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八章 鬼魂的器官也可以倒卖?

第五十八章 鬼魂的器官也可以倒卖?

  蓝宁努力思索着:“我记得那去年的夏天,在一个夜晚,我正孤独的望着窗外发呆,她忽然悄悄的来了,她对我说,她可以帮我......”

  蓝宁说,那个人当时蒙着黑色的纱巾,她无法看清那人的面目,只知道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这女孩子对蓝宁说,很同情她的遭遇,她懂一些法术,可以带蓝宁出去。

  但是这女孩子又说,她的法术会的不多,需要分批次的带蓝宁出去,也就是说,每次只能带一部分,等把她全部带出去之后,再施法将她的魂魄合而为一。

  蓝宁将信将疑,但看那女孩子语气真诚,再加上她实在是不愿就这样被禁锢,于是只得答应那女孩,可以试试看。

  就这样,那女孩先是带了蓝宁的一条腿出去,居然真的成功了,蓝宁很高兴,因为在那女孩离开后,她仍然能感应得到自己身体的那一部分。

  过了些天,在蓝宁焦急的盼望中,女孩再次出现,这一次,又是一条腿。

  这一次,蓝宁还是能感应到自己的身体,她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真的会得救。

  但是接下来,那女孩却很久都没来,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蓝宁有些急了,她不知道那女孩究竟是什么原因没有来,或许是出远门了?或许是回老家了?或许......出什么意外了?

  这种种猜想,慢慢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蓝宁发现,她已经感应不到自己的缺失的身体了。

  她开始发慌,每天都在焦虑和不安中度过,曾经被朋友欺骗的她,难道这一次又被骗了?她隐隐感觉到了不祥。

  可是那女孩要是想骗她,害她,何必要这么麻烦呢?她既然有能力分离蓝宁的魂魄,为何不干脆直接带她出去,凭她的能力,蓝宁也是无法反抗的啊。

  终于,蓝宁在几欲发狂的时候,女孩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蓝宁开始质问女孩,把她的身体带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那女孩却翻了脸,说她辛苦帮蓝宁脱身,跑遍了很多地方,却反倒被误会,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蓝宁,她不能半途而废,必须把蓝宁分离后,全部带出去,如果蓝宁不老实,就打的她魂飞魄散。

  这一次,可怜的蓝宁,失去了一只眼睛。

  这一次,那女孩为了防止蓝宁逃走,在教室中又加了镇压的符咒,她恶狠狠的对蓝宁说,三天后,她还会再来。

  蓝宁几乎绝望了,她已经彻底明白了,这女孩并不是在帮她,而是逐渐剥离她的魂魄,但女孩的目的,她却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女孩根本就是在害她。

  她在绝望中,度过了三天,她心里想,如果那女孩再次前来,她就用这残躯,和她同归于尽。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到第三天,那女孩却没有出现,第四天,仍然没有出现。

  第五天、第六天......一直过了很久很久,那女孩都没有再次出现在教室中,恶狠狠的来带走她的魂魄。

  蓝宁每一天都在不安中度过,她不知道哪一天就是她生命的永恒终结,这感觉,就像是在等待死亡。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她亲眼见到了校园里雪花的飘落,见到了学生们放假,又见到了春暖花开,细雨如丝,那女孩,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高兴极了,觉得那女孩一定是放过了自己,虽然失去了魂魄的一部分,但对她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她是鬼魂,走路不用腿,看东西不用眼,哪怕只有一丝魂魄,有一丝意识,也能活下去。

  然而,又过了几个月后,在这年的夏天,在和去年几乎同一个时间内,那女孩再次出现了。

  那一天,就在蓝宁毫无防备的时候,她来了,什么也没有说,带走了蓝宁的一双耳朵。

  蓝宁再次陷入了痛苦和绝望之中,她悲哀的想,该来的,原来始终要来,那女孩根本就不会放过她。

  短短的两个月之中,蓝宁彻底失去了自己的五官,仅剩了一只眼睛。

  这荒置的教室中,几乎每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悲惨的事,然而,这一切,却没有人知道,学生们在白天仍然照常上着实验课,晚上照常上着晚自习,隔壁的画室里那专注的沙沙声,也照常每天萦绕在她的耳边。

  哦,对了,虽然她已经没有了耳朵,但这并不影响什么,因为她是鬼。

  然而就在今天,她忽然发现教室门的外面,居然有人撕开一角,在向里面窥探。

  她很惊讶,因为这几年中,从来都没有人这样干过,这是一间鬼教室,谁的胆子这么大呢?

  于是,她也贴在了门上的缝隙,和那人对视起来,她觉得,或许,这是一个逃生的希望也说不定。

  没想到这人也吓了一跳,她本想试着和这人对话,但那个校工却跑了过来,一番斥责后,把那人赶走了。

  她没有敢做声,她悲哀的想,这或许就是命,那也只不过是个好奇的人罢了。

  但是,她没想到,就在晚上的时候,这个人居然从窗户跳了进来,出现在教室中。

  蓝宁缓缓讲述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她直直的看着我,眼中带着哀伤,而接下来的事情,她已经不用多说了。

  我皱着眉想了半天,这故事有些离奇,剥离鬼魂的魂魄,这种事情我倒是听说过,但是这样一件件取器官的,还是第一次听说,难不成现在人类都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人体器官移植倒卖已经不算什么稀罕事,开始倒卖鬼魂的器官了?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对她说:“你故事里,最后这个好奇心很强的家伙自然就是我了,而刚才出现的那个人,自然就是你口中的女孩了。可是我不明白,难道你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剥离你的魂魄究竟是什么目的?我实在想不通,莫非说你的魂魄有其它的什么作用?”

  蓝宁摇头:“我毫无所知,我对这些事并不了解,而且无论我怎么追问,她就是不肯说,而且,她这次回来,很是有些怪异。”

  “怪异?如何怪异?”

  “她、从来没跟我说过话,每次都是做了事就走,哪怕我诅咒她,谩骂她,她也不吭声......”

  我有些奇怪,想了想,看着她说:“你能确定,她还是去年的那个女孩吗?”

  我这么问她,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觉得,如果是最初的那个女孩回来了,怎么说也应该算是和蓝宁比较熟,难免会多几句话,哪怕是揶揄嘲讽,恶毒的话,怎么可能在蓝宁诅咒谩骂的情况下,她还一声不吭?

  难道她变成哑巴了?

  蓝宁愣了下,才说:“应该是同一个人,我、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又问:“那你没有问她,为什么大半年没有出现吗?”

  蓝宁点头说:“我问过,我问过她很多问题,可是她一句话都没说过,不过我看她的体态样子,应该是她啊。”

  我耸耸肩说:“那可未必,你都说了,她一直是蒙着黑纱的,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模样。”

  蓝宁突然说:“不对,我想起来了,这一次她不是带着黑纱蒙面的,她、她换了装束,只是我一直没有注意......”

  我不由一阵无语,这个蓝宁居然马虎到这个地步,看来也是个很傻很天真,不然的话,也就不会两次都被人骗了。

  我催促道:“那人到底什么装束,你快告诉我。”

  蓝宁想了想说:“她、她戴了个大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