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六章 女鬼蓝宁

第五十六章 女鬼蓝宁

  我捏了捏鼻子,看着手里的黑板擦,对她笑道:“你觉得呢?”

  她再次沉默了,又过了一会,才幽幽叹道:“其实,我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我点头道:“这个自然,说说吧,你是哪一届的学生,是什么原因......被困在这里的?”

  这女鬼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这里的学生,我大概已经死去一百多年了,只是这栋楼在修建的时候,刚好破坏了我的墓穴,于是我只能在这里徘徊......”

  哦?我不由奇怪,还以为她是这学校里的学生,没想到却是个陈年老鬼。

  我想了想问她:“那你叫什么名字,是因何而死的呢?”

  她幽幽道:“我叫做蓝宁,十八岁那年得病而死,从来没有害过人,却被那些人毁了我的墓穴,让我流离失所,孤独无依。”

  “这样的话,那你在学校里想必也闹腾过一阵吧?”我猜测道。

  “不,我没有。即便是死后被人破坏了墓穴,我也从来没有害过人。可是我无处可去,只得在这楼内和校园里徘徊。”

  “那你这样岂不是很无聊?你平时都干什么呢?”我有些感慨,忽然很想了解下一个女鬼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最初的时候,我很无聊,但是时间久了,我觉得能每天看着人们的生活,也很不错。只是,却从来没有人能看见我,即便是晚自习的时候,我就守在他们的身边,也从来没人抬头看过我一眼......”

  我听的一阵发冷,敢情学生晚自习的时候,这女鬼就守在旁边看着啊?

  这女鬼蓝宁继续说:“这种寂寞的日子过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学校里新来了一个女生,她居然可以看得见我,而且,她并不怕我......”

  蓝宁说,那一次,那女生独自在自习室留的很晚,而她就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飘来飘去,还弄了些风出来,把书页翻的哗啦啦的响,她觉得,这样很有趣。

  那女生开始并没在意,但她捣乱了一会之后,那女生就不高兴的抬起头看着蓝宁说:好了啦,你有完没完,弄的人家都没法学习了。

  当时蓝宁很惊讶,于是就问那女生:你看得见我?

  女生看着她,渐渐笑了,说:我一直就看得见你,你是个调皮的小女鬼。

  蓝宁简直开心极了,这是第一个能看见她,并且不怕她的人呀。

  那女生的名字叫做雪,接下来,两个人,哦不对,是一人一鬼,就成为了好朋友。每当晚自习的时候,蓝宁就会坐下来,静静的陪着雪读书写字,偶尔给她捣捣乱,当别的同学都走了之后,她们就会一起聊天,有时还会到校园里面散布。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们却越来越是亲密,真正的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时,蓝宁会跟她讲以前在坟墓里面孤独清冷的生活,她也会跟蓝宁说起课堂上一些好玩的事情。有时,蓝宁会给她讲述从前的故事,她则是会给蓝宁讲现在人间的见闻,说到有趣处,两人会一起拉着手大笑。

  这美好的日子过了三年,然而有一天,雪来找蓝宁,对她说,该毕业了。

  是啊,大学即将毕业,雪就要永远的离开这里了,蓝宁很慌张,很害怕,她去央求雪不要离开,为她而留在这里。

  但是怎么可能?人鬼殊途,她注定要在这里守到天荒地老,守到魂飞魄散,而雪则要去开始另一段崭新的人生,未来的大好前途在等着她,远山美丽的风景在等着她,留下来,开什么玩笑?

  蓝宁无法留住雪,她甚至说,要和雪一起离开,只要在一起就好,她实在是不愿再过那种孤独寂寞的生活,虽然,她的根在这里,她的墓在这里,如果她走掉的话,她的魂魄要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即使这样,她也心甘情愿。

  可是,雪不愿意。

  她要去开始新生活,身边怎么可能带个鬼?

  这三年,只不过是她生活的一种调剂罢了,因为她从小就能看见鬼,自然对鬼不陌生,也从来不害怕,难得这学校里面有一个很听话的乖乖鬼,她只是拿她当做一个另类的消遣对待罢了,好朋友?省省吧,人和鬼怎么会做朋友?

