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十九章 丁玲玲的单身宿舍

第六十九章 丁玲玲的单身宿舍

  大约五分钟之后……

  那可怜的家伙才终于抓住一个机会,一头撞破了旁边一间寝室的门,里面随即响起一阵尖叫,然后又传来玻璃被撞碎的声音,和一片惊呼之声。

  大概,所有人都以为出人命了吧,不过我却知道,那家伙已经脱身跑了。

  我心想,该,让你追我,这就是触犯禁忌的下场!

  不过,这人倒是果然厉害,连四楼都敢跳,这可比我强多了,我至今还对三楼有点眼晕。

  我忙跑到他跳楼的位置,居高临下看去,夜幕中,就见一个极淡的影子,从女寝楼下一溜烟的跑了,不留一片云彩,身后只剩一阵闹嚷。

  我松了口气,看来他并不会伤害普通人,或者说,这群女汉子太凶残了?

  可是,他倒是跑掉了,我怎么办?

  回头望望楼顶,我是又想哭,又想笑,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啊,可上一次我算是福大命大,逃过一劫,这回……

  也好,反正下面闹闹哄哄的,我也不可能下去,索性借着这个机会,再查看一下楼顶。

  我站起身,走到了上次摆着骨灰的地方,这次地面上倒是干干净净,又往周围看了看,再没什么古怪异常的东西。

  不过我还是不放心,既然那人已经搞出这种东西来了,就不可能就此收手。

  沿着楼顶地面,我小心翼翼地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下面还在闹嚷,估计,这一次抓到流氓都很兴奋吧,我想起那家伙,忍不住想笑,穿成那个样子,本来就不正常,被人当成变态揍了一顿,活该。

  但是我也有点担心,这一次不成功,下一次,他肯定还会再来,而且这人的手段诡异非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再次莫名其妙的中招了。

  我一边搜索,一边思索,却在这时,我看到天窗那里探出了一个身影,东张西望的,对我招了招手。

  我心中一动,奇怪,这等情况下,会是谁?

  再说,那梯子也被我撤了啊,难道……又是一个鬼?

  我疑惑的凑了过去,那人还在不住对我招手,很急迫的样子,我走到近前一看,顿时就愣了。

  居然是丁玲玲!

  我不由惊讶,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丁玲玲一脸焦急的招手,低声喊:“快快快,趁着她们都没回来……”

  这是来帮我的?我快步走了过去,疑惑问道:“你这是……”

  她打断我说:“快点下来,别问那么多了,要不一会你就跑不掉了。”

  我忙点头,走到她身边才发现,原来她是把两个椅子叠在一起,就那么摇摇欲坠的站在上面,在和我说话。

  我犹豫了下,还是相信了她,不管怎么样,我曾经救过她,她怎么也不能坑我吧?

  我把梯子放了下去,她闪到了一旁,看着我小心的爬了下来,然后飞快的抓起两把椅子,叫我:“快跟我来。”

  好吧,我现在貌似只能跟她走了,不过她并没有带我下楼,而是转身进了一间宿舍,回头喊我:“快进来。”

  这……真的好么?

  进女生宿舍的事,我还从来没干过,尤其是这种时候,万一回头那大妈再带着她的特种部队杀过来,我可是招架不住啊。

  看我犹豫,丁玲玲二话没说,冲过来就把我拖了进去,砰的一下关了门。

  我昏头昏脑的抬头一看,这宿舍里原来并没有别人,就丁玲玲自己,虽然也摆着几个床铺,但却都是空的。

  “原来你一个人住这间宿舍?”我惊讶道。

  “是呀,我包下来的,怎么,没想到吧?”丁玲玲只穿着件吊带睡衣,散着头发,光着小腿,笑着拍了拍床边,招呼我:“坐呀,别客气,这里不会有人来的,放心吧。”

  我很是不自然的走了过去,却没敢坐在她的床边,而是坐在另一面的空床上,有些忐忑的问:“那个,你是怎么发现我在楼顶的?”

