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一章 禁之奥义

第六十一章 禁之奥义

  回到宿舍后,这次没用我钻厕所窗户,女寝有大妈,我们也有大爷,而且这大爷亲眼目睹了我刚才在众目睽睽下拉着一个女老师奔入黑夜的场景,此时见我回来,二话没说就给我开了门,看我的眼神就跟看着凯旋而归的勇士似的。

  天已经很晚了,阿龙和小胡子却还没睡,一见我回来了,顿时就从床上跳了下来,阿龙还问:“我们刚才听说,她把你拉到保卫处了?你小子没挨揍吧?”

  小胡子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摸着我的胳膊腿问:“好像没啥事,不会是受啥内伤了吧?”

  我哭笑不得地说:“你们在哪听来的谣言,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放心吧,我们就是去小操场谈了谈心,谈完了,就回来了。”

  “小天,不是我说你,这事儿......怎么不小心一点?”阿龙摆出一副大哥的架势跟我说。

  “啥事啊?跟你们说啥事都没有,其实吧,它是这么回事......”

  于是我舔了舔嘴唇,又开始跟他俩编起瞎话。我说,我跟南宫飞燕本来就认识,还是表亲。昨天晚上,我在她不知道的前提下,帮她介绍了个男朋友,谁知她就发火了,这不就来兴师问罪了嘛。

  说完之后我捏了捏鼻子,心想这瞎话编的,连我自己都信了。

  他们俩开始是将信将疑,不过阿龙想了想,一拍大腿说:“我靠,说了半天,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我说的呢,她在课堂上总注意你,上次课上,她不知怎么突然发威,我们都吓的不会动了,就你跟没事人似的,说走就走了,难怪难怪......”

  小胡子也说:“那、她是你表姐?”

  我只好承认:“嗯,表姐!”

  这件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我糊弄过去了,我还告诉他们俩,明天的时候,一定要帮我辟谣,这俩家伙都是比较八卦类型的,巴不得有点事儿干,一拍胸脯全答应了。

  我这才安了心,大大的松了口气,心想,我从小听爷爷的故事,果然没白听,练就了一身编瞎话的本事啊。

  终于可以休息了,然而这天晚上我却彻底失眠了,眼珠子瞪的老大,一个又一个的疑团笼罩在我的头顶,我很是不理解,这个跟荒野度假村似的破学校,咋就有这么多的幺蛾子呢?

  被禁锢在教室里的女鬼蓝宁,能剥离鬼魂魂魄的女生,女寝楼顶的厌胜术,没有脸的纸片鬼,还有神秘的辛雅,和她如诅咒般的预知能力......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呢?

  到底,应该怎么做?

  我想了很久,脑子里很乱,所有的事情纠结在一起,就像一团乱麻。

  冥冥中,我仿佛在这一团乱麻中隐约看到了一个不经意间露出的线索,但一个瞌睡袭来,却又全都忘了。

  就这样,翻来覆去,朦朦胧胧的,总算捱到了天亮,我没有去上课,而是留在宿舍里,翻出了禁忌笔记,我觉得,我必须得加强自己了。

  因为通过这几次经历,我发现自己的能力太过单一了,一共就会写仨字,这算个狗屁的禁忌师?

  所以,我必须......多写几个字!

  没办法,目前我所能理解的禁法,也就只有写字这一个途径,而且我记得,爷爷施展的几次禁法,貌似也都是写字为主,那么,我就从这方面开始研究吧。

  禁忌笔记之中说,中国的古文字,在最初,实际上是一种神秘的符号,文字之中,包含了天地自然之间的奥秘,只要运用得当,很多带有特殊含义的文字,都可以融入禁法之中。

  我不由想起了爷爷破那块洞天石的时候,使用的“定”和“收”,以及在山洞中破炼骨师马九的时候,使用的“灭”和“杀”,我不知道,这几个字是否属于这第一层禁法之中,因为爷爷并没有说明,而这笔记里也没写。

  不过我仔细想了想,这镇、驱、破,三个字,既然是做为第一层总纲,想来,定和收应该属于这之中,但灭和杀的层次概念,显然要高于这第一层,难道说,那是第二层才能学的禁法?

