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十九章 收魂

第三十九章 收魂

  我没有去管扑倒在地的陈韩扬的魂魄,直接就去追那个飞跌出来的影子。

  但那影子落地后,几个翻滚就站了起来,身形渐渐清晰,我跑了几步就不自禁地站住了,看着面前出现的怪物,心头惊骇,这又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被我击飞的,并不是鬼魂,也不是魔怪,却是一只形容古怪的大猴子!

  不,确切的说,这应该是一只似人似猴的怪物,它半蹲在地上,满身的黑毛,模样很是丑恶,眼睛是血红色的,发出凶狠不甘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我。

  没错了,刚才陈韩扬盯着我时候的眼神,跟这一模一样。

  山中奇怪的猴子?这到底是什么,我在脑中飞快搜索知识库,猛然想了起来,这似人似猴,又非实体的怪物,应该就是禁忌笔记里面曾经提过的山魈!

  山魈,是一种传说中的精怪,乃是死人怨气聚集所化,其性最是凶狠歹毒,长相怪异,似猴非猴,似熊非熊,似人非人,以吸食魂魄精气血肉等为生,力大无穷,可生裂虎豹,堪称山中一霸。

  但是这种东西,一般只有在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有,所谓山深必有怪,水深必有妖,可这个小山,方圆不过十余里,山里的每一个角落估计早都被人踏遍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修炼成怪?

  我微微有些慌神,传说中这东西迅猛异常,绝对不同于普通鬼怪,就冲它刚才制造的雾气,阻拦了众人来看,道行就不低,而且,很可能是故意引我为敌。

  我能成功干掉这家伙么?

  这片刻的功夫,我已经和这头山魈对峙了有两三分钟,眼见它又缓缓往前探来,我正准备继续施法,却忽然听山中远处传来一声呼哨,这山魈听到呼哨声,探出的脚爪立刻停顿了,望着我似乎犹豫了下,紧接着又看了看远处躺着的陈韩扬的魂魄,不甘地低吼一声,却随即转身,四爪落地,飞一般的消失在了林中深处。

  我不由一愣,这就跑了?难道这山魈竟不是独来独往,听那呼哨声,莫非竟是有人召唤它不成?

  我呆呆地望着树林深处,忽然发觉周围的雾气渐渐稀薄了,忙收回心思,快步走到陈韩扬的魂魄处,低头一看,这回应该不错了,倒卧在地的这个看起来有些虚幻的灵体,正是陈韩扬,只见他双目呆滞,却面带惊恐,似乎在看着我,却又好像看不见我,林中凉风掠过,他就瑟瑟发起抖来。

  这倒是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一个人的魂魄,以前听爷爷说,有道行的人可以和魂魄对话,但看他的魂魄这样子,明显是已经吓呆了,也不知道,这次救回去的话,会不会变成个傻子。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当务之急是,我怎么救他呢?

  绕了一圈,似乎又回到了最初那个问题,我总不能把他揣兜里吧?魂魄这个东西,是很脆弱的,稍一不慎,那就是万劫不复,尤其他这种没修炼过的生魂,刚才又被山魈附体,我很怕我现在一碰他,都容易魂飞魄散。

  抓了抓头,我很是有些后悔,爷爷留下的东西里面,有三根银针,之前我仅以为那是爷爷针灸治病的,翻阅了禁忌笔记才知道,那原来是韩家的一件宝贝,三根银针,分别名为:定魂针、渡魂针、驱魂针。

  三针名称不同,作用不同,却是很重要的法器,偏偏我从来没有带在身上的习惯,而这陈韩扬眼下的情形,只需要用渡魂针将他的魂魄吸附,随后引入体内就可以了,取的就是引渡的意思。

  只是现在三针不在身边,想也没用,我绕着陈韩扬的魂魄转了两圈,也没想出个主意,几次想试着用念力把他捧在手上,但想想又觉得太扯淡。

  正在焦急,不远处忽然传来喊声:“小天,小天……”

  竟然是楚琪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果然是他们几个,正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不住地对我挥着手。

  我忙拦住了她们,现在陈韩扬魂魄不定,可千万不能被冲散了。

  “你们先别过来……”我冲她们喊道。

  “你刚才跑哪去啦,我们找到陈韩扬的东西了……”楚琪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冲我嚷嚷。

  我心中一动,找到陈韩扬的东西了?

