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章 尸煞之毒

第四十章 尸煞之毒

  不一会,我们再次回到了刚才走过的地方,我记得,陈韩扬的脚印,就是在这里断掉的。

  王宇指着山坡说:“我们就是在这儿发现陈韩扬的衣扣的,楚琪说他可能掉下山坡了,但是这太陡了,太高了,没法下去,我们本想绕路找个捷径的……”

  “太陡了么?”站在山坡上,我往下看了看,嗯,果然,这里的枯草的确有被压倒的痕迹,而且看山坡下面的黄土地上,似乎有些凌乱。

  十有八九他是掉下去了,不过我目测了下,这垂直距离的确是有点高,而且很陡,大概,得有两层楼的样子。

  不过两层楼能难住我么?何况这陡坡下去后,就是一个缓冲的斜坡,而且全都是黄土,对我来讲,没什么威胁。

  唯一担心的就是手中的魂魄,我望着下面犹豫了下,四处看看,似乎也没什么更近一点的捷径了,如果要找到路径,恐怕又要耽误半天。

  “各位,我先跳下去,救人要紧,你们马上找个缓坡下去,咱们在下面回合,要是找不到我了,就大声喊。”

  说完,我不等她们答话,转过身去,鼓了鼓劲,纵身就跳了下去。

  身后传来数声惊呼,显然她们并没想到我会说跳就跳,楚琪在上面喊:“韩青天,你小心……”

  她话音未落,我的双脚就已经落地了,随即双腿一曲,团身在土地上打了个滚,卸去了下坠的力量,再站起身来,透过指缝看了看陈韩扬的魂魄,没事。

  我略略松了口气,现在,只要陈韩扬的确掉下了山坡,那他就已经算是救回大半了。

  往上面看了一眼,几个人正紧张地看着我,我对她们笑了下,示意我没事,楚琪对我伸出了大拇指,然后拉起丁玲玲和王宇,就往旁边跑去,找捷径去了。

  这足有六七米高的距离,她们还是不敢跳的。

  回过头来,这山坡下只是一片黄土坡,稀疏的有几棵矮树,满地都是枯草,我不禁皱起了眉,如果说陈韩扬从这掉下来了,而且他已经处于失魂状态,那么按理说,应该就在这下面才对,怎么我却看不到他呢?

  定了定神,我迈步往前面走去。

  这里枯草倒伏,黄土凌乱,我越往前走,越是觉得陈韩扬应该就在这里,难道他尚存一丝意识,一路挣扎着往前爬,想要求救?

  大约走出二三十米,我终于有了发现,就在前面一处土丘上有棵较为高大的树,树下,似乎趴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太好了,这多半就是陈韩扬了。

  我很是兴奋,趟着枯草就跑了过去,到了近前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这家伙,撒个尿都能把魂撒丢了,现在还趴在这山坡底下半死不活的,也算是个倒霉蛋了。

  低头看看,陈韩扬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看着就跟个死人似的,我扒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很吓人,眼眶里是白色的,这是丢魂的明显征兆,我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鼻息,很微弱,摸了摸胸口,略略起伏,搭了搭脉门,心跳缓慢。

  还好,只要他还有生命体征就没问题。

  我赶忙把那枚依附着他魂魄的衣扣放在他的头顶百会穴位置,这里是天门,魂魄的出入口,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这家伙一会就能醒了。

  接下来,顺利得很,那闪烁着白色微光的衣扣很快就恢复了原状,而陈韩扬的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我再扒开他的眼皮一看,嗯,黑眼仁出现,证明魂魄回来了。

  呼呼,我终于长出一口气,翻身跌坐下来,这可真是够紧张的,回想刚才的一幕一幕,简直就是惊心动魄,虽然是大白天,可那刺激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半夜见鬼,甚至还要更惊险。

  看了看陈韩扬,这家伙还是紧闭着眼睛,毫无反应,不过这也难怪,刚回魂的人,需要一段恢复过程,刚才的经历对他来说,其实就和一场噩梦差不多,等他醒来,说不定还会记得一些内容。

  但是我还有个问题想不明白,他魂儿都丢了,是怎么在掉下山坡后,还爬出这么远的呢?而且还是规规矩矩的躺在树下,看起来,倒像是被人拖到这里似的。

  因为如果要是他靠着残余的意识挣扎爬动,那多半会昏迷在草丛里,黄土地上,不可能爬上这地势较高的土丘,而且从姿势和衣服上的痕迹来看,也完全不像挣扎过的样子。

  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陈韩扬,我心中升起个老大的问号,这次事件,看似偶然,但,却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呢。

  大约五分钟后,楚琪王宇等人终于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我站起挥手,又指了指树下,示意我已经找到了陈韩扬。

  三个人先后跑了上来,一见陈韩扬,不约而同的大大松了口气,丁玲玲却紧张地问:“他……他怎么了?”

