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章 线索

第六十章 线索

  最关键的时刻,即将脱身的时刻,蓝宁居然说她要留下来,只为了以身做饵,能够让我顺藤摸瓜的调查这件事。

  “这......”

  我犹豫了,看了看她,又看看南宫飞燕,南宫飞燕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表示跟她无关,蓝宁郑重地点头说:“我已经决定了,就在刚才的一刹那,我觉得你是真正的好人,你应该可以除掉那些害我的恶人,不让她们继续再去害别人。”

  我有些纠结了,我真不知道蓝宁还有这样的气魄,在明明可以离开的时候,却选择了留下来。

  谁说鬼魂都是可怕的,要害人的呢?从小到大,我见过的鬼魂并不多,而截至目前,还没见过哪个鬼是天生就要害人的,就连蓝宁,虽然她坦承前几年也闹过一阵,但那也是事出有因,如果不了解内情的人,多半会说蓝宁是恶鬼,但我却知道,她的骨子里,实际上却是心地善良,单纯无害的。

  蓝宁仿佛知道我心里所想,她叹口气说:“我之前也曾做过恶事,在我被禁锢在这里的时候,我就像发了狂一样,失去了理智,也害死过几个无辜的人,现在,如果我能帮你的忙,除掉潜伏在学校里的恶人,也算稍稍赎罪了,不然的话,我就是走了,但罪恶难以消除,也永远都难入轮回。”

  想不到她倒是个明白人,这样做,也的确可以稍赎她的罪过,毕竟她确实害死过人。我点了点头,对她说:“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也不多说什么,不过,你留下来很危险,一旦我们走了,那人再次回来,你怎么办?”

  蓝宁没有说话,却盈盈拜倒,悲悲戚戚的说:“还望恩人帮我。”

  呃,这个我倒是挠头了,我看了看南宫飞燕,她不假思索的说:“恕我直言,你们的想法未免太过简单了,刚才那人既然已经被你惊走,那就已经打草惊蛇了,你觉得,她在短期内还会轻易现身吗?”

  她说的倒也有理,我思索了下说:“不过,她一定会想办法返回这里,查看蓝宁是否还在,如果我们每天晚上都守在这,一定会抓住她的。”

  南宫飞燕冷笑道:“笨蛋,查看蓝宁是否还在,未必需要跑到这里来,再说,也不一定非要晚上出动,白天难道就不可以了?”

  我恍然,对呀,白天也一样可以查看,这样的话,岂不是防不胜防?

  南宫飞燕想了下说:“这样吧,我先帮你在身上加一道禁制,这样的话,那人即便来了,也无法剥离你的魂魄,而且,我很快就会有感应,也好及时赶来。”

  我大喜道:“你有这么好的法子怎么不早说,快,快给她加禁制。”

  “可是......”南宫飞燕又面露为难,“我这法子仅限比我法力低的人,要是那人比我还厉害许多,那这禁制非但挡不住,连我也要受到反噬。”

  “那......那就想别的办法吧,总不能让你受到伤害......”我也犹豫了,如果为了蓝宁,让南宫飞燕受伤,这好像有点不大公平吧?毕竟,南宫飞燕是局外人,她没有理由非帮助蓝宁的。

  不过,我这么一说,南宫飞燕却好像很开心似的,对我嘻嘻一笑,摆手说:“没事啦,我想那个人既然很年轻,也许并不会有什么高深的道行,要知道,人家可是修炼了五百年呢。”

  说着,南宫飞燕毫不犹豫的一挥手,一道银白色光华从她的指尖透出,如星芒般点点洒落在蓝宁的身上。

  蓝宁再次拜倒,感激的说道:“多谢胡仙姑出手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仙姑?你叫我仙姑?哈哈哈,有趣有趣,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不用谢我啦,要谢你就谢他吧,哼,要不是因为他,我才懒得管你呢。”

  蓝宁又对我拜倒:“多谢恩人,蓝宁若有得见青天之日,永世不忘你的大恩。”

  南宫飞燕又掩口大笑起来:“哈哈,恭喜你,你今天就见着青天了,他就叫青天,韩青天,哈哈......”

