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四章 “三道杠”

第四十四章 “三道杠”

  “哗啦……”

  水面分开,新鲜的空气争先恐后钻进肺里,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把丁玲玲拖上了岸边。

  辛雅立刻冲了过来,我们查看了一下丁玲玲的状况,马上做起抢救,一起把丁玲玲放在那块石头上,头部倒悬,我则双手交叠,对她进行按压背部控水。

  “辛雅,你跟她熟,现在马上跟她说话,反复的说,告诉她,她还没有死,让她赶紧回来,就说她妈来看她来了。”

  辛雅听了我的吩咐,有些愣了下,不过还是立即照做,她蹲在丁玲玲的身旁,不住地在丁玲玲耳边说:“玲玲,你还没有死,快点醒过来,我们都在等着你一起回学校,你的妈妈也来看你了,玲玲,你还没有死,快点醒过来……”

  我让辛雅反复的叫她,一是为了招魂,如果丁玲玲的魂魄掉在了河里,那现在听到呼唤就会回来。二是为了驱赶小鬼,因为我不确定现在丁玲玲的身体里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这么一叫,如果有小鬼的话,它就会以为人还没死,就会悻悻的离开,那么人就一定会得救了。

  我们俩一起努力折腾了半天,丁玲玲才终于哇的一声,吐出水来。

  我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手上却加了劲,辛雅看着丁玲玲慢慢的好像有了意识,也显得很是高兴,对我伸出了大拇指。

  我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看着辛雅那发自内心的喜悦,我知道,她现在应该终于会相信我了。

  片刻后,丁玲玲好像恢复了意识,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我和辛雅,声音微弱的说道:“我、我这是在哪,你们怎么都在……”

  我笑着对她说:“你现在是做梦,我们还在小山村里,接着睡吧,等你一觉醒来,我们就回学校了。”

  “哦,原来是做梦,那好吧,记得叫我起床……”丁玲玲头一歪,又昏迷了过去。辛雅吓了一跳:“她怎么又昏了?”

  我摆摆手说:“没事了,这个昏跟刚才的两码事,咱们赶紧把她弄回去,你给她换换衣服,别着凉了,她现在神魂不宁,万一着凉发烧,那就麻烦了。”

  辛雅连连点头,看着我的眼神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她问我:“韩青天,刚才水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怎么懂的这么多?”

  我苦笑:“没啥,就是个水猴子而已,我其实也不太懂,就是爱看书呗……”

  她目光烁烁的看着我,就像是想要把我看透似的,我笑问:“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现在是不是特崇拜我了?”

  她的脸上红了一下,并没说什么,目光游移,却看向了丁玲玲,脸上又转为忧色:“你还有力气背得动她吗?”

  身为一个爷们,我好意思说背不动么?虽然我现在的确是筋疲力尽了,我鼓了鼓劲,点头说:“没问题!”

  她帮着我一起把丁玲玲背了起来,看着我说:“你小心点。”

  我心中感慨,这四个字,她貌似在山上也对我说过,但那时是冷冰冰淡淡然的语气,现在却是满含关切,语调虽然还谈不上温柔,但是关心已经溢于言表。

  记得有一个故事中说,骄傲冷漠的男人,就像一只永远盘旋在高空的苍鹰,俯瞰着大地,他们总会停留在无人能到达的顶峰,只有当遇到敌人的时候,才会展开他们有力的双翅,猛烈的扑击。

  而孤寂美丽的女人就像一座永不融化的冰山,矗立漂流在冰冷的世界,从不理睬世人的仰望,只有遇到最炽烈的火焰,才会露出她们隐藏在冰冷之下的热情和温柔。

  我悄悄在想,辛雅,是否就是故事中的那座冰山呢?

  我们很快回到了小屋里,左右看看,不由哑然失笑,我们两人在外面惊心动魄的折腾了这么久,他们几个却没一个有反应的,都睡的正香。

  这样最好不过了,我把丁玲玲放在了西屋,吩咐辛雅帮她换衣服,然后用被子盖好,出出汗,明天多半就没事了。

  但辛雅却傻了眼,我们出来的时候只说是在外面过一夜,甚至连睡衣都没带,哪有换洗的衣服?无奈,她只得把丁玲玲的衣服脱了,晾在了外面,再用厚厚的被子把丁玲玲裹了起来,然后,她就那么守着丁玲玲坐了一夜。