  我摊摊手说:“丢魂了,好不容易才找到,再等一会就应该醒了,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丢魂了?”楚琪上前也像模像样的扒了扒他的眼皮,点头说:“嗯,还真的是已经没事了,韩青天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刚才你拿那个扣子,莫非就是给他招魂?”

  这小妮子果然是懂一点,看来她跟我说的,她二舅姥爷是阴阳先生的事,多半是真的了。

  “这个事说来话长,你们先说说,刚才我跑出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会又走回老地方,还找到个扣子?”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反问起来,楚琪说:“还说呢,刚才都吓死了,你跑了之后,我们本想追过去,可谁知突然就起了雾,你和陈韩扬都失去了踪影,我们也晕头转向的不知道路径,就胡乱往前走,结果越走越迷糊,稀里糊涂的就出了那个树林,回到了来时的路上,就这么无意中发现了地上的衣扣。”

  丁玲玲接道:“是啊,我们找到扣子,就怀疑陈韩扬掉下了山坡,但是又找不到路径下去,就继续往上走,结果走了没多远,楚琪说林子里恐怕闹鬼,担心你,说要兵分两路,她去树林里找你,我和王宇去找陈韩扬,我们没同意,正说着呢,那雾就散了,然后就看到了你,然后……你就都知道了。”

  王宇也说:“是啊,要不是楚琪非说要去找你,我们商量的时候耽误了一会,恐怕就不会看到你了。”

  楚琪脸上有些发红,嗔道:“你们俩什么意思嘛,陈韩扬出事了,和韩青天出事了,不是一样的嘛?两个都应该救,我又没说只救韩青天,不管陈韩扬了。”

  丁玲玲嘻嘻笑道:“哎呀,我们又没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解释呢?”

  “谁解释了嘛,我只是说说而已……”

  我看了看楚琪脸上也有点不自在,不过我倒没想太多,旁边还躺着个昏迷不醒生死不知的呢,哪来的心思开玩笑?

  “别闹了,这陈韩扬怎么还不醒?”我打断了她们,皱眉望着陈韩扬。通常来讲,魂魄归体了,一刻钟之内就会醒来,这眼看着都过去快半小时了,他怎么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对,他不是刚才那副样子了!

  我忽然跳了起来,惊讶地看着陈韩扬,就发现他的脸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几块黑斑!

  这黑斑大约有铜钱大小,黑里透紫,形状不怎么规则,遍布了他的脸颊和额头,还有脖颈的位置。

  几个人被我突然跳起来也吓了一跳,随之一看,也都懵了,丁玲玲吓的脸色都白了,带着哭腔喊:“他、他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像是中毒了……”

  中毒了?我心中一动,她说的似乎有点道理,我忙又抓过陈韩扬的手臂,一看,他的手背上也出现了几点黑斑,但是脱了他的鞋,腿脚上面却是没有。

  再仔细观察,我就明白了,他果然是中毒了,因为在他的脖子和手背上,我赫然发现了几条抓痕,甭问,这一定是那个山魈抓的。

  这下糟了,禁忌笔记里面对此有记载,山魈本是死人的怨气聚集所化,初成型时正是以死尸为食,本身带有尸毒,再经过后期的修炼,吞噬怨气,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形成了尸煞之毒,这种毒比普通的尸毒更加厉害百倍,如果不及时祛除,就会从伤口的位置快速溃烂,只要三五天的功夫,人就别想活命了。

  陈韩扬的伤口位置,更加是不好,手背上的倒可以拖延几天,但是脖子上的却连一天都耽误不得,那可是致命要害。

  我心思急转,沉声问楚琪:“我们预定的旅馆在哪里,离这里多远?”

  楚琪也慌了,想了半天才说:“咱们得原路返回,下山后,山下有出租车,再到远处的镇子上,才到咱们的旅馆。”

  我皱眉道:“怎么那么远?为什么不找个近点的。”

  楚琪说:“这已经是最近的了,附近只有村庄,没有旅馆啊,那个镇子离山下的路就几公里,其实也并不远……”

  我想了想说:“那个镇子也许不远,但是咱们下山太远,尤其还要背着陈韩扬,等咱们下山到了镇子,恐怕天都黑了,再说,那里也未必能有人救得了他。”

  其实我知道,我们不能去镇子上,因为一旦到了镇子上的旅馆,人家一看这种情况肯定会拒绝我们,或者报警,或者让我们直接送医院,那样就麻烦更大了,因为陈韩扬这个样子,别说一个镇级医院,就是去了市里都没用。

  我站起身,望着山下的袅袅炊烟,断然道:“咱们不去镇子上了,听我的,马上就近下山,否则,陈韩扬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