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四章 神秘之约

第六十四章 神秘之约

  我把辛雅留在了南宫飞燕这里,她告诉我,最迟明天就会还我一个活蹦乱跳的辛雅,我苦笑,辛雅即便是正常的时候,又何曾活蹦乱跳过?

  不过,她再次郑重告诉我,无论如何,以后一定要离辛雅远一点,因为,她虽然不知道辛雅是什么禁忌者,但她看得出,辛雅的身上,有不详的气息,是一个不祥之人。

  不祥之人?

  居然,连南宫飞燕也这样说?

  辛雅,辛雅,你的身上,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我独自返回学校,已经是下课的时间了,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走着,但离老远见到我,就都转了方向。

  这是什么意思?呵,拿我也当成扫把星了么……

  我默默的摇了摇头,回到了宿舍。

  刚一进宿舍,阿龙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哟,大情人回来了,怎么回来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今天在外面开房了呢。”

  我没心思跟他废话,于是也没吭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胡思乱想。

  他见我不说话,也闹了个没趣,抓了抓头说:“小天,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今天中午你干的事,比昨天晚上还轰动,不过说实话,我就佩服你这样的,胆大,敢做,专门啃硬骨头……”

  也不知道他这是好话还是歹话,我翻了个身,懒的理他。

  他却嘿嘿一笑说:“别不高兴嘛,小天,今天哥们可是帮你辟谣了,就按你昨天说的。其实吧,我一直想跟你说,那个辛雅,漂亮是漂亮,但是呢,不适合咱,是不是?你要跟她在一起,那今年这大学三年,你可有的罪受了,天天被人戳脊梁骨不说,万一真出点啥事咋办?别忘了,她可是……”

  他在那里絮絮叨叨,我却根本没往心里听,我思索着那个神秘女子的身份,忽然想到了什么,霍然坐起,问道:“你知道,除了辛雅之外,这学校里还有谁特别喜欢穿黑裙子么?”

  “黑裙子?”阿龙一愣,想了想说,“没有了,以前或许有过,但是咱们开学到现在,我还真一个都没有看到。”

  “真的一个没有?”

  “嗯,一个没有。”

  我皱了皱眉,索性起身,这种事,还是去找个女生问比较好,最好是入学时间长一点的,比如说……楚琪。

  我随便换了件衣服就要出门,阿龙喊我:“哎,对了,下午楚琪来找过你两次,让你回来就去找她,我差点给忘了……”

  嗯?这倒是正好,我边点头边往外走,阿龙在身后跟没牙老太太似的唠叨着“你说说你,也不买个手机啥的,想找你都找不到,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说……”

  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心里却想,他说的也对,要不,回头去买个手机?

  通往食堂的小路上,我找到了楚琪,却也着实费了点力气,她看到我就急忙问辛雅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在哪里,我心里有些感动,这整个学校里,似乎也只有她会关心辛雅了。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瞎话,我告诉她,辛雅中午的时候突然昏倒了,我就把她送到了市里的医院,现在已经没有事了,只要稍微观察一下,最晚明天就可以回学校了。

  楚琪当时就表示要去医院,我说辛雅已经不在医院了,我的表姐就住在市里,我把辛雅送到了那里,毕竟环境要比学校要强,然后明天我就去接她回来。

  楚琪这才放了心,笑眯眯地说:“辛雅以后有了你照顾,我就放心多啦,不过她性子比较静,你可不要欺负她哟。”

  这话让她说的,好像我跟辛雅怎么样了似的,我想起南宫飞燕的话,不由苦笑,岔开了话题,问她:“对了,你知不知道,女生里面有谁穿黑色的裙子?”

  楚琪奇怪的看着我,想了想说:“这个很多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很多?我惊讶的望着她,不对啊,如果有很多,那我怎么没见过?再说,阿龙那个骚包家伙也没见过啊。

  我问她:“不对吧,这么久了,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有人穿黑裙子?呃,除了辛雅。”

  楚琪一笑:“笨蛋,很多女生都有黑裙子的,你以为这是辛雅的专利呀?只不过是……你知道的啦,反正,现在大家有黑裙子的也都不穿了,都放起来了而已,唉……”

  我明白楚琪的意思,大家都避讳辛雅的黑裙子,没人愿意跟她穿一样的衣服。

  可是,既然很多女生都有黑裙子,却又偏偏没人穿,那么,实验楼鬼教室出现的神秘女子,又为什么要穿一件黑裙子呢?

  难道真的……会是辛雅?

  我只觉一阵头大,楚琪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不解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奇怪,干嘛跟一个黑裙子纠结,你不会是想……送辛雅衣服吧?”

  看来她是认定了我和辛雅有事了,我对她一笑,耸了耸肩,也没过多解释,这种事情,解释的越多,就越是给自己找麻烦,随她怎么想好了。

  “对了,那个丁玲玲怎么样了?”我岔开话题问。

  “哦,她呀,挺好的,不过可能是那天吓到了,回来后总是有点神不守舍,尤其是这两天,感觉她总是神神秘秘的,今天也没去上课,我估计,是跟那个陈韩扬又闹别扭了吧。”

  神不守舍?那倒是正常的,谁经历了那么一场变故,精神都难免会受到影响,尤其她当时魂魄怕是都受到了伤害,能这么快恢复,已经是出乎意料的了。

  跟楚琪谈完话,我就想要离开了,她却招呼我说:“你还没吃饭吧,跟我去食堂吧,你今天有功,我请客哟。”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说实话,我还挺喜欢楚琪这个性格的,率性,仗义,又萌萌的,成天卡个大眼镜,齐耳短发,看着就跟卡通片里的人物似的。

  我倒是真忘了吃饭这件事,她这么一说,不知怎的,我这肚子就很是配合她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我冲她笑笑:“好吧,一起吃饭,不过,我请你。”

  我们俩就往食堂走去,楚琪一路叽叽喳喳的不停说着话,一会说丁玲玲半夜跑出去和陈韩扬约会,回来后就心不在焉的,一会又说她同寝的一个妹子很是郁闷,前几天被那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流氓吓的都有阴影了,半夜不敢去厕所……

  我暗暗偷笑,原来那个女生跟她还是一个寝室,如果我告诉楚琪,她说的那个“流氓”其实就是我,真是不知道她会是个什么表情,估计,嘴里都能塞个鸡蛋吧?

  现在已经是快下午五点了,食堂里也没什么人,而且有的窗口已经关了,其它的也都没剩什么东西。我们俩看来看去,就只有麻辣香锅看着还不错,于是就要了一份,楚琪又点了一些别的东西,然后就要掏钱包。

  我自然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请客,于是忙掏出钱包,准备争着把钱先付了。

  不过,就在我刚掏出钱包,正准备掏钱的时候,我却一下子愣住了。

  并不是钱包里没带钱,也不是钱不够,而是,在钱包中间的夹层里,居然放着一张黑色的小纸片。

  我发誓,这东西绝对不是我放进去的,而且今天我带着辛雅坐车跑到市区里,付车费的时候,钱包里也绝对没有这么一张纸条。

  我匆匆扫了一眼,只见这神秘出现的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

  “今晚十二点,学校西操场,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