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六章 奇怪的南宫

第四十六章 奇怪的南宫

  第二天,也是老张回归学校的日子,我们这十八铜人,哦对了,老张听说了这个外号,他说,你们应该叫十八罗汉,这样才威武霸气,秒杀十八铜人。

  不过我们却只有相视苦笑了,亲爱的老师同学们,我们能不能不当和尚?叫个十八学士也好啊!

  老张的专业课后,紧接着就是南宫老师的历史课了。我是下了课就急急忙忙往那边跑,生怕去晚了没有座位,要知道,我们可是都等着听秦始皇媳妇的问题,还有赵匡胤之死的秘密呢。

  果然,教室里这次依然是座无虚席,南宫老师也没让我们失望,上课铃一响,她就准时走进了教室。

  只是,南宫老师今天不知怎么,却没有了往日的风采,虽然还是那个模样,但神情黯然,脸色苍白,目光中也少了几分灵动和妩媚。

  她走上讲台,就对我们说:“请同学们把教科书打开,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中国通史的学习意义,还有第一卷,先秦和两汉的发展。”

  她的话一出口,下面的所有人就都傻眼了。

  打开教科书?中国通史,先秦两汉的发展?

  不对吧,秦始皇媳妇呢?赵匡胤呢?上节课不是这么说的啊老师!

  南宫老师看着下面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我们,敲了敲桌子说:“历史课,你们居然不带教材?都想什么呢,等着听评书是吧?就你们这样的学习态度,能学的好什么?今天凡是没带教科书的,要么站着听课,要么可以出去,记住,下次再不端正态度,就不用来上课了!”

  好一通暴风骤雨啊,我们再次面面相觑,这南宫老师,今天吃错药了吧?上次不是说了的吗,再说,她也从来没提过教科书的事啊,记得她说过,教科书都是糊弄人的啊,这怎么……

  有人开始小声嘀咕:这不会是南宫老师的双胞胎姐姐吧?怎么完全不是一个人的感觉,这么凶……

  南宫老师立即瞪了他一眼:“你站起来!”

  那同学浑身一抖,就像被电击了一样,然后乖乖的站了起来……

  南宫老师在咆哮:“你们这些不知上进的,都没带教科书是吧?统统给我站起来听课!”

  她的话就像是带有某种魔力一样,我眼睁睁的就看着满教室的人全都大眼瞪小眼的,一个个神情愕然,然后----齐刷刷的全部站了起来!

  我的天,她说的话也太管用了吧?要知道,这么有权威的老师,我好像只有在小学的时候才见过这种场面,上初中之后,敢于跟老师对着干的就已经不在少数了,怎么这上了大学,还越来越听话了?

  所有的同学,男男女女,全站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南宫老师,就好像在等着她训话一样。

  当然,除了我。

  既然她不讲秦始皇和赵匡胤的事了,那我还上个屁的课?

  南宫老师的目光已经转向了我,那眼神似乎带着某种严厉的威慑,却还掺杂着一丝疑惑,她瞪了瞪眼睛,正要开口说话,我就缓缓的站了起来。

  她看我站了起来,面色稍稍缓和,盯着我看了一眼,就把教材翻开,大声说:“既然大家都这么尊师重道,那就这么站着上课好了,反正我也是站着,你们也不迟,下面,我……”

  她话未说完,我就打断她说:“不好意思,老师,我能出去么?”

  她霍然转头,就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我, 目光犀利的像藏了一把刀子。

  “你说什么?”

  “呃,我说,我想出去,我没带教科书,又不想站着,只好出去了……”

  说实话,我也被她突然迸射出的骇人目光吓了一跳,不过我还是镇定的表达了我的意思,周围这么多人,难道你还能咬我?

  她紧盯着我,目光中流露出诧异和惊讶,却慢慢的笑了。

  “好,你出去吧,你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不过,下节课我希望你能遵守规矩。”

  咦,这么和颜悦色?我看着突然变得语调温和的南宫老师,耸了耸肩,也没说什么,就转身离开座位,走出了教室。

  呼,刚一出教室的门,我就大大的松了口气,好奇怪的感觉,刚才在里面,不知怎么心跳的好厉害,整个人都是紧张的。

  这南宫飞燕,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还有,同学们今天也好奇怪,她就吼了一嗓子,就都吓的乖乖听话,谁也不敢出声了?

