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六章 不要乱说话

第三十六章 不要乱说话

  很快过了中午,我们在草地上铺上了野餐布,纷纷拿出带来的食物,来了次简单的野餐。

  我们六个人虽说心思各异,但也是热热闹闹,尤其陈韩扬这家伙的确是很善于逗女孩子开心,一会讲笑话一会讲故事,几个女孩子哈哈大笑,就连辛雅也偶尔流露出一丝笑意。

  我心里有些别扭,无意中抬头,却见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对着上方那个望月石,那石头一半探出山崖,从我们的角度看去,有点摇摇欲坠的。

  我顺口说:“那石头怎么好像要掉下来似的。”

  几个人一愣,回头一看,转过脸的时候就都不大高兴了。

  陈韩扬说:“哥们,你啥意思啊,今天好不容易有人没多说话,你又接班了。”

  辛雅的脸色变了,丁玲玲给了陈韩扬一巴掌,骂道:“闭嘴,来的时候跟你说什么了,该说话的时候说,不该说话别吭声!”

  这话说的很是玄奥,这是说谁呢?好像一句话骂了三个人啊,楚琪赶忙打圆场:“哈哈,你们就闹吧,这鸡腿我都吃了啊,还有这个,喂,陈韩扬,把番茄酱给我,我尝尝鸡腿蘸番茄酱好不好吃......”

  陈韩扬悻悻地把番茄酱递给了楚琪,而丁玲玲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又踹了陈韩扬一脚说:“喂,惩罚你,给我们唱个歌。”

  陈韩扬这次却没听她的,显然也不高兴了,站起身说:“我去上厕所了。”

  他转身要走,估计是觉得不大对劲,回过头又对丁玲玲笑了下说:“你要想听我唱歌,回去我给你唱啊。”

  丁玲玲气哼哼地骂了句:“贱人。”

  陈韩扬大约是真被骂惯了,一点也没生气,对她嘿嘿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气氛一时有点不好,楚琪左右看看,瞪了王宇一眼:“你就知道吃。”

  王宇莫名其妙被呛了一句,挠了挠头,四处看看,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我看那石头好像也要掉。”

  楚琪又瞪了瞪眼睛,却噗嗤一下笑了:“哎我说你们今天真奇怪,算了不理你们,哎,辛雅,你看我今天画的怎么样,还有玲玲的,诺,给你。”

  她再一次转移了话题,辛雅接过她们的画,点头说:“嗯嗯,挺好看的,我就羡慕你们,能把这么美的风景都留下来,真好。”

  不知为何,辛雅一开口就好像带着股莫名的忧郁,就好像林黛玉那么多愁善感,楚琪嘻嘻笑道:“其实这没什么呀,画画多麻烦,要是拿个照相机,咔嚓咔嚓几下子就全留下来了。”

  辛雅微露笑意,摇头说:“那样只是留住了外表的美,真正内涵的东西,是需要用心去刻画的,就算是拍照,也是要用心才能拍好呢。”

  丁玲玲刚才说话失言,正有点郁闷,闻言也笑了:“辛雅,要不你给我们跳支舞吧,好久都没见你跳舞了,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画下来,那一定也很美。”

  辛雅愣了下,勉强笑道:“不了吧,我今天不大舒服,改天吧。对了,咱们还是走吧,这里也画完了,是不是可以去别的地方转转了?”

  丁玲玲有些不大高兴,“哦”了一声说:“那好吧,王宇你把东西收拾收拾,都吃完了吧,哎呀楚琪你怎么还吃,就你吃的多......”

  不得不说,女人的确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她们总是能最快速度的转移话题,而且上一刻是阴雨天,下一刻可能就满脸阳光,谁也摸不透她们的心思里到底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反正,我是搞不懂。

  两个女生嬉闹了一阵,王宇已经不声不响的把东西背包都收拾好了,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楚琪也算是分工明确,颇有头脑,她叫陈韩扬来是活跃气氛,叫王宇来是当苦力和后勤,我的任务应该是陪辛雅玩,不过很可惜,到现在为止我跟辛雅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

  看着她们整理东西,我忽然冒出一句:“陈韩扬怎么还没回来?”

