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四章 夜探鬼楼

第五十四章 夜探鬼楼

  南宫飞燕看出我的惊讶,撅嘴道:“眼睛瞪那么大干嘛?我们狐仙跟你们人类的年龄算法是不一样的嘛,其实我现在也就相当于你们人类的二十多岁,也就比你大一点点而已,叫姐姐岂不是很对?”

  我真是不知道该答应,还是该拒绝,不过我纠结了半天,最后决定......苦笑默认了。

  姐姐......就姐姐吧,这样的话,既然是姐弟的关系,她又是为了报恩,多半就不能打我的主意了,省得总是做出那副样子勾引我,虽然我不是什么小白脸,我也怕她把我杀了吃肉呀。

  我干脆不吭声了,给她来个不否认也不承认,她怎么样认为是她的事,反正我是不会叫她姐姐的......

  她看着我嘻嘻的笑,好像在等着我叫她姐姐似的,我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翻了半天白眼,干脆,我转移话题吧。

  我指了指实验楼那个闹鬼的教室,问她:“好吧,都听你的,不过,既然咱们已经算是自己人了,我还有个疑惑想问问你,那里有一间教室,是不是闹鬼?”

  她不经意的转头看了一眼,点头说:“是啊,闹鬼,怎么了?”

  不得不说,狐狸精的世界跟人类就是不一样,连闹鬼在她眼里都不算事,这语气随意的就像是在说:咱们一起去吃饭啊。

  不过她既然知道就好,我又追问:“那你知道是什么样的鬼吗,它又是为什么徘徊在那里不肯离开,我今天去过实验楼,发现那间教室是封闭的,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南宫飞燕冲我撇了撇嘴:“拜托,我比你来的时间还晚呢,连你这位大能人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可是,你不是......狐仙吗?据我所知,狐仙是无所不能的呀。”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谁告诉你狐仙无所不能的?别忘了,我只是一只刚刚五百多岁的狐仙,人家还小嘛......”

  说着她又冲我挺起了胸,我不由无语,就你这34D还小呀?

  看着她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忽然心里一动,对她说:“既然你也不清楚,敢不敢跟我一起进去探个究竟?”

  南宫飞燕眉毛一挑:“我只怕你不敢!”

  好吧,她一句话就说到了要害,其实我还真是有点不敢......所以才拉着她一起去嘛!

  不过咱是爷们,自然不能丢脸,我拍了拍胸脯说:“扯淡,我会不敢?今天咱们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来,你先请......”

  我指着那间教室说,她转过头看了看,却望着我掩口一笑,像是看穿了我心里没有底气,不过也没说穿,她深深吸了口气,说:“嗯,这附近的确是阴气很重,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吧,如果能捉个小鬼来玩玩,貌似也不错哈。”

  不得不说,她吸气的时候太让人头晕目眩了,我一捂头的功夫,她就转身往实验楼走去了。

  我忙在后面喊:“等会等会,户口本......”

  她转过身,甩了下头发说:“是你的户口本......”

  ......甭管是谁的户口本吧,我慌不迭的收拾起刚才摆在地上的一堆证件照片,却发现没有地方放,因为我的衣服已经跟丐帮长老似的了。

  南宫飞燕也看到了这情形,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手一摸,就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巧的五彩锦囊,看着就跟端午节的荷包似的,她把这东西郑重放在我手里说:“小天,这件宝贝我就送你了,算是我给你赔不是,也算是姐姐的见面礼,这叫如意乾坤袋,能装很多东西的,使用也简单,只要心念动处,如意随心。有了这个,以后出门就不用担心东西没有地方摆啦。”

  哇,如意乾坤袋?这可是好宝贝啊,我颇为兴奋的把那一堆证件照片往袋口一放,心念一动,手上就空空如也了,心念再一动,户口本就又出来了......

