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七章 你是什么变的

第四十七章 你是什么变的

  这是市郊边上的一所公寓,我按照南宫飞燕给的地址,找到了她的房间。

  “南宫老师,你的家里真漂亮。”我故意打量着其实非常简单的房间,赞了几句,并没有多去看她一眼。

  因为她穿的实在是太少了,吊带裙,超短裤,乌黑的头发如波浪般垂在胸前,眨着大眼睛笑着对我说:“看不出来你这小嘴还挺甜的呢,快坐呀。”

  我顿时就有种被她调戏了的感觉,再看看她那张粉红色的看着就很柔软的大床,我摇了摇头:“南宫老师,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我一会还得回去晚自习呢……”

  她噗嗤一下笑了,勾魂般的大眼睛盯着我说:“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自从入学以来,从来就没去过晚自习,而且,除了专业课之外,你也只上过我的课,晚自习?你想学习什么呢?”

  这媚到了骨头里的声音,让我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她坐在床上,高高的翘起了腿,顿时我的眼中白花花一片,忙转过了头,皱眉道:“南宫老师,你把我叫来到底有什么事,你要是不想说,那就改天再说。”

  说完,我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要走,我心中暗想,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摆出这么一副样子来,就是没安好心,我可不上你的当。

  不过,她的那两条大长腿倒是挺好看的……

  她忽然笑了:“我把你叫来当然有事,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还要我明说吗?”

  我心中砰的一跳,完了完了,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了,不行我得赶紧走,趁着我还能控制住自己……

  她在后面笑的勾魂摄魄:“哈哈哈,看你那点胆子,别急着走嘛,来,先喝杯水……”

  喝个屁啊,我才不喝,那水里搞不清都被你下药了,你这个……

  咦,我突然停止住了脚步,吃惊的看着我的面前,缓缓的张大了嘴巴。

  因为,我面前的半空中,居然悬空出现了一杯水,一杯碧绿色的水……

  这……怎么回事?我不是眼花了吧?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面前果然漂浮着一杯水,而且,还在缓缓的向我飞来!

  “我靠!”我一下子跳了起来,南宫飞燕却已经在后面笑的打跌,满面都是桃花,指着那杯水说:“来嘛,尝一尝,这可是很难道的哟,普通的人类是喝不到的呢……”

  “什……什么?”我彻底傻眼了,转过头呆呆的看着她,“普通的人类?”

  她是说我们都不是普通的人类?或者,不是人类?

  南宫飞燕撇了撇嘴,不屑地说:“原来你就只有这点胆子,连我的一杯水都不敢喝,唉,看来我是看错了人,算了,你走吧。”

  她立刻板起脸,刚才的满脸娇媚和勾魂电眼瞬间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面冰霜,冲着我的后面一挥手,啪,门自动开了。

  我望了望那扇自动打开的门,和仍然漂浮在半空的水杯,反而冷静了下来,深呼吸口气,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她大不了是个妖魔鬼怪,连这都怕,还当个什么禁忌师?

  好吧,既然她不是单纯的勾引我,那我就不怕了。

  我几乎立刻就接受了眼前的不可思议,冲着她微微一笑,拿起了面前的杯子,微微抿了一口,只觉那杯中的碧绿液体简直就如同琼浆玉液般的甘美,清香沁入心脾。整个人瞬间舒畅无比。

  “好东西。”我赞叹道,想了想又说,“比雪碧好喝多了,那个是透心凉,这个是全身爽。”

  “呵,这是古籍中记载的万载青空茶,乃是西昆仑上古灵木的精华凝聚,其中又加入了千年兮芷花的清露,这杯水可是宝贝呢。”南宫飞燕的眼睛又弯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我,那目光,就像看着情人一般。

  我端着水杯,故作吃惊的微笑道:“哦?那可真是好宝贝,万载青空,千年兮芷,听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我可不能客气,多谢南宫老师啦。”

  说着,我仰头又是一大口,心想是福不是祸,她要是有心算计我,也不会在这一杯水上做文章,咱不能露怯!

