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二章 死神的脚步

第四十二章 死神的脚步

  我一下就精神了,这大半夜的,是谁出来了?

  透过墙上的小窗,我依稀看清了,那个悄悄从西屋走出的身影,正是辛雅。

  我心中一动,她是来看陈韩扬的?还是,来看我?

  却见她面色忧郁,低垂着头,并没有往我们这边走过来,而是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

  奇怪了,这大半夜的,她要去哪?

  对于辛雅,她给人的感觉始终有点神秘莫测,尤其此时此刻,已经午夜十二点了,在这陌生的小山村里,她又出去做什么?

  我决定跟上去。

  回头看了看陈韩扬,这小子看起来屁事都没有,又看看王宇,也是睡得正香,嗯,还是不叫醒王宇了,免得多生事端。

  我轻轻的推开屋门,也走了出去,院落里,满地星光,在大门口的位置,一个黑影一闪就消失了。

  我知道那就是辛雅,忙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今天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有着什么秘密。

  整个村庄早已经陷入沉睡,连一户亮灯的也没有,四处都黑漆漆的,天边又是残月,不得不说,在这样的场景里,辛雅一人独自走出去,想想还真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我跟着辛雅,沿着村中的土路,一直往前走去,但看她走的方向,正是大山的方向。

  那也是我们下山的方向,她要做什么?

  辛雅身形飘忽,却走的并不快,我生怕被她发现,于是远远的缀在后面,反正这里地势开阔,只要盯准了她的身影,就绝对不会跟丢。

  很快,她就走到了村头,前面就是上山的路,但她身形突然一转,并没有上山,而是往村子右侧走去。

  这就更奇怪了,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这村子,怎么看她的样子,却好像对路径很是熟悉?

  我快步追了上去,绕过村口,辛雅的身影又出现在前方,还是那副样子,低垂着头,走的不紧不慢,就好像在思索什么心事一样。

  又往前跟了百米左右,前面忽然传来流水的声音,不大,但在这静夜里足以让人分辨得出。

  我忽然想起来了,这应该是那条绕村的小河,难道辛雅是要去河边?

  正思索着,那条小河就出现在了前方,流水潺潺,星光点点,辛雅停了下来,站在小河边,怔怔的望着远方发呆。

  她是在等人么?还是,只是出来散心?

  我站在她的身后几十米处,一棵大树旁边,却连大气也不敢喘,纳闷的盯着她的背影,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或许,她的秘密在今晚就会被我无意中解开。

  良久,辛雅一动未动,她就那么孤独地站在那里,河边的风掠起她的长发,在黑夜中飘扬,就像,一座来自于亘古的雕像。

  又是良久,我觉得我快要忍不住想冲出去了,时间大约已经过去了半小时,她却就那么站在那里,不动不说话,有那么一个刹那我简直都产生了错觉,觉得那只是一棵河岸边的柳树。

  我暗暗心想,你老人家也太有耐心了,好歹也自言自语几句,让我听一点秘密好不好?

  正在这时,辛雅却忽然幽幽的开口说道:“你说,我真的是个不祥之人吗?”

  我心中一惊,这是跟谁说话呢?

  我没敢吭声,身子却往树后又藏了藏,但她稍停顿了片刻,又说:“韩青天,你真的能够帮助我吗?”

  我有点懵了,她这是自言自语,还是已经发现我了?

  我还是没有动,先弄清情况再说,而且听她这句话的意思,似乎已经开始相信我了。

  辛雅又在说话:“我知道,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不祥之人,你也只是对我好奇是么?今天发生的事,虽然谁也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认为是因为我,才出的事,可是,如果你们当时听我的话,不到这山里来,那就不会出事了,但是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你们只会认为我是乌鸦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恶毒诅咒,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是激动,我不禁呆了,想不到她沉静似水的表面之下,却也有着如此激烈的心思,但是她说的不对,我从来都没有那么想过,我觉得,如果她是恶毒诅咒,那干嘛还要说出来提醒和警告我们呢,我一直都认为,这只是她的一种特殊的预知能力,但是这个世界上,多数人对此是不信的,因此,才会造成这种后果。

  我有些忍不住想要跳出去了,我想要告诉她,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愚昧,她更不应该那么孤独,她的特殊能力,是可以帮助别人的,那是她的骄傲,而不应该成为她生命中的噩梦。

  她却还在自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究竟我要怎么做,才会让大家都能接受我,有的时候,我并不想去说出来,可是我做不到,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出事,而我却装作不知……我一直在试着改变这注定的命运,改变那即将发生的不幸,可是我最终发现,原来我什么都改变不了,无论怎样,要来的始终要来,该走的终究要走,难道,难道是我错了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身子却开始发起抖来,忽然,她猛的转过身,向着我藏身的地方,幽幽地说:“韩青天,你说,是我错了吗?”

