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二章 辛雅之伤

第六十二章 辛雅之伤

  女寝楼后身,我和一身黑裙的辛雅面对而立。

  很奇怪,天气已经转凉,大家都已经换了秋装,唯独辛雅,还是穿着裙子。

  我问她:“昨晚睡得好么?”

  她缓缓点头,表情平静得就像仍然在睡梦中一样。

  我又问:“丁玲玲怎么样了?”

  她想了想说:“应该没事了,今天我看她去上课了呢。”

  我点了点头,目光直视着她,想要在她脸上看出些痕迹,她和我对视片刻,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一时间,我和她谁也没说话,气氛很沉默,还有些尴尬。

  不知为何,我也有些不自然起来,不过看她的表情,却依然平静如水,看不出丝毫波澜。

  看着辛雅,我实在无法把似水般沉静,似水般柔和美好的她,和那个会邪法的神秘女子联系在一起。

  可是除了她,这个时候还有谁会穿黑裙子呢?又有谁会一直穿着黑裙子呢?

  没有,这整个校园里,因为辛雅的扫把星称号,没有人和她穿一样的黑裙子,大家都认为,这是不祥的象征。

  我鼓起了勇气,努力做出了一个轻松的笑脸,对她说:“对了,我昨天听到了一个吓人的事,你要不要听?”

  辛雅没说要听,也没说不要听,目光看着远方,轻轻的说:“哦......”

  我一下就泄了气,说实话,我最怕她这个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的态度,就像总是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想什么。

  不过她就算不在意,我也要说。

  我舔了舔嘴唇,装出一副神灵活现的神情,继续对她说:“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实验楼二层,最里面的教室,据说闹鬼......”

  辛雅的神情这才有了一丝变化,却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看着我说:“嗯,我知道。”

  呃,我无语了,拜托,那可是闹鬼好不好,能不能给个稍稍惊讶的表情?

  我嘿嘿笑了下,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对她说:“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比我早来一年,不过我听到的消息很不详细,你有没有更详细的内幕给我透露下呢?那里面,到底是个什么鬼?”

  这一次,辛雅总算是露出了一丝思考的样子,像是刚刚回过神来,对我说:“这件事,其实我也没有听说过,我只是......自己发现的而已,不过,我没有和任何人说。”

  我再次愕然,她自己发现的?她居然跟我说是她自己发现的?

  辛雅不理我的样子,继续说:“难道你今天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吗,你要是好奇的话,改天等我有课,我可以带你过去。”

  我不知该如何应答了,我一直怀疑辛雅就是那个神秘女子,还以为她会含糊遮掩,推脱不知情,却没想到,她不用我多问什么,自己就全都说了出来,而且居然还要带我去那闹鬼的教室看看。

  她是真的不知就里,还是故意演给我看呢?

  我不知道。

  “啊,好呀,你知道我对这些事感兴趣,如果真的闹鬼的话,说不定我们还能帮助那个女鬼呢。”我若无其事的说道。

  她却奇怪的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个女鬼呢?”

  不好,说走嘴了,我忙打着哈哈说:“啊,哈哈,我是随便说的而已,学校里闹鬼嘛,一般都是女鬼,故事书里不都这么写的,女生阴气重,容易出问题,这也是正常的。”

  “哦......”辛雅倒也没多说什么,不过想了想又说,“不过,我们要去的话,得悄悄的,最好是趁着画室没人,或者晚上的时候去。”

  我心中一跳:“画室没人?晚上?为啥?”

  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说:“笨蛋,要找鬼的话,自然是晚上去比较合适,但是晚上不好进去,要是白天去的话,就得赶在画室没人的时候,因为那画室就在闹鬼教室的旁边,画室没人,我们才不会被人注意。”

  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她的目的我还是怀疑了一下,为什么要在没人的时候,和晚上去呢,难道她想趁机对我下手?

  “对了,还有一个原因。”辛雅忽然又说,“画室开放的时候,不能去,因为校工老毕经常会在那个时候过去巡逻,以前也有美术系的男生想去那教室偷看,都被老毕赶走了。”

  她这句话一说,我心中又是一动,老毕?在画室开放的时候经常去巡逻?

  这个倒是实情,因为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他发现,并且赶走的,这么说,老毕对那教室应该是很熟悉的了,他一定知道底细,说不定,就是学校里的人,让他这么做的。

  可是又一想,似乎也不对,学校既然开放了画室,干嘛还要让人去监视呢,实话说,这学校虽然不大,但一两件空的教室还是挤的出来,没必要非开去闹鬼教室的隔壁吧?