  但雪的心机很深,她没有和蓝宁说出这些话,因为蓝宁是鬼,雪怕她会报复。

  很快,临近毕业了,雪再过几天就要离开。

  这天夜里,雪跑到自习室,找到了蓝宁,对她说,想跟她一起永远留下来。

  蓝宁相信了,她欣喜若狂,却在这时,看到了雪缓缓拿出的一把水果刀,轻轻放在了她自己的手腕上。

  原来雪是想要自杀,蓝宁顿时吓坏了,她只想让雪留下来陪她,却不想让雪也死去,她慌了,冲上来想要阻止雪,却没有想到,她扑到雪身旁的时候,那把刀却刺入了她的胸膛。

  蓝宁惊呆了,雪退后几步,告诉了她一切,并对她说,这是高人施过法的刀子,她很快就会魂飞魄散了。

  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她狂呼着扑了上去,雪却闪出了教室。

  雪事先早已找高人指点,在教室门口和窗户上下了定魂符,而且是用刀刻上去的,蓝宁完全冲不出这间教室,只得在失望愤怒之中,眼睁睁的看着雪渐渐跑远,从此再不回头。

  但蓝宁没有魂飞魄散,那把刀子上的法力并不足以杀死她,但是,她毕竟受了很大的伤害,于是被那刻在门窗上的符咒,克制的死死的,从此,她就被禁锢在了这里。

  她不甘,她怨恨,她想要报仇,想要发泄!

  她虽然无法冲出教室,但这里是自习室,会有学生主动进来,于是,这自习室里面从此就开始闹鬼。

  她把所有的怨愤都发泄在了这些学生的身上,一时间闹的不可开交,甚至还出了几条人命,当时学校找来了几个道士,但是都无济于事。

  后来,学校就把这自习室永久的封闭了,窗户上遮挡窗帘,门口用报纸糊死,上了锁,对外宣传这里改为储物室,并且把周围的几个教室也都弃用了。

  从此之后,这里再也没出现过闹鬼事件。

  渐渐的,几年时间过去了,知道这件事的老师和学生都已经不在了,学校里也恢复了平静,平静得,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时间就像最好的疗伤药,让人们渐渐的忘记了伤害,忘记了痛苦。

  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原有的教室渐渐不够用了,于是,这间鬼教室的周围几间教室,又都重新开放了,但为防万一,这间教室始终都没有动。

  蓝宁一口气讲述到这里,已是满面悲伤,我也是听得如痴如醉,直到讲完之后,我足足愣了好久,才渐渐缓过神来,不由大为唏嘘。

  世间事,孰对孰错?

  她本是一个乖巧孤独的女鬼,对人无妨无害,但却因为多年好友即将离开,她苦苦挽留,才酿成了这一切后果,而她口中那个叫雪的女生,也未免太过狠毒,数年交情,竟然如此下场,虽说这女鬼也有不对的地方,纠缠过急,但也是出于善意,何必害她?

  可故事中的雪毕业后要踏上人生的旅途,不可能永远和一个鬼厮混,蓝宁为友情困扰,苦苦相劝,却又让雪为难,而且蓝宁毕竟是鬼,对于人类来说,是可怕的,可畏的,是会害人的,雪若不是当机立断,谁知道蓝宁会不会有一天狂性大发?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情来?

  我有些迷茫了,这究竟是人之过,还是鬼之错?又或者说,人和鬼根本就不应该有所交集,她们错误的开始,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局?

  我叹了口气,我承认,我无法判断这件事的对错,或许,谁都没错,错的只是命运。

  我深吸口气,缓缓道:“好了,我已经明白了。关于你的往事,我不多说,只能表示遗憾。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如果我能放你出去,你会怎么做?想不想报仇?”

  蓝宁神情哀伤地说:“我现在已经受人控制,即便你想帮我,怕是也难,除非......”

  她说到这里,却忽然停顿了下来,神情缓缓的变了。

  “有人来了!”她紧张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