  我再次心惊,原来她真的早就发现我了,我只得缓缓走了出去,看着她说:“不,你没有错,错的只是那些愚蠢的人们,他们原本可以避开不幸,但是……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后面的,你又是怎么预知到那些灾难和死亡的?相信我,我是真诚的想要帮助你,我和那些人并不一样。”

  她静静的看着我,目光中带着一丝忧郁,缓缓道:“你本不应该救他的……”

  “什么?”我吃惊地问,她是说,我不应该救陈韩扬么?

  她却没有回答,目光移向远方,沿着那闪着银光的小河,就像,在追忆着曾经的过往。

  “小时候,我的家乡也有这样一条小河,蜿蜿蜒蜒,很美。可是我出生的时候,妈妈就难产去世了,别人都说,是我克死了妈妈。八岁那年,我带着弟弟去河边洗衣服,他在石头上玩,后来,就被河水冲走了。继母和爸爸大吵一架,说我是丧门星,然后就离开了我们。十三岁,我预见到了爸爸的车祸,那天早上,我求他不要去上班,可爸爸发了火,还打了我,后来……我就只剩下了一个人。”

  辛雅的声音空灵而又遥远,听的我有些心痛,原来,她和我一样,从小就是一个不幸的人。

  “再后来,我就开始了一个人的住校生活,叔叔一家不敢收留我,爸爸的抚恤金也只够支付我的生活费和学费,在校园里,我沉默寡言,什么都不敢乱说。但还是被人知道了我的事,所有人都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这一切,我都默默承受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直到去年,我再次预见到了两个朋友的死亡,我迫不及待的告诉了她们,我本以为,她们是我的朋友,她们应该相信我,可是,她们的表现却是很愤怒,很不屑,在她们看来,我的反常,只是出于对她们的嫉妒,因为,她们家境都很好,我却是个没人管没人要的孤儿,是个野孩子。”

  辛雅说到这里再次转向我,像是自语,又像是发问:“可是,我只是想要帮助她们,我想要救她们,为什么,为什么反而却成了我的错?”

  我不由叹了口气:“今天在车上的时候,你明明也预见到了会出事,却没有坚持下去,应该就是怕自己会失去这最后的几个朋友吧。”

  辛雅的眼角已有泪光闪烁:“不,这并不是原因,而是因为,我忽然觉得,命运注定了的事情,是不会因为有人预知而发生改变的,从小到大,我曾经几次试图阻止悲剧的发生,却没有一次成功的,最后的结局永远都不会改变,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别人的不幸,还是我的不幸,韩青天,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沉默了,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种事情,但是,我有我的原则。

  “辛雅,我懂,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偏偏无力阻止,那种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人走向死亡和不幸的痛苦纠结,我完全理解,但我觉得,你不应该从此放弃希望,放弃自己,就像今天,陈韩扬原本必死无疑,但是我们一起努力了,说不定就能把他救回来,辛雅,你以前做的都是正确的,你所缺的,只是一个能够帮助你的人而已。”

  辛雅看着我,眼中仿佛升起了某种叫做希望的东西,但却还是转过了身,叹气道:“但是我不知道,我们的努力,会不会只是徒劳的,那最终的结局,又是否会真的因此而改变呢……”

  我不解道:“你的意思是说,陈韩扬很可能还是活不成?”

  辛雅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你知道,我今天晚上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么?”

  我愣了下:“你难道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出来散心的么?”

  她忽然笑了,那笑容在黑夜中,显得是那么的凄美,她望着脚下的河水说:“我来这里,只是想要证明一件事---我是否真的能阻止死神,还是,只拖缓了它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