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三章 水鬼

第四十三章 水鬼

  辛雅的话,让我泛起阵阵寒意。

  我不明白,她这话的含义,她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并没有解释,抬头望向不远处河岸边的一块青石,淡淡道:“她应该快来了。”

  “谁?谁快来了?”我完全不理解她的意思,死神吗?

  她却自顾说道:“其实,我曾经成功过一次,那是一年前,我把我的体温弄的很高,我说我病了,需要人帮助,让她不要去郊游,她同意了,她帮助了我,所以,她现在还活着。但是今天,当我看到这条小河的时候,我知道,或许我们并没有逃出死神的魔掌,仅仅是爬到了它的指尖,只要它的手轻轻一勾,我们就会再次陷入万劫不复。”

  她的话,总是那么飘渺,那么虚幻,我不得不费些神去思索,她说的那个她,到底是谁?

  我们再次沉默了,黑夜中,我凝望着她,就像看着一个永远猜不透的谜。

  她忽然望向了远方,说:“她来了。”

  前方的河岸前,果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影绰绰的,看不大清,但能分辨得出,那是个女人。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都不知道,谁会先来。”辛雅怔怔的望着那个人影,叹了口气。

  借着河边的微光,我看清了那个人,心顿时抽搐了起来。

  那竟然是和我们一路同行的丁玲玲。

  黑夜中,她也披散了头发,缓缓的从河岸另一头走来,神情恍惚,目光呆滞,我和辛雅就在她面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她却视若不见,就那么一步一步的,离河岸越来越近。

  转念间,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她要跳河!

  “快,阻止她!”

  辛雅的叫声中,丁玲玲的脚步已经踏上了那块石头。

  我心中一沉,飞步跑了过去,大喊道:“丁玲玲,你快下来!”

  她仿佛听到了我的呼喊,缓缓转过了头,表情木然的看着我,就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一样。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只觉脑中嗡的一下,她这是妥妥的邪灵附体。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去抓她的手,却还是晚了一步,她木然看着我,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表情,嘿嘿地笑了起来,下一刻,仰身跌入了河流之中!

  糟了!

  我一下抓空,手指从她的指尖滑过,眼睁睁看着她就那么跌入河中,我顿时急了,想也没想的一步踏上石头,伸手再抓!

  一股重力从手臂传来,这一次,我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不由一喜,只要拉住她,就好办了。

  “丁玲玲,你回来,你不属于那条河,你快回来……”辛雅伏在石边呼唤,丁玲玲半个身子已经浸在河中,只有上半身和一条手臂被我拖住,却仍然诡异的傻笑着,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我们,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样。

  我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把她拉上来,在我看来,她是比较瘦弱的,至多不超过一百斤,可是我没想到,不知为什么她的体重却好像超过了两百斤一样,死沉死沉的,我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她的身体却依然缓缓的坠落。

  渐渐的,她的手臂在脱离,在滑落,辛雅想要帮助我一起拉着她,可是我的身体已经探出石头一半,辛雅根本无法帮助到我。

  难道水下的力量会这么大?还是说,丁玲玲现在完全是无意识状态,所以导致她的体重超常?

  不对,这恐怕不是真正的原因,她的手臂在持续的滑落,很快就到了手腕的位置,就在这一刻,我忽然看到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残酷蔑视的目光,仿佛在告诉我说:她死定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那个附在她身体上的邪灵在作祟!

  我想到了禁法,虽然我现在无法写出禁咒诀,但是,我刚才情急拉住她,刚好用的是右手。

  我尝试着让自己迅速回到白天在林中的癫狂状态,意念中,那满眼的红。

  很快,刺痛的感觉再次传来,我眼睁睁的看着,血玉扳指下,一缕鲜血缓缓流出,沿着手指向下,流向丁玲玲的手腕。

  我已经知道,我的血不同寻常。

  果然,当我的血流下的时候,丁玲玲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变得惨白惨白,连那诡异笑容也顿时消失了,目光中充满了惊恐,眼见着,丁玲玲的眼睛往上翻,身子猛的一挺,人就随即昏迷了过去。

  下一刻,一缕轻烟从她的头顶飘出,缓缓散在了夜风之中。

  我不由大为惊讶,我的血竟然这么管用?简直就是鬼魂克星,邪灵杀手啊。

  看着丁玲玲不动了,整个人软软的垂在河中,我知道,那邪灵已经跑了,或者,已经被我消灭了。

  “辛雅快帮忙,拉我们上去。”

