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七章 她是谁?

第五十七章 她是谁?

  有人来了?

  我开始还以为是南宫飞燕出现了,不过教室里却没有动静,侧耳一听,原来走廊里面传来了隐约的脚步声。

  现在这个时间,实验楼的门早已关闭,哪来的脚步声?

  蓝宁的目光已经变了,那脚步声很轻,很缓,仿佛信步走来,但每一步又好像都踩在人的心头,让人不由自主的随之紧张起来。

  “他来了......”蓝宁微微颤抖。

  他来了?他是谁?

  我缓缓握紧了拳头,深夜出现在这里,总之不会是个好东西。

  那脚步声越走越近,很快就要到门前了,但却越走越是缓慢,仿佛在试探着什么一样,忽然,停了下来。

  我等的不耐烦了,蹑手蹑脚走到门前,透过那个白天里被我撕破的报纸一角,往外面看去。

  走廊里,黑沉沉的,由于角度限制,我看不太远,只隐约见到一个人影停在了那里,似乎在犹豫什么。

  我心一横,今天不管你是人是鬼,是妖是魔,我都要看你个仔细!

  在黑暗中已经待了许久的我,已经能适应这种光线,当下瞪大了眼睛看去......

  只见这人身影隐在黑暗中,大约仅能看个轮廓,但似乎是个长头发的人。

  难道......是个女的?

  然而还没等我看清,那黑暗中的人却好像发现了我,随即转身,快步离开了。

  这一下我看清了,这人的确是个女的!

  我有心去追,可是这门是锁着的,我晃了两下没有用,也只得放弃,听着那脚步声渐渐远去,不一会,就消失在了走廊远处。

  我紧皱着眉,回头看了看蓝宁,她也是一副惊魂稍定的样子,我定了定神,走过去问她:“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她是来做什么的?她经常来吗?”

  蓝宁有些语无伦次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她很可怕,她有一个法器,时常会来找我,我、我的魂魄,就是被她......”

  她说着话,忽然掀开了自己的白裙,我心一跳,再看时却愣住了,因为她的裙子下面空空的,竟然没有腿。

  我只知道,鬼魂是没有脚的,却不知道居然连腿也没有,不过看着她伤心的样子,我明白了,并不是鬼魂没有腿,而是她的腿没有了。

  不仅如此,她连五官也是不全的,这一切,恐怕就是因为魂魄被那人控制才造成的。

  她悲哀地说:“如果这样下去,很快,我就会彻底消失了,要不是今天你在这里,恐怕,我的这只眼睛也保不住了。”

  不知为何,我瞬间就愤怒了,以前只听说过倒卖人体器官的,这怎么连鬼魂都不放过?

  这个暗中的凶手,也太过狠毒了点,再说,鬼魂的器官有什么用?

  我无法理解,但是我已经在这一刻决定了,我要把这事调查到底,就算不能救回蓝宁的魂魄,起码也不能让她继续受害!

  想到这里,我匆匆对她说:“蓝宁,你放心,我答应了帮你,就一定会做到,我和那些害你的人不一样,现在我出去追那个人,如果你这里有什么情况,就及时喊我。”

  不等她回答,我一脚踹开窗户,往下面看准位置,纵身就跳了出去。

  哼,二楼而已,我可是跺跺脚就跳下来的......

  双脚落地,我往周围看了看,不见南宫飞燕的踪影,心里大为不爽,却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刚才那个人,不会就是南宫飞燕吧?

  我拔腿就往实验楼门前跑,这大门是锁着的,如果有人出入,必然有痕迹,说不定,我还能堵住刚才那个人!

  一溜烟跑到门口,上前一看,这门却仍然是锁着的,而且是从外面,用那种很粗的链锁。

  这样子,貌似不可能有人出入啊,我晃了晃那个链锁,锁的结结实实的,拉了几下门,也是根本打不开。

  我看了看从二楼到这里的距离,如果正常的话,那人应该比我先跑到这里,但是门口没有任何出入痕迹,周围也没有人影,难道我判断错了,这个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人?

  我再次想起了南宫飞燕,她刚才的神秘失踪,大为可疑,甚至她刚才对我说的所有的话,我都已经开始怀疑了,但是,如果说她就是那个神秘人,又为什么要把我丢进那教室里呢,是想让蓝宁杀死我,还是想借我的手除掉蓝宁?

  这事情现在有点扑朔迷离的意思了,我望着黑洞洞的实验楼大门里面,身上有点发寒,退开了数步,再次抬头四望,忽然觉得周围到处都是一片黑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和无助。

  我缓缓叹了口气,却忽然想,这个人既然没出来,莫非还在楼里面?等着我走后,再去对付蓝宁?

  想到这,我急匆匆又跑了回去,站在楼下看,倒是没什么动静,不过,我又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跳下来是容易了,可这怎么上去呢?

  要不,爬下水管子?可是这距离有点远,不一定能跳得过去啊。

  这该死的楼,也不知谁设计的,楼层间的间距比普通的楼都要高,不过想想也对,教学楼嘛,根本和住宅楼不一样。

  我正在比划距离,在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可能上去,身后忽然又有人噗嗤笑出了声。

  我猛然回头,却见南宫飞燕不知何时又出现了,正站在我的身后,笑的前仰后合。

  我一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还好意思笑?刚才什么情况,把我自己丢上去,你倒跑了?”

  南宫飞燕耸了耸肩,撇了撇嘴说:“拜托,我刚才说的明明白白,是送你上去,不是和你一起上去,难道你忘啦?”

  呃,她还真是这么说的,我不由语塞,她又嘻嘻一笑说:“再说,区区一个女鬼,如果你都对付不了,那怎么能做我的弟弟呢?不过现在你的考验通过啦,走,这次我带你一起上去!”

  她话音一落,我就再次身体陡然腾空,耳边掠过一阵急风,眼前一花,下一刻便双脚落地了......

  再定睛看时,我已经又回到了刚才的教室里,跟刚才不同的是,那墙角堆放的桌椅和杂物,已经变成了一堆碎木板,旁边的黑板也已经歪歪斜斜,讲台倒在地上,我不由挠了挠头,这满地乱七八糟的,要是回头让那个老毕看见,还不得当场吓个半死?

  蓝宁依然站在原地,却看着我和南宫飞燕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看着南宫飞燕的时候,有些躲躲闪闪的,也不知道是看见南宫飞燕的样子,觉得自惭形秽,还是她对这个狐仙天生的惧怕。

  南宫飞燕看了看我们,笑着摆摆手:“没事,你们谈你们的,我不插嘴,我就四处随便看看。”

  我心中一动,对她说:“那你能不能去找一找,有没有一个神秘人藏在这里,那个人就是......”

  没等我说完,南宫飞燕就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就你这样子还想追踪人家呀,早都从楼后面跑了。”

  “啊?跑了......”我不由拍了下脑袋,怎么忘了这茬,大半夜的进入这里,谁会走正门啊,随便找个教室的后窗户,就可以自由出入了,又不是每间教室都有铁栏杆。

  我暗暗后悔刚才没有跑到后面追查一番,不过后悔已经晚了,蓝宁无措的看着我,我想了想就问她:“算了,我先来问我,你可曾见过那人的真面目,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蓝宁幽幽叹气:“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