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八章 邵培一

第四十八章 邵培一

  我看着他这张迷迷糊糊的脸,简直想冲过去亲一口,救星啊……

  我赶忙看了下表,装模作样的走了过去:“啊,已经快七点了。”

  他敲了下脑袋,笑道:“哎呀,都这么晚了,我可真是糊涂,一觉睡到这时候,谢谢你啊兄弟,不过我看你面生啊,你不是这楼里的吧?”

  他的笑容有些呆,却自顾的跟我说着话,眼睛甚至都没往南宫飞燕那里瞥过一下,我心中一动,他似乎好像看不见南宫飞燕?

  难道南宫飞燕不想让他看见?

  不趁此时脱身,更待何时!

  “啊啊,是啊是啊,我是来看一个朋友的,正打算要走呢……”

  说着话,我就从南宫的身旁蹿了过去,本以为她会阻拦,去没想到她只是脸色变了变,瞪了我一眼,站在那里一动没动。

  我刺溜一下就钻出了门口,站在门外回头看了看,只觉这温香满室的房间里,简直比闹鬼的鬼屋还要可怕。

  南宫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我,又看看那个年轻人,哼了一声,就好像很生气似的,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这年轻人差点被门砸了脸,吓的一缩脖子,随即又露出了迷茫的神情,嘀咕道:“奇怪……”

  甭管奇怪不奇怪的了,反正我是跑出来了,但我怕这哥们遇险,索性拉着他直接从楼上一口气跑了下来,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我,我笑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谢了。”

  他纳闷的说:“你谢我干啥?该我谢你才对啊。”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但我得提醒你,你还是别回去了,换个地方住吧。”

  他更疑惑了,问我:“为啥?”

  我压低了声音:“这里闹鬼……”

  “闹鬼?”他愣了下,回头看看公寓,忽然又笑了,“闹鬼,跟我有啥关系,反正我又不在这里面住。”

  这回轮到我愣了:“什么,你不在这里住?那你刚才是……”

  我此时才忽然注意到了,他一手拎着皮箱,后面还有背包,风尘仆仆的,哪里是刚睡醒的样子?这分明就是刚下车呀!

  他嘿嘿笑了笑,露出整齐的两排牙齿,挠挠头说:“刚才只是个偶然,其实我是进去看房子的,不过刚好走到那里,就……算了,你没事就好,兄弟,天色不早了,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也得重新去找落脚之地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我忙拦住了他,开玩笑,我怎么能轻易让他走,我现在才明白,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偶然碰巧,这分明是个奇人,他根本就是来救我的!

  “兄弟,我叫韩青天,大恩不言谢,但好歹让我知道你叫什么,从哪来,或许,我还能帮上你的忙呢。”

  他又嘿嘿一笑,露出了那副有些呆的表情,说:“我叫邵培一,来走亲戚的。你不用在意什么,我就是路过而已,再说,我看得出来,那个……她也并不想伤你,以后避开点就是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他又对我笑了下说:“我师傅常跟我说,女人是老虎,好看的女人是大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只要你不中她的圈套,她也拿你没辙,就这样吧,我得走了……”

  说完,他就背起了背包,拎起了皮箱,对我憨憨一笑,转身就走。

  我忙在后面喊:“兄弟,你师傅又是谁啊?”

  “我爹……”他的声音已经是在十几米外了,头也不回的对我招了招手,越走越远了。

  我不由苦笑,他这回答跟没说一样,我上哪知道他爹是谁啊?

  我捏了捏鼻子,又回头看了看这公寓,回想刚才南宫飞燕那可怕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寒颤,真是难以相信,一个那么娇柔妩媚的大美人,居然会是个……

  好吧,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她可能是妖,可能是鬼,可能是怪,也可能是奇人异士,总之,我此刻是再也不想看见她了。

  天已经黑了,我匆忙在路边拦了辆车,往学校里赶去。

  还好,这里离学校并不是很远,也就是二十多分钟,我就趁着夜色溜回了学校,却来不及喘口气,又直奔实验楼那边的小操场跑去。

  已经快八点了,我还没忘记,我和辛雅的约会。

  我满头大汗的跑到小操场,左右一扫,就看见篮球架那里靠坐着一个人,长发在夜风中飘拂,甭问,肯定是辛雅。

  她见到我急急忙忙的样子,奇怪的问我这是干嘛去了,我自然不能实话实说,女人都是敏感的,我要是说我被南宫飞燕大美女单独叫到她家去了,估计辛雅扭头就得走。

  这其实是个很微妙的东西,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也多少懂得一些,大概这就是人类的天赋吧。虽然她跟我还没什么关系,但此时我要实话实说,她肯定会不高兴,尤其辛雅现在刚刚信任了我一点,可千万不能惹了她。

  我只好对辛雅说,是一个江湖上的同道,给我下了帖子,想要跟我一会高下,我本以为要有一场恶战,或是法术比拼,没想到见面后发现原来我们的上一代有交情,于是就一起喝了杯茶,然后就山高水远,江湖再见了……

  这个谎话编的很扯淡,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信,这分明是武侠小说里面的狗血桥段,但辛雅却偏偏就信了,她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感慨道:“你真厉害,我要是有你的本事就好了。”

  我笑了:“我还羡慕你呢,我要是有你的本事,那该多好,每天都能预测到未来要发生什么,会知道明天下不下雨,哪里会堵车,考试内容是什么,还有,你有没有试过预测下彩票开奖号码?”

