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五章 返回学校

第四十五章 返回学校

  陈韩扬醒了,只是神情间还有些呆滞,木然的看着我们,满脸都是疑惑,似乎记不清什么了。我们对他耐心的讲了昨天发生的事,他才渐渐回忆起来。

  在我们的追问下,他说,当时他在林子里撒尿,忽然见到不远处山崖边上,有一个满脸邪气的年轻人对他招手,示意他过去。于是,他也不知怎么,就像着了魔似的,跟着那年轻人往前走,心里倒是还有意识,知道这不对劲,但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走了一段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跳出一个形貌古怪的黑毛猴子,对着他连抓带咬,他心中惊慌,躲闪间,脚下失足,就掉下了山坡,但随即就一阵精神恍惚,感觉自己好像飘了起来,好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掉下去了一样,然后那怪猴猛的扑了上来,他随后就失去了意识。

  后面的事,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梦里面乱七八糟,但醒来全忘了。只是,陈韩扬说,他好像记得见到了我,说我打跑了那个怪猴,我还跟他说,什么什么以后要是死了,就泡不了妞了之类的。

  我不由无语,这小子生魂脱体,什么都不记得了,居然只记得我说他死了就不能泡妞了,由此可见,他对这俩字是多么的念念不忘……

  但他所说的情况里面,那个带着邪气的年轻人是关键,现在看来,陈韩扬落下山坡后,多半就是被他拖走的。而且,那山魈怪猴必定跟他有关系,从当时那声呼哨来分析,说不定那山魈就是他所豢养的。

  当然,豢养山魈,这事说出来有点匪夷所思,事实上,无论是禁忌笔记,还是我之前所看过的一些类似资料,都没有这个说法。

  但这一次,好像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因为陈韩扬之所以遭遇山魈袭击,就是被那年轻人所引走,远离了山坡下的我们,这才会出事,否则,只要他一声叫,我们都能够听得见。

  那年轻人究竟是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那河中的水鬼,是否也跟他有关系?

  我的心中升起了疑团,看来,这件事情并不只是一次偶然的意外那么简单。

  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是茫茫然然,谁也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楚琪和王宇也是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从昨天开始,他们就并没有多问什么,我想,现在也该跟他们解释下了。

  于是,我就对他们说,陈韩扬昨天是被山鬼迷了魂。

  楚琪惊讶地说,山鬼?是不是山中的女鬼啊?

  王宇也说,不对不对,古代神话中的山鬼,应该是山中的神女啊,比如屈原《九歌》里面的山鬼,骑乘赤豹,带着狸猫,是神性和野性并存的率真少女形象,怎么会是年轻人,还有那猴子又是怎么回事?

  我真是服了他们这些美术系的,艺术性真强。我说这山鬼又叫山魈,是民间传说里的,不是神话传说里的,是怨气凝聚的怪物,不是野性率真的少女。

  我又费了半天口舌,才跟他们解释清楚了山鬼、山魈的来历,和昨天陈韩扬出事的经过。这一次,他们都明白了,不由纷纷摇头吐舌,满面惊讶,楚琪更是指着我对陈韩扬说:“听见没有,昨天你的命是人家救的,要不是你懒驴上磨屎尿多,哪来的这么多麻烦?”

  陈韩扬面色尴尬,勉强对着我笑了笑,算是表达了谢意,我也没跟他计较,我知道他还是有点不信,不过这都不重要,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我该做的,没指望被谁感谢。

  这时,丁玲玲也出来了,她看起来还好,除了精神有些不振,脸色有些苍白。她看着我们,脸上有点发红,神情也很是不自然,想必辛雅已经跟她讲了她掉入河中的经过,否则也没法解释她早上醒来身上一丝不挂的裹着被子的事。

  她看着我说:“谢谢你。”

  我摇了摇头:“不用谢我,要谢,还是谢谢辛雅吧,是她救了你。”

  楚琪等人愕然,昨天晚上的事,她们毫不知情。

  我缓缓对他们所有人说:“你们要记住,只有肯说真话的,才是真正的朋友,就像昨天,如果我们听了辛雅的话,不到这里来,那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她只是想要帮助我们,因为,她能够预知到未来将要发生的危险,这绝不是恶语,更不是诅咒,她是个善良的人,她的能力,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所以,这一次我们回去之后,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帮助辛雅,消除大家对她的误会,好吗?”

