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七章 生魂离体

第三十七章 生魂离体

  “什么?!”

  几声惊呼同时响起,我一步蹿了出去,抓住王宇急问:“说清楚,他怎么了?”

  王宇微喘道:“我也不知道,刚才明明看他是往山坡上去的,可是我找遍了那附近也不见他人,喊了半天,也没回应。”

  楚琪目瞪口呆地说:“坏了,不会是让我给说没了吧?那么准!”

  丁玲玲已经慌了,一个劲摇头说:“不可能的,你别吓唬自己,一定是他走远了,王宇你没看见,说不定,他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了,不知不觉就......”

  我打断她说:“咱们别在这瞎猜了,赶紧去找他,说不定他是吓唬咱们呢。”

  几个人正准备出发去找陈韩扬,辛雅却叫住我们说“要不,你们几个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东西,不然带着也不方便。”

  我想了想说:“也对,那咱们就不拿东西了,辛雅在这里看着,但是你千万不要乱走了,知道吗?”

  辛雅点头,大家也觉得有理,于是卸下背包放在一处,几个人急急忙忙往山上跑去。

  山坡上,果然没有陈韩扬的踪影,我皱了皱眉,四处看看,又望了望身旁那块大石头,心中忽然升起一个不祥的预感。

  “王宇,那小子刚才两次上厕所,都是在那?”我看着那石头问王宇,因为我隐隐觉得,那家伙很可能把尿撒在石头下面了,那可是惹祸上身!

  王宇挠挠头说:“大哥,他在哪上厕所,我也不知道啊......”

  没等他说完,我已经走了过去,在那石头周围看了一圈,奇怪,并没有什么便溺的痕迹。

  可是周围似乎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了,除了这石头有些古怪之外,莫非还有什么其它的东西?还是说,他只是跑到远处去玩了?

  “咦,这里有脚印!”楚琪忽然大喊起来。

  我跑过去一看,楚琪拨开了地面的枯草,下面果然有清晰的脚印,一直往前面的树林延伸而去。

  “你真细心。”我赞了她一句,“走,咱们沿着脚印去找。”

  丁玲玲兴奋地说:“这家伙不是在和我们藏猫猫吧,等一会找到他的,看我怎么收拾他。”

  我们循着脚印的方向,往前方走去。这里其实是一处类似断崖的地方,一侧是山坡,一侧则是树林,我们很快走出了几十米远,那脚印却渐渐开始凌乱,又走了一会,竟然在中途戛然而断,任我们怎么寻找,都没有踪迹了。

  我站住了脚步,心中纳闷,回头一看,后面都是我们几个的脚印,很是清晰。因为这里满山都是黄土,尤其现在野草枯了,脚印就更是明显,不可能走到这里突然就不见了痕迹,这人难道竟会上天了不成?

  丁玲玲忽然指着一个方向喊了起来:“你们看,他在那!”

  众人急忙抬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就在前方不远处的树林里,隐约正是陈韩扬的身影,正背对着我们,缓缓的往前面走着。

  丁玲玲嘟着嘴,有些生气的说:“这家伙,居然跑出这么远,难怪找不到。”

  她对着那边大喊了起来:“陈韩扬,你快回来,你要干嘛去啊?喂......”

  接连喊了两三次,陈韩扬好像根本听不见,丁玲玲气呼呼地往前就跑:“我去抓他回来。”

  我忙叫住了她:“等等,我看不对劲,他的脚印明明到这里就断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几十米之外的地方?”

  楚琪想了想,分析说:“也许,他一直是在树林里走的吧,咱们追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脚印。”

  王宇也说:“是啊,别管那么多了,还是先过去看看再说,总这么疑神疑鬼的也没有用啊。”

  我对大家说:“好吧,不过我有个建议,咱们待会不管走多远,就以刚才那个石头为标志物,还有下面这片枫林,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要迷路。”

  楚琪表示同意:“对对,你说的对,还有,咱们不要分散,本来地形就不熟,要是找到一个又丢了一个,那就没意义了。”

  丁玲玲急道:“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们真啰嗦,快点吧,他要走远了。”

  当下,我们便一起追了过去。

  远远看去,陈韩扬就在前方树林中,但任我们边跑边喊,就是无动于衷。甚至,连头都没有侧过一下,脚步,也没有停顿过片刻。

  我们跑进了树林里,丁玲玲大喊:“陈韩扬,你站住,你再装着听不见,我就再也不理你啦。”

  陈韩扬没有反应,他走得很慢,我们的距离在渐渐的接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午后的阳光透过稀疏凋零的枝桠,在林间投下斑驳的树影,前方的陈韩扬低垂着头,任我们如何呼唤,只是毫无反应,缓慢而又迟滞的拖动着双腿,自顾往前挪动着。

  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这副样子,十有八九已经是中邪的征兆,换句话说,很可能是被山魅迷了神智,要拖到深山里去了。

  楚琪她们速度太慢,在这山间树林里,走的磕磕绊绊,我心下焦急,对她们说:“你们慢慢走,千万不要分散,我跑的快,先追上去看看。”

  不等她们答话,我转身弯腰,撒腿就跑。

  想当年,我和小伙伴们一口气翻两座大山,都从不知什么是累,这种小山头,在我眼里完全就和平地差不多。

  二十米的距离,差不多三秒左右,我就冲了过去。

  离着他还有不到十米远,我就脱口大喊:“陈韩扬......”

  这下子,他似乎有了反应,脚下略停了下,好像有点想回头,我心中一喜,只要他能听见就好。

  左边的裤兜里,一张驱字诀老老实实的待在那,我伸手就要去掏出来,同时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心想着,只要追上他,趁他一回头,这一张符拍在他的头顶,保管驱散邪祟。

  不过刚走出两步,我却不自禁的停住了,望着他的背影,吃惊地张大嘴巴。

  头顶阳光斑驳,树影婆娑,可是陈韩扬,竟然没有影子!

  我立刻意识到了不对,仔细再看,只见这个陈韩扬的身体却有些飘飘荡荡,而且离的愈近,看得愈加真切,他根本就不是用双脚在走路,而是在缓慢的飘动!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生魂离体!

  人死,魂魄离体为鬼魂,也叫做死魂。而活人魂魄离体,就叫生魂,生魂带有阳气,不怕阳光,不畏活人,所以,才能在这大白天的时候,在阳光下的树林中行走,而且,连楚琪丁玲玲她们,都能够看见。

  对了,就是生魂离体,这根本就不是陈韩扬的身体,而是他的生魂。

  我有点傻眼了,这种状况,还从来没遇见过,他好端端的怎么会生魂离体?

  不过此时没空让我多想,当务之急是赶紧救他,但这个驱字诀肯定是不能用了,一巴掌要是拍他个魂飞魄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要用什么方法呢?我记起了小时候村里有小孩子丢魂的,通常见过的方法有燃香招魂,符水招魂,以物招魂,最简单的就是大人天黑时顶着星星到外面去呼唤小孩子的名字。

  但这些招魂法的前提,得是守着人的躯体,因为人的躯体是容器,没有容器,魂魄就无所依,所以守着躯体招魂才是最常见最通用的方法。

  可眼下这情况,陈韩扬的躯体已经失踪了,现在就只有生魂在野外游荡,这个魂得怎么招呢?

  其实关于这个,已经不叫招魂,应该叫做收魂,禁忌笔记上面倒也有记载,但都需要用某种法器,收起魂魄,从人躯体的头顶百会穴灌入,再施以镇魂符水,这人就算是救来了。

  但我现在可以说是赤手空拳,拿什么收魂?我总不能,把陈韩扬的魂魄抓住,揣兜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