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章 艺术人体画

第五十章 艺术人体画

  他的语气很是怪异,眼神更是不善,看这意思,好像我要是承认了,他就能立刻把我撕碎。

  我自然不能承认,忙说:“我可什么也没干,实话跟你说,我室友是美术系的,他今天不太舒服,我就陪他一起来的,然后他刚进去,我这不就寻思四处走走,刚走到这,你就来啦……”

  他狐疑的看了看我,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忽然推开我,往教室门前走了过去。

  我的心瞬间就提起来了,我的个乖乖,那门后有鬼啊……

  我有心去拉他,但看他虎背熊腰的样子,估计我上去也是白扯,干脆,我一闭眼睛,捂着耳朵,就等着听尖叫声了。

  谁知,我等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尖叫声,睁开眼睛一看,他趴在窗户那,还在往里看,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我傻眼了,只见他看了一会,转过头说:“奇怪,谁这么手欠,给撕坏了呢。”

  他自言自语着,忽然对我挥了挥手,跟赶苍蝇似的吼道:“行了,该上哪玩上哪玩去吧,记住了以后没事别上这来......”

  我无奈的被他轰走了,却不甘的回头望去,却见那窗户后面的眼睛,再一次出现了,正在死死的盯着我......

  而此时此刻,旁边的画室内,隐约传来了沙沙的声音,那是许多人的画笔在描绘着一具美丽的女体,可惜,他们此时却不知道,就在一墙之隔的另一间教室,正潜藏着一个不甘的灵魂......

  我一头雾水的被赶出了实验楼,老毕站在门口还一个劲轰我,还警告我说,以后别来了啊,你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等哪天我要是在女生浴室抓住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第三条腿!

  我都想哭了,看来我在他的眼里,这个色狼的标签是摘不下去了......

  不过这倒也是小事,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封闭的教室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那个门后的眼睛,又会是谁呢?

  晚上的时候,我旁敲侧击的问了小胡子和阿龙,但他们对那里也并不知情,我又问起那个模特的事,小胡子却神秘地说,你们知道,那个给我们当模特的是谁吗?

  我和阿龙一下就都来了兴趣,忙问他是谁,他却嘿嘿一笑说,想知道呀?很简单,明天晚上一顿肯德基,外加打包回来一个全家桶,我就告诉你们。

  我不由无语,阿龙却不客气,上去就把小胡子放倒在床上,呲牙咧嘴的说,你要是老老实实说出来,就饶了你,否则现在就给你扒光,一脚给你踢出去!

  小胡子哪里弄的过他,叫的那个凄惨,就跟要被人强暴了似的,最后才哭丧着脸说,我告诉你还不行么,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流氓,男的你都不放过啊......

  阿龙哈哈大笑:“刚才让你说,你偏不说,现在晚了,不光要说,还要把你画的画给我们看看!”

  小胡子说:“咱不带这样的,我们有规矩,不能拿模特的画随便给别人看......”

  阿龙一瞪眼睛:“放屁,我们俩是别人嘛?咱们仨在一个屋,那就跟亲兄弟一样,入学的时候咱不是说好了,有福同享的,现在一幅画都不给看,老子揍你!”

  小胡子一个劲的看我,那意思让我说说话,我哭笑不得,这俩人,真是一物降一物,阿龙这家伙有点过分了,居然要看人家的人体画,不过小胡子给我使眼色,我也没吭声,就装着看不见,因为,我也想看看那幅画......

  小胡子急的不行,忽然拍了下脑门说:“哎,对了,我差点忘了,我们还有个规矩,这种画我们都是不让拿出来的,都在画室里放着呢,哈哈,你想看也看不见,这可不怪我了啊,哈哈哈哈......”

  他刚笑了个开头就让阿龙一巴掌拍回去了,又是吹胡子瞪眼睛的说:“少扯淡,规矩是什么东西,你会遵守嘛?就你那闷骚的样,我敢保证,你肯定偷偷带回来了,而且绝对不止一张,你要不承认,敢不敢让我搜一搜?”

  小胡子语塞了,他使劲挠了挠头,一耷拉脑袋:“我服了,你们这俩家伙,早就盯上我了是吧......”

  他无奈的只得从枕头底下拽出一个画板来,慢吞吞的打开,阿龙一把抢了过去,迫不及待的打开来,随即就张大了嘴巴......

  “哇!正点啊!”

  看着他那直流口水的样,我坐在床上纹丝没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出息吧,看你那样,就跟没见过女人似的,那有什么好看的,我估计小胡子画的也不像,他才学了几天人体画,再说,当时他多半光顾着流鼻血了,手多半都是抖的,我就不信,他能画的好到哪里,记住,对艺术要学会欣赏和批判,凡是这种东西,都要从艺术的角度去审视,否则的话......”

