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二章 我是妖怪

第五十二章 我是妖怪

  我对南宫飞燕说:“好,你不是想问我的底细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在这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我掉头就往宿舍跑,南宫飞燕被我弄懵了,忙在后面喊:“喂,你别跑啊,你......”

  我头也不回的喊:“放心,我不会跑,一会我就回来......”

  我没管她在后面喊什么,一口气跑回了宿舍,看热闹的人早都安静了,但四下里灯火通明,显然无论男生女生现在都处于亢奋状态,正在议论这件大新闻。

  我也懒得管那么多,我不停在心里跟自己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韩青天是要做大事的人,你们这群小家雀乱喳喳去吧,哥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风风火火到了宿舍,我就开始翻箱倒柜,阿龙和小胡子都傻了,俩人拉着我情深义重地说,兄弟啊,这回你算是摊上大事了,学校里估计也混不下去了,可这大半夜的,你就是要跑也没车了,不如坚持到天亮,哥们送你进城,天大地大,自由飞翔去吧......

  我被他们俩气乐了,我往哪跑啊?我骂了句:你俩别跟我添乱成不,我什么时候说要跑了?

  不理他们,我从箱子柜子包袱里找出了很多东西,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然后全揣进兜里,转身就往外跑。

  这真是大千世界无所不有,我就不信了,我还证明不了我是人类?

  再次回到小操场,南宫飞燕倒是听话,还在那里等我呢,一见我回来了,马上冲上来说:“韩青天,你又要耍什么花样?!”

  我一声没吭,从兜里开始往外掏,边掏边说:“来吧,你不是怀疑我不是人吗,给你看看,这是我的身份证、这是我的户口本、这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毕业证、这是我的大学学生证、这些是我曾经获得过的书法大赛的奖状,这些是我的所有照片,从小到大都有,你可以挨个看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我,我就不信了,这么多东西,证明不了我是人类!”

  我在地上摆了一排,虽然是黑夜,但我相信她绝对能看清楚,因为,她眼睛里这时候已经开始冒红光了。

  “哼,雕虫小技。”南宫飞燕忽然哼了一声,手一扬,居然手中就多出了一沓子证件照片,对我晃了晃说:“怎么样?这个谁都会,障眼法而已,别以为这就能糊弄过去。”

  “障眼法......”我就无语了,我抓起陈旧的户口本,在她面前哗啦哗啦翻着页,低吼道:“拜托你看清楚,你也可以摸一摸,什么障眼法能这么真实?”

  南宫飞燕却根本不屑一顾,冷笑道:“少来这套,我是不会上你的当,你也休想趁机偷袭我,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么,我只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逼你现出原形了!”

  “现出原形......”我的天,这都哪跟哪啊?

  南宫飞燕忽然手一抬,我立刻就像昨天一样,再次双脚离地飞了起来,整个身体顿时又不能动了,我不由大为懊悔,是我太大意了,早知道她这么不讲理,刚才就该先下手为强,这一下可好,又被控制住了......

  但是光控制住了还不算,南宫飞燕下一刻就冲我走了过来,露出一个迷死人的笑容,然后......就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

  不,那已经不能叫脱,她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只一扯,我的衣服瞬间就化作碎片飞了,一瞬间,我的上身就赤裸裸了,这大冷天的,寒风一吹,我勒个去,这个爽啊......

  她咯咯一笑,随即伸出手,在我的身上到处乱摸起来。

  “喂,你要干什么,不许乱摸好不好......”我身体动弹不了,无奈的叫着。

  “奇怪,怎么摸不出来......”南宫飞燕不理我,自言自语着仍然在四处乱摸,一边说:“看不出来,你化形的本事还真不错......”

  “南宫老师,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相信,我真的是人类啊......”我几乎是在恳求了。

  她却紧皱着眉头,像在思索什么似的,紧接着就去拉我的裤子,这回我是不干了,拼命大喊道:“南宫飞燕!老子还是处男,从来没被女人看过的,你要敢动我裤子一下,我下半辈子就讹上你啦,我跟你没完......”

  说着,我也不知哪来的劲,甩手就把手里抓着的户口本丢出去了,她眼疾手快,一把抓在手里,却咯咯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这个妖怪还挺害羞的,人类的衣服穿上了有什么好的?我就不爱穿......”