  嗯,差不多是这样的,这灭和杀,肯定要更厉害一些,相比来讲,这定和收,似乎更适合现在的我。

  我一边回想,一边翻看,同时心里不断的琢磨,除了这两个字,还有哪些是能运用的呢?

  我回忆着爷爷当年画出的符号,随手比划起来,不过当时时间太短,记忆里已经很模糊,比划了半天都不对,我索性暂时放弃了,咱是学书法古文的,回头去买几本相关类的古籍,慢慢研究吧。

  除了这个之外,禁忌师还能干什么呢?我翻了半天笔记,主要的内容,几乎全都是破除禁忌。

  可是我想了想,在这学校里面,貌似并没什么禁忌的事情发生,毕竟,很多时候人们并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就会有什么报应找上门,那得是在相应的条件前提之下才会发生的,不然中国大地这么多人,每天要做这么多事,如果都按这禁忌笔记中说的,岂不是什么都不能做了?

  就像阿龙半夜照镜子,小胡子深夜去厕所,这是很多人都做过的事,也没见人人都招来了鬼啊。

  如果连去个厕所都要挑个日子,找个方位,画道符,念叨几句,最后还得摆个什么固定的姿势......那也未免太坑爹了。

  所以,我突然觉得,这禁忌师,一定还有某种特殊的能力,所以才能被称为最神秘的职业,才能传承了数千年的岁月。

  当然,最高深的禁法,是我现在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到的,这禁忌笔记最后几页中记载,禁法三层,第一层破妖鬼,第二层破魔神,第三层破天地。

  想想看,破魔神,破天地,这得是多大的本事?可我现在,连个妖鬼都破不明白,遇到个南宫飞燕这小狐狸精,都束手无策,想来都觉得愧对祖宗。

  我胡思乱想着,就翻到了笔记的最后一页,我手捧着笔记,一阵迷茫,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无意中,我忽然发现这笔记的黑色封皮之中,隐约露出了一角泛黄,似乎夹了一张纸,用手一摸,果然有东西。

  我心里一动,莫非这笔记还有隐藏内容?

  我急忙把那东西抽了出来,却是一张陈旧泛黄的绢帛,打开来,只见上面用小楷写了一段话。

  “禁忌之法,既为人所忌,也可为人所用,然禁忌之力非同一般,稍一不慎,害人害己,韩氏后人慎用之,若有不肖子孙以此为恶,触犯韩家禁忌,其祸无穷。切记切记。”

  这段话很是简单,而在这段话的下面,还写着一个端端正正的古篆大字,熟读古书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一个禁字。

  在这个字的旁边,还有一行小字:禁,吉凶之忌也。

  我心中砰砰的跳了起来,禁忌笔记之中曾说过,禁忌师,可以破除禁忌,也可以制造禁忌,莫非,这就是制造禁忌的法门?

  看着这个大字,我越发的激动,抓起笔来,依样画葫芦的就写下了一个禁字。

  不过,写完之后,我却没什么反应,拿起这个字看了看,貌似也不见有何异常。难道是我写的太快了,或者没有完全集中精神?

  我深吸口气,再次抓起笔,铺开纸,凝神聚力,又写了个禁字。

  放下笔,左右看看,这次比较满意,字型和字意应该都对了,看着这个字,我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

  然而,这次却还是没什么反应,完全不像之前我写的几个字那样,字成之后,会有微弱的红光闪过。

  这是怎么回事?

  我暗暗琢磨着,这字应该是写对了,可能是我没有找到正确的使用方法?又或者,是我的功力不够?

  正在想着,外面忽然一阵喧闹,我回过神,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上午十一多,到了午休时间了。

  我拍了一下脑门,想起个重要的事,忙把所有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匆匆往外跑去。

  因为我早已经打算好了,一会午休的时候去找辛雅,我要想办法,探一探昨天晚上蓝宁口中的黑裙女孩是否真的是她。

  不过刚要跑出门,我又回身把那刚写好的禁字取过来放在身上,如果方便的话,就借此机会试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