  我饶有兴趣的对她说,其实完全是为了掩盖刚才的谎话,而且想缓和下情绪,让她能开心的笑一笑。

  不知为何,我总希望,这个沉郁内敛的女孩,能过得更加开心。

  辛雅却摇了摇头,紧咬着嘴唇说:“没有,你说的这些,我都预测不到,我、我好像,只能预知到灾祸和不幸的发生……”

  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有些尴尬。

  只能预知到灾祸和不幸?这是哪门子的预知能力?

  她看着我发呆的样子,刚刚浮现的笑容又消失了,叹口气说:“没错,我只能预知到不好的事情,比如,当有同学拿水壶打开水的时候,我就会预知到那个水壶要掉,会烫到人。有人喝水的时候,我就会预知到他会被水呛到,有人坐在楼顶的时候,我就会预知到……她将会在什么时候摔落……”

  我接道:“当有人要出门的时候,你就会预知到她将要出车祸,有人说要去河边的时候,你就会预知到,她将要被河水吞没?是这样么?”

  辛雅的脸上有些惊恐,有些慌乱,,她紧抿着嘴唇,凌乱的点了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的,可是,我只是想帮她们而已,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人,你知道么,当她们出事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可是却从来都没有人理解,这许多年,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你是第一个……”

  我看着她,忽然有些心疼,我呼出口气,郑重的看着她说:“我知道,我都知道,昨天在那个小河边的时候,我就都已经知道。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只希望,不管你预知到了什么,以后都要坦然的去面对,记住,我们是帮助别人,不是诅咒别人,总有一天,我们所做的,会被众人所接受,到那时,将不会再有嘲讽和冷眼,只要你坚信,我们做的,问心无愧!”

  不知不觉中,我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我想要让她知道,这世界是温暖的,纵然此时是朦胧的黑夜,我也愿意陪在她的身边,让她忘掉过去的阴郁,重新快乐起来……

  她脸上一红,轻轻挣回了手,然后转过了头,似乎想要躲避我的目光,但她刚刚转头,脸色却瞬间变了。

  “那上面怎么有人?”她脱口说道。

  “有人?”我心中一跳,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实验楼二层的一间教室窗前,似乎站着一个人影,但没等我看仔细,那人影只一闪,就不见了。

  那里,正是上次发出奇怪灯光的教室!只是这一次,却并没有亮灯。

  我立即就想起了上次在女生宿舍逃脱的女鬼,但当时我发现那只是个纸人,是有人施术驱策的,幕后的真相,一直是扑朔迷离。而这一次,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又会是谁?

  难道它在窥探我们?

  “辛雅,你知道那是什么教室么?”我再次拉住辛雅微微发抖的手,用力握住,我知道,辛雅是舞蹈系的,她经常会在实验楼的舞蹈室练舞,想必,会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辛雅的目光已经慌乱,却强自镇定道:“那里是一间空的教室,而且已经封闭很久了。”

  “封闭很久了?有多久?你知不知道封闭的原因?”我追问道。

  “记得去年我入学的时候,就是封闭的,至于多久了,没人知道。”她紧咬着嘴唇说。

  我缓缓点了点头,抬头望着那间据说封闭许久的教室,却见到那里的一扇窗竟是打开的,夜风中,左右摆动。

  我心中一沉,既然是封闭的教室,窗户自然也应该是封好的,难道,刚才那里有什么东西出来了么?

  我拉着辛雅,在黑夜中站了许久,然而,周围再无任何动静。

  其实我本想问问她,关于去年遇到意外死去的两个女生的事,但此时骤然发生状况,我就把话收了起来,因为我不确定那窗户后面的人影,是否就是两个女生其中之一,深更半夜的,谈论她们的死因,是会触怒她们的。

  这也是对死者的禁忌之一,禁忌笔记里面说,深夜莫谈鬼,更何况,这鬼很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再耽搁下去寝室又要锁门了,我就把辛雅安全的送了回去,然后,把我随身带着的镇字诀和驱字诀,两张字符,送给了她,让她时刻随身带着。

  看着辛雅的背影消失在寝室楼门口,我心中暗想,看来,明天有必要想个办法,去那个教室调查一番了。

  当然,如果我们那位南宫飞燕大美女,没有继续找我麻烦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