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一章 夜宿山村

第四十一章 夜宿山村

  没人反对我的意见,或者说,他们早已经吓的没了主意,就这样,我背起陈韩扬,沿着他们刚才找到的小路,爬了上去,然后一起回到了刚才野餐的地方。

  不知为何,走近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看着那块仿佛仍然摇摇欲坠的石头,我好怕当我们走下山坡的时候,辛雅已经不在原地了。

  因为,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变故实在太多了,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为之。

  当我走过望月石,看到站在枫林旁的辛雅时,一颗心才落了地,看来我这预感却是不准,辛雅安然无恙,也没有离开。

  我们跑下去拿背包,辛雅竟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看了陈韩扬一眼,淡淡的问我:“他没事了吧?”

  她这话的意思,好像她早就知道陈韩扬会出事似的,我们都愣了,但却谁也没说话,我勉强笑了下说:“大概还有半条命,到底会不会有事,现在还难说。”

  她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背起了背包,又看了我一眼说:“你小心一点。”

  我还能说什么呢?辛雅的古怪人人皆知,今天我也算是领略了。我苦笑一下,跟在探路的王宇身后,和大家一起,小心地往山下走去。

  山脚下,是一片村庄,我们幸运得很,这片枫林中就有一条下山的小路,曲曲折折走了大约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就已经走出了枫林,前方的路更为开阔,虽然仍是羊肠小道,但却是一直通往山下的村庄了。

  又走了二十分钟,我们几个终于走出了大山,道路两旁是一片片收割后的庄稼地,一条蜿蜒小河围绕着一座村落缓缓流淌。

  当我们出现在村口的时候,几个玩耍的孩童先发现了我们,随即,整个村子就沸腾了,因为他们还没有见过,从这山上下来的人,居然会受这么重的毒伤。

  此时此刻,陈韩扬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扒开衣服,胸前满是黑斑。

  甚至,他脖子上的抓痕,也流出黑色的血来。再一摸额头,滚烫滚烫的。

  我们很快被送到了村长的家里,这是个只有二十多户的小村庄,以姓为名,叫做严家店,村长也就是族长,是村里年龄最长的人,两鬓全白,但声音洪亮,腰板挺直,满面红光,见到我们的情况后,忙召集村里的老人们,一起讨论如何救治。

  但是,在山下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们,也都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毒,甚至有人疑惑的说,这山上毒虫毒蛇不多,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于是就开始盘问起我们的来历。

  我们顿时无语,这是把我们当成不法分子了?幸好楚琪和王宇都带了学生证,陈韩扬的身上也有,又给他们看了我们的写生画作,这才打消了他们的怀疑。

  只是经过几个号称有着丰富经验的人再三查看后,都说这学生的命怕是保不住了,并问我们究竟是怎么出的事,我想了想,只得实话实说,因为我也没有这种事情的经验,虽说知道应该给他祛除尸煞之毒,大概的方法也知道,但是此时如果没有这些村民的帮助,我什么都做不了。

  于是我告诉他们,是在山上被一个怪猴袭击,才导致这样,那猴子袭击人之后就跑了,追也追不上。

  几个村民面面相觑,那个老村长更是紧锁眉头,想了半天才缓缓对我们说,那东西怕是个厉害东西,搞不好,是山鬼。

  我不由惊讶,究竟是山魈,还是山鬼?

  他解释道,这山鬼,其实就是山魈,古时候,这东西因为长相奇怪骇人,所以也被叫做山鬼,传说他们村子里在很久以前,也曾发生过山鬼抓人的事情,甚至还有山鬼抢小孩的,但是现在城镇化建设很普及,沿山一带都修了公路,游人也多了,这山鬼的事情,早就已经绝迹了,怎么今天又突然出现了呢?

  我心里自然也是奇怪,但此时不是研究山鬼怎么来的这个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救人,于是我询问老村长救人的方法,他却一个劲摇头,又问在场的人,谁也不知道,最后,老村长说,要派村里的车,送我们马上去市里的大医院。

  楚琪等人都表示同意,我却是反对的,我的理由是这里距离市里太远,中毒的人不宜颠簸,否则血液循环加速,会更快致命。

  其实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那些所谓的大医院,未必能治得了这个,搞不好,怕是只会耽误时机。

  众人又提别的意见,但所有的方法都被一一否决了,这时,我才装着惴惴不安的样子说,我老家有个秘方,但从来没试过,不如,让我试一试?

