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五章 鬼教室

第五十五章 鬼教室

  “喂,你在哪?别闹......”

  黑暗中的教室,阴冷透骨,我心惊胆战的开口对着空气说,我觉得,她应该就在旁边,只不过想跟我开个玩笑。

  可是,没人回应。

  “......你快出来啊,别藏着了,我知道你在这......”

  我又小心的喊道,空旷的回响传来,然而教室里依然没有人回应,我四处看,只有墙角的一堆模糊的桌椅影子,看上去就像一群张牙舞爪的鬼怪。

  我不由咽了口唾沫,我靠,南宫飞燕这是要干什么?

  不对,我忽然想起来她刚才说的话是“我送你上去”,而不是“我带你上去”,完了完了,这回被她给坑了。

  我往后退去,这教室静的怕人,阴的瘆人,我不由想起了白天的时候,那藏在门后的一只眼睛......

  “你到底在不在?在的话就赶紧出来,别开玩笑好不好......”

  我靠在窗前最后喊道,心想如果南宫飞燕真不在,我就下去找她算账,开什么玩笑,把我自己一个人丢进这鬼教室,存心的是不是?

  “我在这里......”

  身后忽然幽幽的传来一个声音,我一惊又是一喜,这个南宫飞燕,原来就在我身后,还想吓唬我?

  我一把扯开窗帘,低声喝道:“我让你吓唬我......啊!”

  窗帘后面,站着的居然不是南宫飞燕,而是一个长发披散的陌生女子,她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突然寒风骤起,长发飘扬间,露出了一只惨白的眼珠,死死的盯着我!

  我惊叫一声,腾腾腾连退了几大步,这家伙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

  周围的温度瞬时又降低了许多,寒风刺入肌肤,我冷的直哆嗦,但看看窗口已经被她堵住,后面的教室门又是封闭上锁的,想跑,估计是跑不掉了。

  我定了定神,仔细观察着这个女鬼,却发现她的形象,和那天在楼顶遇到的女鬼很是相像,不过,那天的是纸人,这个又会是什么呢?

  心里想着,我已经悄悄把血玉扳指移到了中指上,因为我突然觉得,这样打起架来,上面的尖刺似乎会更管用,然后,顺手摸出两枚字符。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我努力保持着冷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发抖。

  这女鬼冷冷的盯着我,也不见她张嘴,就有声音飘飘渺渺的发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她居然学我说话?好吧,我先说!

  我放缓了声音说:“我是来帮助你的,不知道你在这里待了多久,有什么冤屈,或者未了的心愿,你都可以跟我讲,我会尽量帮你。”

  女鬼半晌无言,再次幽幽道:“没有用的,我被禁锢在这里,根本无法离开。”

  她无法离开?这么说,她应该是这里的女鬼真身,而不是什么纸人了?

  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想害人,倒像是被囚禁起来的犯人。

  我渐渐有些放松了,索性就把她当成一个朋友,跟她拉起了家常。

  “实不相瞒,我是一名禁忌师,如果有人恶意把你禁锢在这里,那刚好在我的职责范围内,我必须要救你出去,助你早入轮回,现在,你可以不用顾忌什么,只管把你的情况讲给我,放心,我是好人,我愿意做你的朋友......”

  “好人?朋友......”她低喃了一句,却忽然凄惨的低笑起来,“要不是为了朋友,我何至于被困在这里,人世间所谓的好人,又有几个是真心实意,我不信,我统统不信,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对我不怀好意的恶人,想骗我出去,我不信你,我不信......”

  她忽然抓狂起来,教室内狂风大作,窗户啪的一下就开了,窗帘也是哗哗作响,她的衣裙长发猎猎飞舞,整个人的气场一下子就变得凶厉起来。

  只是,她的长发飘起时,我却刹那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她的脸上,竟然只有那一只眼睛,没有其它的五官!

  我心中一震,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镇字诀举了起来,这玩意太恐怖了,上次楼顶的女鬼是没有五官,整个脸跟鸭蛋似的,这次的女鬼,居然只有一只眼睛,但看上去比上次的还要恐怖几分。

  难道她也是纸人?

  迟疑间,她的衣裙却在此时迅速的开始变色,刚刚还是白色裙子,眨眼间就变成半白半黄,而且,还在继续变化。

  不好,看不出来她居然还是个黄衣女鬼,难道我刚才哪句话刺激到她了么?要知道,这种被禁锢的女鬼怨气通常都很重,但是我刚才并没表现出多么惧怕她的样子,所以,她才肯跟我说了那几句话,而且一直都是白衣白裙。

  但是现在要玩大变身,这就说明她发怒了,如果不及时出手,将会更难对付!

  二话不说,我抄起镇字诀,一个箭步就跳了过去,脑子里也早把那个不靠谱的南宫飞燕抛开了,此时此刻,哥是一个人在战斗!

  “啪!”

