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三章 我的姐姐是狐狸精

第五十三章 我的姐姐是狐狸精

  南宫飞燕又一阵扭捏后,反倒问我:“那你猜猜呀,你看我像什么妖怪?”

  我挠了挠头,这玩意咋猜啊?

  天底下能成精怪的那么多,谁知道你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或是水里游的,当然,还可能是草木化形,石头成精,小时候爷爷讲过,笤帚疙瘩都能成精,变成个小媳妇出去买花戴,我上哪知道你南宫飞燕到底是啥妖怪啊?

  咦,等等,南宫飞燕、飞燕、燕......

  她会不会是小燕子成精了?不过不像啊,貌似还从来没听说过燕子能修炼成精的,再说了,哪有她这么前凸后翘满眼放电的燕子?

  她看着我纠结的表情,噗嗤笑了,左右转了两圈,好像让我看的清楚点,然后摆了个模特的造型,挺了挺胸,给我抛了个媚眼说:“凡是妖怪化形,形易化,但骨难化,要不,你也来摸摸看?”

  我吓的连连摆手:“别,我可没那本事,摸也是白摸,我还是猜吧......”

  她哈哈一笑:“怕什么嘛,我又不收费,本来就是白摸的......”

  我这脸上刷的一下就红了,她看着我发窘的样子越发的咯咯笑个不停,我却忽然明白了,不由一拍脑门,天底下能这么娇媚无双,动不动就勾引男人的,还能有什么妖怪?

  “你是狐狸精!”我拍手叫道。

  “呀,猜对了......不过,人家是狐仙嘛......”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小蛮腰一扭,小脚一跺,却咯咯的娇笑起来,说实话,还真的有点让人把持不住。

  果然是狐狸精呀!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跟一个非人类这么面对面的交流,而且她居然还是个大美女,居然还是我的老师,居然......还勾引我!

  她看着我手足无措的样子,笑的几乎已经弯下腰了。

  “喂,别笑了,大半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闹鬼,我现在要问你第三个问题。”

  她倒听话,渐渐止住笑声,又挺了挺胸说:“你问吧!”

  我强迫自己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问道:“这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你为什么跑到人间来,又为什么来这学校当老师?”

  她痛快地说:“我在山上待烦了嘛,就跑下来玩,至于为什么到这学校里来......这个更简单,这里地处偏僻,方圆十多里都荒无人烟,最适合不过了嘛。”

  她说的简单,但我却觉得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好端端的,一个狐狸精大老远跑到人类世界里来,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了老师,哪就那么容易?

  不过看她的眼神闪闪烁烁,我也没有说破,毕竟我跟她也不熟,也不知道她这狐狸精到底是来干嘛的,万一追问的急了,她兽性大发,再把我那什么了可就坏了,自古不是就有这个说法嘛,狐狸精都是要采阳补阴的。

  等等,难道,她来学校就是干这个的?

  我勒个去,要真是这样,我可得告诉阿龙他们都小心点,别回头都被吸成人干啊......

  不行,我还得再问的仔细一点。

  于是我就问她当年是怎么和我爷爷认识,爷爷又是怎么对她有恩,她听我这么一问,倒也不隐瞒,于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就统统的对我说了出来。

  故事很简单,跟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开头几乎一模一样,无非就是小狐狸度雷劫,被人所救而已,但南宫飞燕这故事,我却只猜中了开头,没猜对结尾。

  她,南宫飞燕,本是一只刚刚修炼了五百多年的小狐仙,而狐族修炼,每五百年要受一次雷劫,南宫飞燕自然也不例外,于是快到五百年的时候,她就听从族里长辈吩咐,独自下山,寻找能够躲避雷劫的藏身之地,那个时候,应该是在数十年前。

  她在人间流浪了几年,由于未度雷劫,还不能轻松化形,所以只敢在深山荒野,和那些乡村小镇行走,历尽了许多辛苦,直到有一天,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供藏身的地方。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还没等藏好,雷劫就提前劈下来了,她苦苦支撑了三天三夜,本以为这下子死定了,没想到在最危险的时候,居然被她硬抗了过去。

  她高兴坏了,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渡过了第一劫,从此可以轻松化形,真正的做一个逍遥快活的小狐仙了,却不想就在她兴奋的时候,那藏身之地的山洞深处,忽然窜出一条斑斓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就要把她一口吞下。

  可怜当时的小小狐仙,也已经是筋疲力尽,伤痕累累,哪里还拼得过这头可怕的巨蟒,她当时差点就哭了,心想自己真是太倒霉了,苦苦修炼五百年,没被雷劫给劈死,却要葬身在这巨蟒腹内,实在是太冤了,不甘心啊。

  正在这危急时刻,我的爷爷,韩云霄,及时出现,三下五除二消灭了巨蟒,硬是从蟒口把小狐仙救了下来。

  当时爷爷和我年纪差不多大,风华正茂,玉树临风,小狐仙死里逃生,于是口吐人言,对爷爷感激不尽,爷爷看了她一阵,却哈哈大笑,说你这小狐狸真是有造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稀里糊涂的就度过了雷劫,可谓福大命大。