  我选择在这时候才说出来,是怕没人肯听我的,虽然楚琪辛雅她们现在都是听我的,但在人家的村庄里,我们只是几个孩子,我说的话,未必有人会听,但现在当所有的方法都不可行的时候,毫无疑问,我的秘方就成了唯一可以试一试的办法。

  不得不说,这些村里人很是热心,我的办法一说出来,老村长马上就派人去采办材料,甚至连费用都没跟我们提,这让我们都很是感动,比起时下道德丧失的某些城里人,我是从心眼里佩服敬重这些淳朴善良的山里人。

  我要用的材料很简单,需要采购的仅有人参花这一种药材,再就是糯米,这是很多人家都有的东西,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人参花和糯米都摆在了我的面前,我又让人找来了柳树枝,这就算齐了。

  没错,只需要这三种材料,大家都知道,人参属阳,是祛除阴气的好东西,但人参阳性太强,反而不好,因此只用人参花。而糯米本就有拔阴毒的功效,这两种东西配合,自然就能够祛除陈韩扬体内的尸毒了。

  这里要说一下,小米其实也有拔阴毒的作用,但糯米对尸毒似乎更加有针对性一些,所以这里应该用糯米,而非小米。

  当然,这些都是禁忌笔记里面的内容,我也是照葫芦画瓢而已。

  接下来,我把这人参花和糯米混合在一起,捣碎,用柳树枝的火去焙烤,再加水,一直到化掉,成了糊糊状的东西,然后用这个敷在陈韩扬的伤口处,就算是大功告成,其它的,就要看功效了。

  禁忌笔记里面记载,按此法,三天可痊愈。

  不过我看剩余的药糊还挺多,索性把他的衣服拉开,身上长了黑斑的地方都涂抹上了,忙活得我是满头大汗,折腾到天黑,这才算是完事。

  我们大家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我更是紧张,因为这是我唯一知道的办法了,如果这样还不行,那就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但愿,你小子命大吧。

  村里人给我们安排了住处,晚饭,而且分文不要,我们已经感动的不知说什么是好了,于是,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了村里,就在老村长家的闲屋,左右各一间,我和王宇住东屋,守着陈韩扬,辛雅、楚琪和丁玲玲住在西屋,中间只隔着一间厨房。

  但我们哪有心思休息和睡觉,一直守到了晚上九点多,陈韩扬脸上的黑气,似乎退了一点,就连那伤口的黑血也不再流了。

  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如果下午把他送到了医院去,怕是这时候就要下病危通知书了。

  陈韩扬虽然还没有醒来,那黑斑也并没有消除,但神情已经安详许多,虽然还是有些发烧,但也已经没那么严重了。

  我们不禁都松了一口气,楚琪她们看着我的眼神都仿佛带着崇拜,只有辛雅的目光还是那么淡然,就好像,世间的一切事都不放在心上似的。

  十点,我和王宇劝女孩子先去睡了,她们毕竟体力上不如我们,在山上折腾了一天,再熬夜的话,肯定坚持不住的。

  西屋的灯终于熄了,我和王宇坐在床边,守着躺在那里的陈韩扬,忽然觉得这小子真是他娘的幸福,我们这拼死拼活的把他救了,又从山上背了下来,一路走到村里,又给他熬药疗伤,简直是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身板差点没累毁,结果他是一无所知,俩眼一闭,就等着被人伺候了。

  王宇听我这么一说,忍不住也笑了,他说你要羡慕他,不如跟他换,让你满身黑气的躺在这死活不知,你肯不肯?

  我笑骂道,如果这个龟孙能有我这本事,我也愿意躺在这,多他娘的舒服啊,还有妹子惦记关心着,现在可好,我估计咱们俩今天晚上谁也甭想睡了。

  我们俩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很快,他就睡着了。

  我无奈,刚说完谁也甭睡了,他就睡着了。无所谓了,就让他睡吧,大不了等我困了的时候再叫他,俩人轮流守夜,也不错。

  但这种时候是最枯燥不过的,没有消遣的东西,没有聊天的对象,也没有个电视,简陋的屋子里,只有那么一盏昏黄的灯光,在始终陪着我。

  王宇很快打起了呼噜,连陈韩扬都微微有了鼾声,我不由暗骂,这个家伙,折腾了老子一天,你还有心思睡觉?

  又坚持了一会,我终于也是倦意来袭,越来越挺不住了,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

  眼皮一个劲的打架,我觉得我已经不行了,伸手就想去拍王宇,叫他来换我守夜,但这一巴掌还没拍下去,就听见西屋的门,吱呀一声。

  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