  众人互视一眼,一起重重点头,连陈韩扬也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似乎很是对自己昨天的态度感到不好意思。楚琪更是笑着抱住辛雅说:“辛雅本来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嘛,我早就知道,她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是想帮助别人而已。”

  而辛雅此时望向我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感激。

  正说着话,老村长带人走了进来,一见陈韩扬居然已经醒了,而伤口也已经好了大半,黑斑也消失许多,不由大为惊讶,称赞我的办法管用,他说,这样看来的话,用不上三天,这学生的伤就能痊愈了。

  早饭后,我悄悄问起老村长关于山魈的事,还有,那条小河里的情况。

  他说,这山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山魈怪猴,小河也是山泉汇聚而成,清澈见底,更是从未有过溺死人的事情。

  他的回答,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不是个偶然事件,不过我还是告诉了他,河中也有怪猴的事情,让他不要声张,悄悄派人多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因为,那河中怪猴很可能在我们走后,就会离开。

  换句话说,这一切根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或者,冲着我们中的某个人。

  我不敢确定。

  当天下午,陈韩扬就能够自由活动了,只是还有些无力,我们商量一番后,就一起跟老村长告别,他挽留我们再待几天,我笑着说如果我们明天不能按时出现在课堂,怕是学校就要报案了,陈韩扬既然已经无碍,那就回去养伤也是一样。

  就这样,我们几个收拾了背包,王宇搀扶着陈韩扬,村里给安排了车,把我们送到了大路上,那里有过路的客车,可以带我们回到市内。

  几经周折,终于在天色微黑的时候,我们才算是赶回了学校,一个个筋疲力尽,丢盔弃甲,宿舍里的人见了我们都纳闷,估计心里想,这几个家伙不是去郊游写生了么,怎么弄的跟去打仗了似的?

  我把那药带回来了,王宇把迷迷糊糊的陈韩扬送回了宿舍,去帮他敷药了,辛雅和楚琪也送丁玲玲回去了,丁玲玲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神魂也受到了一些损伤,需要休息几天。

  看着他们各自的背影,我暗自松了口气,这一切总算是过去了。

  不过我也知道,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这天夜里,我思索着昨天的每个细节,不由心中感慨。原来韩家的禁法,还有这许多的奥秘,又是如此的神奇,只是这血玉扳指发动的时候,又为何会有那么强烈的刺痛感觉,又为何会有血液流转呢?

  阿龙和小胡子都已经睡了,我打开了床头的灯光,仔细观察着血玉扳指,发现此时的血玉扳指只是一个血红色的玉扳指,上面也没有什么血液流转,色泽也是暗红,像极了血液凝固后的样子。

  我心头疑惑,又把血玉扳指翻了过来,迎着灯光仔细观察扳指的内侧,发现那内侧却有个极为细小的孔,如针孔般。我心念一动,那孔内忽然就无声无息的探出了一支细针,长仅半公分,灯光下,尖端微微闪烁着红光。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扳指内还有这样小巧的机关,它竟能感应到我的心念,细针刺入手指,自然就会流出血来,而这血玉扳指似乎又有吸噬血液的功能,因此在吸入血液的时候,就会产生血液流转的效果,事实上,我的血液就是激活血玉扳指能力的引子。

  望着这枚神奇而又诡异的扳指,我心中一时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这韩家的禁物,曾吸噬过多少先人的血液?除灭了多少妖魔灵怪?

  心念再动,这扳指的前端突然也探出细针,却是长约半寸,形状与内侧的细针一般无二,只是这细针的尖端却是闪烁着淡蓝色的寒芒,望之锋锐无比。

  我再次恍然明白了,在水下之时,那水鬼受到我一拳轰击,就像受了重伤一般,想必正是我无意中催动了这细针,刺入了水鬼体内,才令它重伤逃走,否则的话,单单凭我那一拳,是不可能有那样的效果。

  想通了这一关节,我不由暗叹口气,看来我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韩家禁忌师的秘密,也还会有更多。

  我关了灯,把血玉扳指收好,重新挂回胸前,安然的睡着了。

  接下来,或许我应该找辛雅好好谈谈了,关于,女生宿舍顶楼,那个女鬼的问题。

  哦,对了,差点忘记,明天是周一,那位南宫老师,又要有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