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五十九章 我要留下来

第五十九章 我要留下来

  蓝宁说:“她每次来都是戴了个大口罩,穿的是一件黑裙子,长长的头发,嗯,就这些......”

  我喃喃嘀咕道:“戴个口罩,穿黑裙子......”

  这信息里能看出的东西不多啊,口罩人人都能戴,而这黑裙子......

  黑裙子?

  不知为何,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辛雅,这学校里面,整天穿个黑裙子的,不就是她吗?

  当然,这黑裙子也是人人都能穿,我摇了摇头,把这念头从脑中挥走,却又不自禁的想起了刚才走廊里那个人影。

  那个人,会是谁呢?

  我看着蓝宁,蓝宁看着我,我对她说:“要不要,我现在带你出去?不然的话,那人很快还会来找你的。”

  蓝宁眼中掠过一丝喜悦,却随即犹豫道:“可是,这里的封印很厉害......”

  我冲她笑了下,低头就找那个黑板擦,我想告诉她,再厉害的封印,也架不住我这爆破弹级别的破字符!

  不过我这低头一看,却愣了,刚才我丢在地上的黑板擦哪去了?

  转瞬间我就又想起个问题,南宫飞燕哪去了?

  咦,刚才那堆废墟怎么也没啦?

  我扭头一看,那堆桌椅板凳不知什么时候,居然统统恢复原样了,此时正乱七八糟的堆放在墙角!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时间倒流了啊?

  我不禁吓了一跳,转头再看,旁边歪倒的讲台也扶起来了,歪斜的黑板也摆正了,而讲台的后面,一个人正挂着得意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南宫飞燕......

  好吧,这应该是她干的了。

  看不出来,她倒是挺爱劳动,这么一会功夫,居然把满地凌乱都收拾了,这也解决了我心里的一个疙瘩,因为我一直在担心,如果这教室里面的东西散落了满地,被人发现的话,那闹鬼的传说就又要不胫而走了。

  我对她又有了一丝好感,笑着说:“谢谢你了,勤劳的小......美女。”

  我本想说勤劳的小狐狸,不过一想这么说太直接了,怕是不礼貌,于是就改成了小美女。

  南宫飞燕笑着歪了下头,看上去又萌又可爱,她笑着对我说:“不客气,人家是处女座的嘛,看不惯这里乱七八糟的。”

  我再次晕了一个,啥时候连狐狸精都信星座了?

  我走过去从讲台上拿起黑板擦,笑着说:“你们不是应该信五行的吗,什么时候改了信星座了?”

  南宫飞燕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说:“NONONO,过去信五行,现在都信星座,这才叫时尚潮流嘛,何况,星座有时候也很准的呢。”

  “不是吧,星座也准?”我质疑道,说实话,我一直都觉得这星座都是扯淡的,糊弄小女孩什么的还行,她还当真了?

  南宫飞燕连连点头说:“是呀是呀,天上的星象其实也是很神秘的呢,我知道有一种神秘的职业,叫做星相师,也叫占星师,他们通过观察日月星辰的变化,可以占卜到许多未知的事物,这个是自古就有的,怎么你不信?”

  呃,原来她说的是这个,不过,这跟十二星座有关吗?

  我搞不懂这个,摇了摇头说:“我不明白,不过你是不是职业病?你站在讲台后面干什么,帮我看看,怎么破掉这里的封印。”

  她痛快地答应一声,我就拿着黑板擦走到蓝宁面前,对她说:“你还记得这个吧?跟你说,不管什么样的封印,我都能破掉,这你不用担心,你只要告诉我,那封印在哪里就行。”

  蓝宁还是有些怕南宫飞燕,怯怯的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教室的门,又指了指窗户,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说:“就在门窗上面,有之前刻出的符咒,前几天那个女孩,又加了一个东西,就在那门的上面。”

  我点了点头,走到教室门旁边,努力的在上面找了起来。

  旁边忽然亮起一盏灯火,我一愣,回头看,原来是南宫飞燕,她随便甩了个响指,手指上就跳出了一朵火焰,刚好给我照明。

  我冲她笑笑,借着火光,终于看清了,就在门楣上,有一圈明显用刀刻出来的符咒图形,但是我完全是看不懂,那图形斑斑驳驳的,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而在门楣之上,则摆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比火柴盒稍大一些,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我回头看看蓝宁,她使劲点了点头,很是激动的在那里飘来飘去,即将脱出牢笼的喜悦难以抑制。

  我又走到窗户前,仔细查看一番,发现这几扇窗户的窗棂上,也刻着和那符咒类同的图形,密密麻麻的,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就和年久失修的窗棂上那种裂纹差不多。

  我看了看蓝宁说:“如果这栋楼不翻修,拆建的话,恐怕你就要永远待在这里了,不过我一直有个疑问,既然这窗户是能打开的,你为什么逃不出去呢?”

  蓝宁叹气道:“窗户是能打开,但是我无法出去,那里,有无形的力量在阻止我。”

  南宫飞燕在旁边插嘴解释道:“说白了就跟笼子里面的飞鸟一样,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也可以把头探出去,但就是飞不出去。”

  我想了想说:“好吧,如果只是这些符咒的话,我用刀子把它们刮平,会不会有效?”

  蓝宁一脸茫然,南宫飞燕却说:“这个自然有效啦,不过你得刮的深一些,因为年头多了,符咒的威力已经渗入窗内,还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一脚把这些窗户踹烂,丢到外面去,还有那个门,找把斧头劈碎就行,符咒一旦被打散,就会失去作用的。”

  我失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暴力破坏型的,可是你想过没有,我要把这门窗都拆了,那可是损坏公物,万一被抓住了,学校找我算账,你替我赔钱呀?”

  南宫飞燕眯眼笑道:“当然没问题,虽然我现在还没发工资,不过弟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赔钱什么的,找我好啦。”

  她还挺好说话,我摇头说:“你这法子虽然简单,但是不适用,要我说,这窗户已经破烂成这样了,干脆我还来个黑板擦爆破法,直接炸烂,然后把那个盒子丢的远远的,咱们一起出去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看怎么样?”

  后面这句是跟蓝宁说的了,她忙点头不迭,表示怎样都行。

  于是说干就干,我抓起黑板擦就要往上写破字诀,因为我压根就没带写符的纸,要是往窗棂上写,那上面刻着符咒,我又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影响。

  而且我发现这黑板擦还挺好使的,一炸一片,而且本身还毫发无损,不像符纸,炸一次就没了。

  我正要再次用鲜血画符,蓝宁却拉住了我,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我奇怪的问她干吗,蓝宁犹豫了半天,有些担心的问道:“你说,我如果现在离开这里了,我能去哪里呢?”

  这倒是个问题,我愣了,一时没回答上来,想了想说:“这个没什么吧,天大地大,去哪里不行呢?”

  她叹了口气:“我怕,我走到哪里,都会被她们找到,因为我的一部分魂魄还在她们手上。还有,如果我走了,那些人会不会继续去害别人?”

  我点点头说:“这个很有可能,不过你放心,我会追查这件事的,不会再给她们害人的机会,而且你也可以留在我们身边,这样不就可以保护你了?”

  她迟疑了下又说:“可是如果我离开了,是不是线索就不容易找到了?”

  “嗯,这个倒是,不过也没什么,只要她们在这学校里,总会露出马脚。”

  “那、我还是不走了,起码还能稳住她们,也方便你调查......”

  蓝宁坚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