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五章 郊游

第三十五章 郊游

  她低低的话语,就像炸弹一样在车厢里爆炸了,楚琪和丁玲玲第一时间就愣了,呆呆的看着辛雅,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接话。

  那个陈韩扬却是脸色大变,按捺不住地嚷嚷道:“怎么样,我就说了不带她,带她就肯定有事,昨天我就说了不行,你非要......”

  丁玲玲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你要是不想去现在就下车,我们还不带你呢!”

  陈韩扬一下子就没词了,讷讷地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一起出去玩玩又怎么了,我都没说什么,你一个男生胆子就那么小?能出什么事?你要害怕就别跟我们一起。”

  想不到丁玲玲还是个快嘴刀子,楚琪悄悄拉了她一下,示意她别乱说,丁玲玲这才反应过来,回头笑道:“辛雅,你甭理他,就当他放屁好了。”

  陈韩扬真的是连个屁也没敢放,扭头就老老实实地坐下了。

  辛雅自然知道原因,她的头垂的更低了,就好像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勉强笑了下说:“没什么,其实我刚才的意思,是我有点不舒服,怕影响了你们。”

  丁玲玲明显也是松了口气的样子,笑道:“没事就好,你不是经常这样的吗,要我说呀,就是你在屋子里宅的太久了,心情抑郁,等一会上山溜达溜达,说不定一下子就什么病都好了。”

  楚琪也说:“是呀,所以我才特意叫你来的嘛,辛雅,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多想,我们今天就开开心心的玩,好不好?”

  辛雅看着我们,终于点头笑了笑。

  车厢里重新陷入了沉闷,谁也没有再说话,然而看着众人的表情,却都有些不自然。

  我知道,友情其实和爱情一样,是需要维系的,关键时刻,也需要勇气,需要付出代价,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楚琪和丁玲玲的做法,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

  我又看了一眼全程都没怎么说话的王宇,他紧紧抱着自己的画布,脸上,似乎也闪过了一丝忧色。

  这小小的插曲,似乎注定了,这将是一场不怎么美妙的旅行。

  ......

  其实这种写生活动,就是出去玩,一天天憋在学校里,出去了青山绿草,天蓝水蓝,有对象的可以来个情调,没对象的就可以趁此机会发展,多好。

  也就半个钟头不到,我们就来到了山里,抬头看看,发觉这山也没多高,天也没多蓝,树叶子也掉的差不多了,真心是有点失望,这比我们老家差远了。

  不过那几个人都挺兴奋的,就好像终于拥抱大自然了,又跑又笑的,也就俩人无动于衷,一个是我,一个是辛雅。

  上了山后,一路向西,陈韩扬自告奋勇给我们带路,他说,前面有个山坡,一片枫树林,风景特好,说要是写生的话,那里是必须要去的地方。

  他的提议很好,自然没人反对,我更是无所谓,去哪都行,反正跟我都没关系。只是,一路上我一直试图跟辛雅接近,跟她解释解释那天的事,但却始终没找到机会,她似乎还是有些躲着我,而随着我们的前进,她的脸色也越来越是难看。

  我们穿梭在树林中,周围一片萧瑟,远处枫叶正红,脚下的枯叶沙沙作响,这秋天的山景,相比夏天的满山绿翠,还真是别有风致。

  秋风有些凉,林子深处偶尔传来清脆的鸟啼,阳光也淡淡的,很舒服的天气,慢慢的,我紧张的精神也不由放松了下来,别说,来到这山里,还真有种远离烦恼的感觉。

  翻过了一座山头后,很快就看到了陈韩扬说的那片山坡,果然好大一片枫林,坐在山坡上,极目远眺,山下是一望无尽的平原,远处有村庄院落,炊烟袅袅,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在山间,衬得周围的一切都有些若隐若现。

  这是一座土山,石头不多,陈韩扬却带着我们在一处山崖顶端,找到了一块巨大的山石,他兴奋地给我们介绍,这块石头叫做望月石,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每到月圆之夜,就会有山中的狐仙精怪跳上石头,拜月修炼,后来有人发现,以为是仙迹,就常常有人在此烧香祭拜,直到现在石头下面还有香炉存在,山里的一些村民们,进山的时候也会来这里烧柱香,祈祷大仙保佑呢。

