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八章 以血为祭

第三十八章 以血为祭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电闪而过,实际上也就过去了两秒钟,还没等我想出主意,我的胸前忽然亮起蒙蒙的红光来。

  血玉扳指!

  我一下子把这宝贝想了起来,这许多日子以来,它始终被当做项链坠子挂在胸前,我几乎都快把它忘记了。

  上一次它发出红光,还是在高中,我遇到夜魔之子的时候,而在女寝楼顶遇鬼的时候,这血玉扳指也没有反应,可此时此刻,这血玉扳指突然再次发出红光,又说明了什么呢?

  这一次,恐怕又是一个来头大的。

  我心头凛然,目光四处乱瞥,却不见什么异常,于是一把扯开衣扣,把血玉扳指拿下,戴在手上。

  老实讲,这扳指的具体用处,到现在我都不清楚,但爷爷说遇到危险必须戴上,那就必然是很重要的。

  我来不及多想,戴上血玉扳指,顺手摸出镇字诀,现在也只能用这个了。我得赶在别人没过来之前,尽快把这事解决掉。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我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多远,他们怎么还没过来?

  下意识地回头一看,我顿时又吓了一跳,只见身后不知何时起了一层白茫茫的雾气,整片树林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哪里还能看得见楚琪等人的身影!

  不好,多半是中了圈套,我心中一沉,再看向陈韩扬的背影,却越看越觉得古里古怪,当下再不犹豫,几步跳了上去,抓着那张镇字诀,一巴掌往陈韩扬的头顶拍落!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

  陈韩扬似乎毫无反应,我心中一喜,这镇字诀拍上他的顶门,不管他是陈韩扬的生魂,还是别的什么妖邪变化,必然要服服帖帖了。

  然后就在我的手掌堪堪拍上的时候,他却猛然停住脚步,霍然回头,但身子却一动未动,整个脑袋旋转了180度,嘴角带着邪笑,死死的盯住了我!

  我发誓,我从未见过那么诡异的表情,他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眼眶里一片白色,嘴角上翘,带着一丝邪笑。

  这一刻,我甚至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周身都在散发着丝丝的黑气,整个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邪魔!

  不知为何,当我看到这张诡异到极点的脸孔之后,浑身登时就没了力气,胳膊软软的垂了下来,手一松,那张镇字诀缓缓飘落在地。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只看了我一眼,我就萎了?

  我后退两步,想抬手去抓另一个裤袋里的驱字诀,却已经力不从心,两条手臂好像有千斤重,连抬都抬不起来了。

  陈韩扬身子仍然不动,保持着头颅向后的姿势,居然向我缓缓走了过来,嘴里发出咯咯的怪笑,一步步逼近。

  这他奶奶的还是陈韩扬的生魂么?怎么比我见过的恶鬼还凶啊。我双臂无力,双脚倒是没事,不由连连后退,心里却在拼命的想,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悲了个催的,哪怕你让我双腿不能动都不要紧,这双手不能动,我连符咒都写不了,还玩什么啊?真是后悔,早知道有这么一出,我好歹也练练拿脚写字。

  这个陈韩扬却不管我心里想什么,忽然加快了速度,只见身影一闪,眨眼间就站在了我的面前,跟我来了个脸贴脸!

  一双死鱼般的眼睛出现在面前,我心中一惊,就见他竟缓缓对我咧开了嘴,露出了两排细密的尖牙!

  那架势就跟要吻我似的,我受不了了,大吼一声,一脑袋就撞了上去,只觉软软绵绵的,陈韩扬却是被我撞的不断后退,怪叫连连,我晃了晃头定睛再看,这陈韩扬的脑袋已经被我撞得凹陷进去,鼻子塌了,嘴扁了,一只眼睛都被挤出来挂在眼眶外,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

  “让你吓唬老子!”我嘴上叫着,却是愈加心惊,这究竟是鬼还是怪?

  “陈韩扬”似乎恼怒了,口中怪叫,伸手把自己的头扳正,就像揉橡皮泥似的,在脸上一阵捣腾,随后放开手再看,尼玛,居然恢复原状了。

  这莫非就是还我漂漂拳的真谛么?

  陈韩扬霍然转过身子,恢复正常姿势,大约是知道吓唬我无效,干脆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这个陈韩扬,一直就跟我和辛雅闹别扭,我早就看他不顺眼,没想到现在变成这副模样,继续跟我作对,我顿时心里气不打一处来,怎奈,双臂无力,什么手段都用不出来,只得凭着还算灵活的身手,东躲西避,闪开他一次次的扑击。

  也不知道这个“陈韩扬”究竟想干什么,整个身子弓成一团,就像个大猴子一样,呲牙咧嘴的,不住的往我身上扑、抓、咬,动作迅疾,牙尖爪利,好几次都差点被他抓中。

  我不由大为纳闷,如果说这个真是陈韩扬的生魂,怎么会这种物理式的攻击?通常来讲,生魂根本就是没有经过修炼的,就算是被邪祟附体,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凌厉敏捷的攻击方式,这、这分明就是一只发狂的猴子嘛!