  甚至,那几个平常最调皮捣蛋的家伙,包括阿龙在内,也都噤若寒蝉一般,不但不敢出声,站起来后连动都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喘似的。

  这不对啊……

  我心头疑惑,刚走出教室没几步,就听南宫在里面讲起课来。

  我不由动了心思,她今天反常,听上几句也好,看看她今天到底会讲什么。

  “……秦始皇死后,太监赵高和丞相李斯密不发丧,假借秦始皇的名义发布密诏,杀害了在北部边界监军的公子扶苏、害死抗击匈奴的大将蒙恬,拥立胡亥即位当上皇帝,史称秦二世。后赵高专权,国内矛盾激化,各地群雄并起,天下大乱。后来,刘邦项羽争夺天下,刘邦胜,建立西汉政权,二百年后,王莽篡汉,又有汉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又二百年后,东汉灭亡,进入三国争霸时期。好,今天的课讲完了……”

  啊?我在门外听了个目瞪口呆,就这么几句话,先秦两汉的历史就讲完了?两分钟啊!

  其实,她讲的倒也没错,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嘛,可这也太糊弄人了吧?

  南宫飞燕的脚步声已经在往门外走来,却停顿了一下说:“对了,一会下课铃响,你们就可以下课了……”

  我去,她这还真要下课了?不行,我得赶紧走,不让被她看见我在偷听。

  不过,我刚走出没几步,就被她逮住了。

  “你站住!”南宫飞燕的声音在背后喊。

  我无奈的转过头,南宫飞燕却在这一瞬间恢复了之前那种神采飞扬,妩媚娇柔的样子,她的目光在我身上不住上下打量,看的我很是不自然,正要问她干吗,她又对我微笑了下,说:“十分钟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我再次傻眼,怎么,这是要单独辅导?

  十分钟后,办公室。

  我还是没有按捺住强烈的好奇心,我很想知道,这位南宫老师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韩青天,你今天是不是对我很不满?”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南宫老师问,她把玩着手里的一支钢笔,轻轻咬在唇间,看起来,就好像在勾引我一样。

  “呃,我没有……”我避开她的目光,眼睛看着天花板说。

  “没有?那你为什么仰着头跟我说话,不服吗?”她带着质疑的语气又说。

  “这……也没有。”我暗骂一句,赶忙又低下了头,盯着地板,却刚好看到她翘出桌下的一只脚,我靠,居然没穿鞋,脚趾头还一动一动的,这是要作甚?

  “其实我知道,你今天觉得我有点反常,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她忽然又是一笑,“当然,我那么做是不对,不过你也应该明白,我总要找个借口,才能和你单独相处是不是?”

  “啊……”她的话说的更奇怪了,我下意识的看看周围,办公室里没有别的老师,只有我和她两个人,顿时心里犯了嘀咕:该不会是她看上我了吧?我的天,师生恋,姐弟恋?这可怎么办……

  南宫飞燕看我脸上神色古怪,又接着说了下去,“那,你现在明白,我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我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不知道,我一点都不知道……”

  南宫飞燕忽然神色郑重起来:“嗯嗯,其实呢,在学校里还是保持正常的师生关系比较好,这个我也明白,可是有些话总得事先说明白才好,否则……”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否则什么呢?

  她忽然脸色一沉:“否则我不排除要和你发生冲突的可能。”

  我的心里也是顿时一沉,却装作一副糊涂的样子说:“南宫老师,你到底……到底想说什么?我越来越糊涂了啊……”

  其实,我还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她干吗要跟我发生冲突?

  “好了,下节课快要上了,这里不方便说话,你先回去吧。”南宫飞燕一边说,一边在纸上飞快地写下一行字,交给了我,“这是我现在的住址,今天下午放学后,我在家等你。”

  “老师,你……”我彻底搞不清楚状况,甚至有点吓懵了,刚要说话,可马上又被她打断了。

  “当然,也许你并不想和我发生什么纠葛,可是我想,有些话要是不事先说明白,以后万一出了事,那就不好处理了。”她停顿了下,目光烁烁的看着我,又说,“好了,你还是先回去,今天下午,我们再好好谈吧。”

  一直到走出办公室之后,我的整个人,整颗心都是乱七八糟的,这算怎么回事?女教师勾引男学生?

  我下意识的在一块玻璃前照了照,又摸了摸脸,忽然觉得,原来我也挺帅的……

  我就像踩着云彩一样,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宿舍,却还没等走进去,辛雅却刚好从对面走了过来。

  回到学校后,她还是那一副冷冷的表情,忧郁的目光,她看着我,犹豫了下才说:“我想找你谈谈……”

  呃,又一个想找我谈的?好吧,其实我也早就想跟她谈了,可是,怎么这么巧?

  “什么时候,现在吗?”我看了看周围说。

  “不,下午放学后吧。”她想了想说。

  我晕,时间居然都一致?我犹豫掂量了片刻,还是对她说:“放学后我恐怕有事,这样吧,晚上,晚上八点,就在实验楼那边的小操场,怎么样?”

  她想了下,点头同意了:“那好,就八点,不见不散。”

  我却叹了口气,说:“如果八点我还没回来的话,你就不用等了,顺便,帮我报个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