  “可是,你给了我,你用什么呀?”我不由问道。

  “不要紧,我会法术嘛,可以不借用这些外物,再说我家里还有,不要担心。”

  南宫飞燕无所谓的挥手说道,我这才放下心来,把这如意乾坤袋系在了腰间,和她一起往实验楼那边跑去。

  其实我的计划里,并没有这一步的,刚刚在宿舍里,我的打算是明天找些熟悉学校的人,多打听一些关于这间封闭教室的消息,知己知彼才能胜利嘛,但是还没等我行动,就被这南宫飞燕给搅合了,不过还好,现在她既然跟我站在一条战线了,而且她还是个道行颇深的狐狸精,有她陪着我一起去夜探闹鬼教室,我还怕个毛啊?

  很快,我们俩就站在了实验楼的下面,周围一片漆黑,二楼的窗户紧闭,今天倒是没有鬼影出现,可是,我们怎么上去?

  实验楼的大门早已经锁上了,虽然这应该难不倒南宫飞燕,但是我并不想大张旗鼓的,被人发现就不好了,还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潜入这教室,找出事情的真相,那就是最好的。

  等查出这件事之后,下一步,我就要去调查那个女模特的底细,然后顺藤摸瓜,抽丝剥茧,循序渐进,直捣黄龙......

  “喂,你想什么呢,上去啊!”

  南宫飞燕忽然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头看了看上面,有点为难道:“这好像......有点太高了啊......”

  南宫飞燕诧异的看着我:“不是吧,这只是二楼耶,你不是应该一步就跳上去的吗?”

  我只得实话实说:“不好意思,你说反了,我倒是能一步就跳下来,但是往上跳......”

  她紧盯着我,不可思议的说:“真是难以想象,你真的是你爷爷的孙子吗?”

  “呃,这是什么话,我当然是......”

  “可是你爷爷当年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他斗那条蟒蛇精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目睹,那真是凛凛神威,身手超凡,尤其最后以手代刀,把那蟒蛇的头颅直接削断,取出内丹的时候,简直都帅呆了,你要真是韩家传人,怎么连个小二楼都上不去?”

  一听这个,我不由也惊讶了,原来爷爷当年那么威武的?南宫飞燕问的也有道理,为什么你爷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那么拽,你却这么怂?

  但是,我想说你又怎么会知道,爷爷一心想靠着自己破解掉韩家家族的诅咒,小时候根本就没教过我任何东西,还是十几岁之后出了事,才让我开始练习写字和看画,教给了我韩家禁法的奥秘。

  可是,写字看画是练不出来轻功的啊!

  纠结了片刻,我只得对她说:“唉,你是不知道,爷爷只教给了我运用韩家的法术,别的什么都没来得及教......”

  她脸色一变,说:“怎么,难道你爷爷已经不在了?”

  我苦笑道:“确切的说,我也不清楚,不过,他老人家的确是没教过我太多东西,一切都得靠我自己慢慢领悟,否则的话,你以为你的那区区禁锢法术就能困得住我?”

  南宫飞燕微微叹了口气,并没多问,只是摇头说:“我知道,你们人类生命短暂,又十分脆弱,这几十年来,我一直想着下山报恩,没想到却已经没机会了,也罢,既然我碰到了你,那就是缘分,以后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是会帮你的了,来,你抓住我的手,我送你上去。”

  她这一番话说出,我也有些感动,同时心里也很高兴,于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拉住了她的手。

  好软,好滑......

  我心中念头刚起,身体陡然腾空,耳边掠过一阵急风,眼前只一花,只听一阵窗户开动的声响,下一刻便双脚落地了,再定睛看时,周围一片漆黑,只隐约看见墙角一侧堆着桌椅和杂物,旁边的黑板上还有未抹去的涂鸦......

  我居然已经进入了那间闹鬼的教室。

  可是,我回头一看,却顿时吓傻了,南宫飞燕没跟我一起上来!

  而且,身后的窗户也已经关闭了......

  姐,这是要闹哪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