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七章 恶斗

第六十七章 恶斗

  我只知道,辛雅被人叫做扫把星,乌鸦嘴,可这乌鸦女是怎么回事?

  他并没在意我的反应,又哼了一声说道:“既然你还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我不妨告诉你,那天在山里,你救了不应该救的人,犯了我的忌讳,知道么?这就是你该死的原因之一,至于另一个原因嘛……呵呵,你懂的……”

  我懂得?我懂得个屁啊!他豢养山魈害人,我救人,居然成了我犯忌讳?这种人的思维果然不能按常理来看,不说别的,就他这身打扮,根本就是个精神病!

  我也懒得问另一个原因是啥了,乌鸦女什么的,也暂时被抛开,我冷笑着对他说:“既然你已经说明来意,做那么多的解释也是废话,来吧,你这触犯禁忌之人,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蠢货,难道你还不知道,你已经中招了么?”

  他话音一落,我顿时就觉得一阵头昏,心口窝烦闷异常,惊道:“你、你什么时候……”

  他傲然邪笑道:“对付你们这种小角色,还不配让我直接动手。”

  我完全不懂他的意思,从这人出现到现在,他似乎就站在那里,一动没动过,我是怎么中招的?

  他忽然双手交叠,摆出个奇怪的手势,眼睛直盯着我,嘴里开始发出一种怪异音节,那似乎是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语言,就好像是在念着某种古老的咒语……

  我未来得及细想,胸口就如同被巨锤撞中,顿时一股大力涌来,我站立不稳,脚下踉跄后退,只觉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漩涡之中,那人的轻声低喃,在脑中就如洪钟般嗡嗡震响,从四面八方无边无尽的袭来。

  我浑身颤抖,这一刻,竟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心头突突狂跳,神智渐渐迷糊,只觉头顶一阵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拼命的想要钻出去一样。

  不好,我忽然惊觉,这种感觉,分明是魂魄将要冲体而出的前兆!

  我咬牙,用力握拳,手指处顿时传来刺痛,但却很微弱,我知道,这是魂魄受到影响的缘故,痛觉已经快要消失了。

  我低头,单膝跪地,感受着鲜血在指端流淌,忽然就恢复了一些力气,让我能够掏出口袋中的符咒。不过我已经昏了头,完全不知自己拿出的是哪一种,只尽力往额头拍去,但愿,这能有效。

  黑暗中,一抹红光在眼前闪过,恍惚中,我似乎听到了身体内部响起一个凄厉的叫声,紧接着,头顶一轻,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逃了出去,随即,脑中的那阵阵怪异声响也渐渐消失了。

  我抬头,缓缓站起,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对面前的神秘年轻人说:“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多费手脚。”

  他已经停止了念诵,双手缓缓放开,表情微微有些惊讶,忽然也笑了起来,而且,仿佛是很开心的那种。

  “不错,想不到这里居然有人能破解我的秘术,既然这样……”

  他说到这里,忽然双手连弹,我猝不及防,只见两个黑色的东西飞来,噗噗两声击在我的胸膛……

  不过,这好像没什么用,我微一惊诧,那两个东西就掉落在地,我低头看,却是两枚黑色的铜钱。

  我以为中招,但感觉了一下,似乎并没什么异常,疑惑的抬头看他,以为他还有什么手段,不想他竟然也是一副惊诧莫名的表情,轻咦了一声,奇怪的看着我,就好像在纳闷我怎么一点都没事?

  我挠了挠头,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我是不是该配合你一下?”

  他哼了一声,单手虚空一抓,那掉落在地上的两枚铜钱就自动飞了回去。

  他收回铜钱,仿佛深吸了口气,盯着我说道:“你这人,倒果然有些怪异,难怪能在山中坏了我几次好事,不过,你今天还是死定了……”

  我没动声色,暗中握紧了拳,现在大约已经明白了,在山中和小村里的几次事情,都是这家伙搞出来的。

  我冷冷道:“既然你已经承认那全都是你搞的鬼,那么,你也可以去死了。”

  他忽然对我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随即身体竟倏忽间消失了,包括他肩头的山魈。我一愣,暗道不好,正要后退,面前的黑暗中忽然一阵扭曲波动,那年轻人竟出现在面前,只见他嘴角上挑,随即,一拳打了过来。

  我已经躲闪不及,索性发狠,右拳一摆,血玉扳指的尖刺已经弹出,狠狠的向他的胸口击去。

  这一击,注定两败俱伤!不过,我不信他能一拳打死我,但我这血玉扳指的尖刺只要刺入他的身体,禁忌的力量会发生什么,我也不能预测……

  不过,我却高估了自己的身手,这一拳刚刚击出,还没碰到他,胸口就被轰然击中,我顿时气滞,只觉呼吸困难,竟被打的倒退了数步。

  他阴测测一笑,身形再闪,右拳如闪电般再次袭至,这一次砰的打在我的下巴上,我再也站立不住,一个歪斜摔倒在地,只觉眼前直冒金星,整个脖子都好像被打断了。

  这家伙太变态了!