  阿龙把那幅画直接杵到我眼皮子底下,骂骂咧咧说:“你小子哪那么多废话,痛快点,看不看?”

  “......看!”

  于是,我们两个脑袋凑在了一起,不时的发出感叹词......

  “哇......看这身材......”这是阿龙。

  “啊......看这笔法......”这是我。

  “啧啧......长的真带劲......”这还是他。

  “嗯嗯......画的真不错......”这又是我。

  阿龙看看我,撇了撇嘴,扔出俩字:“虚伪......”

  我冲他翻了翻眼睛:“拜托,咱们俩看的位置压根就不一样好不好?”

  他一脸坏笑说:“那你刚才看的是哪里呀?”

  我无语了,低头眨了眨眼睛,忽然指着画中说:“我看的是这,怎么滴?”

  我指着的地方,正是那个模特的胸前,那里似乎挂着一个坠子,但由于小胡子的模糊画法处理,看不清那是什么。

  “这是啥?”阿龙凑了上去,“美人痣?怎么长在胸前了,这个好啊,这叫胸有大志。”

  “狗屁大志,那是个项链好不好。”

  “什么项链,我看就是个美人痣。”

  “不对,分明是个项链......”我懒得跟他争辩,抬头问:“小胡子,当时她是不是戴了个项链?”

  小胡子不好意思的一笑:“嘿嘿,没错,她每次都戴个项链,上面是个坠子,不过我没画,就模糊处理了......”

  这家伙,色心昭昭啊,阿龙哈哈笑道:“你这家伙,肯定是只顾着看那啥和那啥了,根本就没注意这个项链是吧,哈哈哈......”

  小胡子抗议道:“谁说的,你这是污蔑!本来画的是人体,我干嘛要去着重画一个不相干的东西?你看着啊,我这就给你画出来,你看我有没有注意......”

  他气哼哼的掏出铅笔,把那张画纸抢了过去,嘴里嘀咕着:“你们都给我看着啊,我这就告诉告诉你们,究竟什么是艺术......”

  他把画纸铺在桌子上,猫着腰,只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个比较具体的形状,然后得意的指着对我们说:“看看,看看,这是不是那个项链?是不是那个坠子?”

  阿龙用鼻子喷了口气说:“哼,谁知道你是不是胡乱画的啊,反正我们又没见过,画什么样都随你喽......”

  小胡子瞪眼道:“白给你看画,你他娘的还这么多事,不给看了,这次是素描,下次等我上了油彩,馋死你们!”

  他随手就要把那画收起来,我却忙拦住了他:“慢着,我再仔细看看......”

  小胡子嘿嘿笑道:“给你看可以,不过我倒没看出来,你也是假正经呀,嘿嘿嘿嘿......”

  我却没有搭理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模特胸口的坠子,急切的对小胡子说:“你能把这里再画清楚一点么?”

  “什么?”他一愣,低头看着我指的胸前,“这已经很清楚啦,你再想看清楚的,我只能下次带个相机去给你偷拍了......”

  我急道:“不是,我说的不是那里,是......这里,这个坠子!”

  小胡子挠挠头纳闷说:“你真奇怪,你总跟这个坠子较什么劲啊......”

  不过他还是听我的话,又拿起铅笔,仰头思索了片刻,这才落笔,刷刷刷几下,才算是把那个坠子画完整了。

  我盯着那个清晰起来的坠子,心口却难以阻止的砰砰跳了起来,阿龙和小胡子在旁边说什么我都没听清。

  因为,这个坠子的形状,居然和当年那块洞天石,一模一样......

  我霍然起身,横眉怒目的抓过小胡子问:“你刚才说,那个女模特是谁?”

  他被我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这是发什么疯,阿龙也被我搞懵了,忙过来拉着我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怎么了小天,难不成这女的你认识?还是说,你相中了?”

  我不理他,咬着牙继续问:“你告诉我,这女的到底是谁,她是什么来历?”

  小胡子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估计心想,这怎么看个人体画,还看急眼了?

  他讷讷地说:“呃,这个......她......其实就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做这个是为了赚学费,所以,老师告诉我们,尽量帮她保密的......”

  我心头又是一跳,这样更好!忙追问:“哪个系的,叫什么?”

  “这个......”小胡子无奈的一摊手,“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她是哪个系的,人家没说,平时也挺神秘的,从来没看见过,不过,有一次老师叫她的名字,被我无意中听见了,她的名字叫......”

  我不由自主地把耳朵凑了上去,这个人现在非常关键,我一定要找出她来!

  只是小胡子拖了半天长音,还没等说出来,楼下外面忽然有人喊我。

  “韩青天,你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