  蓝宁怔了怔,又要拜,我忙拦住她,瞪了南宫飞燕一眼说:“就你瞎嚷,大半夜的,你就不怕被人听见,还以为这里闹鬼了。”

  南宫飞燕不在乎地说:“怕什么,这里本来就闹鬼,就算有人听见了,我就不信谁敢过来,再说这个时间,除了打更的,也没人会多事跑出来,谁会听见呢?”

  我忽然一拍大腿:“不好,这个时间,老毕多半在巡更了,咱们得抓紧撤,不然被他看见就麻烦了,蓝宁的事,他肯定是知道的。”

  我回身嘱咐蓝宁:“你先在这里待着,不要怕,有胡仙姑给你施的禁制,那人不会再轻易伤害你了,我们回去想办法,尽量在短期内查出真相,到时候再来救你出去。”

  蓝宁一个劲的点头:“嗯嗯,我知道,多谢你们。”

  我挥了挥手:“甭谢了,以后没事别半夜开灯关灯的,怪吓人的,还有......咦,不对啊,有个跟你很像的纸人是怎么回事?前几天从这楼里走出去的,那个是谁?”

  我忽然间想起了这个问题,于是赶忙问她,蓝宁却也是愣了,茫然道:“我不知道,我、我一直都在这里面,哪里都没去过,什么纸人?”

  我皱了皱眉,摇头说:“算了,既然你也不知道,那我自己调查好了,就这样,我们先走了。”

  我不再耽搁,推开窗,和南宫飞燕一起跳了下去,不过,这次是她非要揽着我的腰下去,我就觉得轻飘飘的,从窗口飘飘荡荡的就下去了,那感觉很奇妙,就跟电视剧里似的,尤其我这身上碎成布条的衣服迎风一吹,飘啊飘的,我感觉我好像都成仙了。

  终于落地之后,回头再看,蓝宁站在窗前,一个劲的给我们招手。

  这惊心动魄的鬼教室之旅,貌似告一段落了,我和南宫飞燕默默的往前走,各自想着心事,谁也没说话,眼看到了通向宿舍楼的林荫路,她忽然对我说:“这件事,你想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人是个女的,长头发,黑裙子,我想从这方面入手,先调查学校里的人,逐渐缩小范围,只要找到她,那就好办了。”

  南宫飞燕歪头看着我说:“你有没有想过,那人会不会就是你身边的人?”

  我心里一跳,摇头说:“不管她是谁,总之我不会放过她,一定会追查到底。”

  南宫飞燕笑了笑,说:“其实,你刚才忘了一个重要的环节,也可以说是线索,难道你没想过一个问题么,那教室门紧锁,那个人,是怎么进去的?”

  我当时就愣住了,对啊,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个人,如果真的是个人,她既然从走廊进入的教室,就必须通过那道门,而她总不可能会什么穿墙术,她是怎么进去的?

  那门,白天的时候我看得清楚,明明是锁着的,钥匙应该只有保卫处才有!

  可是,保卫处,大多都是些中年男人,还有像老毕那样的半大老头子,哪来的年轻女孩子?

  南宫飞燕这个提醒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件事,似乎越来越神秘了。

  我心神不宁的和南宫飞燕分开了,她去了教室宿舍,我回了学生宿舍,不过刚走了两步,我就赶忙回头拉住了她,她讶然笑着对我说:“怎么,舍不得我走呀?”

  我无语:“呸,美的你,我差点忘了一件事,你赶紧把我衣服给我恢复原样,不然我回去可丢大脸了。”

  她笑道:“可是我不会呀。”

  我才不信呢,我指着实验楼的方向说:“少糊弄我,刚才那一堆破烂的桌椅都让你恢复了,你要不给我把衣服弄好,明天我就跟人说你勾引男学生。”

  她笑的打跌:“哈哈,你去说好了,本来今天已经被人看见了,不过......好嘛好嘛,你别生气......”

  她的手轻轻一挥,又是一道银白的光芒洒落,我只觉眼前一片光亮刺眼,当再睁开眼的时候......

  我勒个去,我这穿了两年多的衣服,咋变的跟新的一样啦?

  好吧,我承认,有个狐仙姐姐,貌似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