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七十章 死约

第七十章 死约

  不过,事情并没像我想的那么香艳和刺激,丁玲玲只是找出了一条被子给我,铺在了她对面床上,她笑着对我说:“条件有限,你就对付一下吧。”

  我忙说不用,我在这坐着就行,反正我也睡不着。

  她却不依,说,那怎么行,那岂不是太委屈你了,再说,这大半夜的,我要忽然醒来,屋子里坐个人,多吓人呀。

  我想想也是,于是只得从了她,把被子铺好后,和衣躺了下来。

  真别说,折腾了这么半天,我也很累了,尤其刚才被那家伙打的两拳,这一躺下,就都隐隐作痛起来。

  丁玲玲看我瞪着眼睛,笑着走了过来,轻轻把我覆盖在我的眼睛上,温柔地说:“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乖乖的睡觉,明天早上的时候,一切都过去了……”

  我随之缓缓闭上了眼睛,她的声音就在耳边低低响起,带着那么一缕幽香,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说也奇怪,她这两句话一说,我身上的疼痛似乎都减轻了,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的,我深吸了口气,那幽香钻进鼻子里,只觉得浑身都放松了,所有的烦恼和忧愁,仿佛也都统统消失了。

  都说女孩子是水,能融化所有的坚冰,女孩子是药,能治疗一切的伤痛,这一次,我算是体会到了。

  丁玲玲的脚步远去了,吱呀一声响,我知道,她也睡了下来。

  想想好笑,命运真是无常,我连做梦都没想过,我居然会跑到女生寝室里面来睡了一觉,而且,还是孤男寡女。

  床头的小闹钟滴滴答答,时间缓缓流逝,我本来还想思考些事情,但是不知怎的,脑中却很快的迷糊起来,昏昏沉沉,瞌睡快要止不住了。

  算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我放松了精神,长长呼出口气,朦朦胧胧的,进入了梦乡。

  不知不觉,我做了个怪梦,梦中的我,独自坐在楼顶,仰望星空,和煦的风拂过面庞,温温柔柔,空气中,仿佛有淡淡清香飘过,让人说不出的舒服。

  身后忽然有人叫我,我回头,却原来是辛雅,我大喜,拉着她的手问她伤势怎样,她笑着说,已经无碍了。

  于是,我和她并肩坐了下来,依然是在楼顶,指着星空,开心的谈天说地,梦里面的辛雅,是那么开心,脸上溢满笑容。

  正说着话,不知怎的,风却渐渐凉了下来,我起身,拉着辛雅想要下楼,但是转了一圈,却怎么也找不到下楼的路径。

  我急了,正要拉着她从楼顶跳下,却在这时,夜空中异变徒生,那满天的星斗,在空中闪烁摇颤不停,刹那间,整个星空似乎都在晃动起来。

  我惊诧的抬头去看,却见夜幕低垂,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低的仿佛要掉下来一般。

  而那漫天星象突然化做了许多活生生的野兽,有的像山上的巨熊,有的像野狼老虎,一只只身形巨大无比,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奇形怪状的怪兽、飞禽,在半空张牙舞爪。

  一时间空中万兽嘶吼,间或伴随着隐约而来的阵阵龙吟,一股莫名的威压充斥在天地之间,令人忍不住便要跪倒膜拜。

  我只觉心中骤然一紧,那满天的巨大怪兽就在自己的头顶吼叫,仿佛立时便要扑了下来一般。

  我退了一步,伸手去拉辛雅,却拉了个空,回头看,辛雅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心中惊恐,口中不住叫着辛雅,脚下却忽然踩空,一头从楼顶栽了下去!

  仿佛掉入了黑洞一般,四周是无边的黑暗,一片死寂,我不断的下坠、下坠,双手拼命的抓来抓去,却是什么都抓不住,眼看着,就要坠入下面的无底深渊……

  忽然,一个声音急切的在耳边说:“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却见周围依然是一片黑暗,朦胧中,仿佛有人在我的身前,呼唤着我的名字,那个人,好像是丁玲玲……

  我想翻身坐起,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就像梦魇一样,眼睛能看见面前的事物,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丁玲玲的身影在黑暗中清晰起来,她就在我的床前,紧张的拉着我的手,不住的呼唤,然而我却根本无法回应,也无法动弹分毫。

  “可怜的人儿,不要怕,我在……”

  她忽然俯下身,拥住了我,那淡淡的幽香便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她在我的耳边低喃:不要怕,不要怕,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会忘了一切,有我在,你就再不会烦恼……

  夜,昏昏沉沉,头,昏昏沉沉,梦,似乎又在继续,我不知道,这一切是真是假,眼前的人儿,又是梦是幻,我再次闭上眼,任那幽香充斥整个梦中。

  我渐渐失去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

  唉,这可怕的梦魇……

  不知何时,耳畔闹钟叮铃铃响起,我忽然醒了过来,坐起身,窗外阳光刺眼,原来已经天亮了。

  我把闹钟关掉,却见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拿起一看,上面写着:早上好,起床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我微微一愣,昨夜的一切这才瞬间涌入脑海。