  所以说,既然开了教室,就一定是不怕发生闹鬼事件,若是怕闹鬼,就一定不会开放,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完全没必要再派人去监视,多此一举。

  那这样的话,难道是老毕自己的原因?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辛雅见我不说话了,奇怪的摇了摇我的胳膊,问道:“怎么了?”

  我回过神来,看着她的面容,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苦笑道:“没什么,我习惯性的走神。”

  辛雅笑了:“哦,其实我也是,你应该也发现了,我时常会处于走神状态,刚刚你和我说话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现在好了。”

  我不解道:“这是什么状况呢?难道走神的时候,你就能预知到什么东西?”

  她摇头说:“不是预知到什么东西,只是在那刹那间,会有一种很奇妙的,心悸的感觉,就好像,很遥远的地方,有人在和我说话似的,每次我都去专注的去听,去捕捉,却都捉摸不到。”

  我看着她的眼睛,清澈,如水,是那么的纯净,就像一汪不掺杂一丝杂质的泉水,她也看着我,眼中没有半点的造作和作势,也没有任何伪装。

  几乎在这瞬间,我就告诉自己,那个神秘女子,绝对不是她。

  因为,能够拥有如此干净眼眸的人,绝不会是那种隐藏很深的人。

  人什么都可以作假,唯独眼睛,永远都骗不了人。

  “辛雅,你不要想太多,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有时候,人是需要坦然去面对命运的,就像我,可能你并不知道我的故事,但实际上,我每天都要给自己鼓劲,都要给自己加油,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知道我的明天应该是什么样的,我希望,你也能鼓起勇气,勇敢的面对生活,面对人生,面对一切。”

  我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出了这番藏在心底的话,她也看着我,微微的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努力的,谢谢你。”

  我心情不知为何大好起来,对她笑道:“嗯,这样就好,我就是怕你整天不开心,所以有些事,我一直都没好好问你呢。”

  辛雅说:“我知道,其实我有时候也在想,有些事,是否需要对你说出来呢。”

  “不要紧,你想好了再告诉我就好,一个人的心态不是马上就会转变的,我们还有时间。不过…...”我看了下时间,又对她说,“我还有事情,就先不和你多说了,下午下课后,我来找你。”

  她轻轻点了下头:“好,我等你。”

  我看着她,心里甜丝丝的,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跟一个女孩子说过这么多的话,这么多的心里话,不知为何,我看着她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什么烦恼和忧愁都抛开了,就连说话也不由自主的变轻变柔和了,好像,声音大一点,就会吓到她一样。

  看着她的目光,我心头没来由的慌了下,忙对她说:“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赶紧转过了身,却不小心在地上绊了下,差点摔倒,脸上不由一红,回头看她笑笑,转身就走。

  “哎,你等等,你的东西掉了。”

  辛雅忽然在后面喊,我一愣,摸了摸身上,啊哟,那个禁字符掉了。

  我忙回身要去捡,辛雅却笑着跑了两步,俯身从地上捡起那张纸,递给我说:“你还真不愧是书法系的呢,走到哪里都……”

  她刚说了这两句话,我的手也刚刚伸出去要接,忽然,辛雅的脸色变了,变得毫无血色,苍白一片。

  紧接着,她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起来,我惊讶极了,忙上前扶住她,叫道:“你怎么了?”

  辛雅张口,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摇摇欲坠,而就在此时,她手中抓着的禁字诀,忽然爆出一团火焰,就在她的手上燃烧了起来。

  我大惊失色,什么都没顾得想,三两下就把那团火焰打灭,禁字诀化作纸灰,纷纷撒落。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几乎瞬间就从万丈悬崖跌落深谷,深到不可见底。

  辛雅,碰到了我的禁字诀,就受到了伤害?

  这是为什么?难道她……

  辛雅面白如纸,已然说不出话,我脑中就觉一股热血上涌,什么都顾不得了,立刻背起她,转头就向办公室跑去。

  我知道,我现在救不了她,我要去找南宫飞燕,她一定可以。

  辛雅的头软软的垂在我的肩头,校园里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们。

  我无视掉所有人的目光,在辛雅耳边对她说:“辛雅,你坚持住,你一定不会有事,相信我……”

  “嗯……我知道……”她低低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