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十九章 窗户后面的眼睛

第四十九章 窗户后面的眼睛

  第二天,我跟小胡子说,想跟他去画室混堂课。

  这小子立时就惊讶了,他上下打量着我说:“可以啊小天,看不出来你这浓眉大眼儿的家伙,居然也色心不小,怎么,听说我们今天有人体课,动心了?告诉你,我们那可是艺术......”

  我目瞪口呆,啥?今天他们竟然有人体课,这么巧!

  不过他这么一说,我反倒不好意思了,本来我就是想找个借口溜进实验楼而已,我是想去抓鬼,不是想去看人体啊。

  可是,我要是解释的话,反倒显得虚伪了,再说也没必要,人体怎么了?谁出生不是光屁股来的?看就看,光屁股的都没害臊,我这穿着秋衣秋裤的,谁怕谁呀!

  我满不在乎的对他说:“切,不就是个人体课嘛,难道就你们画画的是艺术,我们这写字的就不是艺术啦?别忘了,古代那些山水图啊仕女图啊,要是光画画不题字,谁知道是谁画的啊?对了,就连那刻章也是书法范畴的,自古书画不分家,你就别跟我装高深了,再说了,我只不过是想观摩一下,我是带着批判和审视的目光去看的,不像你这家伙,上了几次人体课,脸上这大包越来越多,都快赶上阿龙了......”

  小胡子嘿嘿一笑,抓了抓头发说:“看你说的,我就随便一说而已,好兄弟有福同享,我还能不带你去呀,不过,你去了也是白去啊,你看,这不比别的课,本身我们画室就不让人随便进,尤其是有人体课的时候,那都是关着门,挡着窗帘的......”

  我摆摆手说:“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我又不是非去你们画室不可,我只是想进实验楼里转悠转悠,但是没进去过,不知道哪是哪,你到时候告诉我一下就行了。”

  小胡子说:“那你可得注意了,实验楼里规矩多,很多教室都是不让乱进的,也不许乱看,你要是想进去,倒是容易,但是别乱跑,里面可是有监控的。”

  我笑了笑:“放心吧你,你只要告诉我大概的地形,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其实我也只是想找个人作伴进去,这样比较好一点,因为我知道实验楼里规矩多,我要是冒冒失失的四处乱闯,很容易被人赶出来。

  很快到了下午,我和小胡子一起来到了实验楼,进去后径直上了二楼,沿着走廊往里面走去。

  小胡子一边走,一边给我介绍这里的情况,这是个舞蹈室,那个是音乐室,还有多媒体室什么的,我奇怪的问他,你们画室在哪?

  他往前面一指,就在最里面。

  我心中一惊,最里面?不对吧,他指的方向,那走廊的尽头最里面,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个鬼影出现的教室吗?

  看着我质疑的眼神,他解释道:“哦,其实不是最里面,是倒数第二间,但是最里面的是杂物间,封闭的,平常根本都不开,所以我们就习惯了这么说。”

  我不禁看了他一眼,画室原来就挨着旁边的封闭教室?

  说话间,小胡子的上课时间就到了。

  他看了下时间,说:“哎呀,时间快到了,估计同学们早都已经先进去了,光顾着陪你说话了,小天,接下来你自己溜达吧,不过千万别乱走,更别想着趴我们的窗户偷看,要是被那个毕姥爷逮住,可是要送教务处的哦。”

  他嘿嘿笑着,冲我挤了几下眼睛,转身走进了画室。

  我不由苦笑,趴窗户偷看?拜托,我还不至于那么龌龊的好不好。

  这间画室跟别的教室都不一样,门是封闭的,没有窗户那种,后门倒是有一扇小窗,但此时也是用厚厚的帘子挡着,想必,这就是人家的防御措施,避免有色鬼偷看啊。

  看着这貌似很神秘的画室,我突然也有点羡慕起小胡子来,阿龙说的不错,这家伙的运气的确是好,选了个好专业,人体课耶,只在脑子里幻想一下,就已经觉得浮想联翩......

  不过我只发了几秒钟的呆,就收回了心神,唉,裸模人体什么的,跟咱注定无缘,我还是抓鬼去吧......