  她又给我抛了个媚眼,我无语,大叫道:“你少跟我扯淡,快放我下去!”

  她却没理我,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户口本上面,摸了几下,有些讶然地说:“这东西怎么好像是真的?”

  “废话,本来就是真的!我们家老户口本,都二十多年了!”

  她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的翻开户口本,说:“啊我明白了,想必你是从小就潜伏在人类身边,说,是不是把人家小孩给吃了?”

  我被她气的直翻白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她边说着,顺手翻开了户口本,却只看了一眼,浑身就一个哆嗦,脸色顿时大变,抬头喝问:“你爷爷是韩云霄?”

  我听她语声不对,试探着说:“韩云霄怎么了?”

  她一步跳到我的面前,脸上阴晴不定,惶急地说:“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

  我心中不由一动,暗想,她难道认识我的爷爷?不会是宿仇吧?不对,如果是仇人,她应该咬牙切齿,可看她这样子,又有点不像......

  事实摆在这里,其实她的追问完全是多余,那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还问个啥?

  我自然也没法否认,于是只得老老实实的说:“没错,我爷爷就是韩云霄,户口本第一页就写着......最后一页是我。”

  “呀......原来是韩家的先生!”

  南宫飞燕一脸的不好意思,慌忙甩了个响指,我就觉得身子一空,忽然就掉了下去,心中一惊,她就出现在了身边,稳稳的把我接住,放在了地上。

  我双脚落地,这才大大松了口气,但随即就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出了身冷汗,被这寒风一吹,顿时发起抖来。

  她见状忙把地上碎裂的衣服往我身上披,还说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飞燕无意冒犯,韩先生千万莫要怪罪呀。”

  我被她突然的大转变弄晕了,哆嗦着说:“你也少来这套,先说明白了,你认识我爷爷?”

  “嗯嗯嗯,那是自然,你爷爷是我的恩人呀。”她后退两步,居然给我行了个礼,然后真诚的看着我,脸上满是歉意。

  我这才彻底放了心,看看自己身上跟碎布条似的衣服,跟她说:“既然不是仇家那就好办了,有什么话一会再说,你既然有法术,能不能把我的衣服先恢复原样?”

  南宫飞燕看了我一眼,忽然有点脸红的说:“可是......可是人家现在只会弄破,还不会修复,人家的法术还不到家嘛......”

  “你......”我又有点无语了,“算了,一件衣服而已,就是回去的时候挺丢人的......”

  “真是对不起韩先生,我明天就去买新的衣服给你,我们一起上街,你喜欢什么我都买给你......”

  我苦笑着摇头说:“那还是算了吧,本来今天的事就解释不清,你还要上街给我买衣服,那就更解释不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你包养了......”

  “那......怎么办?”

  “算了,这都是小事,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想必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现在,说说你吧,你口口声声问我是什么变的,你又是什么变的呢,你来这学校里,又是做什么的?”

  “这......这......我从何说起呢......”

  她显得有些为难,我也明白,既然她不是人类,那肯定不好意思直接说她是什么妖怪变的,于是我替她找了个台阶,说:“这样吧,既然你不知从何说起,我就一件一件的问,你就先说说,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到底是想干嘛?”

  这次南宫飞燕很痛快的回答说:“这个很简单,我是妖怪嘛,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身上的气味和普通人类都不一样,我就以为你也是妖怪变的,但我又看不出来你究竟是什么妖怪变的,又不知道你要在学校里干什么,于是就想跟你说清楚,让你不要在学校里乱来.......”

  “我靠,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身上没有人味?你以为我是妖怪变的?”我很不满地看着她说,然后在身上闻了闻,除了有点汗味,挺正常的呀。

  “不是不是,不是没有人味,而是和普通人不一样,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直觉,尤其是昨天,我上课的时候发飙,所有人都被我散发的魅惑之力慑服了,唯独你竟然不受影响,我自然就肯定了你不是人,所以,所以才......”

  我点了点头,明白了,看来这也是妖怪的一种天生的本能,不过,看着她扭扭捏捏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又不禁好笑。

  于是我又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现在我再问你,你又是什么妖怪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