  我们不由啧啧称奇,一起跑到石头下去看,果然有香炉和烧香的痕迹,丁玲玲有些神往地说:“哎呀,可惜没有香,要不然,我们也来拜一拜,祈祷大仙保佑。”

  陈韩扬马上附和着说:“没有香也没事,所谓心诚则灵,我们来一起拜,我陪你。”

  丁玲玲很开心,俩人看那样子就准备去香炉前拜大仙,我看了她们俩一眼,忍不住开口说:“喂,野外的仙不要乱拜,我们又不知道这是什么仙,出了问题,小心大仙跟你回家。”

  陈韩扬嘿嘿笑道:“那好啊,请个大仙回家供着,大大的保佑我们。”

  丁玲玲听我这么一说,却犹豫了,楚琪也说:“他说的对,不清楚情况不要乱拜仙,这是忌讳呢,我们还是走吧,你们看,下面就是枫林了,多美呀。”

  丁玲玲也没有坚持,笑道:“好吧,其实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咱们走吧。”

  两个女生笑嘻嘻的,拉着一旁静立的辛雅,先走了下去,陈韩扬脸色有点不好看,本来想献个殷勤,却没成功。

  他甩了甩手,也跟在女生后面走了下去,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却狠狠说了句:“多管闲事,难怪你总往辛雅那个乌鸦嘴身边凑,我看你们俩都差不多......”

  我苦笑摇头,并没有搭理他,无知的家伙,山里精怪鬼神众多,搞不清状况,你就敢乱拜?我这是在救你啊。

  我清晰地记得,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村里有个人,在山里砍柴的时候,无意中冲撞了不知名的鬼神。其实当时他就是用柴刀砍一个老树根,但砍了几下发现里面是空心的,就作罢了。没想到回到家里就犯病了,发烧呕吐,昏迷不醒,还梦见有个白毛老太太上门,质问他凭什么砍坏别人的房子,说完就在他的身上抓了一把,走了。

  那人迷迷糊糊的醒后,果然看到身上有几条被爪子抓出的伤痕,这才害怕了,忙求人去找我爷爷,爷爷带着人去了山上,拜了瓜果供品,又给那老树根上门搭了一个棚子,回到家后,那人第二天就好了。

  后来,爷爷说那老树根里住了个白毛老鼠,被那人无意砍了房子,才下山找他算账,但这事毕竟有因果,也不能怪那白毛老鼠,所以,只宜安抚,给它修好房子,陪个不是,也就没事了。

  所以,眼前这个不知是什么来历的怪石,虽然下面还有香炉,那也不能乱拜,除非问过了当地的村民,知道根底才行,否则,一旦冲撞了,我们人生地不熟的,麻烦可就大了。

  再说,我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用韩家的禁法。

  就这样,我们一起走下了山坡,在枫林上方一侧找了个地势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楚琪、丁玲玲、王宇,三个人支起画布,准备写生,陈韩扬凑在丁玲玲身后,帮她拿这拿那。

  我和辛雅自然是没事干,侧头看去,辛雅正望着远方出神,她双手抱着膝盖,目光烁烁,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我悄悄坐了过去,看她还是没反应,低声对她说:“你饿不饿,我这里带吃的了?”

  她并没回头,只是仿佛下意识似的缓缓摇头,我暗叹口气,又说:“你不要总是这个样子,既然出来了,就开心一点,你看,那一片枫叶多美......”

  “是啊,像血一样,漫山遍野。”她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差点噎我个半死,像血?大姐啊,你心里要不要这么阴暗?

  好吧,我也承认,确实是有点像血。

  刚说了两句话,我就被她搞无语了,这时陈韩扬站起来说了句:“我去撒尿,你们不要偷看啊,哈哈......”

  丁玲玲踹了他一脚:“看你个鬼啊,小丁丁!”

  众人顿时笑翻,我趁机轻轻捅了捅辛雅,笑道:“你看他们,笑的多开心啊。”

  辛雅回过头看了看几个人,目光再次漂移,淡淡地说:“是啊,他们笑的真开心......”

  不知为何,辛雅的这句话,却说的我浑身有些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