  旁边正是那间封闭教室,我往左右看看,没人,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那教室走去。

  这教室的门上果然上着锁,甚至把手上都积满了灰尘,看来,真的是封闭许久,而且从来没有人来过。

  不过这教室的门上面是有窗子的,但奇怪的是,上面却用旧报纸糊了起来。

  我越发的疑惑,于是小心的揭开报纸一角,透过缝隙,往里面看去。

  教室里,拉着窗帘,光线很是阴暗,墙角的位置堆了一些残旧的废弃桌椅,和许多乱七八糟的杂物,黑板上面,不知何时的粉笔涂鸦还留在那里。

  我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教室就算封闭,干嘛要挡着窗帘?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使阴气更重吗?

  禁忌笔记里面记载,长时期闲置的空屋,要保持一定的通风,也就是空气流通,而且最大的禁忌就是不见阳光,这是会生阴邪的。

  这教室里还有一个现象,让我不由得心生疑惧。

  我清晰的记得昨天晚上这里有一扇窗是开着的,那鬼影就站在窗边,现在,怎么全部都是关闭的?

  我正看的入神,忽然,旁边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却不由愣住了,这竟是个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孩子。

  她穿着紧身的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甚至还有口罩,双手随意的插在兜里,正站在画室门口,仿佛正在盯着我。

  这难道也是来上课的同学?

  我愣了足足三秒,她也那么直直的盯着我看了三秒,我才恍然明白了,她把自己包的那么严实,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学生,恐怕,她就是今天的裸模啊。

  悲了个催,平生第一次见到裸模,居然是个穿着衣服的,而且穿的比我还多......

  我冲她挤出了一丝笑容,以示友好,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没有任何反应。她的双眼隐藏在墨镜后,我无法看清她的眼神,只是我看着她,却不知怎的有点不安,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被人发现了似的。

  大概又过去了几秒,我已经被她盯的想要转身走开了,她才缓缓转过了身,把手轻轻放在画室的门上,仿佛深呼吸口气,才用力推开门,走了进去。

  呼......

  我也松了口气,这女的给人感觉很怪异,而且我不明白,她盯着我干嘛?

  真是莫名其妙的人,难道,她是怕我会在外面偷窥她不成?这更不对了,窗户都挡的严严实实,我莫非还能有透视眼啊?

  摇了摇头,我没去多想,裸模的世界,咱们屌丝不懂啊……

  我转过了头,眼睛重新贴在了那报纸的缝隙处,继续往里看去……

  教室里面,还是一片阴暗,咦,不对,怎么这么暗,刚才明明还能看清东西的,现在怎么......

  我怎么都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挡着似的,我不由疑惑,于是又换了个角度往里看......

  这一次,却依然是一片阴暗,我正要把报纸的缝隙撕的再大一点,突然,教室里的景物又清晰了,我心中大惑不解,刚把脸重新贴近窗户,突然,窗户上出现了一张脸!

  “啊!”

  我失声惊呼,却见那窗户里面,也出现了一只惨白的眼睛,透过了缝隙,居然也在看我!

  我连连后退几步,忍不住心惊肉跳,连手都发麻了。

  正在这时,走廊一侧忽然又有人喊:“那个人,干什么的!”

  我又是一惊,慌不迭的看去,却原来是校工老毕,怒指着我,颠颠的跑了过来。

  糟了,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赶在这么个时候来......

  “咦,怎么是你,你跑到这干啥来了?”老毕显然认出了我,一脸奇怪的看着我说。

  我看着他咧了咧嘴,皮笑肉不笑地说:“没啥事,我就溜达溜达……”

  “溜达?胡扯,你不是书法系的么,这里也没你们的地方,瞎溜达个啥?”

  他说着,又看了看旁边的画室,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股了然的表情,嘿嘿笑道:“你小子,是想来偷看人家画光屁股大姑娘的吧?”

  呃,我无语了,这不是扯嘛!我什么时候有过那心思啊?

  “毕姥爷,别闹,那画室门窗都是紧闭的,我上哪看去啊?再说了,这都有摄像头监控,我哪敢啊,我真的只是好奇,来溜达溜达,顺路就走到这了,你要是不说,我都不知道里面现在画的是啥......”

  说着说着,我忽然有些纳闷,他一个校工,又不是美术系的教务人员,咋知道今天画的是......

  老毕忽然变了脸,指着那窗户上被撕破的报纸说:“这是你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