  我脸上安然得很,却有意无意的摸了下胸前的血玉扳指。

  “呵呵,现在不是学校,你可以叫我南宫,或者飞燕也行,或者,叫我姐姐也行……”她说着,又对我眨了眨眼。

  “呃……南宫老师,我觉得还是这么叫吧,要不我会很别扭的。”我没听她的,想让我叫你飞燕姐姐?我呸,我可叫不出口。

  我继续说:“看样子,你不只是个历史老师那么简单,那我也不客气了。我想,你把我叫来,应该不会只是让我喝一杯水这么简单,有什么事还是直说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故意板起了脸,她老这么勾引我,我可受不了,得让她严肃点。

  “韩青天,不要凶巴巴的嘛?你要知道,这杯万载青空茶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喝的……”

  我实在懒得跟她兜圈子了,索性直截了当说:“你要是不说,我替你说,南宫老师,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这学校里又有什么目的,但是我跟你毫无瓜葛,无论你是谁,我是谁,只要我们谁也不惹谁,那我管你究竟是谁?”

  她又笑了,笑的是那么灿烂,可渐渐的,这笑容就慢慢消失了,她突然坐直了身子,双腿放好,看着我说:“韩青天,我并不想和你把关系搞僵,你要知道,我既然能用万载青空茶待客,自然也并没有敌意。不过,我要说的是,我希望,你不要在我的周围有什么举动,能够和平共处最好,不然……”

  她的语气非常郑重,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严肃。

  而且,她的话很奇怪,难道,她把我当成什么坏人了?

  “南宫老师,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我诚恳地说,她皱了皱眉,示意我说下去,于是我继续说:“说真的,南宫老师,我不知道你叫我来干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同样也不知道你认为我是个什么人。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但我想你应该不是个普通的老师,你今天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很有特色,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或许,你可以说得再清楚一点吗?说老实话,我也不想跟你有什么冲突”

  她似乎一下子变得很困惑,满怀戒备地看着我,缓缓说道:“那好,我也不想和你冲突,可是,接下来的问题,你必须保证你说的话是真的。”

  我立刻说道:“我保证。”

  她深吸口气,看着我,一字一字说:“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变的?”

  “呃…”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南宫老师,什么叫我是什么变的?”

  南宫飞燕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可怕,咆哮道:“你又在装糊涂!你到底想耍什么把戏!”

  她一抬手,我就双脚离地,不由自主漂浮到了半空,就像刚才那个杯子一样。

  我慌了,大叫道:“拜托,我是人类好不好,我不是什么东西变的啊,喂,快放我下来,我看你才不是人类,你什么意思啊!”

  “哼,没什么意思,你既然没有诚意,我就先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变的!”南宫飞燕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就像要吃人的妖怪,头发飘扬,脸色发青!

  我几乎已经看到了她伸出的长长指甲,伸出嘴外的尖尖獠牙,但我的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我心中越发的慌了,拼命挣扎,想要大声喊叫,却连半点声音也无法发出了……

  “笃…笃笃……”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随即,外面一个声音说:“麻烦一下,里面有人吗?”

  南宫飞燕的脸色突然一下又变了回来,长指甲缩了回去,獠牙收了回去,飘扬的头发也拢在胸前,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却冲着门口甜甜腻腻的喊:“谁呀?”

  随着她这一声喊,我啪的一下子就从半空掉了下来,摔得我呲牙咧嘴,却渐渐恢复了自由。

  门开了,外面站着的却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他的头发有些乱蓬蓬的,穿着件拖拖拉拉的夹克衫,看脸上睡意稀松,好像刚起床似的,南宫倚在门前,波涛汹涌的,他就好像一点都看不到,却往里面看了几眼,对着我嘿嘿笑了下,揉着眼睛说:“不好意思啊,打扰了,那什么,我只是想问下,现在几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