  我迎了上去,顾不得问她们刚才都发生了什么,急忙问楚琪:“你们找到什么了?他人在哪?”

  楚琪摊开手来,我一看,她手中原来握着一枚衣扣,不由疑惑道:“你是说,这扣子是陈韩扬的?”

  楚琪摇头说:“我本来也不知道,是玲玲发现的,她说是陈韩扬的。”

  我把目光转向丁玲玲,她脸上有些发红,说:“他那天扣子掉了,找我帮他缝上的,所以、所以我认识……”

  原来如此,既然有他的衣扣,那就好办了。

  我一把抓起陈韩扬的衣扣,对她们说:“你们在这里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就过来,记住,千万不要跑过来。”

  说完,我又看了一眼楚琪说:“你懂的?”

  楚琪一愣,脸上满是迷惑,却仰头说:“嗯,我懂……”

  我心说你就装吧,连我都没弄明白,你懂啥啊?

  不过她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会看着丁玲玲和王宇,只要他们不跑过来,我就有把握用这衣扣收起陈韩扬的魂魄。

  飞快跑回刚才的地方,我小心地把那枚衣扣放在陈韩扬魂魄的头顶,然后退了两步,紧张的看着他的反应。

  其实我心里琢磨着,这种时候应该念些什么咒语的吧?收魂嘛,小时候村里人就这样,什么天灵灵地灵灵,什么急急如律令,这个老君那个神仙的,可我想破了脑袋,也没记起禁忌笔记里面有这种口诀记载,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大约一分钟过去了,陈韩扬的魂魄却毫无反应,我不禁纳闷,按理说,这种身上穿的衣物扣子之类的东西,都是可以依附魂魄的,怎么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这扣子不是他的?

  不对,一定是哪里的步骤错了,但我却一时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回头看看,楚琪等人站在不远处,正疑惑又焦急的看着我。

  此时,陈韩扬的魂魄已经很微弱,她们是根本看不到的,可这也是我越来越焦急的原因,他的魂魄已经受伤,如果再不尽快回到体内,就可能永远回不去了,最严重的后果,就是魂飞魄散。

  我等不及了,上前蹲在陈韩扬身旁,小声地对他嘀嘀咕咕:“陈韩扬,我是来带你回去的,你还在等什么?再晚一会你小子就没命了,快点给我进衣扣里面去,要不然你以后就再也上不了学,泡不了妞,你不是学音乐的么,以后也学不成了,五线谱对于你来说,就剩下个休止符了……”

  说来奇怪,我这话还没说完,陈韩扬那略显呆滞的目光忽然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丝不安,随后,整个人就嗖的一下,钻进了那衣扣里面……

  呃,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记得看电视和书里说的,收魂都得画符念咒的,他这可倒好,我一句咒语也不会,就吓唬吓唬他,魂儿就收起来了?

  有意思,看来这禁忌师跟道士和尚就是不一样,什么咒都不用念,什么神仙佛祖都不用拜,唠嗑就行了,按照赵大叔的说法,这得叫话疗啊。

  闲话少说,我又小心地把衣扣拿了起来,仔细看了看,就见衣扣上面微微笼罩着一层白光,看来,这魂魄并不是钻进去了,而是依附在上面了。

  行了,这小子老实了就行,我把衣扣托在手心,双手虚合,把他的魂魄罩在手里,碰也不敢碰,颠颠的就跑了过去。

  几个人疑惑的看着我,纷纷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楚琪问:“你刚才在干吗?你手里这是……”

  我嘿嘿一笑:“甭问那么多了,我只能告诉你们陈韩扬得救了一半,别的话回头再说,现在,咱们得抓紧找到他的身体,对了,那衣扣你们在哪发现的?”

  我的话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谁也没多问,丁玲玲往旁边一指:“就在那边,咱们路过的地方,我们刚才见你跑进去,然后你……”

  我摇摇头制止了她继续发问:“听我的,现在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赶紧第一时间找到陈韩扬,不然他就没命了。”

  几个人吓了一跳,丁玲玲和楚琪的脸色都变了,眼神也慌了,王宇还算镇定,快步跑了出去:“我来带路!”

  关键时刻,这小子倒还行,我一言未发,匆匆的跟在他的身后往前跑去。

  我把双手凑在嘴边,低低念叨着:“陈韩扬,你小子虽然嘴巴臭了点,不过现在必须给我坚持住,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