  当然,换衣服这段的具体情况我就没看见了,我本也想学着她一样,守着陈韩扬也坐一夜,万一再出什么意外,好能及时发现,但我没想到自己实在是太疲倦了,竟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确切的说,我应该是被丁玲玲的尖叫声吵醒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拔脚就往西屋里面冲,辛雅却刚好慌慌张张的从外面拿衣服回来,见我要冲进去,及时的把我拉住了,随后进屋,砰的一声紧紧关闭了房门。

  我这才恍然想起,昨天晚上丁玲玲没穿衣服的事,不由一阵尴尬,这要是真冲进去了,我的天,我就真成了流氓了……

  悻悻的回到东屋,王宇也醒了,抓着蓬乱的头发问我昨天晚上没啥事吧,我看了他一眼,心说就你这样的,睡着了让人抬着扔河里估计都不知道。

  我跟他说什么事都没有,然后又看了看陈韩扬的情况,这小子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之后,现在明显已经好多了,脸上的黑气消了,黑斑也淡了,呼噜打的比王宇还销魂。

  好吧,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有福之人啊,我心头苦笑,王宇却突然指着我的额头说:“哎呀,你什么时候也受伤了?”

  我这才想了起来,昨天晚上被那水鬼抓伤了,额头流血不止,后来光顾着救人,干脆忘了这事,现在王宇这一说,我忙跑去照了照镜子,就见我的额头上果然有三道血痕,而且是横着抓的,此时已经结痂了,看上去三道疤,就跟老虎脑袋上的“王”字似的,顿时喜感了。

  我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王宇纳闷地说,你这是半夜干啥去了,还整个三道杠,是不是调戏谁让人家挠了?

  我顿时哭笑不得,他倒是猜对了一半,的确是让人家挠了,但是,不是我调戏人家,是让人家给调戏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河沟里,怎么会出现水鬼呢?

  这是一个反常的情况,通常来讲,水鬼只是出现在大江大湖之中,它们和山鬼一样,都是枉死之人的怨气凝聚而成。而这绕村的小河,顶多也就两三米深,而且应该是山泉小溪汇聚而成,要说这里面会有多少溺死之人的冤魂,竟会凝聚成水鬼这种罕见的玩意,打死我都不信。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笑不出来了,回想我们这趟郊游,上山有山鬼,下河有水鬼,怎么会这么巧?而且丁玲玲昨天夜里睡的好好的,又是什么东西附了她的身,让她去河边跳河自尽呢?

  不得不说,这处处都有悬念,都有疑点,只是现在人多嘴杂,陈韩扬又情况不明,还是暂时不要多说,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辛雅,她之前究竟预知到了什么。

  辛雅听到我的笑声也跑了出来,一见我额头的“三道杠”,顿时也笑了,想必她刚才匆匆忙忙,昨天夜里天又很黑,根本没注意或是没看清,此时看见,笑了个倒仰。

  说实话,我认识她的时间不长,接触的时间也不多,但这么看她笑,还是第一次,连王宇都看傻了,楚琪也揉着眼睛跑了出来,她还以为辛雅出什么事了,结果一看我,顿时也拍手大笑起来。

  好吧,觉得好笑就笑吧,我看着她们,也嘿嘿傻笑起来,我觉得,再没有什么,比没心没肺的开怀大笑更值得高兴的了。

  当然,对于这伤痕的来历我是解释不清的,又不能说出实情,最后只好瞎编了一个,说昨天半夜去厕所,被夜猫子给抓了。

  这一说,她们笑的更厉害了,夜猫子就是猫头鹰,晚上的时候会四处抓耗子抓田鼠,楚琪起哄说,你这韩青天改名叫韩田鼠得了,要不叫韩耗子也行。

  我也无所谓了,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她们现在一个个笑的这么开心,总比让我一个个的去救要强的多。

  不过她们笑了一会,辛雅就关切地问我:“你的伤口要不要包扎一下,上点药,不要感染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怕那水下的水鬼也有剧毒,万一我也像此时此刻躺在床上这位似的,那她们可就有事干了。

  我微笑着对她摇了摇头说,不要紧的,那东西,按理说应该没有毒。

  是的,水鬼似乎真的是没有毒的,因为它们并不是像山鬼一样,最初是靠吃尸体存活的,但相比山鬼来讲,水鬼的阴气却要更重一些,因为水本属阴,在水中形成的精怪,多半都要比陆地上的要强悍一点。

  只是我现在还搞不清楚,昨晚那个水鬼到底是哪里来的。

  正在这时,陈韩扬在一旁突然哼哼起来。

  他居然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