  这一分心,我的脚下就乱了,眼看他再次冲了上来,慌忙往旁边闪去,却脚步错乱,一下子绊倒,咕咚摔在地上。

  虽然因此也躲过了他的这次攻击,但我双手无力,还没等挣扎起身,他就已经再次扑了上来,这一次,我却是避无可避了。

  我心中一沉,正要来个懒驴打滚躲过去,却忽然觉得右手拇指钻心般的疼痛,急忙扭头一看,原来是刚才摔倒,手掌磕碰在了一块石头上。

  可是,手掌磕碰,大拇指疼个什么劲?

  “陈韩扬”已经扑了上来,大嘴张开,几乎已经咧到了耳根,望之瘆人无比。我顾不得多想,翻身倒地,一个懒驴打滚,骨碌碌翻出老远,堪堪避过了这要命的一击。

  “陈韩扬”凌空扑下,没有扑到我,恼怒异常,一口咬住旁边的一块石头,喉中怪叫,嘴里咯吱咯吱一阵猛力咀嚼,竟然把那块石头嚼了个稀烂,从他的嘴角不断掉落。

  我看得一阵心悸,这家伙太变态了,我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陈韩扬的生魂,没有哪个生魂会这么猛的,幸亏此时已经是秋天,没有过高的蒿草,万幸也没石头和树木阻拦,我刚才一下子滚出老远,才没被他一口要中,算是躲过了这一劫,否则的话,怕是现在我的脑袋都要被他咬掉半个了。

  他在那里咯吱咯吱的嚼石头,我赶忙抽空看了看手指,因为这一会手指仍然是钻心的疼,就好像被针深深刺入一般。

  但我这一低头却顿时愣了,就见我的拇指上面,沿着血玉扳指,竟缓缓流下了一丝血痕,与此同时,那血玉扳指也再次发出红光。

  这血……却是从何而来?我惊讶的望着血玉扳指的变化,和那一抹血痕,心中却猛的一阵刺痛,就好像手指上的疼痛,忽然转移到了心口。

  随即,血玉扳指红光大作,手指上的血痕就好像被红光吸收了一样,眼看着就融入了血玉扳指之中,竟然消失不见了。

  那一瞬间,我忽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眼前阵阵发黑,但一股无名的力量却好像从心底而生,刹那间就遍布全身,那是一股热力,我清晰地感应到了它在我的血液中流淌涌动,奔流不息,我的两个手臂一下子就恢复了原状,只觉浑身上下都在热血沸腾,不,是血在燃烧!

  我顿时浑身燥热无比,头中昏昏沉沉,勉强睁开眼,却发现看到的物体都已经被染成了血一样的红色。

  没错,是血,满眼的血,红色的血,燃烧的血,那个“陈韩扬”此时在我的眼中,也已经模糊起来,我再也忍受不住这热血的燃烧,一跤跌坐在地,双手抱头大吼,在地上翻翻滚滚,想要宣泄出这一股无边的烦躁和热力。

  直觉中,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我身上几欲沸腾的血液才渐渐的平复下来。缓缓睁开眼睛,发现眼中的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是满眼的血色,而那个“陈韩扬”却站在不远处,直勾勾的看着我,好像傻了一样。

  不知道他是否被我刚才的举动吓呆了,竟好像忘了继续扑击,我单手撑地站了起来,再次低头看向那血玉扳指,却发现那上面竟流淌着一层血液,如同红色琉璃宝石一般,缓缓流转。

  我不由愣住了,难道这是我的血液?

  记忆中,仿佛多了些说不清的东西,我呆呆的看着这诡异的血玉扳指,忽然间明白了,这件韩家的禁物,原来是要用血去催动的。

  就像,爷爷的那杆旱烟袋,现在想来,那应该也是禁物的一种,我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爷爷用那烟袋中的烟气,来施展禁法,一举击破了马九的邪术,现在想来,这才是禁法的真正奥义。

  而我这个血玉扳指,想必就是要以血为引,以血为祭,才能发挥出禁法的最大威力。

  我缓缓抬起了头,看着前方不知究竟为何物的“陈韩扬”,深深呼吸,扣指一弹,一滴鲜血飞出,凝立在我的面前。

  对了,就是这样,我倏地伸出手指,触在那一滴鲜血之上,随即手指飞快划动,那滴鲜血便随着我的指尖划出一道道血痕,宛如血之精灵一般,只眨眼间,一个鲜血写出的“驱”字就出现在了眼前,凝立半空,就好像,当年爷爷以烟气写出的古字,一般无二。

  无需再去多思索什么,我单手挥动,喝声:“去!”

  就见那血字闪出红光,随之飞出,却比爷爷当年的一道烟气看起来要凌厉诡异得多,那个“陈韩扬”呆立原地,似乎想要躲避,但这血字去势甚疾,只在半空掠过一道血红的浮光,他根本没来得及闪开,只怪叫一声,下一刻,那血红的驱字诀便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陈韩扬”怪叫一声,整个身躯顿时被这一下击飞,但我眼睛尖,就在他身体飞出的刹那间,我分明看见一道影子从他的身后飞了出来,随即远远的摔了出去。

  不好,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