

  他仰着脖子,一副谁也不服的样子,我默默摇了摇头,顺手把镜子摆在他面前,对他说:“看,镜子里有什么?”

  阿龙愣了下,仔细往镜子里看了看:“有什么,只有我啊,我说你不会也要吓唬我吧?”

  我摇头道:“我来告诉你们,半夜照镜子,实际上你是不会那么容易见到鬼的,除非那个时候你身边刚好有鬼,但是,镜子是通灵之物,更是可以开启冥途的器物,不能夜晚照镜子,真正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镜子本就是三大阴路之一,深夜里,若是有鬼魂要通过你的镜子回到阴间,这个时候你就会撞鬼。二是镜子属阴,能够吸收人的阳气,夜里人的阳气最弱,所以会导致一些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同时也会给你的健康带来不好的影响,明白了么?”

  阿龙愣愣地眨了眨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艾玛,你说的这玩意也太吓人了,快拿走快拿走,我靠,以后我再也不照镜子了......”

  小胡子嘿嘿笑道:“龙哥原来胆子这么小啊,对了,我跟你讲个故事好不好?说是一个小孩半夜对着镜子跟自己玩石头剪刀布,最后他哭了,你猜为什么?”

  阿龙愣了下,下意识地说:“为......为什么啊?”

  小胡子阴森一笑:“因为他输了......”

  “我靠,去死,谁也不许吓唬我!”阿龙缩进了被子里,再也不肯出来了。

  我忍不住笑了,其实我也有吓唬他的意思,因为除了子时之后的深夜,尤其是一点到两点的时候不要照镜子,其它时间还是没事的。

  第二天一早,老天着实是很给面子,秋高气爽,天气晴朗,推开窗深深吸口气,整个人都是舒畅的。

  去参加写生郊游的人里面,除了我之外,还有两男一女,楚琪给我们一一介绍,分别是陈韩扬、王宇,丁玲玲,再加上楚琪和辛雅,一共是六个人,三个男生,三个女生。

  不过在出发之前,我就悄悄问楚琪,辛雅跟我们一起去的事,这几个人都已经确保没问题了么?

  楚琪痛快地说:“放心吧,王宇是个老实人,丁玲玲跟我是死党,她也很同情辛雅的,那个陈韩扬不是我们系的,他最近正在追丁玲玲,就算有点不乐意也不会说啥,我找的人,那肯定是要过审查这一关的,不合格的你以为我会带去?”

  她虽然这么说,不过我看着那个殷勤地给丁玲玲跑前跑后的陈韩扬,就觉得别扭,因为他那看着辛雅的目光里,总是有一种厌恶的眼神,我不知道,他这么做是真的讨厌辛雅,还是为了在那个丁玲玲面前表达对其他女子不屑一顾的态度。

  楚琪看我不放心,又对我说:“那个陈韩扬是有点闹别扭,不过他绝对不敢惹丁玲玲生气,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我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再看辛雅,却依然是那副郁郁寡欢的样子,紧抿着嘴,一言不发,我几次望向她,她都闪开了我的目光。

  看来,她这心病还不轻。

  这一次郊游,我们包了一辆面包车,目的地是二十公里外的锅盖山,这座山其实要跟家乡的大山比起来,充其量也就是个大土包,不过在这地方,已经算是人们郊游的景点之一,尤其现在秋高气爽的,山上枫叶又正红,正是写生的好季节。

  要说这次真正是来写生的也就三个人,楚琪、丁玲玲,王宇,陈韩扬是来陪丁玲玲的,辛雅是来散心的,至于我,我都不知道我是来干啥的。

  不过,车子刚刚走到一半,我就看到坐在后排的辛雅有些不对劲了。

  她就好像突然犯了什么急病一样,手按在心口,紧皱着眉,额头上甚至沁出了汗珠。

  “你怎么了?”我想起了她在课堂上的样子,赶忙问她。

  辛雅紧闭双眼,缓缓摇了摇头,没有吭声,但脸色很是不好,楚琪等人问她,她也只是摇头。

  半晌,她才慢慢缓过来,脸上恢复了一丝红润,却看了我们一眼,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心中一动,问她:“怎么了?”

  她低下了头,眼神很是复杂,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我们说:“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