  丁玲玲昏迷了之后,还是挺沉的,我没有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么夸张,凭着一只手都能把掉下悬崖的人拉上来,尤其在身后没有任何借力点的时候,单靠一只手的力量,我不可能把她拉上来。

  辛雅在后面拉住了我,我们一起用力,一点点的把丁玲玲从河中拖了出来。

  很快,丁玲玲的手臂出来了,上身也出来了……

  我咬紧了牙关,坚持着不让自己已经酸麻的手松开,另一手撑着石头,用力,再用力……

  终于,她大半个身子都拖出了水面,仅有两条小腿还浸在河岸下的水中。

  我大大的松了口气,手上的劲也不由松缓了,正要换个手拉她,却在这时,河中猛的水花翻搅,不知什么东西突然抓住丁玲玲的脚腕,我只觉一股大力涌来,一下子没抓住,丁玲玲竟又重新被拖进了水中!

  这一下猝不及防,我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丁玲玲的整个身体就已经没入了水中,只剩满头长发还飘散在水面之上。

  辛雅一声惊呼,我也发狂了,老子努力了半天,竟然被不知什么个东西偷袭了?去他娘的死神,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你这死神长的什么鸟样!

  我二话没说,爬起来就跳进了水中。

  河水下很是黑暗,没有丝毫光线,但我的血玉扳指刚好闪烁着血一样的红光,让我勉强能够在水下看清一点点东西。

  丁玲玲的身体就在眼前,我一把拉住了她的头发,用力往回拖,这是救溺水之人的准则,不能抓手,只能抓头发或者衣服,要么就是腿脚,不然就会被溺水的人一起拖入水中。

  但水下分明有一股力量,在和我作对,那力量很大,我渐渐有点力不从心,再加上光线实在太暗,我根本看不清下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片刻后,我非但没能把丁玲玲拉出水面,反而随着她沉了下去。

  我的心头开始发慌,只觉胸口的气息越来越少,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小,无论怎么拼命上升,却都是无济于事。

  难道只能放弃了么?

  不,绝不!

  我发起狠来,心中暗想,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看看这水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松开了丁玲玲的头发,猛的掉头向下潜入。

  很快,我就来到了水深处,借着血玉扳指微弱的红光,我看到了,丁玲玲的下方,隐约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物体。

  就是那东西了!

  我紧紧握着血玉扳指,刚才的那股刺痛感,早已经麻木了,但在这水下,我知道,血是止不住的,这就是我唯一的武器。

  越来越近了,我大约已经能看清一些,那个正拖着丁玲玲的东西,似乎是个人形,身上好像长满了黑毛,在水下的动作迅捷得很,但可能由于拖了一个人,下沉的速度慢了些,很快就被我追了上去。

  黑暗中的河水突然搅动起来,我一下子看不清眼前的情况,正要往旁边游去避开这股激流,却额头一痛,有血流出的感觉。

  不好,头上受伤了,我顿时心头一惊,额头上迅速变得麻木起来,鲜血扩散,很快,我的眼前就变得一片血红。

  我正慌乱,却说来奇怪,河水被染红后,我反而居然能够看见前方的情形了,就像白天的时候一样,血色之中,在我的正前方,一只似人似猴的怪物出现在眼前。

  看到这东西,我立刻就想起来了,这不是白天袭击陈韩扬的那只怪猴,山魈吗?

  不,不对,我仔细看就看出区别来了,这只怪猴,体型稍小一些,嘴脸也比那只山魈要丑怪得多,浑身虽然也披着黑毛,但明显没有那只山魈浓密。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一只水鬼,俗称水猴子的东西!

  我忽然一阵胸闷,知道耽误不得,看这怪猴在抓了我一下之后,似乎已经觉得我没有威胁了,又游过去抓丁玲玲的双脚,它却不知我在血色中反而看见了它,我不声不响的潜了过去,却装作下沉的样子,在来到它身后不远的时候,狠狠一拳捣了过去。

  这怪猴一心只想抓丁玲玲进水,估计是没想到我还有力量反击,被我这一拳打了个正着,只听水中发出一声闷响,这怪猴被击出老远,而且好像这一下伤的不轻,身体在河水中一阵激烈翻腾,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死死的盯着我,我做好了继续战斗的准备,但却没想到,它只看了我片刻,就转过身,往深处潜入,渐渐的不见了。

  我紧盯着它消失,只觉身上的力气在不断的流失,而且开始头晕眼花起来,我不敢耽搁,看准了丁玲玲的方向,一把捞住她的头发,奋力向上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