  小狐仙不明就里,就问爷爷何出此言,爷爷说,他已经在此地守了几天,目的就是要除掉那条害人的蟒蛇精,但那蟒蛇精正该当渡劫,于是他就没有出手,想等着蟒蛇精死于雷劫,也省的自己动手,如果蟒蛇精侥幸渡过雷劫,也必然是筋疲力尽,道行大减,那时再趁机出手,便能事半功倍。

  无巧不巧,小狐仙却刚好在这时候,来到了那蟒蛇精用来度雷劫的地方,于是雷劫一降,就连小狐仙一起在内了。但由于这雷劫本是针对蟒蛇精的,所以大半的雷劫威力都被那蟒蛇精抗住了,小狐仙反倒因此而顺利的渡过了雷劫。

  只是那蟒蛇精着实厉害,硬生生抗过雷劫后,就急需找到进补的食物,小狐仙近在咫尺,自然难于幸免,幸亏爷爷及时出现,这才灭掉了蟒蛇精,救下了小狐仙。

  不但如此,爷爷见小狐仙楚楚可怜,动了恻隐之心,就把蟒蛇精炼就的内丹送给了小狐仙,小狐仙得到内丹后,潜心修炼,数十年之后,终于道行大进,可以自由化形,从此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狐仙。

  但是当她修炼有成后,就不耐山里的寂寞,一心惦记着想下山玩耍,就这么的,她才来到了人间......

  南宫飞燕的故事讲完了,我听的是摇头乍舌,脸色一会一变,想不到,她原来真的跟爷爷有过一段因果,常听人说,狐家最讲信义,有恩必报,这么看来的话,我居然成了她要报恩的对象?

  可是,刚才她也说了,她是在山里不耐寂寞,才跑下来的,如果她来学校里,真的做了什么害人的事,那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不由多看了她两眼,南宫飞燕却一下就看出了我的心思,双手叉腰道:“故事也给你讲完了,你也该相信我了,不过,你不要胡思乱想,告诉你,我是不会害人的,我在学校里也不会乱来......当然,那些只想打我主意的坏男人,可就不一定喽。”

  我吓了一跳:“打你主意的,你会怎么样?”

  她嘻嘻一笑:“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杀了而已,大娘说过,这世上好男子不多,不要轻易相信人,就算以后找到了可心的人儿,也要提防被骗,嗯,最好找个白白净净的,以后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杀了吃肉!”

  呃,这是哪门子理论啊?果然是妖怪的思维无法理解......

  我一下子又有点头大,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岔开话题说:“对了,昨天晚上那个人,你真的不认识?”

  我的思路被她打断了,怔了怔,才想起昨天救我脱险的那个年轻人,摇了摇头说:“我真的不认识,他说他只是路过而已,怎么,你不会对他有了好感吧?”

  南宫飞燕皱了皱眉说:“奇怪,那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呢,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他,就觉得浑身的劲都没了,好像对他生不出半点恶念,甚至,还有点害怕。”

  我也感到很是好奇,能让她这个狐狸精都害怕,那人会是什么身份?

  问题是,昨天那个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只不过就是敲了敲门,说了几句话而已呀。

  她想了一阵,摇头说:“算了,既然你也不认识,那就无所谓了,说不定只是一个过路的高人,你知道么,他昨天最后只是瞥了我一眼,我就魂不守舍,一直到今天晚上才恢复正常,我以为是你找来对付我的,所以才跑过来找你质问。”

  她这么一说,我才恍然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那年轻人果然是很神秘。

  我也不由思索了起来,神秘年轻人,神秘年轻人......嗯?

  忽然间我想起了一件事,我们在郊游写生中,陈韩扬遇到的那个满脸邪气的神秘年轻人,会不会就是他?

  从南宫飞燕的描述来看,很有可能啊。

  想想吧,南宫飞燕是狐狸精,一只有五百多年道行的狐狸精,在昨天那个年轻人面前,居然生不出反抗之念,这说明了什么?

  再回想那山里的年轻人,如果他真的能够豢养山魈水鬼为其驱策,恐怕,连南宫飞燕也惹不起。

  这两个人,很可能正是同一个人。

  可是,这其中还有一个疑点,陈韩扬口中的年轻人是满脸邪气,然而昨天我碰到的年轻人,却是相貌忠厚,而且有点天然呆,看上去就是那种没心没肺的,这两个人,不大像啊。

  难不成,他也会伪装自己?

  南宫飞燕看我半天不出声,不由连声叫我:“韩先生,韩先生?你怎么啦?”

  我回过神来,摇头说:“我没事,我说,南宫老师,你能不能别叫我韩先生?我听着很别扭啊......”

  她抿嘴一笑:“你不也是叫的那么客气,南宫老师......这样吧,咱们都换个称呼好了,我呢,以后就叫你小天,你嘛,肯定比我小很多,你就叫我......姐姐好啦!”

  “啊?”我再次目瞪口呆,一个有着五百年道行的狐狸精,居然让我叫她姐姐?她比我奶奶的岁数......不,比我太奶......祖太奶.......曾祖太奶......她们几位老人家加在一起的岁数都要大,我管她叫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