  楚琪一愣,回答说:“陈韩扬,有这个人吗,咱们不就是这几个人,哪来的陈韩扬?”

  我大惊失色,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丁玲玲也吃了一惊,忙问楚琪:“你胡说什么那,怪吓人的,他不是去厕所了吗?”

  楚琪突然哈哈大笑:“哈哈,我吓唬你们的,看你们脸色都变了,真是胆小,王宇,你去看看陈韩扬究竟在干吗,这都多久了还不回来。”

  原来是虚惊一场,王宇也听话,答应一声就走了,我瞪了她一眼说:“大小姐,不带这样的啊,荒郊野外,说这种话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

  “不是吧?我也没说什么啊。”楚琪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丁玲玲也辛雅也表情奇怪地看着我。

  我看了看她们的样子,似乎都有点害怕,于是笑了笑说:“我也逗你们的,这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东西,哈哈哈,被我吓到了吧。”

  楚琪撇了撇嘴:“一点都不吓人,我都没当回事。”

  这家伙还嘴硬,刚才分明看她脸色都变了,不过我也没说什么,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难道我会告诉她们,我小时候就听过关于这样的事件么?

  要知道,山中阴气重,相比城市里面灵气又足,各路鬼神精怪云集,是很邪门的。我们老家的地方,有一个故事,说是几个孩子上山玩,有一个就出坏主意,让大家都装着看不见其中的另一个孩子,来吓唬他。

  于是几个孩子进了山,那几个玩的很开心,而另一个孩子就像是个透明人一样,谁都不理他,谁都不看他,他说话别人也装着听不见,甚至还有人说:哎呀,某某今天要是也来就好了。

  那孩子被吓坏了,因为他就是那个某某。

  玩了一会,那几个孩子觉得也差不多了,就想告诉他,大家是在跟他开玩笑。可谁知,这时候那孩子已经不见了,几个人到处找遍了也没有,顿时吓坏了,跑回家找来大人,也依然是毫无踪影。

  这时候有人就说,你们不用找了,在大山里面,或者是阴气重的地方,是不能胡乱说话的,如果说某某没了,装作他不存在,那他就会被山精鬼魅视作被遗弃的人,这个孩子,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且怕是连魂魄都没了。

  说白了,这个人就是被山鬼捉走了,血肉吃了,魂魄吸了,就算大家找到的时候,估计也就剩下一堆白骨了。

  不过山鬼究竟是什么?为何能吃人的血肉?这个问题,我却是始终没搞懂。

  当然,此时此刻,我就不能讲这样的故事来吓唬她们了,毕竟只是几个小姑娘,又是荒山野外的,真要是被我吓坏了,那就没意思了。

  所以我常常觉得,无知其实也是一种福,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百无禁忌,随心所欲,当然,出了事那是后话。可像我这样,做什么都瞻前顾后,处处都是忌讳,半夜起来上厕所都得躲着镜子走,还真是有些别扭。

  我们很快收拾起了东西,打好了背包,丁玲玲有些焦急地看着山上,嘀咕着:“这个陈韩扬,到底干嘛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等他回来看我不拧死他。”

  楚琪说:“没事没事,说不定拉肚子,王宇不是已经去找了嘛,急什么。”

  辛雅在旁边似乎想说什么,我一直注意着她,见她欲言又止,低声问:“辛雅,怎么了?”

  她脸色不大好看,抿紧了嘴唇,没吭声,只是摇了摇头。我不由纳闷,正要追问,却在这时候,王宇急急忙忙的从山坡上跑了下来,人还没到,就远远的喊了起来。

  “不好了,陈韩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