  醉人的幽香,可怕的梦魇,无边无尽的黑暗,耳边温柔的低喃……

  我心里咯噔一下,忙检查了下身上的衣服,呼,还好,都在身上。

  不过,怎么隐约间还有点失望的感觉呢?好奇怪。

  寝室的门忽然打开了,丁玲玲仔裤短衣,戴着那个小熊帽子,手里拎着早餐,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我仔细看了看她,忽然发现,原来,她也挺好看的。

  “你起床啦,快来吃早餐吧……”她对我吐了下舌头,笑嘻嘻的把手中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我扫了一眼,那是她的饭盒,里面有几个小笼包,还有稀饭什么的。

  “不好意思,我就这一个饭盒,我们一起吃吧。”她很自然的说,递给了我一个勺子。

  我低头看了看,这勺子毫无疑问也是她的,她这是要干嘛?

  “对不起,我不能用你的东西,我也不饿,我想,我该走了。”我轻轻把那个勺子放下,没说什么,转身就往外走去,现在已经是上午八点多,寝室门早已经开了,我现在走出去,顶多会有人议论,却不会被当成流氓了。

  她愣了,见我真的要走,忙喊我:“喂,你急什么,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出去,你这样的话……”

  我没有说话,走到门口,却想了想,回头对她笑了下,说:“谢谢你。”

  说完,转身,推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知道,这一夜应该够荒唐了,我不会让我的生命里掺杂太多的东西,我承受不起,因为,我的生命正在倒计时。

  我必须集中所有精力,去完成我的使命,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供浪费。

  更何况,这个丁玲玲给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昨天夜里,似乎是发生了一点什么,但这正是令我疑惑的问题所在,她为什么要那么做?是为了报恩?还是真的喜欢我?又或者,另外有着别的目的?

  我不知道。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我走出女寝宿舍的这一路,居然没有多少女生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我糊涂了,难道男生住女寝,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么?

  好吧,我也懒的管那么多,于是,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女寝大门,对面楼里几个男生走了出来,看着我的眼神,就跟看着凯旋而归的英雄时代。

  这感觉,貌似也挺爽!

  出了门之后,我并没回宿舍,而是转头直奔小操场。

  昨夜战斗过的痕迹还在,那只山魈自然是已经消失了,不过我却不知道,它是被我干掉了,还是被那人带走了,微凉的风掠过枯黄的草地,卷起满地尘埃,我知道,再过一会,这里的一切痕迹都将不复存在,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小操场上面,曾经发生了什么。

  我紧皱眉头,望了望空旷的四野,心中暗想,那个前来追杀我的神秘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他又会在何时,再次出现呢?

  我的心头思绪万千,正准备回宿舍,刚回头,身后却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辛雅!

  我顿时大喜,走了上去,只见她面色仍然有些憔悴,但却微笑着看我,看上去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你回来了,太好了,是南宫飞燕送你回来的吗?”

  她微微点头:“嗯,南宫老师都跟我说了,是我昨天突发急病,你把我送到医院的,后来担心医院照顾不好,就送到她那里,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昨天……”

  我心想这个南宫飞燕倒也会编瞎话,于是笑着打断了她:“不用跟我客气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对了,南宫老师呢?”

  辛雅笑了:“她呀,她说她被停职一周,不好意思进来,到门口就回去了,我本来是想回宿舍,却不知怎么的,想来这里走走,没想到刚好就碰到你了。”

  这叫什么?这就叫缘分呀!

  我对她挥了挥手:“走,吃饭去,你大病刚好,早餐不能少了。”

  说完,我就下意识的摸了摸钱包,心想昨天晚上连蹿带蹦的,可不要丢了。

  还好,钱包还在裤袋里,我随手掏了出来,打开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眼,却让我的心跳骤然加快!

  就见昨天塞进钱包里的那张黑色纸片,上面的字已经变了。

  “三天之后,圆月之秋,东湖桥下,不死不休!”

  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这竟然是一个死约!可,这到底是什么样神奇诡异的术法?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人,还是妖魔?

  辛雅见我呆住了,奇怪问我:“你怎么了?”

  我缓缓回过神来,把钱包收了起来,勉强笑了下:“好像丢了十块钱……没事,我们去吃饭吧。”

  重新迈步,我却只觉脚下似乎沉重了许多,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几乎已经快要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我们刚走了没多远,就见几个人陆陆续续往实验楼走来,我扫了几眼,其中有两个面熟的,都是美术系的学生。

  而这几波人过去之后,后面又有一个人出现了,一见这人,我的心就再次沉了下去。这是个女孩子,穿着紧身的黑色风衣,戴着墨镜,口罩,双手插在兜里,不徐不疾的往实验楼走去。

  这竟然是那个裸模,也就是,身上带着类似洞天石饰物的那个人!

  我再次停下脚步,目光凝重,紧紧的盯着她。

  秋风四起,平地里,忽然起了一阵怪风,那女子的口罩在刹那间脱落,她慌忙伸手去整理,但在这刹那间,还没等我看清她的面容,辛雅却浑身如遭电击,猛的颤抖起来。

  她远远指着那人,惊惶叫道:“怎么是她……她、她还活着……”