  她再次笑了笑:“很简单嘛,你跑上楼的时候,我刚好在卫生间出来,虽然只是一晃就过去了,不过我还是认出是你,然后那个人被大家揪住跳窗户跑了,所有人都追了出去,还有看热闹的,我想着你肯定难以脱身,就出去救你啦。”

  原来这样,我不禁大为感激,这可多亏了她了,要不然,我现在还在楼顶上瞎转悠,犯愁怎么下来呢。

  不过,我刚松了口气,一颗心就又提了起来,因为我忽然发现,即便我现在从楼顶下来了,可我还是出不去宿舍楼啊。

  她看出了我的担心,笑着说:“你别担心,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事跑进来的,但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理由,现在你要是想出去的话,我倒有个法子,就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什么法子?”我问道,她刚才说的两句话其实让我很是感激,这要是换做别人,怎么也得盘问一番,可丁玲玲连问都没问,就这么帮我,看来我当时真是没有救错人。

  她瞪大眼睛看了看我的脸,上下端详一番,忽然嘻嘻一笑,从床边抓起一套衣服来,说道:“现在外面正乱,要不,你套上我的衣服偷偷跑出去?”

  我傻眼了,说了半天原来让我装女人啊,这是什么馊主意?这也太狗血了吧……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这么要命的时候,我要是穿一身女人的衣服跑出去,非让人家当成变态打破相了不可。”我使劲摇着头表示不同意。

  她想了想又拿出一顶帽子说:“没事,现在这么乱,你把这帽子戴上,保证没人能认出来。”

  我一看,她拿出的这还是个小熊猫的帽子,上面带俩耳朵那种,我寒了一个,拼命摆手:“你还是饶了我吧……”

  她随手又拿出个墨镜,说:“要不,你再把这个戴上?”

  我无语:“大姐,现在是半夜,你确定要我戴个墨镜出去?”

  她也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我还真忘了这个,那你说怎么办呀?”

  我生怕她再拿出什么雷人的玩意,起身走到窗边,往下看了看,只见下面却正是宿舍后楼,看着挺高的样子,我比划了几下,不行,这跳下去估计就是作死。

  我紧皱眉头,苦思逃脱方案,丁玲玲就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那目光,似乎有点火热。

  我心里有点异样,移开了目光正思索着,她忽然开口对我说:“要不,你今晚就住在这吧。”

  她这话一说,我登时脸就红了,人也慌了,我的个天,我哪经历过这个?!

  “不不不不,我、我还是等一会,没什么动静了,就悄悄出去……”

  我心头砰砰直跳,都不敢看她了,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虽然她话里并没说什么,而且这也是个特殊情况,但是……

  她忽然笑了,目光仍然盯在我的脸上,仰着头说:“原来真的有会红红脸的男生,真可爱……”

  我去,你这是调戏我么?我一阵别扭,干脆顾左右而言他的说:“别闹了好不好,我这也是正经事,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呀?”

  她扑哧一笑:“嗯嗯,我知道你是正经事,但是呢,现在你肯定是跑不出去了,除了乖乖听我的,你就只能出去承认你也是变态流氓,怎么样,你选择哪个?”

  “我……”

  她这句话直接戳中了要害,不待在这里,就得出去被人抓住暴打一顿,然后扭送保卫处,下一步估计就得是勒令退学,然后各种舆论和指责、谩骂,搞不好还得上电视……

  呃,这样的话,那我还是待在这吧。

  我不吭声了,既没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叹了口气。

  她温柔的笑了笑,又对我说:“放心啦,我一个女孩子都没有怕,你怕什么呢,再说,我这样帮你,也只是为了报答你前面救我的情,你不要想多啦。”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心里想到。丁玲玲是个比较火辣的女生,我还真怕这大半夜孤男寡女的,会发生点什么,不说别的,就现在屋子里弥漫的这股子幽香,我就有点晕晕乎乎的。

  我努力冲她做了个笑脸,没话找话说:“对了,那个,陈韩扬这几天怎么样?”

  她撇了撇嘴说:“谁知道呢,我已经好几天没见他了,没点男人样。”

  我诧异道:“不是吧,楚琪说,你昨天晚上还出去和他见过面……”

  她怔了怔,才说:“哎呀,你真是个笨蛋,人家就是不愿意提他而已,你还非要说出来。”

  我也愣了,下意识地挠了挠头,心想这些女孩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真是让人搞不懂。

  外面的闹闹嚷嚷,一直持续了好半天,阵仗比上次还要大许多,所有人似乎都在议论着那个穿红黑色裙子的变态到底是哪个,而这一次怀疑的对象已经从男生中排除了,因为几乎很多人都目睹当时那惊人的一幕,那个闯入女生宿舍的变态男,竟然从四楼的窗口一跃而下,非但没事,而且起身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

  这简直有点过于骇人听闻,所以,一直闹腾到很晚,大约得有快后半夜两点,人群才渐渐散了。

  听着外面的女生陆续归寝,灯光也逐一熄灭了,我这才安下心来,丁玲玲却笑着对我说:“好了,这回没事了,我们也该休息了吧……”

  我心里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