  一声清脆的响亮,我的这一记镇字诀拍了个正着,不过她却毫无反应,表情也越来越狰狞,我仔细一看,靠!原来旁边不知何时飞过来半个椅子,挡在了她的前面,我这一下没拍中女鬼,却是拍在椅背上了。

  她冲我露出一个阴森可怕的笑容,当然,她脸色就一只眼睛,我完全看不出她的面部表情,那笑容,只是从她的嘴里发出而已,呃不对,她连嘴也没有,那声音是从哪出来的?

  不能怪我在这紧要关头走神了,实在是她的模样太销魂了,但我这么一愣的功夫,她的手用力一挥,刚才那把椅子就奔着我砸了过来。

  眼看着就要扫到我的脑袋,急切间我猛然一个大弯腰,堪堪躲了过去,但紧接着另一个椅子又飞了过来,我再度后退,避过了这一击,然后抬头再看,不由一阵头晕。

  就见这女鬼双手平伸,教室墙角的那一堆桌椅板凳,破破烂烂,横七竖八的都飞起半空,挡在了她的身前,紧接着她双手齐挥,那一堆乱七八糟......就都奔着我砸了过来!

  我勒个去,这女鬼会法术啊,我乍着双手,抓着两枚字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玩意咋破啊?

  得了,跑吧......

  可是往哪跑啊?四处都是封闭的,无奈,我双手抱头,只得绕着教室跑了起来。身后那一堆可恶的桌椅破烂张牙舞爪的,我跑到哪里,它们就追到哪里,看那架势恨不得立刻把我拍死。

  老天爷,虽然说我小时候喜欢往桌椅上刻字画画,也不至于这么报复我吧?

  这一刻,我不知怎的想起了那个戴花的笤帚疙瘩......

  而且我还是很机智的,被追跑了半圈,我就一眼看中了一个好地方,黑板前面的讲台!

  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往讲台后一蹲,那一堆凌空飞舞的桌椅板凳就都砸了过来,只听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但大多数都砸到了讲台和黑板上,我隐藏的角度比较好,叮叮咚咚砸了半天,我居然毫发无损,只是被一根拖把戳了好几下。

  可是这样也不是个头,我很快发现,那些桌椅砸完之后就自动飞回,重新集结在半空,然后继续列队俯冲,我就无语了,这是拿我当靶子了?

  又一轮凶猛的进攻之后,讲台一阵歪歪斜斜,却被我死死顶住,差一点就倒了,忽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啪嗒一下掉在了脚下。

  我低头一看,心中立马有了主意,这哪里是黑板擦,这分明就是一件暗器啊!

  我赶忙抓起黑板擦,趁着下一轮轰炸还没来临之前,飞快的用血玉扳指刺破中指,鲜血流出,我手指划动间,一个血红的“破”字就已经写好了。

  哼哼,这破字诀可跟那两个不一样,那镇字和驱字,不遇到阴灵不起作用,但当年爷爷用这破字诀,炸开山洞,那威力我可是亲眼见过。

  抓着黑板擦,轮圆了胳膊,嗖的一下就丢了出去,然后迅速往讲台后面一躲,心想这回让你们再嘚瑟!

  说时迟那时快,我这黑板擦式手榴弹丢出去之后,耳中就听轰隆一声炸响,破字诀发威,紧接着一阵稀里哗啦叮叮当当的声音,显然,我成功了!

  我跳了起来,定睛一看,刚才那些耀武扬威的桌椅板凳,此时统统化作了一堆碎块,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地上,而那个凶煞满身的女鬼,也被这一下子震住了,虽然就一只眼,看不出来目瞪口呆的效果,但是那眼神似乎也老实了许多。

  开玩笑,爷爷说过,这破字诀是禁法第一层的最高奥义,更是融合了镇字和驱字的特点,可谓破字诀一出,妖鬼皆服,我就不信,你一个破学校的破教室里的小小女鬼,会不怕?

  不过,这破字诀是用我的血写出,威力应该会更大,而且这时我已经感到了一阵头晕,看来,还是不能轻松的驾驭这高级的禁法。

  我慢腾腾的走了过去,寒风中,身上破碎的衣服也是猎猎飞舞,我感觉这气场丝毫不比这一只眼的女鬼差,于是挺了挺胸,傲然道:“我并不想伤你,现在最后跟你说一次,如果你此时说出实情,我还是会帮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她犹豫了下,似乎还想动手,我弯腰从废墟中捡起那个黑板擦,在手中掂了掂,斜眼看她说:“怎么,不服?”

  其实此时破字诀已经消失了,我估计也没能力再迅速的写出个破字,完全就是吓唬她,这黑板擦现在对于我来说,其实还不如一块板砖呢......

  “唉......”她幽幽一声叹息,周围的风顿时息了,窗户也不拍了,窗帘也不飘了,她的衣裙渐渐变回了白色,长发也缓缓飘落,恢复到了刚才的样子。

  一切都平静了,我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她默默的低着头,也没有吭声。

  半晌,她忽然抬起头,用那仅有的一只眼看着我说:“我真的能相信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