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五章 梦回故乡

第六十五章 梦回故乡

  看着这张突如其来的纸条,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哪里来的?

  楚琪看着我发呆,还以为我忘记带钱,忙上前把钱付了,拉着我坐了下来,嘻嘻笑道:“我就知道你没带钱,今天下午都给辛雅垫医药费了吧?”

  我愣在那里,根本没听清她说什么,满脑子都在想,这纸条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还以为我是不好意思了,抓过一瓶饮料摆在我面前说:“哎呀,你就不用不好意思了,下次你再请我一样的嘛。”

  我合上了钱包,回过神来,勉强对她笑了笑,说:“那就不好意思了……”

  麻辣香锅很快上来了,不过那个胖大婶看着我明显鄙夷的撇了下嘴,估计是刚才我掏钱包的时候,她看见那里面明明是有钱的了……

  我心不在焉的吃了这顿饭,就跑到个角落里开始琢磨这件事。

  再次打开钱包,取出那个纸条,我定了定神,望着上面那一行字,开始回忆起来,这纸条,是什么时候被人放进钱包的呢?

  我清晰的记得,中午背着辛雅坐车赶到市区,付钱的时候,钱包里绝对没有什么纸条。回来的时候,也是坐车,我记得我用一百块钱付的车费,那司机找给我钱……

  嗯?难道就是那个司机找我钱的时候,夹在钱里面一起给我的?

  不,不大可能,那司机经常跑这条线,见过好几次了,而且是个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大叔,家里孩子都上初中了,要说他约我大半夜十二点在某某地点见面,那不是扯么?

  可除了这一次,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时候,能被人悄悄的往钱包里塞了一张纸条,而我却毫不知情。

  想着想着,我忽然激灵一下,莫非,这根本就不是人干的?

  对了,很可能是南宫飞燕啊!我一拍大腿,只觉这块乌云一下子就散了,多半是她!

  除了她这个狐狸精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这么大本事,人类根本不可能做到,而鬼魅一般来说大白天的也不现实,只有南宫飞燕,才会玩这套吓唬人的把戏。我估计,她肯定是想和我再去一探那个鬼教室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踏实多了,这个家伙,就喜欢这么故弄玄虚。

  我安心的回到了宿舍里,看看时间,还不到六点,于是干脆翻了几本在图书馆借的古籍出来,一边看,一边寻找着能够做为符咒的古文。

  我这悲催的,人家修行画符,好歹都有师傅教,或者有很多相关资料可以查询,唯独我这个,得自创!

  其实,我也是有目的性的去寻找合适的古文,比如爷爷用过的定和收两个字,这就都是动词,代表着某种特定的动作含义,以及所能达到的目的。按照这个来看,倒也有几个字符合,比如:困、聚、散,这几个字,应该就能运用得上。

  不过,这古文的字体,其实是很多种的,我并不知道,到底哪种才能和禁法所需要的文字暗合, 只能用最笨的法子,挨个的去试验,我心里想,如果哪个字写出来,能让我有所感应,那就多半是对的了。

  我并没有贪多,这几个字里面,聚和散,比划太多,而且含义不是很明显,我看了半天,决定还是先写这个困字,因为,这个字让人一看就有感觉。

  当然,这个困不是睡觉的那个困,而应该是困住,困锁的意思,想想看,我一个困字诀打出,妖魔鬼怪登时陷身,被困在其中无法脱身,又不能攻击作恶,我岂不是先立于了不败之地?

  说写就写!

  我马上铺开纸张,拿起毛笔,倒上墨水,按照那古文的字体,练习了起来。

  很快,桌子上就铺满了我写的困字,什么样的字体都有,我颇为得意的看着一个个字,心里颇为得意,不是吹牛,我写的字,在班级里也是出类拔萃的,老张就称赞过我,颇有古风,神韵不凡。

  不过写来写去,我却始终都找不到那种感觉,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不但没练成什么,反而把自己写的头昏脑胀的,又写了几张,有点顶不住了,只得放下笔,稍稍休息。

  这时我才想起来,阿龙和小胡子都到哪去了?看看都快天黑了,居然不见人,这两个家伙,最近看我古怪,也跟我玩起神秘了?

  估计,又是跑去网吧打游戏了吧。

  他们不在其实更好,省得总问这问那的,要是看我莫名其妙写这么一大堆字,还不得以为我受刺激了。

  休息了片刻之后,我再次跳起来,继续开始写,而在翻了几本古籍之后,慢慢的,我终于发现,我失败了……

  因为,我已经试过了所有的字体,却都不行,也不知究竟是这字体不合适,还是我的功力不到家。

  我有些灰心的倒在了床上,难道说我的方法是错误的?

  胡乱思索着,盯着那些不同字体的困字,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催眠,我还真的有些困了,迷迷糊糊的,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恍惚间回到了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小山村。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如画卷般美丽的小山村,嵌在大山深处,那里,有我童年的伙伴,快乐的回忆,和永远都挥之不去的深深思念。

  忽然间,我仿佛奔跑在田间小路,沿途的风景是那么的美,山是绿的,水是清的,阳光是暖的,林间有小鸟啼鸣,烂漫野花开满山坡。

  这青山、碧水、田野、小路、野花、小草,让我兴奋极了,山脚下,就是我的家乡,我的小村,爷爷,我回来了……

  转过一个又一个陡峭的山坡,爷爷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面前,他微佝偻着身躯,笑着向我走来,手中拿着他那从不离手的旱烟袋。

  “爷爷……”我心中激动,踉跄跑了过去。

  然而,爷爷的身影却始终在前方不远不近的地方,无论我怎么跑,都无法跑到他的身边。

  爷爷就那么笑着看我,微微摇了摇头,对我说:“爷爷教你的字,写的怎么样啦?”

  我站在那里,看着爷爷说:“爷爷,我太笨了,这么久了,我还是只会那几个字,为什么,我学不会其它的字呢?”

  “傻孩子,韩家的禁法,传承了数千年,每一个字,都有着无穷的天地奥秘,岂能是你那么简单就能自悟得出的呢。但,如果你能悟到禁法的真谛,其实也很简单,爷爷说过,文字一道,博大精深,任何一个字,都有着它独有的奥秘,每一种字体,都蕴含着它特有的含义,要想体悟这种精神,你必须,让自己融入其中,融入其中……”

  我不解,急忙问爷爷:“可是,我要怎么融入其中呢?”

  爷爷笑着说:“难道你忘了,我们韩家的天书画卷么……”

  天书画卷?我恍然间想了起来,然而爷爷却在这时对我深深的笑了,随后,便转过身,缓缓的走入了虚空之中……

  我急了,大喊:“爷爷,你别走,你到底在哪里,爷爷,我究竟还能不能再见到你……”

  “呵呵,爷爷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你,孩子,你要努力,爷爷在等着你……”

  爷爷的身影渐渐消失,我急的大叫,发力往前追去,刚跑了几步,却见半空中忽然乌云密布,紧接着一只巨掌从黑暗中伸出,猛的向我拍了过来……

  “啊……”我只觉脑门被重重的拍中,手脚一哆嗦就醒了过来,睁眼一看,阿龙和小胡子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而阿龙正一边甩着手,一边说:“你小子睡毛了啊,咋逮着谁都叫爷爷……”

  小胡子也说:“你这是魔怔了啊,咋写了这么多困?你是不是失眠了?”

  我怔怔的迷糊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一看时间,突然啊呀一声跳了起来。

  还差十分钟就到午夜十二点了,我得马上去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