  他奶奶的,我捂着下巴挣扎起身,胸口却顿时一阵剧烈疼痛,忍不住弯腰咳嗽了起来。

  “哼哼,原来就这点本事,你以为,不用术法,我就对付不了你了么?”

  他阴笑着,缓缓举起拳头,示威似的对我晃了晃,再次迈步走了过来。

  怎么办?这家伙不跟我斗法,开始肉搏了,而且我好像还打不过他,怎么办……

  我半弯着腰,脑子里飞快的旋转着在思索对策,此时此刻,我除了血玉扳指,身上应该还有两张符咒,但那应该是对付妖鬼的,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行动诡异飘忽,不过却似乎是人类无疑,而我的机会也并不多,若是那符咒打出不起作用,岂不是要糟糕?

  看着他缓步逼近,我的手指却忽然又是一痛,想必是刚才的痛楚此时才反应过来,我下意识的握拳,却心中一动,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心思急转间,我已经想出了主意,于是咬牙忍着疼痛,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还夹杂着咳嗽,听上去怪异无比。

  他皱了皱眉,停住了脚步,抬头问:“你死前还有什么要说的,按照规矩,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情。”

  规矩?什么规矩?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这不重要,我再次干笑几声,双手齐出,摸出两枚符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喝一声,一先一后掷了出去。

  他并没有动,口中低呼一声,肩头的山魈就怪叫蹿出,双爪如电,竟想要把这两枚符咒抓在手里。

  我冷笑一声,不做死就不会死,这可不怪我了。

  不出我所料,这山魈飞身抓住两枚符咒,但随即两团红光爆起,我清晰的看见,那正是镇字诀和驱字诀同时发威,就如两颗爆弹一般,轰然炸响,山魈再次怪叫,身子竟被瞬间轰飞出十多米,远远的跌落在地,口中哀嚎,想要挣扎起身,却被一团红光镇住,根本移动不了分毫。

  没想到这家伙会让山魈接住两枚符咒,不过,能除了那只山魈也算不错,我毫不犹豫,就在山魈被击飞,那人吃惊愕然之时,我已经飞快的凌空画了一个血字:破!

  这就叫趁你病要你命,我不等他回过神来,单掌拍出,那血液凝成的破字诀迅疾飞出,直奔他的面门打去!

  他面色一变,口中飞快爆出一连串的音节,同时双手连连变幻,似乎想要抵御我这一击,但变换了数个手势,脸色却越来越是难看,那破字诀倏忽飞至,他忽然好像放弃了抵抗,身形又是一阵扭曲,倏忽间竟再次从原地消失。

  我瞪大了眼睛,就见那破字诀忽然就在他消失的地方爆开,这一次,声音却是大的可怕,这操场本就地处空旷,这轰隆一声震响,我估计连宿舍那边的人多半都会听见。

  只见破字诀炸开之后,红光迅速蔓延,那人却在不远处显出身形,身子一阵踉跄,嘴角竟沁出一丝鲜血,他也受伤了!

  我心头暗喜,这破字诀果然不愧是禁法第一层的终极之秘,真是好用得很。

  他胸口起伏,却露出残忍的笑容,狞笑道:“好样的,你这是什么秘法,我倒还没见过,不过,今天你还是死定了!”

  他竟就像一头凶狠的野狼,身形再次扑起,凌空一拳再次打来!

  我忙不迭地想要再次画出破字诀,然而这一次还没等我开始画,意念刚起,就是一阵头昏欲倒,这破字竟然无法写出。

  我瞬间就明白了,刚才被他不知何时偷袭,神魂受伤,精神力已经不足了,要是用纸笔写出符咒应该可以,但这血咒,应该是不可能写出来了。

  但他凌空扑至,动作迅疾无比,我已经避无可避,匆忙中,我急中生智,俯身抓起一把沙土,凌空一扬,叫道:“看我的蚀骨神沙!”

  他面色微变,身形竟然在半空忽然扭动,再次消失了。

  好,就是这一刻!

  我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用力一跺脚……

  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